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群演的快乐你想象〕〔开局十个大帝都是〕〔四合院从少年何雨〕〔古神图书馆〕〔神秘复苏:开局获〕〔重生后我嫁给了总〕〔替嫁前妻之总裁宠〕〔团宠娇宝超难哄〕〔亮剑:从无限克隆〕〔漫威飓风〕〔重生零九:带娃买〕〔大荒剑帝〕〔我去古代考科举〕〔【快穿】绝美白莲〕〔夏珠席寒城〕〔穿越大康王朝〕〔韦浩穿越唐朝〕〔黑夜见过他深情〕〔王者归来林风〕〔玄幻,我顿悟了混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24、他的鱼(完结)
    ..,最快更新!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鬼?

    那是什么东西?

    埃比虽然没听说过这个词汇,但直觉应该不是什么好称呼, 他懒洋洋地看着周围的人, 咧嘴一笑,露出口中的獠牙, 威胁道:“喊什么?再喊咬死你们——”

    最后那句话,埃比故意拖长调子。

    周围的玩家们心惊肉跳。

    他们何曾见过这种连子弹都能躲的bug?

    更别说现在bug手中拿着枪,随便开一枪, 他们就一命呜呼,直接离开这个游戏了,在实力的不平均下,众人都不觉得埃比说的话是在开玩笑。

    况且, 能来到这里埋伏苏秋的,个个都是想在游戏中赚钱的, 要是被杀死, 那可就赚不到钱了, 登时撒丫子一个比一个跑得快,生怕落到最后, 成了入虎口的那只羊。

    “啊啊啊啊——”

    “救命啊!”

    “人鱼杀人了——快报警!”

    只可惜, 之前在众人将埃比围起来的时候, 周围人就察觉到这里即将发生的事,为了不被卷进来, 全都自发离开了,这一片地方都是空的,就算是偶尔有人路过, 也急匆匆走过,不愿意蹚浑水。

    苏秋看到这一幕,奔向埃比的脚步慢下来。

    他怔怔看着原本围着埃比的十几个男人,因为武器被‘收缴’,害怕被反杀而四散奔逃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他在担心埃比吗?

    苏秋站在原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果然,他现在的想法和曾经完全不一样了。

    当初在《尖叫》中,戎言一次次帮助苏秋,苏秋只当他是一个npc,即便遇到危险,戎言突然出现,甚至因此而受伤,苏秋都从未担心过他,因为那是一组数据。

    一组在当时的苏秋看来,不论做出什么,都是管理员设好程序的数据。

    就好似有些游戏中,会出现帮助玩家的npc,也会有陷害玩家的npc一样,只是戎言当时特殊一点儿,帮助的人只有苏秋一个,但这种代码其实并不难写。

    而现在……

    他却在看到埃比受伤的时候,会觉得心疼,在意识到埃比有可能死亡时,会害怕——即便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埃比的死亡并不是真的死亡,但他仍旧怕了。

    就在刚刚,他的心脏跳得快的不可思议。

    甚至想直接飞过去,挡在埃比的面前,只为了不让埃比受伤……

    这是不是,也是当初戎言的感受?

    苏秋看着逆光走向自己的埃比,终于确定,他已经将自己的心交付给了戎言,而且比想象中更想和戎言在一起。

    想拥抱埃比。

    这个念头一旦在苏秋的心中成型,立刻就让他全身都充满了动力。

    他心中一动,朝着埃比跑去。

    埃比一下子就知道苏秋要做什么了,他嘴角勾起,停在原地,张开双臂。

    苏秋猛地一跳,他的手牢牢抱住埃比,双腿夹住埃比的腰。

    埃比也很配合,长臂一伸,托住了苏秋圆润挺翘的屁1股。

    一人一鱼紧紧抱在一起的时候,苏秋手上一紧:“嘶——”

    埃比一愣:“怎么了?”

