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水大相士〕〔道槃〕〔一语破天机〕〔港综开局特殊身份〕〔簪头凤〕〔林辰〕〔呢喃诗章〕〔穿梭致富从1985开〕〔卒圣〕〔我的精灵模拟器〕〔乡野小刁民〕〔天天带早餐,还说〕〔无限幻界之每次一〕〔晚唐浮生〕〔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同桌竟是我的病娇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54、真香(三十)
    ..,最快更新!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人皮入手,系统便自动提醒玩家, 该人皮不可被破坏。苏秋之前的许多想法顿时都没法实施。

    他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藏东西也很有意思。

    他没打算让别人跟着。

    ——人皮藏在哪里, 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苏秋面不改色地将人皮直接塞进自己的后腰,用女仆的裙子挡住大部分人皮, 怀中还托着佩吉,他犹豫一下,看向师严青和于长东:“我等下要直接下楼, 估计还会和加里遇上,你们能不能帮我引开加里?”

    于长东和师严青对视一眼。

    雅各淡淡道:“不用他们,我来。”

    “行。”苏秋深深看了雅各一眼,转身躲在靠近楼梯的房间中。

    他的门并未关严, 露出一条小缝,同时躲在门口, 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打算等加里一被雅各吸引走, 就立刻带着人皮下楼。

    不多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苏秋听到加里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紧接着, 就是一阵高跟鞋踩踏在地上的声音, 那声音由远及近, 又慢慢远了。

    苏秋在心中倒计时,当念完所有的数字, 立刻推开门,轻声喊道:“蝙蝠!”

    那些蝙蝠十分聪明,一听到苏秋的声音, 瞬间聚集在苏秋身边,将他从三楼带到二楼。

    被蝙蝠带到安全地点后,苏秋飞快狂奔下楼,来到更衣室的那条走廊,却发现玫瑰花房的入口竟然已经不见了。

    走廊的墙壁光洁如初。

    苏秋皱着眉头。

    这一点儿倒是他考虑不周了,之前加里用武器攻击他们之后,墙壁就慢慢恢复如初,苏秋忘了这一点,还以为入口仍旧在……

    就在这时,苏秋隐约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尖叫,也不知道是谁的……

    他蹙起眉头。

    就在苏秋转头,打算回去看看雅各那边的情况,却猛地与加里那张漂亮的放大的脸正对上。

    ——加里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来到了苏秋的背后!

    苏秋心跳猛地一顿。

    这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吧?

    雅各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快……而刚刚的尖叫声,又是什么情况?

    他们受伤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加里微微一笑,上下打量着苏秋,“你不是说,要带着那几个新来的仆人熟悉一下环境?怎么周围只有你一个人?”

    苏秋微微垂下眼睑,恭敬道:“我刚刚记起您出来时,走廊的墙壁出现了一扇门,就想过来看看这扇门是否还在。”

    “如果在呢?”

    “当然是叫其他的仆人一起,将玫瑰全部移出来。”苏秋道,“那间房太过阴暗,并不太适合夫人生活。夫人既然已经离开,自然不应该再回去。”

    加里轻笑一声:“你倒是会说话,那你觉得,我应该住在哪里?”

    苏秋:“……当然是您原先的房间。”

    “哦?”

    加里没有评价苏秋的话,而是围绕在苏秋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而每当加里消失在苏秋的视线中,站在苏秋身后时,苏秋的身体都略微有些紧绷。

    加里猛地从身后凑近苏秋,在他耳边轻声说:“其实我从睁开眼的一瞬间,就已经知道里德已经死去,但我想亲眼看到他的尸体……你说,你看起来这么瘦,腰上怎么这么鼓?是多余的赘肉吗?”

    苏秋:“……”

    她说完这话,就像是在享受逗弄猎物的快·感一般,并未有什么动作,而是在苏秋的耳边不住轻声笑着,那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一样。

    突然,加里伸出手,猛地掀开苏秋的裙子!

