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不朽战王秦〕〔神道仙尊牧云王嫣〕〔上门龙婿叶辰〕〔诸天豪商〕〔斗破之狮王争霸〕〔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山村透视兵王〕〔王者神婿牧云王嫣〕〔都市剑尊江惜月凌〕〔岳风〕〔窝囊女婿三年被瞧〕〔王者废婿岳风〕〔岳风和柳萱小说章〕〔魔改大唐〕〔柳萱岳风〕〔赘婿当道全文免费〕〔岳风柳萱小说〕〔乡村透视仙医〕〔上门赘婿岳风全文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六章 无法退出的游戏(求收藏)
    有着燃烧的山神庙做后盾,好像没有妖猴再来袭击。w..org

    经历了一场惊魂的人都沉沉睡去,王中醒来的时候天还未大亮,破庙已成废墟,只留一点余烬。

    其他三人还没醒来,马公子千叮万嘱让心守夜的来福更是睡的死气沉沉。

    帮助安南乡,消除兽患,你将得到应有之物。

    王中查看了一下系统属性,撇了撇嘴,这个系统简直无情。

    见其他人一会儿不会醒来,王中决定先退出游戏吃点东西,给躯体给躯体补充点能量。

    心中默念“退出游戏”,然而眼前的景物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荒山野岭,破庙废墟。

    “嗯?”

    王中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游戏怎么无法退出?

    不死心的他又连续在心中默念了十多次,但是依旧毫无反应,反倒是清晨的微风略带一些凉意,让他感受到了一丝真实。

    王中莫名的有些发冷,心脏骤紧,在接连试了多次退出没有反应之后,他又试了下其他的系统操作。

    只有在看到属性面板时,他才能确认自己依旧处在游戏中,而关掉属性面板,似乎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员了。

    “这不可能?如果游戏无法退出,那仿生仓中的躯体绝对撑不过三天就会死亡,难道我三天之后就会死了?这到底是系统出了故障还是什么原因?”

    突如其来的生死恐惧让王中大惊失色,这已经没法用他十多年所学的任何知识来解释了。

    冷汗淋漓之后,王中感觉有些脱力,拄着长刀跪了下来,冰冷的刀身贴在脸庞,让人头脑有些许清醒。

    “现在当务之急是脱离游戏,如果无法正常退出,就需要从外部着手,最好找到一个能正常退出的玩家,退出游戏之后帮我报警!”

    “可是,这个游戏里,到底谁是玩家,谁是npc呢?崔子辰,你特么到底死哪里去了?”

    王中只感觉一阵无力,怎么会碰上这么倒霉的事情。

    “王壮士,你怎么了?”

    不知何时,马公子三人已经醒来,正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不停的睁眼闭眼。

    王中没好气的摇了摇头:“哥们,你能下线么?帮我报个警行不?”

    马公子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王中的是个啥。

    王中见他们一脸茫然的表情,顿时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行了,没事,开个玩笑,走吧!去乡治所。”

    到启程,众人行动倒是迅捷,犹以马公子为甚。

    东子本不想跟着去,但是又害怕乡里日后清算,也不得不跟上行程。

    王中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虽然脚步在向前,但是人的精神却是一点也不在此地。

    “这什么狗屁任务,如果在乡里也找不到玩家的话,是不是该赶紧去往大城市才行?而且这等偏僻地方,连作威作福的都不过是个土员外公子,就算真有其他玩家出生在此,只怕也早离开了吧?”

    “不过还有个难点就是,我不认识路,如果弄不到地图的话,就需要找个当地人带路才行。不知道这个东子人不认识路,他如果认识路,倒是个赚走的好人选。”

    王中一路遐想,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等到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前面的三人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

    王中四周打量一看,原来周围不知何时开始出现猴子。

    那是一只野山猴,正扒拉着草根寻觅着什么,看到王中四人,双方皆是一愣。

    下一个瞬间猴子如同受惊一般,吱吱乱叫着四脚着地飞奔着逃走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还有多久才能到乡治所?”王中皱眉问道。

    马公子回答道:“沿着这条路绕过这道岗子岭就是了,估计得要半个时辰。w..org”

    王中看了看脚下不宽的土路,又看了看密林丛丛的山包,眉头紧锁:“我估计我们这么走下去不一会就得被妖猴群包围了,还有没有别的路?”

    马公子面如死灰,摇了摇头,顿时气氛一凉。

    王中看着远处山上的树林,眯了眯眼:“先退吧,如果鬼面猴多的话,再往前走咱们估计死路一条。”

    这时来福忽然急道:“我知道有条路,从那边下去就是清溪,顺着清溪,我们可以走到南边再折回来到乡治所,不过就是有点远,这一绕最起码也得两个时辰才行。”

    “带路!快!”王中闻言立刻催促。

    无风,山顶上的树冠开始动了!