    苏秋抿了抿唇,将头埋在埃比的肩膀上,过了一会儿,他轻轻挤出两个字:“……蛋疼。”

    苏秋和埃比撞在一起的时候,正好撞在埃比的腰上,靠近下面一点便是鱼尾,鱼尾上都是鳞片,很硬,很坚固,苏秋就像是撞在了盾牌上一样……尤其那个地方,对男人来说很脆弱。

    他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好笑,禁不住笑出声来。

    埃比却十分紧张,侧过头来问:“疼的厉害吗?要叫医生吗?”

    “不要。”苏秋说完,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脸色涨红,他隔了一会儿,才小声在埃比耳边说,“你亲亲就不疼了。”

    埃比身体一僵。

    他手上微松,就要将苏秋放下来,吓了苏秋一跳,苏秋忙说:“今天晚上再亲!不是现在!”

    埃比:“……”

    大庭广众的,埃比当然知道不是现在。

    他只是有些震惊于苏秋说的话。

    这种充满暗示性的话语……让埃比有些血液沸腾。

    而另一边,赵昕彤看着抱在一起的苏秋和埃比说悄悄话的模样,一颗心简直要飞起来了。

    天惹,刚刚苏秋跑过去跳起来抱住埃比的画面,实在是太甜了吧!这样的动作,有朝一日她竟然在粉的cp上亲眼看见了!啊啊啊,她一定是第一个看到的,也一定是唯一一个看到的吧!

    独家撒糖!

    赵昕彤激动地仿佛是自己被抱住,而抱住她的那个人,是她的白马王子一样。

    很快,苏秋和埃比便说完话,一起走过来,赵昕彤忙收拾了自己面上的表情——虽说嘴角的微笑是压都压不下来的,但她总不好在两个正主面前露出那般花痴的表情。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看起来淡定一点,待两人走进,便对苏秋说:“这里附近有监控,我会让人查刚刚袭击埃比的人都有谁,到时候名单直接给你发过去。”

    苏秋点头:“谢了。”

    “我们现在都是兄妹了,不用客气!”赵昕彤快乐地转身,“走吧,爸妈应该等急了。”

    苏秋和埃比跟在赵昕彤身后。

    后台中,偷看过事情所有发展经过的工作人员一个个低头,都有些不敢去看埃比。

    之前不知道埃比有多厉害也就罢了,现在,他们可是亲眼看见埃比竟然连如此近距离的开枪都能躲得过去!这速度得快到什么境界啊?这种情况下,要是惹到苏秋或是埃比……那岂不是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他们的人头就落地了?

    众人都有点不敢再细想下去。

    所幸苏秋等人也懒得搭理众人。

    两人一鱼直接从后台越过。

    待人走后,一名工作人员突然呆滞:“等等……苏秋先生下个月的比赛合同还没签呢。”

    “没看见苏秋先生是由大小姐带着的吗?还不知道苏秋的身份?”管理怒斥一声。

    “我、我知道苏秋先生是赵家的干儿子,可合同……”

    “要么你现在再去把苏秋先生,和那个叫埃比的人鱼追回来?”一人嗤笑一声。

    想到刚刚埃比恐怖的战斗力,那名工作人员立刻缩了缩脖子。

    他才不敢……

    “你怎么那么不知道变通?现在这种情况,当然是不签了。”管理有些牙疼,他想了想,直接说,“苏秋先生现在既然是赵家的儿子,杀戮比赛整个公司都是他的,他当然可以选择不去比赛。”

    “好。”

    工作人员们都松了一口气。

    要签合同,那肯定要和苏秋以及埃比正面对上,他们都很惜命,谁也不想去找苏秋。

    而与赵昕彤一同离开的苏秋,纯粹是不想提签合同的事儿,但他没想到,他不提,工作人员竟然就真的再也没来找过他,而埃比也再也没被排过比赛。

    当天晚上,赵家的人兴致都很高。

    苏秋在与赵爸爸聊天的时候,喝了许多红酒。

    赵妈妈见状,担忧道:“还是少喝一点儿吧,你看你们爷俩,怎么也不知道节制?”

    “哎,今天可是一个好日子,平日里不让喝,今天埃比赢得了比赛,总得喝几口吧?”赵爸爸说着,拉着苏秋的手,“你说对不对?”