    怀中的蝙蝠猛地炸了一下,不过却被苏秋死死按住。

    裙摆被掀开,苏秋两条笔直的细长腿被白丝包裹着,暴露在加里面前,他后腰上确实有东西,但并不像是加里想的那般,留着里德死亡的证据,反而是一把刀。

    加里一愣。

    苏秋脸色通红,小声说:“自从那名血族大人来之后,我们就很怕,所以会随身携带一些保命的武器……”

    加里冷冷看着苏秋。

    苏秋伸手,将自己的衣服拉下来:“夫人……您的状态非常不好。”

    加里长出一口气,捏了捏自己的鼻翼,她没再说什么,而是盯着苏秋看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待人走后,苏秋仍旧没放松。

    他站在原地,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垂下眼睑。

    果然,就像是他之前想的那般,即便加里猜测出里德已经死亡,且大概率是苏秋等人动得手,却无法对玩家下手。

    她必须要找到里德已经死亡的证据。

    不然早在之前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她就可以毫无理由地将玩家杀死,而不是一直在古堡内搜寻,就连见到他们时,都只能阴阳怪气地询问几句。

    这是游戏给她的设定。

    苏秋看了一眼加里离开的方向,这才慢慢前往三楼,查看雅各和于长东等人的情况。

    上楼后,苏秋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快步走过去,苏秋一眼就看到躺在中央的于长东,他忙问:“怎么回事?”

    “小伤。”于长东看向苏秋,“你已经把那东西藏好了?”

    “算是吧。”苏秋说。

    于长东松了一口气:“刚刚实在太惊险。我们找到了之前丘晗的人皮,因为都皱在了一起,所以短时间内看不出是谁,雅各就把那个女的喊上来,想让她看看是不是,谁知她只看了一眼,竟然就认出那张人皮不是里德的。”

    “那你怎么会受伤?”

    “这不是……意外嘛。加里看出不是里德之后,立刻就发现你不见了,说要去找你。我一着急,就想拉住她,加里手里的那把刀瞬间出现,对着我的肚子来了一下,幸好雅各及时拉了我一把,所以伤口才不是很重。加里见我没被腰斩,好像很失望,不过她着急去找你,就没继续攻击,直接走了。”

    说到这里,于长东还有些后怕。

    谁能想到加里说动手就动手呢?

    而她的武器,竟然瞬间就出现在手里了!

    苏秋道:“那么,加里目前是这样的游戏机制。1,如果加里要做什么,不能妨碍她,否则她都会攻击玩家,2,不管我们说里德到底是什么情况,她都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必须要亲眼看到人皮,才能确定人皮是不是里德的。”

    周围的人对视一眼。

    师严青:“前面的我都懂,但后面是什么意思?”

    苏雅眨眨眼:“所以就算我们告诉加里,里德已经死了,她也不会信吗?”

    苏秋纠正说:“是必须要看到里德的尸体或者死亡证据,才能开始攻击我们。”

    他说完,便开始解释。

    这一点,还是苏秋从刚刚与加里的对话中悟出来的。

    加里说,她从睁开眼的瞬间就知道里德已经死亡,那么也肯定知道苏秋之前的话是在说谎,却始终没有戳破苏秋的谎言,反而在发现苏秋身上并没有证据后,气急败坏地离开,动都没动苏秋。

    这对于一个很想杀了苏秋的npc来说,是不正常的。

    “明白了。”于长东一脸复杂,“如果她想动手,早在知道我们说谎的时候,就直接动手了,根本没必要一直等着。”

    “对。”苏秋颔首。

    师严青问:“那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苏秋轻叹一口气。

    “我之前下去的时候,本想着将东西藏到玫瑰花房,但去到一楼,才发现走廊里的那道门不见了,我必须要从二楼下去。”

    “你去了吗?”

    温玉湘小声说:“时间来不及吧?我们都没怎么拖住加里。”

    苏秋:“确实来不及,不过我还是把东西放过去了。”

    众人一愣。

    “是靠蝙蝠?”苏雅说。

    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了。

    苏秋颔首:“对。”

    他这边点完头,那边,一直悄悄跟在苏秋身后的加里便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她步履优雅地走出几步,直到苏秋等人看不到她了,嘴上才再一次哼起了歌,速度飞快地朝着玫瑰花房而去。

