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茶陌御成山茶花〕〔遮天魔尊〕〔我靠作弊神器变强〕〔命运的轨迹之守护〕〔斗罗大陆IV终极斗〕〔大漠孤烟之庆丰城〕〔都市全能医皇〕〔太荒吞天诀〕〔大荒原灵〕〔一枪爆头〕〔我被小强咬了一口〕〔扬天〕〔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斩云纪〕〔霍格沃茨的大忽悠〕〔大仙武〕〔纵横无边〕〔开创万道〕〔我也不想当女配〕〔冥王的杀手宠妻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十章 不解之路(下)
    夜无星月,如果不是不远处的清溪水面还能泛出微弱的轮廓,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别赶路,走路都成问题。w..org

    王中龇了龇牙,背后的伤痛是如此清晰的将痛感传入大脑,这是在拼尽全力之下跳入清溪所换来的伤。

    剧烈痛楚让人绝对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是身处在一个游戏当中,但呼唤而出的属性面板转眼间就击破了他的幻想

    同时也像是一道无声的催命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需要赶紧想办法退出游戏。

    姓名:王中

    年龄:18岁

    体质:一般

    身份:流民

    简介:勇敢的年轻人,一无所有的你,信念就是你的力量。

    信念就是力量,难不成这个游戏还可以靠着信念升级不成?

    王中心里暗骂,但是用其他理论也解释不了他为何从突围以来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爆发。

    他清楚的记得在冲进猴群以及被妖猴追杀时,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不想死,他需要找到同类来帮助自己脱离这个该死的游戏。

    当他再一次光临刘家村时,天还未亮,一片静谧与几个时辰之前的血火喧嚣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猴群的目标竟然只是乡治所,对其他村子几乎是不闻不问。

    王中下意思的觉得好像忽略的什么,但是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背后的伤势让他意识有些模糊了,什么信念就是力量看来也不过是系统安慰人的话

    他打算到刘家村停留一下,至少弄点吃的,补充一下体力。

    “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门声将半睡半醒的刘老三惊醒,这两天他都睡的不是很踏实,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一旁的妻子也被这莫名而来的敲门声打扰,眼神中带着犹疑与惊恐。

    刘老三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独自起身,先到厨房找了把武器才走向大门。w..org

    “谁!”

    刘老三一瘸一拐的提着一根烧火棍,轻轻的靠近门后,低声问道。

    “是我,王中!!”

    刘老三闻言一惊,赶紧将木棒扔了,打开大门,只见王中正靠在墙角,身旁竖着狼牙刀,神情萎靡。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刘老三一边将王中扶起,一边急切的问道。

    王中随他进了屋,刘三娘将灯已掌了起来,手上还横握着一根木钗,谨慎的盯着外面

    眼见刘老三带着受伤的王中进来,也是大吃一惊。

    “有没有吃的?将就就行。”王中一坐下便喘着粗气问道。

    刘三娘一愣,刘老三却是没好气的喝道:“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去弄点吃食,顺便烧些热水,王哥受伤了,给他清理下伤口,对了,上次老李头给咱的药你放哪了?”

    “在,在床底下!”刘三娘嗫喏一声,赶紧出去了。

    王中坐在板凳上苦笑一声:“刘三哥,不必这么麻烦,我补充点体力,马上就要走!顺便告诉你一件事。”

    “王哥,你这到底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弄成这样?”

    屋里有灯光,刘老三借着那不知道烧的什么油的灯盏,将王中的伤势简单看了一下

    五道深深的抓痕在背部拉出直有尺许长,颇为吓人,如果再入半分,只怕脊椎骨都要被抓了出来。

    王中苦笑着摇了摇头:“妖猴所为,这次猴患非比寻常。”

    接着王中便将乡治所如今的情况与刘老三细了一遍,至于他要去竹仙山的事,他却没提,免得刘老三激动。

    这个乡野猎夫听得心惊胆战,也不知道该发表什么看法。

    这时门外传来喧嚣,刘三娘去而复返,带着一个托盘的同时,身后跟着十来个人,进屋一看,都是同村邻里的妇人。w..org

    众人甫一进门,就有几个妇女上来朝着王中急切询问。

    “王哥儿,我们刚才隐约听到你乡治所的事,乡治所如今怎么样了?猴患清除了吗?”

    “不是出丁只去一两日的吗?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对啊,王哥,你在巡查时见着我家大龙没?”

    ……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堂内顿时便乱哄哄一团。

    刘老三将桌子一拍:“都先消停消停,看不到王哥受了伤吗?乱成一团,像什么样子?”

