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北林楠是什么小〕〔旧事惊心〕〔穿书后大佬把我当〕〔星际战争:守护者〕〔战士之天狼劫〕〔长恨缘歌〕〔世有弦月〕〔总裁的绝命爱人〕〔绝世之天命成凰〕〔傻子欧巴是天才〕〔重生青梅逆袭记〕〔画堂归〕〔妖女宋姬传〕〔爱你入骨:聂少的〕〔报告总裁爹地,妈〕〔师尊在线坑徒〕〔最风华〕〔御仙龙帝〕〔死神狐契〕〔恶魔就在身边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四章 雨夜惊魂(求收藏)
    天空丝丝雨弥漫,妨碍视线的同时,凉意袭来。w..org

    一行十人,在离开刘家村之后,马公子又带着队伍耀武扬威的去了下湾村,抓到了两个逃役的村民,然后志得意满的回返。

    王中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破公子还真是受命出来办正事的。

    善良的你决定再一次帮助刘老三,代替他服丁役,祛除兽患,你将得到应有之物。

    王中走在人群中间,有些发冷,不由得捏紧了手上的长刀。

    所谓的应有之物应该就是这把刀了。

    这是临走之时,刘老三从床底下掏出来的。

    据是他祖辈留下的遗物,但是逃难至此之后,就没有用过了。

    刃布锯齿,柄有护手,刀身直而不曲,形如狼牙,故名狼牙刀。

    安南乡不大,从东到西也不过四十里路。

    然而马公子带着一群狗腿一路耀武耀威到最西边的刘家村,又转向南转了一圈。

    再往回返时,天已经要黑了。

    虽然离乡治所已不太远,但是兽患严峻时期大都不敢走夜路。

    于是队伍不得不在半路的一间破山神庙里落脚。

    破庙里燃起火堆,山神像前,几人围城一堆,驱除寒气。

    马公子虽然草包了些,但倒也不蠢,还是安排9人分成三组轮流守夜。

    王中被安排在了第二组,正是午夜时分。

    王中倒也不怕这恶公子耍什么花样,一来他自诩为玩家,可以无限复活。

    二来越靠近乡治所,这几人这神情越是不好,看来兽患还比较严重。

    少一个人便少一个战力,这人当不会蠢至如此。

    烘烤干身上的衣物,王中便抱刀而坐,倚在墙壁上瞌睡。

    半夜无话。

    王中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靠近自己,一个激灵便挺起身来。

    正走过来的来宝反而被他吓了一跳,尴尬轻声不屑道:“子时了,该你们三个守夜了!”

    完自顾离去,靠着墙角睡下了,而其他两个轮值的也被叫了起来,正好是那两个逃役的村民。

    两个下湾村的村民各提了一根竹矛,睡眼惺忪的走到山神庙外。

    随意转了一圈便寻着墙根靠着,看样子还准备继续睡觉。w..org

    王中抬头看了看天,此时雨已停,夜凉如水,不见星月。

    远处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庙中篝火还有微弱的火光传来,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王中下意识的握紧了刀。

    漆黑静谧的夜空中,不一会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偶尔还夹杂着一声马匹的响鼻。

    鼾声从两个方向传来,一个是庙内来宝的方向。

    一个是那两个下湾村民的方向。

    一个叫东子,一个叫大壮。

    王中有些好笑,这些人倒是心比自己还大。

    然而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才发现不对劲。

    那两个下湾村民之前睡觉好像没有打呼噜啊。

    王中心中疑惑,但是并不露声色,反而假装沉睡,只是手已放在了刀柄上。

    果不其然,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那两个下湾村民居然开始缓缓移动。

    王中从眼缝里看去,这两人竟然轻手轻脚的在朝外走去,看样子竟然是想着逃跑。

    既然不来犯自己,王中也不多做理会。

    那东子与大壮一前一后,没多久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或许是觉得离的远了,所以动静渐渐大了起来,王中都能听到是两个人在急速奔跑。

    这里离下湾村不远,这两人应该是知道路,所以溜号了。

    只是他们不怕马公子过两天又来寻衅么?那时候估摸着就是家破人亡了。

    王中正在奇怪,这时那奔跑动静却似乎越发大了,还夹杂着枝断树折的声音。

    栓在庙侧面的马匹忽然打了一个响鼻,王中眉头一皱,仿佛闻到了不好的味道。

    王中确实闻到了一股怪味,这种味道他活了十几年从来都没闻到过。

    就连模拟课程中似乎也没有这种气味,仿佛一种骚味。

    正在这时,一声惨叫忽然从夜空中传来。

    王中腾地站起,拔刀高呼:“敌袭!敌袭!!”