    怪不得之前和苏秋对话时,苏秋一直说让她搬去之前的房间。

    原来是怕她再回去,发现里德死亡的证据呀。

    只可惜,她还是知道了……

    想到这里,加里的笑容渐渐癫狂。

    终于可以杀死这几个小兔崽子了——

    而当加里离开之后,苏秋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着外面瞥了一眼,没说话。

    天渐渐亮起来,加里没再出现过,众人回到房间的会客室里。

    苏雅和温玉湘困的不行,实在坚持不住了,说:“算了,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我们先回去房间睡了……我觉得玫瑰花房还是不错的,毕竟加里就从哪里出来,应该不至于再回去。”

    “对。”苏秋笑了笑。

    “行,反正到时候大不了就是不玩游戏了。”苏雅耸耸肩。

    苏秋点头:“大家一夜未睡,现在应该都很困了,不如都去睡吧。”

    等两名女孩儿离开之后,师严青、于长东和雅各却都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完全没有要挪动的意思。

    苏秋挑眉。

    “你到底把那张人皮藏在哪里了?”于长东迫不及待地问。

    他和师严青毕竟和苏秋一起过过几个副本,当然知道刚刚苏秋如此含糊地说自己仍旧藏在了玫瑰花房,只是随口说说的。

    最重要的是,刚刚雅各给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加里就在外面偷听。而苏秋之后往外看的动作,也表明了他知道加里的存在。

    如果他真的把人皮放进玫瑰花房,不可能这么淡定。

    “反正肯定不是玫瑰花房吧?”师严青问。

    苏秋:“你猜。”

    “啊,你就别卖关子了。”

    于长东哀嚎一声,见苏秋始终老神在在地不说话,终于还是妥协了,分析道,“当时我们叫加里上楼,你在三楼正对着楼梯的房间藏着,必须等加里过了拐角,来我们这边后才能出去,这段时间可能会有误差,而加里在进入房间后,只一瞬间就看出人皮不是里德的,她转身要走,被我象征性拦了一下,总共也就只有差不多两三秒钟的时间,也就是说,你必须要在十秒钟内藏好……”

    于长东震惊地看着苏秋。

    “惊了,要是我,这十秒钟估计还不够我从三楼下到一楼的。”于长东朝着苏秋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以前都没发现原来你是这种武林高手!”

    苏秋被于长东活宝的样子逗笑。

    师严青:“其实如果有蝙蝠帮忙,还是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将那东西藏到房间中的别处的。”

    佩吉手底下的蝙蝠闲着没事,就全部聚集在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处,苏秋只需要在出了门之后,直接将人皮给它们,然后自己作为诱饵,去往一楼。

    加里出来之后,立刻去找苏秋,肯定也是朝着一楼去了。

    这段时间里,蝙蝠就可以带着人皮抵达房间中的任意一处。

    只是……

    师严青忧心忡忡:“你藏的地方,真的安全吗?”

    “我觉得是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地方。”苏秋耸耸肩,他伸手捏了捏手中的佩吉,眼中含笑,“你们在说这些的时候,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哪里?”

    “黑洞。”

    师严青:“……”

    于长东:“……”

    苏秋道:“其实,我们当时那种情况,是可以直接将人皮丢进黑洞里的,但人有时候,倒霉起来可是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我怕我们一起,刚到楼梯口,就直接和二楼搜查的加里正对上,那才是真的全完了,所以才让你们引开加里。”

    他看向于长东:“抱歉,受伤的事情……而且谢谢。”

    如果没有于长东拉扯的那一下,以加里的速度,或许会直接看到苏秋将人皮丢进黑洞。

    “不怪你。”于长东忙摆了摆手。

    苏秋干的是最危险的活儿,而他只是稍微伤了一点儿,怎么能怪苏秋?

    只能怪他当时不小心,太低估加里。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功臣。”苏秋道。

    于长东一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雅各轻笑一声,伸手攥住于长东:“行了,你该问的全都问完了,我们可以走了。”

    于长东点点头,站起身,回想刚刚苏秋的话,再一次道:“……我日,苏秋,你是真的牛。之前说到藏东西,我之前第一反应就是各种花瓶啊,通风口啊之类的,还真把黑洞这事儿给忘了!按照你之前的说法,加里只要不看到里德的尸体,就不能攻击我们,那我们现在岂不是无敌状态?”

