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九章 不解之路(上)
    王中有些不解,眼下明显是大好局面,为何马员外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w..org

    这时,那一群巨猿与鬼面猴似乎受伤颇重,逐渐退了下去,而它们一退走,那些金芒便不再出现,仿佛梦幻一般。

    城墙上守城的乡民见妖猴退去,不由得同声欢呼庆贺,声震四野。

    马员外脸色却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一样。

    “员外为何一脸不快?妖猴这么轻易就被打退了,应该是好事吧?”王中不解的问道。

    马员外盯着外面的战场,虽然妖猴退了,但是那些山猴狒狒之类的型猴类,却依旧前赴后继,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壮士有所不知,眼前这一切不过是表象而已,如果老朽猜的不错,妖猴是在试探与消耗。”

    “试探?消耗?”王中不解的又看了看乡堡外的猴群。

    马员外忧心忡忡道:“嗯,这些猴群虽然都是一起行动,但从本质上来还是有区分的,最主要的区分便是妖与兽。眼前这些山猴狒狒,不过是一些兽类,还算不上妖物,主要的作用还是来消耗,真正的主力是那些成了妖类携带妖气的妖猴。”

    “他们或力大无穷,或行动如风,或嗜血狠辣,体型一般都很大,比常人有体力优势的多,而且还有一些妖猴会使妖法。”

    王中这时想起了那只总是直立行走的古怪妖猴,一双魔眼似乎有鬼神之力,只是与他对视了一会,来福便丢掉了性命。

    “法阵虽然能够阻挡这些有了妖气的妖猴,但是威力一次比一次低,从昨晚到现在,这样的进攻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对面的妖猴肯定也能看得出来,当它们能承受妖猴的伤亡冲过来时,就是安南乡的末日了。”

    “如果今晚还下雨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王中看着眼前漫天的火把道:“是因为下雨会影响火攻么?”

    马员外凝重的摇了摇头:“不是,法阵需要吸取月华之力做补充,如果今晚还下雨,那么就是已经三个晚上没有吸收到月华之力了。而且今天是二十。”

    十五月圆,之后月缺,果然形势不容乐观。

    战事一起,马员外顿时成了大忙人。w..org

    不大的城墙上,他已来回走了好几圈,敦促着每一个乡民不要掉以轻心,同时也给他们打气,一定会度过难关。

    从某种方面来,他至少算得上一个合格的领主了。

    王中不好再一路跟随着,妨碍人家的公务。

    停留在某段城墙上,王中也和其他乡民一起抓起特制的油脂火把,点燃之后然后戳向每一个冲过来的猴子。

    血与肉在空中纠缠,然后被火焰一烤而烬。

    眼前的战争场景,比之昔日在学院战争实训课的虚拟古代战争场景来的更加真实,仿佛让他置身于了一个真正的肉搏战场。

    如果不是心中默念之后会出现的属性面板还存在,他差点就以为自己是灵魂穿越到了某个奇特的异世界,而不是失落在游戏中。

    战斗仍在持续,猴群之中已然成妖的数目好像并不多,之后又组织了两次进攻,手中所持的巨木也换成了石块或者其他东西,但是依旧没有能挡住金色剑芒。

    王中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果然如马员外所,那些金色的剑芒虽然锋利,但是数量正在一点点的减少。

    虽然减少的量并不多,但长久下去,绝对致命。

    就在王中将又一个不知死活的野猴子给一棒子抡了个火花四溅之时,看着眼前飞舞的火焰,心中忽然涌起莫名的烦躁。

    不论兽或者人,生死其实都是很快捷的事情。

    王中叹息一声,不理会身边两个乡民诧异的眼神,将手中燃烧的木棍朝着猴群扔了出去,转身去寻马员外了。

    南边的城墙上,王中找到了马员外,他正叮嘱着守城的乡民轮流上阵,保持体力。

    王中的出现,让他感到有些诧异,又有些情理之中。

    马员外将他引到一边暗处,低声道:“壮士,可是还要离堡么?”

    王中无奈道:“正是,事关在下生死,还请马员外担待一二。”

    马员外笑道:“无妨,壮士毕竟是外人,犯不着与安南乡共存亡,而且都是生死大事,无有高下之分。只是不知壮士决定是去县城还是去竹仙山。w..org”

    王中咬了咬牙道:“去竹仙山,应该希望大一点。

    马员外点了点头,从袖中摸出一卷绢布,递给了王中:“此去竹仙山数十里,一路还要提防妖猴肆虐,壮士心了,这是路观图,还请收好。”

    王中接过一看,果然是一副简陋地图,标注的地方也只有安南乡的一些村子以及竹仙山。

    沿途地形也是粗略的紧,不过大致也能确定方位。

    王中将地图收好,就欲告辞离去,马员外伸手一拦,又道:“且慢,老朽这里还有一事事关安南乡生死存亡,恳请壮士助我等一臂之力。”

    “何事?”王中疑惑的问道。

    马员外又拿出一件物事,那是一个筒形状的东西,由一块白布包裹。

    打开白布,一支流光溢彩的玉瓷圆筒露了出来,表面五彩缤纷,流光溢彩,一看便是不凡。

    “这是南阳流花局的万花争艳,乃是以特殊术法手段制成的绚丽烟花,据放出去之后,方圆百里之内都能看到万花齐放的烟花盛景,还请壮士一并带上。”

    王中奇怪的接过这个特殊的烟花筒,左右看了看:“带上这个做什么?难道要我在竹仙山放烟花不成?”

