刚刚更新: 〔妖颜女圣师〕〔宠夫令〕〔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霸气穿越之空间女〕〔绝颠之路〕〔天地战记〕〔上班摸鱼有奖励〕〔魔临〕〔BOSS来袭:甜妻一〕〔流浪之城〕〔林雪薇楚炎〕〔龙门卧虎〕〔妖帝宠妻:呆萌仙〕〔年少的欢喜,都是〕〔斗罗之异世邪君〕〔碧海风云之谋定天〕〔创造诡秘世界〕〔大唐逍遥驸马爷〕〔穿越三国之山贼〕〔建造狂魔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十三章 异界妖人,不死之秘(求收藏)
    竹仙山顶,神秘的老猴头向王中道出了肖千岁的始末。

    然而王中却陷入了对这个游戏的深深疑虑之中。

    相比起游戏中的剧情,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死。

    可是事情现在变成了一个怪圈,他如果要找肖千岁帮忙报警,又必须答应老猴回安南乡去找寻肖千岁的元灵。

    而且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如果没有算错的话,从他进入游戏开始,到今天入夜,刚好满三天。

    “如果我拿回元灵,肖千岁就能够复活吗?”王中发出郑重的疑问。

    老猴却不给予肯定的回复,道:“我的修炼还不到那个境界,灵肉分离太久,再次重逢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是一座石像。”

    王中眼神一挑:“那我怎么知道你所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不是和那个马员外一样为了利用我而编织的谎言。”

    “人类,你没得选择,不是吗?”

    如果王中打得过这只妖猴的话,此刻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它一刀枭首,但是很可惜。

    王中压伏住心中的怒意,咬牙切齿道:“你们这些npc,都该杀!”

    恨恨的言语过后,少年人提起长刀再次起身,这一次的方向是向东。

    老猴看着王中的背影,眼神若有所思。

    山道寂静无声,王中飞快的朝前奔驰,这一次他的时间更为紧迫。

    而且他还要赌一赌现实世界中的运气,如果现实世界的肉身在三天过后不能再多坚持一会,那么估计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误入火坑的少年竭力抓住每一份活命的希望,拼命向前,求生的信念之下,隐隐滋生出无尽的恨意与杀念。

    山中大火已熄灭,一路通行无阻。

    灰烬弥漫中,王中在心底再一次唤出了他唯一还能确定自己所在何方的东西——属性面板。

    帮助安南乡马员外消除兽患,你将得到应有之物。

    你杀死了太多竹仙山猴族的族人,帮助竹仙山猴族祭司找回圣者肖千岁的元灵,你将得到对方的原谅。

    两行简单的文字描述,却像是游戏系统派出的两张嘲讽嘴脸在刺激少年人最后的自尊,握拳的手几乎青筋毕露。

    王中朝着安南乡的方向狂奔,饿了就捡起还未曾烧焦的猴子尸体随意吞食几口,再次路过刘家村时,他甚至没有多看一眼,一刻也不想停下。

    没法解释一副躯体为何能忽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耐力与力量,当他再次游过清溪,到达安南乡堡的时候,天甚至都还未亮。

    这时整个安南乡堡正陷入巨大的欢呼声中,王中左右一看,才发现围攻的猴群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退军了。

    城头守卫的乡民顿时没了之前的严阵以待,都在欢呼庆贺,有的甚至喜极而泣,一派喧闹场面。

    这种闹哄哄的氛围下,王中趁着黎明前的最后一抹黑暗悄悄翻进了乡堡,并没有任何人发觉。

    走在城墙上,就算有人认出他来了,也觉得理所当然。

    王中回头望去,城外尸山血海,城内劫后余生,强烈的真实冲击让人根本无法将这一切与虚拟划上等号。

    喧闹过后是极致的安静,精神紧绷数日的乡民缓了一口气,大都陷入了疲惫之后的沉睡。

    马府书房之中,马员外与王中二人再次单独会面。

    马员外对于王中的再次出现只稍稍错愕了一下,并没有感到什么大的意外。

    “此次安南乡能够解围,还多亏了壮士在竹仙山的举动,这群妖猴自从看到那万花争艳之后,攻势就弱了许多,老朽在这里代表安南乡多谢壮士了!”

    马员外深深一躬,王中却是眼神锐利,冷冷道:“马员外觉得万花争艳好看么?”

    马员外闻言一顿,关切道:“壮士这是怎么了?难道此行所求之事并不顺利?莫非你在竹仙山没有找到肖千岁么?”

    王中盯着他的眼睛,这个老狐狸还在套他的话。w..org

    “见到了,所以我才解决了事情然后迅速赶回来,本想着帮助安南乡抵御妖猴,哪知道妖猴却自己退兵了。对了,马员外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马员外觉得万花争艳好看么?”王中索性故作大方的乱放烟雾弹。

    马员外嘴角一抿:“那就好,那就好,万花争艳乃当世烟花盛景之最,自然绚丽无双!”