    苏秋面上带笑:“当然。”

    赵昕彤虽然有些担忧,但也没多说什么。

    这红酒的度数其实并不高,但架不住后劲儿大,苏秋又因为心情不错,喝得不少,赵爸赵妈原本还想让苏秋埃比直接住在别墅内,但苏秋想到于长东等人还在等他回去,便没同意。

    等苏秋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醉了。

    别墅内。

    得知最后胜利结果的于长东和师严青都非常高兴,正准备庆祝一番,见苏秋和埃比回来,于长东立刻说:“恭喜恭喜!又一次赢得比赛!不过,不是我说,这一次和埃比对战的那条人鱼也太弱了吧?埃比一根手指头都能打败他——苏秋怎么了?”

    “喝醉了。”埃比低声说。

    苏秋一双眼睛含了水汽:“谁喝醉了?”

    埃比垂眸,与苏秋对视:“你。”

    苏秋看了一会儿埃比,想了想,乖巧点头,他转身坐在玄关处:“是的,你说得对,我喝醉了。我走不动路了。”

    “……这么乖?”于长东感叹了一声。

    于长东有个表哥,之前喝醉了,就开始拽着人又哭又闹,还会讲以前自己受到的委屈,甚至有时候还会和人打起来,于长东以前见多了表哥喝醉,现在猛一看到苏秋喝醉后竟然如此乖巧,忍不住站起身,想去帮忙。

    结果刚起一半,就被莫尔拉回沙发上。

    莫尔瞧于长东一眼,淡淡道:“情侣办事儿,你瞎凑合什么。苏秋又不是走不了路,就算是走不了,也有埃比抱。还是说,你看上苏秋了?”

    “卧槽。”于长东之前完全没想到这一点,他虚心受教完,想到莫尔说的最后那句话,立刻轻咳一声,警告道,“你别瞎说啊,我可没看上苏秋。”

    开玩笑,要是让埃比那个醋精听到,估计他以后都别想和苏秋再说话了。

    莫尔轻笑一声。

    他当然知道于长东没看上苏秋,毕竟两个0在一起能做什么?

    他故意说这话,不过是想在晚上讨点利息罢了。

    正准备起身,同样想去帮忙的师严青听到莫尔和于长东的对话,身体一顿,他装作只是站起身拿水果,又一屁股坐下了。

    埃比听力很好,当然将发生的一切都听在耳中,他赞许地看了莫尔一眼。

    看在今天莫尔这么上道的份儿上,之前的事情,埃比就不打算追究了。

    他凑到苏秋身边,直接伸手将人抱起。

    埃比现在已经习惯用鱼尾走路,才能腾出双手去抱苏秋,若他没有练习,现在恐怕只能让别人帮忙……莫尔看着埃比的动作,突然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于长东,面上若所有思。

    于长东敏锐注意到他的眼神:“怎么了?”

    “没什么。”莫尔低声说。

    埃比并不在意旁人想什么。

    他将苏秋抱在怀里后,苏秋紧挨着埃比的胸脯,微微在上面蹭了蹭,之后便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一点儿粉色柔软的舌头,就这么睡了过去。

    埃比顿时觉得心脏都软成了一汪水。

    他走路更加稳当,生怕吵醒了怀中的苏秋。

    进入房间后,埃比将苏秋放在床上。

    苏秋的身体触及柔软的床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往里面滚了滚,只是刚滚了两下,苏秋便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努力爬了起来。他迷茫地看向埃比,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来,说:“到家了?我有好东西要给你!”

    这模样,就像是孩子要向自己的同伴分享玩具。

    埃比很少看见苏秋笑得这么傻乎乎的模样,他喉结滚了滚,坐在苏秋身边:“什么好东西?”