    “救命啊!救我,有妖怪啊!”

    就在王中呼喝的同时,夜幕中也传来了惊恐的呼救声,正是离开的下湾村两个村民其中之一的大壮。

    山神庙中沉睡的人也被惊醒,静谧的夜空顿时被一片乱糟糟打破。

    王中退回庙里,破烂的山神庙虽然地而且无门,但是几堵墙好歹还没垮,是个可以守御的地带。

    “王中,发生了什么事?”

    六条狗腿将马公子团团围在中间,六根长矛举着。

    几人皆是眼神惊恐犹疑,两股战战,显然害怕之极。

    而马公子则正瞪大着眼,尽力抽刀朝着王中喝问。

    王中没好气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没什么好事。”

    完提刀靠着门边的墙壁站好,要是有什么敌人从门口冲进来,这里是最好的伏击所在。

    才摆好姿势,一个人影呼啦一下冲了进来,吓得王中一跳。

    正是那逃跑的村民之一东子,身上血迹斑斑。

    进门之后嘭的一声便摔了出去,哭喊着道:“鬼啊,有鬼,有鬼啊!”

    王中心中暗骂一声,又略有羞愧,自己明明是埋伏的,却差点把自己吓到。

    看来虚拟课堂上的所学,还是得靠实际磨练来巩固才行。

    马公子见东子宛如吓破了胆,肯定是见到了什么极为骇人的事情。

    话不由得也有些结巴了,道:“鬼……鬼叫个,什么,出什么事了?还,还有个人,人呢?”

    东子不管不顾冲到几人身边,瑟瑟发抖,揪着来宝的衣服死死不放,大哭道:“鬼,有鬼,大壮被吃了,被吃了。”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王中也是心中一冷。

    这时,王中忽然闻道一股浓郁至极的骚味,简直让人心烦欲呕。

    而山神像之前的几人更是齐刷刷的瞪着惊恐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让他头皮发麻。

    “我艹!”

    王中大骂一声,手中狼牙刀迅捷无比的举刀向上一挥。

    顿时一声凄惨的尖叫宛如婴儿啼哭在耳边炸响,几点液体洒在了脸上。

    一刀砍中敌人,却并未卸去对方大力。

    王中一个支撑不住,脚步一歪,朝一旁滚去。

    起身的瞬间又是一刀横扫,这一回竟然爆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但是力气却远不及对方,双臂震的直发麻。

    对方一击不中,似乎也害怕狼牙刀的锋利,没有接连而上,王中这才稍微喘了口气看清对方的面容。

    果然是形如恶鬼,马脸獠牙,血盆大口腥沫四溅,一身肌肉虬结极具力量之感。

    配合满身的毛发加一条长尾,昭示了对方非人的存在,竟然是一只肌肉鬼脸巨猴。

    先前的骚味,正是从这鬼猴身上传来。

    而王中那一刀,在它的双臂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腥血汩汩。

    王中想起了之前芸娘所,看来这就是那兽患之兽。

    王中还未稳定身形,鬼猴怪叫一声又朝王中扑来,身形未至,腥风先行。

    王中顿时大骂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它会流血,不是鬼,是兽猴!”

