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年代喜当娘 第六十七章 为孩子讨公道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是你!”那个黑黑瘦瘦的个子男孩儿一口咬定。

    王梅子开始撒泼,想要冲过去揪那个子男孩的脸。

    要不是几个老师拦的快,那孩怕是要挨一顿打。

    梁校长一拍桌子大喊一声:“给我住手!王梅子同志,我这儿是学校,不是你能撒泼的地儿?!”

    王梅子指着那黑瘦孩儿道:“梁校长,这泼皮孩子胡咧咧,他老娘不管,我来管!”

    “他没有胡,就是陈乐让咱们打的人。”

    “就是就是,咱们都不打了,陈乐还指使咱们去打女生。”

    “就是他!他非自个看见了陈知路欺负丫丫。”

    ……

    孩们一言一语,全部指责陈乐的过错。

    王梅子被几个老师压着,动弹不得,陈乐则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喊:“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

    沈玲珑冷漠的看着这场闹剧,她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冷眼旁观梁校长解决问题。

    梁校长显然是很少处理这些事儿,一边按着自己的头,一边朝楚丫丫招手道:“你自己来,是不是陈知路欺负你的?”

    楚丫丫一张笑脸极为狼狈,眼神也有些躲闪。

    她藏在同样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楚虎阳身后闷不吭声。

    楚虎阳这孩儿特别硬气,他浑身疼得不行,依然强撑着护着自个妹妹。

    他:“丫丫,你来,出来!是不是陈知路那子欺负你,你别怕,哥给你撑腰!”

    沈玲珑看着这对兄妹,一句话也不,但眼睑微垂,藏住了疑光。

    楚丫丫过了许久才支支吾吾:“陈、陈知路……”

    “你们听,楚丫丫都!”陈乐听到楚丫丫了一个名字,立马就嚷嚷道,嗓门和他娘有的一拼。

    大福这时也急了,:“呈丫丫,你、你不带这样哒、偶上肥,帮你周痴子才嘭过你头花,偶、偶今天都没见过你!”

    孩出漏风,一长段讲出来,没个把人听明白了,都是一头雾水懵的很。

    大福又急又慌,生怕自己被误会了,拽着沈玲珑的衣摆求救。

    王梅子呵了一声,挣脱了老师们的掣肘,阴阳怪气道:“某些人养个孩子呀,养出个坏胚子,真正欺负同学的可在这儿呢!我儿子就实话,告诉楚家那子实情,看见孩家家打起来了,想着压住了大姐儿那丫头,让这几个别打了……咋了,这还有错了?!”

    其他孩都默不作声,办公室里也只有王梅子嚷嚷的声音。

    沈玲珑这会儿轻笑一声道:“这么,你这是承认你儿子干的那些事儿了?”

    王梅子腰一插道:“咋了?我啥时候不承认了?啊!我都了,我家乐乐这是不爱假话!为了让几个孩子别打了,才那样的话的!”

    “丫头。”沈玲珑笑了笑,没理会王梅子了,转而看向躲在楚虎阳身后眼神着急的楚丫丫,“你刚才的话,应该没完吧?”

    楚丫丫没作声。

    王梅子呸了一声,鄙视的看着沈玲珑道:“咋地,沈玲珑,你还打算威胁人姑娘家家啊!”

    沈玲珑完全不为王梅子的所言所行而动。

    她平静又理智道:“丫头,你我家大福欺负了你,你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欺负了你?又是怎么欺负你的。”

    这个询问也是让梁校长松了口气,给了沈玲珑一个赞同的眼神。

    询问的得当,孩子再会撒谎,也没法把时间地点全部想的非常完美的出来。

    如果真能出来,那也要看看另外一个人当时在不在那里,又有没有给他作证。

    楚丫丫这孩子又不大,显然是没法撒个弥天大谎。

    她被吓惨了,哭哭唧唧道:“不、不是陈知路……哇——”

    楚虎阳一愣,傻了眼看着他妹妹,顿时急了。

    他问:“咋又不是陈知路了啊?丫丫!你是不是害怕啊?你别怕,哥在呢!哥一定会护着你的!”

    沈玲珑眼底闪过几许疑问,但压了下去,并且柔和了嗓音问:“你脸上的伤,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孩能打出来的。”

    楚丫丫依然哭着,办公室的老师们全部看向了楚丫丫的脸。

    她的脸上有巴掌印,特别大,还有指甲印。

    孩的手根本就没有那么大。

    楚虎阳脸上也有伤,但都是微红的一块一块。

    应该是属于男孩儿的拳头打出去来的,纵使力气再大也只是个孩儿,那点微红的印子,过会儿就能消散了。

    沈玲珑道:“是哪个女人打了你吗?你哥脸上的印子,还有我家大福二福脸上挂的彩,这才是孩能打出来的,你这脸上的印子,手印这么大,是个粗糙女人吧?”

