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93.他的鱼(六)
    ..,最快更新!

    第九十三章

    于长东十分委屈。

    他好心好意地想帮苏秋打掩护, 怎么苏秋不但不高兴,反而还让埃比咬他?这个埃比也是,竟然一点儿都不犹豫, 直接冲着他就来了!

    埃比下口的时候虽然明显留情了一点儿, 但那一嘴的獠牙,就算是留情, 也硬生生给于长东咬出一个深深的痕迹来!

    差一点点就见血了!

    这也太过分了吧!

    苏秋轻哼一声:“知道错了吗?”

    师严青轻咳, 在旁边当和事老, 道:“是是是,小东还是太年轻了,苏秋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小东你也是,这种事情, 直接做也就罢了, 怎么好直接说出口呢?你看, 搞得大家多尴尬啊。”

    苏秋:“……”

    重点是这个吗?

    ……真是两个活宝。

    不过苏秋也知道,自己之前念出的几个名字完全不同, 听起来就是几个独立的人,于长东和师严青觉得他们不是同一个人,也是正常的。

    他跟两人的关系还不错, 也不介意将自己和npc谈恋爱的事情对他们说,便三言两语地将自己和戎言等人的关系都说了:“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只是在各个副本世界的人物形象不同罢了。本来我还以为埃比并不是戎言, 但听到他刚刚说的做梦内容, 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也就是我的男朋友。简而言之,他们几个都是戎言。”

    “……原来如此。”于长东神色复杂。

    苏秋看起来就很靠谱,不像是会说谎的人,也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说谎。

    毕竟他们只是游戏中认识的人,就算苏秋真的脚踏几条船,也没有跟他们解释的必要,更不需要在他们这边伪装什么。

    而且,这个游戏毕竟还是打着恋爱的旗号的,虽说之前于长东和师严青都没怎么见过猎奇模式中还有谈恋爱的,但也不是不可能。

    原来那几个人都是同一个人……

    这个乌龙可真是……

    于长东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说:“咳,这事儿我也是没想到……反正以后有什么用得到的地方,就直接叫我。”

    “行。”苏秋一口答应。

    时间不早,众人也该睡觉了。

    三人一起在苏秋房间的隔壁收拾了两个客房出来,换上新的干净的被单被罩,再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苏秋道:“时间不早,等明天再详细查一查这个杀戮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如果睡不着的话,可以先了解一下,等明天大家再一起讨论。”

    说着,苏秋将三个人拉到一个小群里:“有什么事情就在群里说。”

    “好。”师严青和于长东点头。

    苏秋转身回了房间。

    刚推开门,苏秋便看见床上躺着一条人鱼。

    ——埃比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床上。他黑色的鱼尾在床上一甩一甩,一会儿左右摆动,一会儿上下拍打床铺,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一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埃比立刻就转头看向苏秋。

    结实有力的双臂撑着上半身,埃比从床上坐了起来,金色漂亮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紧张。

    ——像是怕苏秋把他赶出去。

    苏秋神色淡定。

    上个世界,他住校的那段时间,只要穆界身上的寒气还能接受,两个人就是睡在一起的,所以苏秋对埃比躺在他床上,想和他一起睡的事情并没有太大感觉。

    当然也不会赶埃比离开。

    他直接转身去旁边的浴室洗澡了。

    埃比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慢慢缩进被子里,目光一转不转的看着浴室,等苏秋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有一点害羞,他干脆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

    苏秋:“埃比?”

    床上的人鱼没声音,尾巴也僵直着,像是已经睡着了。

    苏秋犹豫一下。

    他原本还想吹个头发,但吹风机的声音实在太大,他怕吵到埃比,干脆不吹了,直接轻手轻脚走过去,拉开被子躺进其中。

    几乎刚躺好,苏秋便感觉到一条滑溜溜的鱼尾小心翼翼地触碰到自己的双腿。

    苏秋没动。

    没一会儿,那条鱼尾便慢吞吞地缠上了苏秋的腿。

    苏秋轻笑一声:“没睡着?”

