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年代喜当娘 第五百六十一章 给工作
    五角钱一个莲花灯,或者两个小熊灯。

    路来惊喜不已,一天可以做两个花灯,三四个小熊灯,他们家十二个小孩,大部分都有这个手艺。

    也就是说,一天他们可以赚八九块钱呢

    他们娘,一个工资都不足一百块,他们要是做这个纸糊灯笼,一个月说不准有两百多呢!

    那以后不说吃特别好,吃饱就没问题了!

    但在惊喜过后,路来又又有些忧愁:“阿姨,这些东西不值这么多钱的……”

    沈玲龙挑眉,倒不是什么见钱眼开的,在算是饥寒交迫的时候,能够经受住诱惑,有比较正的观念,看来程家两口子教的还是不错的。

    “我既然出得起这个价,当然是我能够让他们值这么多钱。”沈玲龙说,“但问题是,你们能够个个都做的这么好吗?”

    沈玲龙还是有眼光的,路来递过来的两个花灯,很精巧。

    路来脸上闪过尴尬:“这是我们爷爷做的,我们做的可能没这么好看。”

    沈玲龙莞尔一笑,陈述事实:“那抱歉,除了这种这么精巧的,其余不怎么样的,看起来救粗制滥造的,我肯定不会收的。”

    这虽然增加了难度,但同样的给了路来信心。

    相信他们也可以为家里减轻负担。

    路来一咬牙:“好!阿姨你等着,我们一定会给你做好的花灯。”

    沈玲龙说:“我拭目以待。”

    ——

    陈池和程长生,带着已经打过退烧针的春来回来时,沈玲龙正坐在孩子堆里,看着他们做灯笼。

    不吵不闹,特别安静。

    程长生瞧着称奇。

    不是说平常家里不够安静,而是这些孩子本就有伤残,再加上饱受饥饿之苦,又干不了什么事儿,总是会凑到一块儿哼疼。

    如今竟然跟沈玲龙一块儿,不喊饿了,不喊疼了,还一起做灯笼。

    这……程长生看向陈池,试图从陈池脸上看出什么来。

    但很可惜,陈池见怪不怪,且道:“这丫头睡哪个屋?我抱进去,让她休息。”

    刚打完针,虽然烧退了,但这小姑娘还是昏昏沉沉的。

    生病了,自然是需要休息的。

    程长生虽有一肚子疑问,但也只能先领着陈池去他家姑娘们的房间。

    等到陈池放下春来,顺道盖上被子以后,程长生眼疾手快,抓住了准备走的陈池,询问:“队长,队长,这外头咋回事儿啊?外头那个真是你媳妇儿啊?我怎么瞧着嫂子看起来很年轻啊?这不像是生了五个娃的啊?队长,这该不是你后娶的老婆吧?”

    “放你的狗屁!”陈池虽骂,但并不像生气的,在他心里沈玲龙确实算后娶的老婆,可这事儿只有他和沈玲龙晓得,其他人不能给晓得啊!“养得好,生得年轻,有什么好奇怪的。”

    程长生听着,长叹一口气,感慨道:“是啊,队长你是个有能力的,在检察院做事儿,用不着自个婆娘累死累活……”

    陈池奇怪的看了程长生一眼。

    “怎、怎么了?”程长生被看得有些发虚,他以前还在部队里的时候,被这么瞧着,预示着要被骂蠢货了。

    程长生莫名其妙,刚才他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

    没想明白,沈玲龙就在外面喊了一声:“池哥。”

    陈池本要跟程长生说的话,吞了回去,匆忙出去,怕迟一会儿,沈玲龙出什么问题。

    出去后,看见沈玲龙好生生的,没什么问题,脸上还带着笑意,陈池提起的心也落了回去。

    陈池走过去问:“怎么了?”

    沈玲龙冲陈池点头,陈池立即心领神会。这是他们约好了的,若是没法子帮忙,沈玲龙就会不帮,如今点头,自然是能够帮,且想好了法子。

    “长生。”陈池立马喊了程长生。

    程长生吓了一跳,以为家里这些小鬼欺负了陈池媳妇儿,陈池喊他算账。

    程长生暗暗叫苦,心想等下不管怎么挨训,甚至挨打,都得护着这些个小孩,他既然做了爹,就能担起做爹的责任。

    “你磨磨蹭蹭,走这么慢做什么?”陈池有些不愉,天上掉钱,都捡不到的样儿!

    沈玲龙掐了一下陈池的腰,小声道:“你催个什么,我人就在这儿,既然应了你,我也不会反悔。”

    陈池闭嘴不言。

    他刚才确实急了。

    磨蹭许久才走过来的程长生听着沈玲龙的低语,有些莫名。

    反悔?