    苏秋思考了一会儿,从床上爬下来,将自己之前藏好的一袋子道具全部都拿了出来。

    他回到床上,盘腿坐下,打开袋子。

    埃比没见过这个袋子,见状看去。

    苏秋一边嘟囔,一边将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往外面拿,他说:“……这个是润滑的,听说这个牌子很好用,一点儿都不会疼,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这个是套套,我根据之前的经验买的,也不知道你戴上合不合适,等会儿试试。这个是没有温度的蜡烛,不会烫伤,我本来不想买,但是导购一直推荐……”

    埃比目瞪口呆。

    苏秋手上又拿出一根假的那玩意儿,他纤细白皙的手指握住粗粗的东西,说:“这个是……哦,这个是赠品。”说完这话,苏秋转头,目光在埃比的鱼尾上看了看。

    埃比眼皮一跳,一把将那东西从苏秋的手中夺走,扔在一旁的地毯上。

    苏秋一愣:“怎么了?”

    “……别在我面前拿这东西。”埃比哑声说道。

    苏秋盯着埃比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声,他凑过去,面容恢复了以往的冷淡,但绯色的面颊却让他看起来更加性感。他睫毛垂下来,唇在埃比的面颊上轻轻吻着,低声问:“你说得对,我确实不需要在你面前拿这个,毕竟我有你了……做吗?”

    埃比金色的瞳孔眯起,他盯着面前的苏秋。

    现在的苏秋喝醉了,埃比并不太想趁人之危,他正有些犹豫,便听苏秋满不在乎道:“你不想做也没关系,我可以回去现实世界和方方试试。”

    方方?

    埃比额头青筋一跳。

    这怎么能忍?

    埃比有些生气,当即克制不住,凶狠地将苏秋压在身下。

    但压住爱人之后,他又立刻觉得自己之前的动作有些粗鲁了,他的鱼尾慢慢卷起,将苏秋缠住:“你想和谁试试?”

    “不都是你吗?”

    “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反正就是不一样。”埃比固执地说。

    苏秋眨眨眼,他一手抱住埃比的脖子,凑过去轻轻舔了舔埃比的唇,两个人接了一个绵长的吻后,苏秋顺从地抬起一条腿,他小声说:“你要是弄痛我,我就不理你了。”

    这也太可爱了……

    埃比忍不住笑了一声,他低声答应:“好,不会痛的。”

    埃比低下头,亲吻苏秋的胸膛。

    梦寐以求的人就在面前,埃比的心跳越来越快。

    他对这方面的经验不多,但人鱼的本能却驱使着他,在他做完每一个动作后,便在潜意识里告知他接下来该如何做,几乎没花费多长时间,苏秋的身体便软下来,他浑身没了力气,只能躺在床上喘着气。

    埃比突然想起今天白天。

    他身体向下,亲吻上去。

    苏秋一惊,猛地拽住埃比:“干什么?”

    “你不是说痛,要我亲亲才能好?”埃比语气正经。

    苏秋的脸却一下子红了。他当时胡言乱语说的话,怎么埃比还记得?他有些害羞,不想面对,当即闭上眼睛,一手搭在额头上,仿若看不见,就没有发生。

    但眼前一片黑暗之后,埃比的动作反而传来更加清晰的触感。

    苏秋唇微微张开,终于还是克制不住,发出好听的声音,这让埃比激动不已,可他又怕伤害到苏秋,所以最开始的准备工作做的非常足。

    等到后面,甚至是苏秋有些着急了,他拽着埃比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埃比……”

    是个人都忍不住。

    更别说埃比是人鱼。

    他猛地一挺身,苏秋当即紧紧攥住他的手臂。

    一人一鱼真正合二为一,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

    埃比不敢乱动,他伸手轻轻触碰苏秋垂在两边的发丝,直到苏秋适应后,才开始猛烈撞起来,直撞到了苏秋的灵魂深处。

    ……

    第二天早上。

    苏秋醒来后,稍微有些头疼,但并不严重。

    他从床上坐起身,被子从他的身上滑落,只一眼,苏秋就看到自己身上比上次还要密集的吻痕,连成一片,像是被人打过一样,不过,这对于苏秋来说,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下面……

    苏秋难以启齿。

    所幸昨夜他与埃比做完亲密的事情后,埃比便抱着他去浴室里洗过澡,所以一大早他身上还算清爽,不然真的是要疯了。

    苏秋默默翻过身,趴在床上,沉默一会儿,他转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房间。

    昨夜埃比除了撞过来的时候力道十分大,但其余时候都很温柔,苏秋并不是很痛,但总觉得后面有种怪怪的感觉,像是缺了一点儿什么似的。

    原来男人和男人做之后,是这种感觉?