    王中冷笑一声,起身就朝门外走去。

    马员外见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赶紧追上前去,意图挽留:“壮士留步,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呢?”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王中返身含恨奋力的一刀直刺,锋利的长刀,刀尖同样锐利无双。

    一声低沉的破革声传来,刀尖已然从背后穿出。

    马员外瞪大着双眼,双手紧紧抓住王中握刀的手,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王中双目通红,如同疯了一般再次将长刀朝前用力推动,马员外的身躯被抵动得一路后退跌落在太师椅上。

    鲜血如河蜿蜒而下,带着童话般的颜色。

    “你知道你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王中气息如牛,怒意滔天,“你不该欺骗一个将死之人!”

    马员外眼神变幻来去,最后化作一抹不甘:“为什么?”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肖千岁的元灵在哪?”抵近的两颗头颅,迸发的却是生死大恨。

    马员外强忍着剧痛,怒目圆睁:“老朽不知壮士所的元灵为何,壮士如此草芥人命,就不怕天理报应吗?”

    王中龇牙冷笑,血丝弥漫:“肖千岁化身行走人间,最后回到竹仙山却是灵肉分离,肉身化为石猴,元灵就在安南乡,如果不是你所为,还能有谁?”

    马员外意图再反驳,但是一个颤动之下,却只呕出一滩血液。

    王中继续道:“不要再挣扎了,你我都已在临死之际,何苦还拿些谎言来浪费表情。”

    马员外满口鲜血,却忽然大笑开来,牵动伤口之下,又是一阵鲜血涌动:“呵呵哈哈,想不到老夫战战兢兢谋求不死之秘一世,最后竟然栽在一个二愣子手里,真是讽刺!”

    “哼,老夫死了,你也休想得到肖千岁的元灵!哈哈哈哈,能拉两个不死者陪葬,老夫也不亏了!”

    “不死者,你早知道我的来历?”王中怒道。

    马员外却只是桀桀而笑,声如鬼魅。

    王中将手中长刀朝上一扳,刀锋在**之中造成的创口登时再扩大,激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楚。

    马员外惨叫一声,却强忍着并不回答。

    王中冷笑一声,指了指头顶,道:“虽然都是将死之人,但是我估摸着还可以撑上一两个时辰,看一看最后的阳光,而你却是马上就要死了。对了,你还有个儿子,如果你不,我还可以找那个草包问上一问,不定还能送你们团聚。”

    “你!”马员外怒急攻心,一口殷红哇地呕出,整个人瞬间如同被拔去了精气神的支柱,萎靡不堪,但一双老眼之中却仍旧充斥着深深的不甘。

    片刻之后,一连串认命一般的笑声断断续续从他嘴里发出:

    “哈哈,哈哈,哈,你是什么人?你不过是不知名世界的一个无名卒子罢了,还有那个肖千岁也是,不知道你们靠着什么东西来到了我们这个世界,我的对吗?”

    王中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个npc居然知道这么清楚:“你是怎么知道的?”

    “嘿嘿,嘿,年轻人总是单纯好哄骗!”

    “所以你就哄骗了肖千岁,从他口中套出话来了?可是据我所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难道你还想骗我?”王中冷言道。

    马员外却露出一抹嘲弄的微笑:“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变故,既然他有疑问,老夫便与他探讨探讨就是,嘿嘿,却没想到一番酒后交流,竟然让老夫知晓了这个通天秘密。”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王中疑惑道。

    “哈,我拿什么杀他,杀他的不是我,剥夺他元灵的也不是我,其实推导出这一切的都不是我,哈哈哈,六扇门的高手虽然降妖除魔是一把好手,但是只要人有贪欲就有弱点,他贪肖千岁的不死秘密,老夫也贪。”

    王中心中震撼,事情居然再深入一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以你做了那只黄雀。”

    “可惜遇到了你这个只以好恶行事的蠢人,老夫最大的错误不是欺骗了你,而是错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可惜你一点都不是!”

    马员外着恨恨而笑,使劲抓住王中不放,一双牛眼仿佛要将他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死后也不会放过他。

    王中不为所动,只是将狼牙刀使劲一扭,再奋力抽出,一道血箭如同喷泉一样爆发,淋了他满身。

    带着浓浓不甘的马员外犹自扬着手想去抓王中,但是却怎么也抓不到了。

    “你这个……异界来的……妖人,最后……一样……会不得好……死!!”

    王中将狼牙刀收了,看着逐渐委顿下去的马员外,普通的模样外表之下,谁也想不到暗中居然藏着这样天大的秘密。

    “呵,其实最蠢的应该是你自己吧,不死,哪有什么不死,如果我的直觉没错,这个游戏最大的难关只怕就是不能死亡!你这个npc设计的还真是合格,留下你的名字吧!”

    “马……元……清!”

    吐出最后一个音符,迷离的眼神最终涣散,追求不死秘密的人得到了死亡的结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仙王的日常生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山海意难平〕〔第一序列〕〔快穿:反派洗白攻〕〔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平平无奇大师兄〕〔萌宝成双:霍少的〕〔伏天氏〕〔永恒之域之命运之〕〔夺爱帝少请放手百〕〔承蒙你出现〕〔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