    反什么悔啊?

    没等他想明白,沈玲龙便是冲他一笑,温和的说:“是这样的,我有件事呢,想请程先生帮忙。”

    程长生一愣,随后哭笑不得道:“嫂子,你叫我老程就行了,叫什么先生啊?有啥事儿,你尽管说,我能帮的,一定帮!”

    是个爽快人。

    沈玲龙想,希望他有能力接她这个工作。

    “我有个店,卖的东西比较贵,”沈玲龙也没直接说玉石店,随口提了重点后,继续说,“需要一个安保人员,就是得保证那家店子不被人抢/劫,不被偷盗,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手这个工作,真是不好意思,我找了好久,都没能够找到可以胜任的人,昨天我家大福和殷拾过来,听说是与老程你比划过,你身手不错,所以特意过来请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程长生懵了。

    他此刻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砸到自个的感觉。

    丢了工作,他虽然平日里还是挺乐呵的,但看着捡来的孩子们跟着一起受罪,他这个做爹的,心里也是很过不去啊!

    现在突然又有了工作,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能够不叫家里那些个半大小子,不再饿肚子饿到痉挛了!

    “愿意!我愿意!”程长生立马答,甚至激动得去握沈玲龙的手,恨不得想行伍之中,感谢兄弟时一样,去给沈玲龙一个拥抱。

    陈池眼疾手快,将沈玲龙拽到身后,避免了被程长生熊抱的行为。

    程长生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个太激动了,他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笑哈哈道:“对不住,对不住,我太激动了。”

    沈玲龙笑着表示理解。

    随后又问,“说来,我还未见过弟妹呢,听说弟妹是在制衣厂工作?”

    程长生点头,叹了口气道:“确实是在制衣厂工作,不过现在下岗工人太多了,我估计那个小厂子啊,可能也撑不了多久,我媳妇儿可能也要被下岗。”

    沈玲龙问:“不知道弟妹是裁缝吗?手艺如何呢?”

    其实她不需要问,看这些孩子们穿的衣服就知道,虽然算不上特别有新意,但都穿着很合身。

    想来这家的女主人,是尽自己所能,认认真真的在对待这些孩子。

    裁缝师傅,一般手艺都差不多,重点在于态度认不认真,只要态度认真了,就是个好裁缝了。

    不过面子上还是要问的。

    程长生要说啊,当然是吹自个老婆的手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但瞧着沈玲龙穿的一身,也说不出吹牛的话了,只含糊道:“普普通通,欸,能凑活着穿,我们家的衣裳,都是我媳妇儿给弄的,没有缝纫机,厂里的又不让私人用,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听此,沈玲龙有了些兴趣。

    竟然是纯手工的。

    沈玲龙笑了:“那感情好,我与人合伙了一个服装厂,正缺人着呢,如果可以的话,我都想把弟妹挖过去了。”

    程长生:“???”

    服装厂?!

    他没记错的话,刚才沈玲龙已经说了她有家店,专门卖那种比较贵的东西,现在又说有个厂……这,这队长家里,养家的难不成是嫂子?!

    程长生张了张口,艰难的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服装厂?”

    沈玲龙点头:“对呢,不知道弟妹什么时候回来,我瞧着能不能等一等,看看谈谈薪水待遇,虽然我只参股,不怎么管厂里的事儿,不过我会尽力为弟妹争取比较好的待遇,不辜负弟妹这手艺。”

    “她她她……我现在就去把她叫回来!”程长生觉得这是个机会,想着反正工厂里就要裁员了,他媳妇儿跟厂里关系一般,是肯定会下岗的,那还不如现在抓住了沈玲龙这个机会!

    沈玲龙连忙道:“不用不用,这太耽搁弟妹的时间了,不如这样,这几日我店还没开门,等我店开张前天,我过来通知你的时候,再来听弟妹的答复……对,我现在干脆把我参股的那个服装厂名儿写给你,到时候让弟妹瞧瞧,看看愿不愿意。”

    边说边从包里拿出纸笔,写下孟氏服饰厂这几个字以后,想了一下又将自个那个店面的地址也写出来了。

    她将薄纸递给程长生,笑说:“要是觉得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现在好的裁缝师傅,也是难找的很……除了服装厂的名儿以外,还有以后每个礼拜六礼拜天工作的地方。”

    程长生双手在自个衣服上擦了擦后,接过了薄纸,看着上面龙凤废物的字,陷入了沉默。

    他是认得字的,但看着沈玲龙的字,一时半会儿竟然没认出来。

    还是沈玲龙将地址念了一边,他才认出这两行字。

    才松口气,陡然想到沈玲龙刚才说的话,由不得疑问,“礼拜六礼拜天工作?”