    马员外沉声道:“猴群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攻击越发强烈,而且背后还有高人指点,战事越发吃紧,老朽做了多方准备,壮士这支万花争艳也是一桩。不需要到竹仙山,只要壮士进入九连山脉,遇到有妖猴出没的地界,就可以将之放出。”

    “万花争艳可以持续一个时辰之久,这样一来,猴群肯定会以为九连山发生了什么变故,不准有退兵的可能。还请壮士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再帮帮老朽帮帮安南乡一次!”

    王中毫不犹豫的将这万花筒收了:“在这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既然这个万花筒能起点作用,在下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是这东西要怎么用?”

    马员外道:“简单,将之连续倒转三次之后,放在地上就行了,它会自行发射。如此,就多谢壮士了。”

    两人交代停当,从暗处走了出来,马员外立刻带着王中到了东门所在,这里妖猴的攻势相对来是最的。

    守门的正是马涛,听闻马员外要开门派一队人护送王中杀出去,心中大为不忿,然而马员外却没解释那么多,强制命令他照办。

    过了一刻之后,才找来十来个壮丁,组成一队护卫。

    “老爷,就这几个胆大的,都找来了。”马涛一脸不情愿的道。

    马员外叹了口气,挥手让人赶紧办事,最后对王中交代道:“出了乡堡,沿着壮士之前的来过的清溪溯源而上,可以直达刘家村,应该能避开堡垒外围攻的猴群,过刘家村外的牛头山之后,便算是进了九连山脉的范围了,壮士珍重。”

    王中抱拳告辞。

    堡垒外刚好一轮妖猴进攻被打退,狭的城门忽然打开一条缝隙,十来个人举着火把提着兵刃冲了出来,领头的正是王中。

    迎面而来的是一窝蜂一般的各种大猴子。

    站在城墙上拿着长武器对付这些猴子时觉得很轻松,燃着烈火的长木棍轻轻一扫,就能将猴子烫得皮焦肉烂,打了开去。

    此刻真正冲进了这猴群大海中,王中才发现,就算没有那些如同辐射变异了一般的妖猴存在,只要这些野猴群冲进了乡堡之中,乡堡也绝无有生还之理。

    直面猴群,第一感觉就是多,多到你根本数不清。

    王中有时候都觉得这个游戏系统是不是一下子把怪全部刷到了一起来,杀之不尽,行走其中仿佛掉入一滩泥淖一般。

    第二感觉就是这些猴子就像疯子,疯狂的朝着乡治所冲锋,所有挡在路上的一切,都是他们攻击的目标。

    一行十来人分成两侧,巨大的火炬挥舞,但是仍然打不开局面,反而渐渐有被包围的趋势。

    “你们退回去,我一个人冲过去!”

    王中交代一句,头也不回的抽刀横冲向前。

    狼牙刀锋利的刀锋在这时候显得无比好用,一刀下去,瘦一点的猴子基本都是一刀两段的结局。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中,以王中的身体,如此高强度的剧烈运动,他绝对支撑不了多久。

    但是此刻在这个游戏中,他的体内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与情绪需要宣泄,一时半会根本没有任何能够阻挡他。

    不一会儿,一路狂奔的王中竟然从山猴群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王中知道此时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那些妖猴肯定会来阻止他,不待喘息,径直朝着清溪的方向狂奔。

    果不其然,猴群后方一阵骚动之后,数只鬼面猴呜咽怪叫着朝它冲了过去。

    乡堡之上,马员外看着王中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舒气微笑。

    一旁的马涛却仍然不忿,适才组织的一队壮丁,虽然回来了,但是没一个全须全尾的,全都被猴群或抓或咬造出了不少伤痕,短期难再战,对于乡堡的守卫,也是一个的打击。

    “老爷,他若是突围向州县前去报信还好,他这是自己逃命去了,我等何苦帮助这种人?”

    马涛一脸埋怨,周围的几个乡民也是心有戚戚。

    马员外却是脸一板:“胡闹,人家王中壮士又不是咱们安南乡的人,有什么义务要为我等效死?况且白天他还救了廷用,难不成你们要老夫恩将仇报不成?”

    马涛忙道:“的们不敢,只是如此危机关头,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他却忽然离我等而去,忒的无情义了些。”

    马员外长叹一声道:“此去情义两清,谁也不欠谁了也好,倒是老夫欠了诸位许多,乡堡安危,还要靠大家一齐拼命了。”

    众人连忙声称不敢。

    马涛又问道:“既然此人能突围,老爷为什么不也派一个人突围,去州县报急,求上官来援啊?”

    马员外摇了摇头:“早在猴群肆虐的初期,鸽信便已经发往了陇川府六扇门,迄今为止已经有好些天了,如果真有高手来调查的话,早就该来了,我估计州县是指望不上了。”

    马员外完,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周围的乡民继续轮换着抵御如潮如海的猴群攻击,不知谁人了一句“大难临头各自飞”,让气氛顿时显得沉重许多。

    马涛却是喝然一声:“哼,不是还有员外吗?与我等共生死,有此上官,战死也然。”

    顿时颓丧气氛一扫而空。

    马员外离了东门,继续全堡巡视,战场局面在他看来仍在初期阶段,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无人注意之时,其眼神寒光闪耀,直视西方,神意灼灼。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霍夫人是个小哭包〕〔仙王的日常生活〕〔诡秘之主〕〔第一序列〕〔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平平无奇大师兄〕〔薄先生今天又秀恩〕〔抢救大明朝〕〔当医生开了外挂〕〔诸界末日在线〕〔快穿:反派洗白攻〕〔伏天氏〕〔神秘复苏〕〔山海意难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