    几个妇人顺着刘老三的眼光一细看,见王中全身血迹斑斑,显然是遭了大难的。

    顿时心中推想自己家人是不是也出了什么事,都大惊失色,神情更是激动了,又赶紧一连串的朝王中哭问。

    王中被闹得一个头两个大,刘老三狠狠的瞪了刘三娘一眼。

    “热水烧好了,我去打了来!”刘三娘将托盘放了,头一低走了。

    “好了好了,你们这么一窝蜂的吵闹,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们,还是先静一静吧。”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线,原来是芸娘听到这边的响动也赶了过来。

    村里男丁都不在了,刘老三似乎平日在村里妇女眼里的地位也不怎么样,止不住这群大娘大妈们。

    倒是芸娘一来,这些女人倒像是开窍了许多,主动给她让了路,也没再一齐嚷嚷。

    “芸娘,你来的正好,这里就你是认得字的人,你来帮帮忙,大家好好。”刘老三见芸娘来了,也是大为欢喜,赶紧迎道。

    芸娘看了下王中的伤势,顿时皱了皱眉头,一边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王中叹了口气,一边将托盘拉到面前狼吞虎咽,一边将刚才与刘老三所言的猴患情形跟众人了。

    “乡治所目前看来能守得住,但我不懂你们的阵法,所以我也不准,我个人觉得,你们要是能逃,最好赶紧逃往县城,现在猴群都在乡治所周围,绕路应该安全,等确认猴患结束了再回来。”

    猴患目前大多聚集在乡治所周边,但难保之后不会散开,危害乡里。

    这些普通妇孺去了乡治所也帮不上忙,赶紧绕道去大城市躲避才是最安全的。

    这时刘三娘将热水打了来,刘老三与芸娘跟王中做了下简单的伤口清理,包上了伤药。

    众人一听,不由得担心无比,虽然现在都还活着,但这么危险的时候,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乡治所既然形势这么不好,那你怎么回来了?”

    这时又有一个妇女忽然问道。

    “对啊,为什么你回来了,我家春生为什么没回来?”一旁立刻有人附和,几人都是露出同样的表情。

    王中摇了摇头道:“我有急事要去一趟竹仙山,所以独自突围出来了。”

    那妇女脸色大变,又问道:“什么事这么要紧,让你连命都不要了直接突围出来?该不是乡堡撑不住了,所以你先逃走了吧?”

    刘老三闻言大怒,正要发作。

    王中却是脸色一沉,起身将刀一提:“你们怎么想是你们的事,乡治所的情况我是顺路通知,现在告知完了,我要赶去竹仙山了。”

    完用破烂衣裳将伤口一裹,抬腿就走。

    体力补充完毕,留在这里与这些npc纠缠再无益,还是早点赶去竹仙山的好。

    芸娘呵斥众人了一声,在门口拦住了王中,道:“不好意思,乡里妇人,担心之下想的多了些,还望海涵。另外那竹仙山可是在九连山脉中,你又受了伤,现在赶去只怕性命难保啊,不如先在这里养好伤了再走吧。”

    王中摇了摇头,似解释,又似感叹道:“其实你们怎么想、想什么都跟我无关,都不过是数据而已,我有我该做的事情。养伤就不必了,我只有十二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了,如果此行达不到目的,我的结局也是死,而且死的比你们更彻底。”

    “谢谢刘三哥了,告辞!”

    王中一抱拳,携刀进入夜色当中,一路向西而行,很快便消失在了刘家村村口。

    王中一走,屋内众人神情各异,刘老三手指点来点去,愤愤不平,愣是没出半个字来,闷声回自己睡觉的屋里去了。

    “数据?”

    芸娘却是看着王中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那之前的妇人此刻仍自不忿道:“哎呀芸娘,你们怎么就放他走了,不定他真就是逃了出来的,他一个年轻壮硕后生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家春生还有七叔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呜呜……”

    着着竟然哭了起来,这一哭,其他人也同样心绪如麻了,越发觉得她的有道理了,又一齐你一言我一语的哭诉起来,几人还商量着是不是赶去乡治所看看。

    芸娘眉头紧锁,无奈叹道:“如果真要像你们所的那样,乡治所早被夷为平地了,他一个人还能大半夜的跑回刘家村来?”

    又有妇人道:“就算是这样,他怎地一个人突围出来了,带着我们家虎还有大家伙一起回家不好么?”

    “就是就是!少他们几个也不少啊。”

    “我看搞不好他还真就是逃出来的!”

    “我觉得还是等天亮了,我们去乡治所找找吧,不然我这心一直放不下来。”

    “是啊,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哦,几十年都没见过今年这么多幺蛾子。”

    “谁不是呢,希望老刘他们安全就好。”

    ……

    众人越越远,却没有人在意王中的建议,芸娘也不知该如何安抚,心中暗叹:大家不过萍水相逢,何苦如此。

    刘家村再也无法入眠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诡秘之主〕〔温炖的小时光〕〔山河远阔语轻轻〕〔凤素暖宫城免费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级兵王都市行〕〔黑金继承人〕〔重生千年前〕〔超次元女子监狱〕〔快穿:反派洗白攻〕〔医妃拽上天:邪王〕〔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