    苏秋掏出手机,在群里问于长东和师严青:埃比在训练室?

    于长东:对啊,你起了?

    苏秋:嗯。

    苏秋随手回复完,将手机扔到一边,等身体感觉不那么别扭了,才慢吞吞地从床上起身。

    起身洗漱过后,苏秋直接前往训练室。

    他走路速度并不快,身上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没扣,脖子上的吻痕直接暴露出来。若是从前,苏秋一定会想办法遮掩一下,但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苏秋已经不在乎了。

    他也愿意让别人知道,他已经和埃比亲密到这种地步。

    训练室内,于长东也在。

    他半躺在椅子上,手上有以下没一下地划着手机,似乎是在打游戏,偶尔才抬眼看一看莫尔,听到门口的动静,于长东见苏秋走过来,立刻拉了拉自己身旁的椅子:“来了?过来坐。吃过饭了吗?”

    苏秋走过去:“还没,等会儿去吃。”

    他声音有点哑。

    原本正专注游戏的于长东听到这声音愣了愣,一下子转过头,他的目光在苏秋的脖子上看了看,立刻就看到苏秋白皙皮肤上的那一大片的红。

    红的有些扎眼,也昭示着之前发生在苏秋身上的事情有多疯狂。

    看来是昨天晚上……

    于长东眨了眨眼,忍不住在心中感叹,埃比果然牛逼。

    就像是莫尔之前说的。

    情侣之间嘛……做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

    就连他都开始试着和莫尔亲亲了,偶尔两个人忍不住的时候,莫尔也会在他身上种草莓,只是因为他比较害羞,一直不允许莫尔种在他脖子上罢了,他又何必对着苏秋大惊小怪。

    于长东想到这里,便知道该用什么姿态与苏秋相处。

    他说:“莫尔今天做了早餐,当时你没起,埃比不让叫你,我们就给你留了一份,你饿了直接去加热就行。”

    “嗯。”苏秋点头。

    他坐在于长东身边。

    埃比的训练任务表面上看起来一如既往,但苏秋只坐了一会儿,就明显发觉,他的强度又增加了,但似乎这样的强度,仍旧在埃比的可接受范围内。

    苏秋观察一阵,见埃比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便没阻止。

    他用手托着下巴,想起当年尖叫里的戎言。

    过了一会儿,苏秋轻笑一声,站起身说:“我饿了,先去吃饭。等会儿再过来。”

    “哦,好。”

    苏秋出了训练室,将早餐热过,坐在餐桌上填饱肚子。

    下楼出来倒水的师严青看见苏秋,打了声招呼。

    他现在已经完成任务,手头还有一笔不菲的钱,整日里无所事事,干脆开始看书,过得好不惬意。

    苏秋与师严青问好后,拿过杯子,泡好四杯茶。

    他端着茶进入训练室,于长东眼睛一亮:“谢了,我正想出去倒水,你就来了。”

    苏秋端起其中一杯,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静静看着埃比训练。

    水中翻涌的水花,能够看出人鱼强悍的腰部力量,让苏秋一下子就想起,昨天晚上他是怎么握着他的腰,重重的一下下顶进去。

    苏秋面上突然有些羞赧,他低头喝茶,氤氲的雾气遮住面上的所有表情。

    ……

    埃比是条会吃人的人鱼,甚至连子弹都能躲过的消息,渐渐在玩家圈子里流传开,无数玩家找到之前埃比对战时的录像,看到他在水中连机器都捕捉不到的速度,暗自心惊。

    这速度……

    也有点太快了!

    更有人说,之前在比赛赛场中,看到苏秋准备去后台接人鱼的时候,突然站住和赵家人说话——赵家人的身份,只要是在杀戮世界中进行游戏的人,都知晓。

    所以这个叫苏秋的玩家,不但身边跟了个像是恶魔一样的人鱼,还有强大背景支持?

