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铁血商途〕〔重生南非当警察〕〔西游之我可以签到〕〔快穿之病弱白莲洗〕〔农门娇俏小娘子〕〔染爱成婚:老公别〕〔反派宿主是大佬〕〔穿越之长公主有吉〕〔我只要运动就有技〕〔突然成仙了怎么办〕〔低维革命〕〔黑化王爷的心尖宠〕〔我成了暴戾帝君的〕〔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女尊之我可能是大〕〔道长去哪了〕〔妖妃是祸水,得宠〕〔重生追妻为上〕〔网游之全民领主〕〔泛次元聊天群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名字,你的姓氏 第331章 离婚吧
    孟昭华妈妈给孟昭华擦干净了,给她冲了冲身上,一边抱怨,“我怎么知道?只听说那日是江总找她,她出去了,然后被人送进了医院,回来便成了这样了,以前她也经常跟江总一起,我没放在心上——”

    孟昭华妈妈边说边哭,“你们有钱,一手遮天,我也没有证据,若有证据,我非要把你们绳之于法。”

    江延远本来想留下五百万的,可到孟昭华的样子实在可怜,便改了支票,改成了一千万。

    对他来说,这根本不是大数目。

    江延远很好奇,江景程是如何把一个人生生地逼成了神经病的。

    这种本事,他一辈子也没有。

    最重要的,江景程和孟昭华平时根本不在一起,就算出来也是偶尔。

    江景程能够快准狠地逼疯一个人,在情理之中,可江延远很想知道,江景程是如何掌握节奏的?

    若是别人,江延远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若是江景程,那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只是好奇——

    所以,他回去便去问江景程的了。s11;

    江景程正在给江延东打电话,掌珠刚生了孩子——江朝云。

    江景程问江延东是不是得偿所愿了?

    “不算,想多生几个。您是不是在家里无聊了?您现在的话不是该老三家的江乔?”江延东问。

    江景程的脸便黑了,他很不想说,或者说不好意思说,他现在连江乔的面都没有见着。

    这会让延东笑掉大牙。

    因为掌珠刚刚生了孩子,所以江景程即使到江延远来了,也没有急于挂断电话,而是和江延东聊了很久。

    江延远已经在黑脸皱着眉头了,因为江景程的漫不经心和不重视。

    终于打完了电话,江景程摸起一根烟,“你有事?”

    最近江景程对江延远相当不满意,他介绍了就介绍了,延远管不住自己,弄出这么多事情来,还有,天下那么多的女人他不找,非找乔正业的女儿。

    延远,是个刺耳儿头。

    “孟昭华是不是你逼疯的?”

    “疯狂是她自己的因子,她不该疯吗?她处心积虑怀上孩子,为了我的遗产;陷害乔诗语,如果不是掌珠回了美国,她可能连掌珠的孩子都害了,这样一个女人,她不疯我留这么一个隐患吗?怎么,娶了乔诗语了,又替孟昭华叫屈,脚踩两只船,究竟是什么意思?”江景程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地说到。

    “我没替她叫屈,我只是想知道,您怎么把她逼疯的,竟然还有人有这种本事,生生地把人逼疯,以前我真是小你了。”江延远说到。

    他知道江景程无所不能,但是这种事情,对江延远来说,还是匪夷所思了些。

    “过去的事,不想了。我要去楼上休息了。”江景程说着,便上楼了。

    江延远在楼下站了很久,要回江城去了。

    路上,他给江延东打了个电话,祝他生了老三。

    “延远,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我最近一直在美国,你的事情没顾上,也没帮上忙。”江延东多少有些歉然。

    “没事。”江延远给江延东打完了电话,便上飞机了。

    回家以后,江延远跟乔诗语说了江景程逼疯孟昭华的事情。

    “你什么感想?是感激爸呢,还是抨击?”乔诗语问到。

    “说不上来,觉得人性很寒冷。这种寒冷,是我的亲生父亲让我认识到的。连我以后,都不敢面对他了,总觉得自己某方面的把柄被他抓住了,他会不遗余力地利用和打击,直到打击地你毫无还手之力,孟昭华——”江延远说到,他想说,对孟昭华的惩罚太严重了,虽然她的确十恶不赦。

    聽&nbs

    p;聽聽“不用说了。是我。”乔诗语说到。

    “什么?”