    众人一听,朝那边一看,细细观察,果然是如同沈玲珑所的那般。

    楚丫丫扯着楚虎阳的衣服,哭着道:“是娘……哥哥,是娘——”

    沈玲珑一顿,她以为是哪个大人打了她,却没想到会是这两孩的娘。

    楚虎阳脸色一变,特别难看了。

    他拽着楚丫丫的衣裳问:“那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是陈知路?!你不是他拽了你的头发吗?”

    楚丫丫不敢话。

    楚虎阳这做哥哥的也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突兀的沉默了下来。

    他脸都丧了,拉着楚丫丫走向沈玲珑,在大福跟前弯了腰,铿锵有力道:“对不起!”

    大福被吓了一跳,蹦回了沈玲珑身旁。

    随即又带着楚丫丫走到校长面前,很勇敢道:“梁校长,对不起,是我没问清楚就来找人。”

    敢做敢当,特别有勇气。

    倒是引来了几个老师,更甚至沈玲珑的好感。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的时候,沈玲珑看向了王梅子,她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过程也被大家晓得了,现在我们该陈乐了吧?”

    王梅子晃了神,她咽了咽口水,梗着脖子道:“有、有啥好的?!”

    沈玲珑嗤笑一声道:“当然是要你儿子做伪证,人家姑娘什么都没,楚虎阳询问我儿子的时候,还没有问清楚情况,你儿子横插一脚,煽动孩打架,这事儿怎么算?还有!你儿子竟然还怂恿几个孩子去打我女儿,王梅子,这两件事加在一起,咱们该怎么算!”

    “关我家乐乐什么事儿啊?!”王梅子心虚的不行,但是依旧梗着脖子瞎嚷道,“咋地了,我儿子可不就是被楚丫丫这死了娘的丫头骗了,所以才会帮着一嘴的!”

    楚丫丫两兄妹脸色发白,很是惊惧的看向沈玲珑。

    而沈玲珑并没有看这两孩子一眼,只问:“你是耳朵聋了?刚才的过程几个孩子也是拼凑了出来,那个时候楚丫丫拦着她哥,不让他哥过来,而楚虎阳也先是再三询问我儿子,本来是不会打起来的,可你家陈乐一句谎言,看到了我儿子在草垛那边欺负楚丫丫导致了楚虎阳为他妹妹报仇,打了起来。”

    沈玲珑把一件事的极为详细。

    并且在话里行间将楚丫丫和楚虎阳摘了出去,让人完全将矛头指向了陈乐。

    没等王梅子想出话来反驳,沈玲珑又道:“本来就只是几个男孩儿的打闹,你儿子又指使其他男孩儿去打我女儿,我想问你,我女儿和这件事有什么干系吗?她动了手吗?”

    “梁校长,几个孩男孩之间的打闹我就不计较了,毕竟男孩子嘛,谁不皮实?可欺负我女儿这点,我绝不答应就这么算了!”

    沈玲珑的义正言辞,把那五个有去打大姐儿的孩子,还有陈乐吓了一跳。

    这时,那个黑瘦孩儿站出来,支支吾吾道:“婶、婶婶,可、可这都是陈乐叫我们干的,和、我们有啥关系啊?”

    王梅子护着陈乐,狠狠的瞪了黑瘦孩儿一眼:“我儿子叫你吃屎你去不去吃啊!”

    黑瘦孩闭了嘴,没话。

    “大姐儿,过来。”沈玲珑斜了那黑瘦孩儿一眼,转而又朝大姐儿招了招手。

    随即,她问:“有哪儿疼吗?”

    大姐儿一顿,没反应过来。旁边的二福立马是冲过来帮大姐儿捂住了肚子,叫道:“娘!大姐儿刚才就跟我她肚子被打到了,可疼了!”

    大姐儿被这么一提醒,立马做出了肚子很难受的样子。

    沈玲珑瞥了二福一眼,没理会二福的假模假样,随即转过头看向梁校长。

    她深吸一口气道:“梁队长,你知道对于姑娘来,肚子疼代表着什么吗?”

    梁校长不作声。

    沈玲珑也不在意,她继续道:“这代表着我家姑娘以后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导致肚子里出了问题,嫁了人以后,子嗣困难!”

    这事儿陡然上升,变得严重了起来。

    梁校长也是为难的紧,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

    “沈玲珑,你胡咧咧啥呢!”王梅子拔高了嗓门喊道,“你就是要坑钱!是不是!姑娘家家的,肚子疼咋了?谁知道是真疼还是假疼啊?!”

    沈玲珑淡定的很,冷笑一声道:“你儿子被五个男孩打一顿试试?明面上我姑娘被大福护着,没有伤到脸上,可内伤这种问题才叫严重!”

    “既然你不信会不会疼,那就去市里检查,一切费用由你们这些动手的孩负责。”

    王梅子瞪圆了眼睛,嚷道:“你姑娘都有多金贵啊!还要去市里?!”

    沈玲珑抬头看着王梅子,:“你儿子指使的其他人,你儿子得负一半的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七十年代喜当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快穿:反派洗白攻〕〔伏天氏〕〔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