    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差距也有点太大了吧?

    这游戏也太不公平了!

    不过也有人提出质疑。

    毕竟人鱼们虽然在水中速度很快,但在陆地上,都是依靠双臂走路的,就算是水中速度快,也不代表陆地上也快。

    这条消息刚发上来,就有人放出一段视频来,直接打了那个人的脸。

    ——视频中,埃比是依靠鱼尾走路的。他速度非常快,而且很闲适,看得出来压力不大。

    “我觉得,就算是想对玩家下手,也绝对不能惹苏秋那群人。”

    “苏秋是有队友的,而且还不止一个。第一名的赵昕彤是赵家女儿,苏秋是赵家干儿子,他们现在都成兄妹了,肯定是一起的,排行榜第三的那个叫师严青的,据说现在还在苏秋的别墅里住着,有人上次查到他,准备等他回家动手,结果正准备下手呢,仔细一看——嚯,可不就是苏秋和埃比么!对了,他们别墅里还有一个有人鱼的人类,但是目前还没在排行榜遇到他们。”

    “楼上调查的这么清楚,是想干点什么?”

    “不不不,开玩笑,那几个人就住在一起,战斗力这么强悍,过去岂不是白送人头?我才不那么傻呢,这个世界肯定要绕着他们走。”

    这位玩家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无数玩家心照不宣,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也没有找过苏秋等人的麻烦。

    等天气渐渐变冷后,莫尔也终于成年,即将开始第一次战斗。

    他的所有训练任务都是比照着当初的埃比制定,在训练室时,两条人鱼还会在闲暇时间对战,虽然埃比每次都能获得胜利,但莫尔也拥有了很多宝贵的战斗经验。

    而且,当初在康复所里时,莫尔也经常和其他人鱼战斗,宣泄自己失去主人的痛苦,所以,虽然现在的莫尔刚成年,是第一次在杀戮赛场上亮相,却看起来十分成熟,是真正的身经百战。

    他抽取到的对手实力并不是很强大,但也是一条已经进行过两次战斗的人鱼,排队的时候,于长东特意问了问周围的人,得知他们选择的都是莫尔的对手,立刻就放心了。

    他将大部分的钱全部都押了莫尔赢。

    肯定一次暴富!

    后面的一位大叔见状,忍不住说:“你在妄想什么?像是埃比尼泽那样第一次战斗就胜利的人鱼已经很少了,我劝你最好不要将所有的财产投入进去。”

    于长东眉梢带着喜色,没有解释,只说:“我觉得莫尔一定会赢。”

    ——他的莫尔也是非常强大的!

    大叔一愣,叹息一声。

    比赛当天,于长东犹豫半晌,磨磨蹭蹭地说:“莫尔,其他的事情我都依你,但是就今天!你能不能别穿女装了?”

    之前苏秋比赛,于长东也看过,摄像可是一直都黏在人鱼身上的,如果莫尔还穿着女装……那整个副本的人就都知道莫尔是个女装癖了!

    身为莫尔的主人,于长东总觉得很别扭。

    莫尔挑眉,他凑近于长东的耳朵,低声问:“怎么,你想看我不穿衣服?”

    于长东的脸立刻红了:“你……你别瞎说啊!”

    莫尔轻笑一声。

    不过他还是很听于长东的话,这场比赛果然没有穿女装。

    比赛的结果自然也是不用说,莫尔毫无悬念地赢了。

    而当大屏幕转移到于长东身上时,之前劝说于长东不要购买莫尔的那名大叔瞪大双眼——怪不得他话里话外都说莫尔会输,于长东竟然没生气,反而还乐呵呵的,原来他莫尔的主人!

    他清楚知道莫尔的实力,当然不会觉得自家人鱼会输!

    可惜了!

    如果他当时多问两句,试探一下莫尔的实力,说不定他也跟着买莫尔了!

