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闪婚:神秘总〕〔萧阳〕〔生而为王免费阅读〕〔生而为王萧阳〕〔生而为王〕〔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无敌神婿〕〔超级人生小说免费〕〔窝囊老公的华丽逆〕〔生而为王〕〔地狱使者〕〔废婿萧阳〕〔龙王殿〕〔超级王者.〕〔无敌神婿全文免费〕〔上门狂婿〕〔名门宠婚:重生娇〕〔炼气五千年〕〔暗恋成欢,女人休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 第298章吃了药的猪
    左翼猛地睁眼,整个人顿时风中凌乱:“姓白的,你这个流氓王八蛋……”

    白爪子扒着树梢站在那里,十分淡定的看着左翼,他的裤子在它嘴里叼着,他吊挂的大树在水池一旁,所以,它不方便话。

    一双湛蓝的大眼睛 人畜无害,凝望着左翼纯洁无比,那毛绒绒的脸上,端起的表情是那样的爱莫能助!

    左翼简直要疯了。

    夜风呼呼的吹着,他裤衩丁零当啷的挂着,好像稍有一个不慎,下一秒他就可以告别了坚守多年的贞操!

    这绝对是个噩梦!

    左翼分分钟泪流满面,使劲扬起倒挂的头,朝着白大声喊道:“兄弟,缺德大了是会遭报应的!”

    报应是个什么东西?

    白认真的想了想,半晌也没想懂,它爪子挪动了几下,顿时又靠近了左翼几分,嘴巴一张,一脸虚心的求教:“翼哥哥,报应是不是可以有伙伴?”

    如果伙伴是凤凤姐姐就最好了,如果不是的话,它就把那个伙伴变成凤凤姐姐不就好了!

    左翼差点泪奔:“你的那不是报应,报应是,你下不出崽子,就算下出崽子,也是跟别人姓,就算跟你姓,早晚也会被人骗走,就算不被人骗走,你伙伴也会带着你崽子改嫁!”

    话完,左翼郑重的道:“这个才叫做报应,懂了吗?”

    白顿时愣了,目光直勾勾的瞪着左翼,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声惊呼:“翼哥哥,你好坏!”

    左翼:“……”

    这个禽兽,它终于懂了吗?

    威胁一只兽生,竟然也是件累到你心碎的事情,左翼无泪望苍天,他真的是求错了人呢,因为,那根本也不是个人!

    不,不对……

    脑袋猛地一个激灵,左翼霍然回转,只见潺潺流水中,一条蓝色锦缎料的衬裤,就那么华丽丽的在他眼底下飘啊飘,飘到荷叶下,分分钟被沉没了……

    不……

    左翼内心狂嚎,登时泪奔:“姓白的,我跟你誓不两立!”

    艾玛,这叫声太瘆人了,白浑身打了一个颤栗,吧嗒吧嗒的就跳了下去,不偏不斜,正两爪扒住了左翼的大腿,使劲抱着,无辜的道:“翼哥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宝宝会伤心的。”

    咦,好滑呦,翼哥哥的短裤比长裤还要滑呦!

    凝眸看着左翼某处,白认真的研究着,蠢萌蠢萌的问:“翼哥哥,你是不是还是很热?宝宝再帮你一把好不好?”

    被害妄想症,谁都可以有。

    左翼随着白的目光看去,整个人都炸毛了:“滚开,你给本护法立刻滚开!”

    若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可默默无闻的被吊挂到天亮,也绝对不会望着这厮禽兽求泪流求被虐!

    苍天啊,大地呀,求后悔药啊!

    左翼越是痛苦,白越是兴奋,它爪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他仅存衣粮,嘻嘻哈哈可爱萌的道:“翼哥哥,阿沫姐姐不准等下也会散步过来呦,她知不知道你被挂在这里?”

    球哥,男人最在意的就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看到自己的怂样了。

    球哥还,我家阿沫姐姐被人家看上了,问它看上是什么意思,球哥,就是它喜欢凤凤姐姐一样的意思!

    啊呦,翼哥哥想要伙伴了!

    白笑的坏极了,左翼把那一张表情全都尽收眼底,当即惊悚了,是彻底的惊悚了,不可置信的道:“你这个禽兽,你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此刻他没法不想,这魂淡王八蛋突然出现在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蓄谋已久不安好心!

    扪心自问,他往日里是没少损它,可也没太得罪过它吧?

    手脚冰凉,左翼泪求:“兄弟,有话好好,告诉哥,你是不是缺钱花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永远的真理!

    可惜,左翼忘了:“翼哥哥,宝宝现在可是有身份的契约兽呦,你家宝藏都是主人哒,主人哒都是宝宝哒,你对不对?”

    钱是个什么东西?

    以前白还真是见钱玩命,可现在摇钱树暗夜宫都归它主人挥霍了,怎么可能还有宝宝街头卖节操的日子?

    哎呦,宝宝不怕不怕啦!

    白不怕了,左翼就更怕了,他原本已经吊的快要脑出血,想自己下去不敢,找个替死鬼担着也找不着,这下是真要哭了。

    他扬手一把抓住白的爪子,陈恳的开出条件:“快离开哥的视线,以后你有什么事哥都罩着你,成吗?”