    “逼疯孟昭华的是我,我和你爸和合谋,那日在江家,他跟我说了故事,我便已经猜到了故事是什么意思,你爸只给了开头,让我自己写结尾,他知道我可以选择仁慈,也可以选择残忍,我选择了残忍!就这样。”说完,乔诗语扔下了手中的抹布。

    乔诗语的一席话简直让江延远耳目一新。

    乔诗语?和江景程?

    可为什么那日江景程讲故事的时候,别人都没有听出来,就乔诗语听出来了?

    而且,乔诗语现在也误会了,以为江延远来问她,是因为替孟昭华鸣不平,所以,先入为主地就有一肚子气。

    “说清楚!”江延远微皱着眉头,多少有些不敢相信。

    他决计想不到,乔诗语的智商跟江景程一个段位,两个人不需要商量,就知道对方的意思,这种心照不宣,甚至瞒过了所有的人。

    她只能和江景程心照不宣,因为之前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直到现在,江景程对乔诗语都不是那么信任。

    乔诗语这般的智商,把江延远置于何地?s11;

    “说什么清楚?她欺负到我了,不许我还手?我不还手是不还手,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我,我以德报怨吗,我就是要把她踩在地上,让她永世不得翻身。我不是观音,我心肠没那么好!”乔诗语的脸已经涨红了,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要不是念在她是在我结婚以前怀上的孕,这个孩子命也没有了!我已经给她留了后路。今天,你凭什么为了你的情妇来质问我?你善恶不分,情商低,幼稚,脑子不在线,我找了你,是自降身份,你觉得你有钱就了不起?就你这个智商,你的后代迟早把钱败光了!你再让孟昭华欺负我,我扇不死她!”

    江延远的眼睛瞪得特别大,“谁是我情妇?你说清楚!”

    “孟昭华不是?若不是你为了她来质问我?你凭什么?就算没有你,孟昭华把我欺负成这样,我若不是顾及了你的面子,我就给她她这个位置的女人,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掐死的照片了!江延远,你想离婚便离,离了我正好。我不惧一个人带孩子!”说完,乔诗语便进了厨房了。

    生气地在厨房里摔摔打打。

    以前,她不怎么生气。

    就算生气了,也不会在面上表现出来。

    一般人根本就够不着她生气的底线,也气不着她。

    因为资格不够。

    但是这次,乔诗语是真的生气了,生气的特别真性情。

    “我就是问问,你何必气成这样?”江延远站在厨房门口,“我好奇把人逼疯要掌握什么样的节奏,需要什么样的心理素质,我只对这些感兴趣,不行吗?”

    乔诗语根本没理,头朝着外面,还在生气。

    “离婚吧!”乔诗语说。

    “不离。”

    “不离我和你过不好。我说了,我不惧一个人带孩子,这个孩子,我本来就打算一个人带的。”

    “我惧!”

    乔诗语哑然冷笑,“你惧?你惧带你的傻儿子吗?”

    “我惧怕带我自己的女儿,更怕离开你。”江延远说到。

    乔诗语回头,到江延远,不耐地说了一句,“你今天晚上睡沙发,不准睡床。”

    乔诗语的面色还有些涨红。

    “房子那么大,我有什么必要睡沙发?我可以去客房睡。”江延远说到。

    乔诗语没搭理他,径自从江延远的身边走了过去,碰了江延远的肩膀一下。

    乔诗语以前很少发脾气的,从来喜怒不形于色。

    这次好,很好,成功被江延远气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万族之劫〕〔血未凉〕〔第一序列〕〔旧爱晚成:厉先生〕〔伏天氏〕〔第一刺客女婿陈平〕〔少年风水师〕〔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有一座巨龙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男配他霸气侧漏[〕〔烂柯棋缘〕〔记忆杀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