    大叔后悔不迭。

    只需要一次比赛,于长东就完成了任务,一跃窜上了排行榜前二十名。

    这一个月时间里,玩家中能人辈出,渐渐地,就将守成的师严青和苏秋都压了下去,不过,赵昕彤身为赵家女儿,有赵家股份,每天赚到的钱都会增加,最后滚成了一个天文数字,是其他人都不敢肖想的。

    玩家们十分嫉妒。

    ——凭什么赵昕彤一过来就是赵家女儿,他们的身份就这么平凡!

    只可惜,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平的游戏。

    就连现实,也是不公平的。

    于长东还了师严青的本金,还剩下一笔钱,留底之后,就开始叫上师严青和苏秋,三人一起跟着赵昕彤搞投资,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又从排行榜上慢慢追了上去。

    只是,别的玩家在排行榜上名次高,有可能会被攻击,苏秋等人却完全不会。

    ——关于埃比的流言,在玩家中传得越来越离谱,最后竟然直接传埃比喜欢吃人。

    苏秋觉得十分好笑,但也没澄清。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苏秋等人来说,却是一晃就过去了。

    等到系统结算的这天,所有人都被扣掉了一万,剩余的钱,则直接转换成了星币,打到众位玩家的银行卡内。

    除却在游戏中被杀害的玩家外,所有玩家都完成了任务。

    原本的100名玩家,最终只剩下六十多人。

    于长东好奇地看向师严青:“青叔,你得了多少钱?”

    师严青看了一眼后台:“兑换比例是100:1,我手头存了一千三百万,应该是十三万,等回到现实看一看。”

    于长东三人是平分的钱数,所以获得的星币数量也都差不多。

    “卧槽,那岂不是和之前新手世界的奖励差不多?”于长东还记得之前那个世界。为了那笔钱,大多数玩家都被诱惑,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

    而在这个世界中,他却不用怎么费心,就得到了这笔钱。

    于长东不由唏嘘。

    果然不能害人。

    苏秋对金钱并不是很在意,他现在与同学合伙办工作室,每年的分红都有一大笔钱,做外包也有工资,最近几年手头存了一笔不小的钱,不过从游戏里赚来的钱,倒是可以拿去给田婉女士买个小礼物。

    苏秋正在心中盘算着,突然听到系统音响起。

    “嘀——恭喜玩家‘苏秋’完成隐藏任务,神秘大礼包升级为超级神秘大礼包。”

    苏秋:“???”

    苏秋还没来得及惊讶,耳边又传来系统音。

    “嘀——第1号副本中,玩家‘赵昕彤’‘苏秋’‘于长东’‘师严青’……共计六十二名玩家完成主线任务——上交一万元整。其中,两名玩家成功完成支线任务,获得神秘大礼包,一名玩家成功完成支线任务与隐藏任务,获得超级神秘大礼包。副本即将关闭。请剩余玩家做好弹出副本准备,任务奖励将在休息区结算。”

    于长东瞪大眼睛:“卧槽……我有一份神秘大礼包!100个人,竟然只有两个人完成了?我也太幸运了吧!”

    师严青一愣:“你完成支线任务了?”

    “是啊,我的支线任务就是在一年时间内,获得一条人鱼,并且让人鱼在所有比赛中,失败小于等于一次,同时比赛场数也要大于三次。因为莫尔一直很争气,没有失败过,我就完成支线任务了。”

    师严青唏嘘一声:“我就没那么好运了。我的支线任务是找到挚爱。这不是开玩笑么?我现实中有老婆,当然不敢去找,要真去找了,我老婆女儿还不联手打断我的腿?”