    王中的催促,让来福有些惊慌,转身带头就跑,王中大步跟上,其他两人一个愣神也赶紧跟上。

    下了大路,便是一道长长陡坡,下去便是一片林子,林子外是一条溪,站在大路上,都能看到那流淌的珍珠玉带。

    陡坡坡度估计有接近70度,加上几十米的长度,确实有些吓人,只能慢慢的往下走。

    王中不停的催促,来福和东子手脚并用的往下滑,马公子却有些恐高,只能慢慢的往下蹭。

    王中冲过去便是一脚。

    “啊……贼子,你要干甚?!啊……”

    马公子还来不及啥,顿时一路惨叫,化作滚地葫芦咕噜噜朝下翻滚而去。

    王中自己也顺势一躺,刷刷的朝下滑去。

    几人刚落,一连串的吱吱如潮水般涌来,坡顶上成群结队的妖猴蜂拥而至,顺着陡坡追了下来。

    一路滑行到底的王中,提刀就跑,东子逃命起来,倒是发挥了庄稼人的好体力,丝毫不落下风。

    倒是马公子这个二世祖,平时作威作福挺有干劲的,此刻逃命起来,倒喘的跟个破风箱一样。

    要不是来福拉着他,此刻他还在原地昏头脑涨。

    “快点!”王中焦急的大喊道。

    马公子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跑一边招手:“壮士,等等,等等我们!”

    王中心急如焚,后方猴群可比他们快多了,已经有猴子下了陡坡,直接朝他们冲了过来。

    王中扫了一眼,好在都是些野山猴之类的型猴类,或红毛或灰毛,体型最大的也不过一个半大孩子大。

    王中转头冲过去,和来福一人拉着马公子一只手,飞快的朝着清溪奔去。而东子则早已没入林中不见了。

    冲进树林,王中抽空回头瞅了一下,漫山遍野的猴子蜂拥而下。

    猴群之中竟然出现一头体型超大之物,比之成人还高,如同巨猩猩一般。

    王中没敢细看,三人一路狂奔,就算有些猴子赶了上来,一脚踢开就是,还好没有受到大的阻碍。

    清溪是一条河,最宽处有十几丈宽,最窄处也有七八丈。

    他们所在之地,河宽十余丈,此刻正是汛期,水流湍急,河水足可没人头顶。

    不多时,三人已冲出树林来到清溪边,河中沉浮着一颗头颅,正是东子在手脚并用的朝对岸拼命游。

    “跳!”

    王中大喊一声,拉着两人扑通一声跳进河中。

    河岸上吱吱声不绝,不时有土疙瘩石块扔下来,但是鲜有猴子下水追来。

    王中暗感庆幸,这时岸上忽然传来一连串的吼叫声,声如洪雷,丝毫不似猴子。

    果然,王中回头一看,之间岸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三只与其他猴子大相庭径的猴类怪物。

    其中一只血盆大口,青面獠牙,靛蓝毛发,身躯雄壮,正是那鬼面猴。

    另外一只则是体型庞大,浑身黝黑毛发,胸前肌肉隆起宛如盔甲,仰天长啸,怒捶胸口,如同野蛮巨人。

    最后一只虽然体型不如第二只,但是最奇特的是,这只怪物是双脚直立行走。

    脸容更似鬼怪,浑身毛发青紫交加,面上无毛,只一张猩红血口,隔着老远似乎都能闻到血腥味。

    王中被他盯着心中一紧,仿佛有什么不可遏制的存在在心中欲奔涌而出,赶紧转头不敢再看。

    这时东子扑腾扑腾的游到了对岸,正趴在一块石头上喘息,忽然一声怒吼从对岸传来。

    王中只见一块足有人头大的石头从头顶飞过,正好砸在刚直立起身的东子头上。

    顿时脑花四溅,人一歪,掉下水,沉浮而去。

    “艹!”

    王中怒骂一声,赶紧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尽量变换着方向前进。

    马公子与来福两人赶紧有样学样,以免不明不白的死于飞石之下。

    好在三人运气似乎好了那么一点点,虽然不时有咕咚声在身边炸响,但是并没有砸到他们。

    反观那三只妖猴,体型最大的那只估计是连续投掷累的不轻,也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了。

    其他猴扔的石块根本扔不到那么远,也没什么威胁了。

    三人爬上岸的那一刻,只觉浑身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一般,仰头便倒。

    马公子更是先哭后笑,躺了一会之后,哈哈大笑着爬了起来,冲着河对面一阵怒骂。

    忽然群猴俱寂,一声清啸,如婴啼,如凄诉,从对面那直立行走的妖猴口中传来。

    仿佛带着魔力一般,将马公子与来福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王中忽然心中一紧:“不好,不要看他的眼睛!”大喊着顺手将马公子拉倒在了地上。

    转头再要去拉来福,只见来福好好的一个人忽然直挺挺的就朝前倒了下去,一头栽进了河水之中,再无声息。

    王中心中顿时泛起一片凉意,赶紧拉着哭哭笑笑的马公子就跑,飞快消失在河岸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诡秘之主〕〔男神大人太难追〕〔温炖的小时光〕〔山河远阔语轻轻〕〔凤素暖宫城免费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级兵王都市行〕〔黑金继承人〕〔重生千年前〕〔超次元女子监狱〕〔快穿:反派洗白攻〕〔医妃拽上天:邪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