    不待王中喊完,那猴爪已然抓到眼前,迅捷无比。

    漆黑的猴爪子竟然反射出星点火光,显然之前可以硬撼刀锋的,便是此物了。

    对方行动迅捷,王中来不及挥刀相对,只得往前一扑,身子一矮,妄图躲过去,同时长刀一扫,朝对方双脚扫去。

    长刀未动,一条长尾却是忽然朝着王中面门刷来,猝不及防之下横刀相对才免了面开脑绽的结局,但背上却被一抓而中,还好背上还背着一张木弓,挡了一下,鬼猴劲力一扯,刺啦一声连弓带布都扯了过去。

    王中顿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不过好在是没有受伤,借势一个打滚躲过了。

    六条狗腿总算端着长矛冲了出来,围成一圈,像个刺猬,一顿乱戳之下,倒把那鬼猴逼了开去。

    王中赶紧冲过去捡起弓箭然后融入战团,那鬼猴一时也不敢冲上来,血盆大口不时冲着王中等人哇哇直叫,仿佛在示威一般。

    这时庙外忽然传来一阵长嘶,接着更是不停,还夹杂着重物撞击之声。

    王中咧了咧嘴:“马匹也遭殃了,看来还有一只!”

    众人闻言都是心跳加快,呼吸顿促。

    好在刚才王中与怪猴一番争斗,好歹让几人看到了一丝依靠的希望,才没崩溃。

    马公子干咽了一口口水,牙关打颤朝着王中问道:“那,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话音刚落,只听哗啦一声,左边庙墙上的瓦片被砸开了花。

    一只略微一些的马脸鬼猴跃了上来,四爪刨抓不停,龇着獠牙。

    夜色之中,一张鬼脸若隐若现,死死的盯着王中等人,作势欲扑。

    “怎么办?”王中咬牙搭弓开箭,瞄准了眼前的怪猴,“我不知道兽患闹到何种地步,我只知道,如果再来一只,咱们都得玩完。”

    就在这时,那墙上的鬼猴凄叫一声,径直一跃而下,当头抓来。

    目标正是几人中间的马公子,而之前那鬼猴也趁势扑将过来。

    “杀!”

    王中大喝一声,一箭激射而出,不过几米远的距离,箭矢正中第一只鬼猴的肩头。

    可惜箭镞为骨头所制,非是铁箭,杀伤并不大。

    一箭射出,不管结果,王中提刀便是向前一扑。

    那墙上鬼猴冲进人堆,几个狗腿都是拿的长矛,范围施展不开,弄不好还要戳伤自己人,远离才是王道。

    而这两只鬼猴,虽然第一只生的强壮许多,但是受伤的也是它,相比较另外一只,应该好对付一点。

    两只鬼猴,只要除掉一只,局面将会好很多。

    果不其然,就在王中扑出去之后,身后是一片混乱。

    那鬼猴毛发皆深色,只有嘴上的毛是红色,身形甚是灵活,在人群中几个窜动,便伤了四个人。

    皆是一爪刨过,血肉横飞。

    那马公子倒是运气好,被一爪抓在了皮甲上。

    锋利的爪子虽然将皮甲一下抓出三条破口,但是好歹还是没伤到,不过吓的他已是魂飞天外。

    王中眼前这只鬼猴果然受伤不轻,先前一刀割伤了它的双臂,到现在都还是血肉模糊,鲜血淋漓,刀刃上的锯齿功不可没。

    而肩头的一箭虽然入肉不深,但是至少也让它行动不便,加上王中的攻击,使它失去了和同类夹击对方的可能。

    但王中上前妄图与其捉对厮杀,却是完全低估了鬼猴的智商与能为。

    强壮鬼猴身体虽然不是刀枪不入,但是四只爪子却是犹如金铁,而且行动灵活多变。

    只一个躲闪加一个招架,便让王中的攻击无功而返。

    王中紧守自身的同时,鬼猴却四脚狂奔,一个瞬间便欺身到了来宝身前,纵身起跳,狠狠撞在来宝身上,将还在慌张之中的来宝撞倒在地。

    血盆大口怒张,獠牙在夜空中冒出血灿灿的光芒,当头咬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诡秘之主〕〔温炖的小时光〕〔山河远阔语轻轻〕〔凤素暖宫城免费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级兵王都市行〕〔黑金继承人〕〔重生千年前〕〔超次元女子监狱〕〔快穿:反派洗白攻〕〔第一序列〕〔我真的是最强炼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