    “大概吧。”苏秋并未说死。

    但即便如此,于长东也觉得胜利在望,高高兴兴地和雅各一起走了。

    师严青也冲苏秋竖起一个大拇指,打了个呵欠说:“困死我了,我也去睡觉了。”

    苏秋抱着佩吉坐在原地,却没有任何困顿的情绪。

    ——大约是因为之前加里的行为,让苏秋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佩吉变成人类形态,坐在苏秋身旁:“睡吧。”

    “不困。”苏秋摇摇头。

    佩吉看着苏秋,有些心疼,他伸手将人揽进自己怀中,顿了顿,轻声说:“你有心事。”

    “……嗯。”

    苏秋答应一声。

    他乖乖靠在佩吉肩头,而佩吉则静静等待着苏秋,两个人安静待了一会儿,苏秋才终于有了诉说的欲·望,低声道:“我发现了一些谈恋爱的坏处。”

    佩吉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什么坏处?”

    “我开始害怕了。”

    苏秋用平淡的语气说,“虽然这种感觉并不明显,但今天……加里怀疑我身上有人皮,凑近我查看时,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很害怕,害怕她会一言不合就将我杀死,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她并不会这么做……可这种情绪,不是我玩这个游戏的初衷。最开始,我只是因为比较感兴趣,想看研究院出的恋爱游戏,是怎么让玩家谈恋爱,才进入这里。但现在和你在一起后,我的心态产生了改变。”

    “我无法判断这种改变是好是坏,但我觉得,玩家一旦有害怕的情绪,就距离输不远了。”

    他抬起头,望着佩吉,“一旦游戏失败,我就再也无法上游戏,也意味着无法再和你见面。即便现实中有方方存在,但我会觉得很遗憾,这种情绪,或许会陪伴我一生。”

    人或许都是自私的。

    苏秋曾经一直不想谈恋爱,觉得人或许还没有动物好。但真正谈恋爱后,就将自己的一颗心都给了出去。

    他已经享受过和‘人类’在一起的感觉,等回到现实,面对鹦鹉方方,真的能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平衡吗?

    苏秋动了动身体,找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合上眼。

    随着游戏时间的和与戎言相处时间的增长,这种害怕失败的情绪,越来越左右着苏秋的判断,让他变得瞻前顾后。

    房间中,一片安静。

    佩吉听完苏秋的话,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有些听不懂苏秋的一些话,但大脑却觉得很悲伤。

    “如果这样的话,我……”佩吉顿了顿,“我不知道你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会同意……只要你想,我无条件服从。”

    话音落,一滴泪落在苏秋的发顶。

    苏秋一怔。

    他睁开眼睛,从佩吉的怀抱中挣脱开,看着佩吉流了满面的泪痕。

    苏秋蹙眉道:“你哭什么?”

    佩吉却只是攥着苏秋的手,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秋叹息一声:“我只是将最坏的一种可能摊开在我们两个面前,然后问你……还要不要继续和我谈恋爱。”

    佩吉呆呆看着苏秋。

    苏秋凑过去,轻轻吻去佩吉面上的泪:“如果有朝一日,我失败了,再也无法登陆游戏,你可能……要和曾经一样了。”

    就像是《尖叫》里一样,无尽的等待。

    然而,在尖叫里的戎言,其实是满怀希望的。

    苏秋或许哪一天想起来,就会真的登陆游戏,可在这里不一样。如果苏秋是因为游戏失败离开,那意味着他以后再也无法登陆,与死亡无异。

    在游戏内的戎言,可能永远都无法再见苏秋。

    “我不介意。”佩吉猛地抱住苏秋,他手臂上青筋暴起,紧紧地,用力地,像是要将苏秋融入他的身体里,“我不介意,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

    苏秋:“……嗯。”

    他拍了拍佩吉的后背,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最坏的结果已经想过了,那现在我们来想想,该怎么威胁研究院,让他们那边做出妥协,给我们创造恋爱环境吧。”

    佩吉:“?”

    作者有话要说:  苏秋:我们的称号是,搞事!!!

    佩吉:……我才刚忧伤了一会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利爱好者、燕千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兔兔包子 10瓶;宋宋长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