    沈玲龙点头:“对,那家店,只有礼拜六礼拜天开门,其他时候都不开门,当然了,要是去拿货的时候,你可能要跟着店长跑,保护店长的安全之类的……”讲到这儿,沈玲龙表情有点儿不好意思,“会不会太为难你了?工作任务太重了?”

    程长生整个人都是懵的。

    听见沈玲龙说任务重,他有点怀疑自个专业以后干的是畜生活儿。

    “不不不,这没问题,完全没问题!”程长生说,同时在心里想着,这薪水可能不大好。

    不过,总比没工作强。

    而且一个月也就工作那么几天,还想拿高薪水,这不是做梦吗?

    刚想到这儿,沈玲龙问:“不知道这个薪水,一个月先固定这个数,可以吗?”

    沈玲龙比的是九。

    她是按照陈池的薪水,然后剪了一半儿。

    就怕程长生觉得受之有愧。

    程长生爽快道:“没问题!”

    一个月就那么几天,九块钱正常!

    沈玲龙见他没反驳,也笑道:“那就好,毕竟让你保护的是金贵东西,我还怕你说九十块少了呢,你满意就好。”

    “啥?!”程长生瞪大了眼睛,“九十?!嫂子,我这一个月就去上八天工,怎么还给我九十啊?!”

    说着,他看向陈池,这该不是队长救济他,故意扯的皮吧?

    沈玲龙自然也看出来了程长生的惊愣,她面不改色,且颇为疑惑的问:“这有什么问题吗?你们在部队里的时候,不也差不多吗?以前你保护疆土,现在保护我玉石店里的玉石,那样样都金贵,不容有半点闪失,如果在你做安保的时候,丢了东西,被人抢了东西,你可得负责的,那些玉石,别说九十了,九百都不怎么能买到特别好玉石。”

    这一句句,特别有道理。

    程长生听着如果有闪失,就要赔的时候,突然又觉得就算一个月只工作那么几天,这个薪水也是正常的了。

    但程长生还是有一种,被队长救济,被扶贫,拖累队长的感觉。

    在犹豫不定的时候,沈玲龙有些忧心的问:“老程,你不想干?那就麻烦了,下周差不多就要开张了,你要不去,我还找不到人了。”

    “去!”程长生一咬牙,坚定的说。

    不管受之有愧还是如何,为了这些孩子们,他一定将店子的安全保下来,绝对不叫任何歹徒搞事!

    沈玲龙勾起了唇角,还前谢万谢,把程长生搞得分外不好意思。

    因为厨房上锁了,沈玲龙特意说有急事,拽着陈池走了。

    走前,路来跑过来,将他糊好的老虎小灯给沈玲龙看,且问:“阿姨,这个可以吗?”

    沈玲龙正儿八经的拿着老虎小灯看了一圈,最后遗憾摇头,指着一些小细节说:“你有好几处位置糊的不够好,比较你之前给我看的那个,差了些,所以我不收。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你们能做出不少让我满意的灯笼。”

    路来有一瞬间的沮丧,但很快,就打起精神了。

    他坚定的说:“嗯!我们一定会的!”

    沈玲龙摸了一把他的小光头,笑道:“行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下次再见。”

    等沈玲龙走后,程长生茫然的问了一句:“什么灯啊?”

    路来很兴奋的跟程长生说了沈玲龙要买他们灯笼的事儿。

    程长生脸色一变,他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了,队长这回专门带着嫂子过来,就是来帮他们家的。

    是昨天看见他们家贫困成这个样子,特意拉一把的。

    程长生心中充满感激之情,同时也想着,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竭尽所能,完成嫂子交代的事儿!

    等到夜里,自个婆娘回来了后,程长生将白天的事儿说了,随后感慨了一句:“我看着他们做等很是积极,欸,我这儿已经很受嫂子帮助了,我觉得孩子们做的灯,绝对不能收钱。”

    “不成。”程长生婆娘胡英坚决反对。

    “你这是什么话?!咱们怎么还能要嫂子他们的钱呢?!”程长生有点儿不高兴了,自个老婆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怎么现在跟钻到钱眼里去了?!

    胡英说:“这是她的好意,你以为为啥嫂子没有要路来那没糊好的灯笼啊?这是在告诉他们,他们是在凭自己双手挣钱,你不是总想让路来他们知道,他们和别人没有不一样吗?都是人,没有高低贵贱吗?!”

    “嫂子这么做,就是这个意思,嫂子真真……真真是个大好人。”

    说到这儿,胡英颇为坚定道:“不管这服饰厂是个啥样,下回嫂子来了,你就跟她说,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伏天氏〕〔快穿:反派洗白攻〕〔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