    关于这点,白持着极度怀疑的态度反问一句:“那要是宝宝吃光了藏宝阁,再泡了凤凤姐姐,也可以吗?”

    此言一出,左翼直接跪了。

    合着弄了半天,它打的是这门心思?

    别是两样,一样他可扛不起呀,认吧,只能认了:“我左翼生的虽不伟大,死也要死得其所,你想做什么,来吧!”

    这可是你的。

    白想也不想,朝着左翼的仅存衣粮就去了,炸毛的惊呼,再次响起:“你干嘛,你到底要干嘛?”

    白爪子一顿,慢条斯理的道:“翼哥哥,你汗水好多呦,宝宝帮你凉快一点就去找阿沫姐姐聊天,翼哥哥,你慢慢乘凉。”

    畜生!

    左翼闭眼,绝望的吼:“你赢了,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你直!”

    早这样乖不就好了嘛!

    白乐悠悠的跳回树梢,满眼桃花笑:“翼哥哥,宝宝要凤凤姐姐做伙伴,下一窝崽子,过蛋疼又快乐的生活!”

    左翼:“……”

    它竟然,是个隐藏如此深的臭流氓!

    什么都想到了,左翼也没想到白算计的是紫金凤凰,那厮平日里人畜无害,温顺的像只绵羊般,天知道它兽性大发后是个什么样子!

    可倒是如此,左翼也别无选择,好歹这比帮它坑暗夜宫的藏宝阁要来的安全一些,起码最后这块衣料可以保住!

    左翼再望天边,欲哭无泪。

    这个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了他,坑谁也不要坑主子,否则,后面就是一连串未知的坑,慢慢的向你挖来……

    冷风吹过,左翼使劲打了个寒颤。

    直到夜幕上的明月坠落,一米阳光慢慢东升,霞光万丈时,他终于解脱了苦海,由左寻拖着,往回走。

    边走,左寻边冷冷的瞥着他道:“好受吗?”

    这个还用问,故意的,左翼心有怨气:“我怀疑,我们根本不是亲兄弟!”

    暗夜之鹰那是团伙作案,他都能求情的去蹲墙角忏悔就好,一个爹娘生的孩子,他竟然大义灭亲,要主子往死里整!

    心痛啊!

    左寻简直已经不想搭理他了,顺手就把他扔在了那,双手环臂,面无表情的瞪着他道:“知道风烈那厮怎么过的吗?”

    这个他哪知道,左翼研究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毕竟那是少夫人的娘家人,况且还有两位族长在,不看僧面看佛面,吓唬吓唬也就够了吧?

    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想的太多了,左寻冷冷哼了一声,伸手朝前一指:“知道那里是哪?”

    那是暗夜宫专门私养家禽的地方,厨房里吃的鸡鸭鱼肉,大多都是家养现宰的,左翼当然知道,可他不知道的是……

    左寻继续道:“风烈,就在那里!”

    什么?

    左翼当即一愣:“他在那做什么?”

    若没看错,左寻手指的那一片,正是私养猪羊之处,再一旁,才是鸡鸭窝,莫非……

    双瞳猛地瞪大,左翼差点惊掉了下巴,却看左寻朝他微微颔首,像是证明了他的猜测般,淡定的道:“主子下令,灌了他一肚子泻药!”

    不会吧?

    左翼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笑哭,可是,这根本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拉撒在猪圈,已经虚脱了。”

    然后呢?

    左翼充满了期待,却听左寻一语惊人:“那些母猪,也全都吃了药!”

    吃了春药的母猪,与拉到虚脱的俊男!

    左翼在片刻的震惊后,毫无节操的大笑了起来,他从地上爬起身来,顿觉神清气爽,哪里都不痛了:“为了表示暗夜宫的礼仪,本护法这就亲自去接娘家表兄出春院,哈哈,哈哈哈……”

    左寻:“……”

    就算幸灾乐祸,好歹也要有个度吧?

    这一夜里过的,简直乱出了人性的底限,唯有君主寝殿里,还是一片旖旎色彩,霞光透过窗缝泄入,更增添了几分不一样的美感。

    躺在龙千邪的怀里,墨楚目光直直的望着床顶,许久都没有反应,像是正在消化这一天一夜里发生的事情般,恍然梦境。

    唇边噙着一抹浅笑,龙千邪抬手去轻抚她眉宇眼角,逗得墨楚赶紧缩了缩脖,嗔斥道:“你干嘛,别乱动。”

    被他触碰过的脸颊,都是痒痒的,这感觉,竟然糟糕的好,她是病了吗?

    龙千邪低声轻笑,目光顺着被褥往里一瞟,随即调侃:“怎么,现在才知道害羞?昨夜里那是谁……”

    话不等完,墨楚一拳头猛地抡了出去,玄气逼来,犀利如刀,她一声低喝:“害羞你个鬼,看招!”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诡秘之主〕〔伏天氏〕〔末日仙姝〕〔重生七零小娇妻〕〔第一序列〕〔女心理医生:甜宠〕〔九星毒奶〕〔天价狐宝:娘亲,〕〔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的味道〕〔乘龙快婿〕〔山海意难平〕〔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