    于长东噗嗤笑出声来。

    苏秋也眼中含笑。

    “不过没想到这个副本竟然还有隐藏任务……也不知道隐藏任务是什么。”于长东说,“超级神秘大礼包!听起来就很牛逼呢,我也想要……”

    “有神秘大礼包就不错了。”师严青说。

    “嘿嘿,也对。”

    苏秋则略微有些失神。

    完成隐藏任务的玩家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但如果此时有人问他隐藏认识是什么,他其实也是不知道的……

    即便苏秋已经完成,系统也根本没详细说明隐藏任务的内容。

    “再来一把?”师严青问。

    此时时间应该也没过去多久,苏秋和于长东都点点头:“行。”

    临走前,苏秋看向埃比。

    埃比拥有几个副本世界所有的记忆,知道他与苏秋在每一场副本结束时,都必然面临着离别。

    他伸出手来,将苏秋紧紧抱在怀中,侧头闻苏秋的发香。

    苏秋低声说:“下个副本见,别担心,我等会儿就来了。”

    埃比嘴唇动了动,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苏秋永远都不会知道,当他们进入一个副本时,那个副本或许已经有无数玩家攻略过,也或许戎言早在副本刚刚形成时便待在里面,根据现实与游戏的时间流速,等了苏秋一年又一年。

    但这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等待对现在的戎言来说不再是漫无目的,也不再是永恒的绝望与黑暗。

    他得到了苏秋的承诺,知道苏秋不会食言。

    他的光总有一天,会再次来到他身边。

    ……

    另一边,于长东恋恋不舍地与莫尔道别。

    他还是第一次在游戏中谈恋爱。

    莫尔实力强大,长相俊美,很符合于长东的审美,虽然有一点儿特殊的兴趣爱好,但毕竟长得漂亮,穿上女装也没有什么违和感,所以显得无伤大雅。

    如果这个世界可以继续下去,于长东肯定是想一直和莫尔在一起,毕竟他们两个的感情并未发展到最后阶段,就连于长东自己都想知道,他会和莫尔走到哪一步。

    只可惜,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于长东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

    不过……

    于长东突然转头偷偷看了一眼正抱在一起的苏秋和埃比。

    三人之前闲着无聊时,也聊过关于npc的事情,苏秋曾经透露过,他进入这个游戏的每一个副本,都有戎言的存在……不知道那个叫戎言的npc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他以后玩游戏,会不会也和苏秋一样,在下一个副本世界里遇到莫尔?

    身为npc的莫尔知不知道这事儿?

    于长东轻咳一声,喊道:“莫尔……”

    “嗯?”莫尔懒洋洋答应一声,“怎么,不想走了?”

    “……”于长东哽了一下。

    他倒确实有点不想走,但副本关闭,所有玩家都会离开,他根本没有资格选择留下。

    犹豫一阵,于长东问:“下个副本,我会再见到你吗?”

    莫尔一怔。

    他伸出手来,在于长东的头上轻轻抚摸一下:“你想再次见到我吗?”

    于长东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有点沉重。莫尔问的这句话,就像是一个承诺一样,让于长东像是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中。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与莫尔对视,看着莫尔漂亮的眼瞳里满是自己,才呐呐道:“想啊……当然想。”

    莫尔笑了笑:“如你所愿。”

    于长东面上突然一红,想起之前一人一鱼在卧室中,偷偷接吻的画面来,又想起之前每一次比赛,莫尔身上都穿着唯一一套男装,而他穿男装的样子,实在是帅爆了!

    于长东忙说:“等等,如果你不穿女装,那就想。”

    莫尔:“……哦。”

    孤家·师严青·寡人看着左边一对小情侣,右边一对小情侣,突然觉得有点愁人。

    是不是该找个时间,把他老婆也拉进这个游戏了?不然别人都在旁边秀恩爱,他却是一个人,落单后连个道别的npc都没有,也有点太尴尬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于长东:如果你不穿女装,我们就下个副本见!

    莫尔:哦,再也不见。

    于长东:???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燕千代 2个;有光、阿胖、冷漠无情康纳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本仙已乘鲤鱼去 36瓶;烨飍 30瓶;鱼子酱 26瓶;我触不到的日光倾城。、黄桃罐头 20瓶;阿胖、小花子、子墨、解十二 10瓶;无情公子绝情殇 6瓶;醉月坐花、微瑕的小心心、呀、苏戈止 5瓶;仓鼠馒头 4瓶;包子馅的饺子 3瓶;修鳞、林殊景、彷徨 2瓶;乘以二、雾漪、枫岚、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