    “嗯。”埃比面上一红,小声说,“你还没吹头发。”他从床上坐起身:“我帮你。”

    说完,埃比跳下床。

    鱼尾在地上并不能游动,所以人鱼在陆地上移动的方法就是借用双臂的力量,将自己拖着往前走。苏秋看了一会儿,莫名想到现实中有些因为残疾而外出乞讨的人……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没给人鱼配上轮椅。

    苏秋掀开被子下床:“埃比,你回床上吧,我去拿吹风机。”

    埃比尼泽一愣,停住不动了。

    苏秋从他面前走过。

    因为鱼尾摆放在地上的缘故,即便埃比直立起来的时候,整条鱼要比人类高大许多,但此时看向站立着的苏秋时,还是需要仰着头的。

    从他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苏秋漂亮的下巴,便干脆将目光转移到了苏秋的两条长腿上。

    苏秋的腿修长而笔直。

    他腿上的赘肉不多,再加上平日里不经常锻炼,所以之前埃比用鱼尾触碰起来的时候,肌肉并不紧实,感觉软乎乎的……

    很舒服。

    埃比伸出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唇。

    主人不介意他和他睡在一起,而他也已经成年,自然可以做那种亲密的事情了……据说,所有的人鱼都是在成年那天,和自己的主人睡在一起,并开始那种没羞没躁的生活。

    而他在成年的那天,却什么都没和主人发生。

    埃比皱了皱眉头。

    即便这些事情才刚刚过去几天,但他的记忆竟然已经开始模糊……而他所有的记忆,都是在那次赛场之后,才变得真实起来……

    就像是之前的生活,他并不是真实的他,而是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一般。

    恰好这时候苏秋拿了吹风机回头,埃比立刻收回自己的思绪。

    他垂下头,不与苏秋对视,并不想在事情还没发生之前,率先让苏秋注意他眼中的yu望。

    一人一鱼回到床上。

    苏秋盘腿坐在床上,后背挺得笔直,埃比便在苏秋的身后。

    他将吹风机的插头插上,打开柔和的风,一手配合着插`入苏秋柔软的发丝中,指腹轻轻的按压苏秋的头皮。

    这种感觉很舒服,再加上此时已经很晚,没一会儿,苏秋就有些昏昏欲睡。

    他原本挺直的脊梁软下来,最后干脆靠在埃比的身上,闭上眼睛。

    一人一鱼体格上的悬殊,让苏秋刚刚好窝在埃比的怀中,看起来再合适不过。

    埃比的眼眸柔和下来。

    等吹了一会儿,埃比便轻轻将苏秋推起来一点儿,说:“后面还有点没干。”

    苏秋打了个呵欠:“不吹了吧,现在几点了?”

    埃比看了一眼表:“一点了。”

    苏秋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眼睛始终没睁开,显然是困极了。

    埃比见状,心软的一塌糊涂,但如果不吹干头发就睡觉,很容易生病。

    人类的身体一向很弱,生病也很难受,埃比并不想让苏秋生病,所以他强硬着将苏秋后面的头发也吹干了一些,才轻轻将苏秋放在一边,并将吹风机收起来。

    “睡吧。”埃比侧身躺回苏秋的身边,他凑过去,在苏秋的额头上轻轻亲吻一下,“主人……”

    虽然埃比打算今天晚上做点什么,但既然主人这么累,就算了。

    反正,以后的日子多了去了……

    ……

    第二天早上,苏秋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很难得,他和戎言睡在一起,没有再半夜冻醒。

    而因为这个世界现如今是夏天,人鱼的体温相对于人类来说只低了那么一点点,所以抱着埃比睡觉,就像是开了个小型空调一样,非常舒服。

    只是……

    苏秋总觉得,除却被子里面缠在自己腿上的鱼尾之外,还有一个什么炙热的东西,一直都顶在自己的腿上,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

    苏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掀开被子看了一眼。

    ……操。

    埃比也十分紧张,一张英俊的面容紧紧盯着苏秋。

    “主人。”埃比低声道,“我成年了,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他伸出手,将原本就靠在他怀里的苏秋搂得更紧。

    苏秋抿了抿唇。

    现如今的苏秋,已经打算和游戏中的戎言在一起了,会结婚的那种在一起——虽说戎言只是一个npc,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前路肯定是坎坷的,但只要这个游戏不倒闭,或者鹦鹉方方还在,那他就不会太难过,毕竟只要戎言一直都陪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但在游戏里,做这种亲密的事情……

    苏秋看了一眼静静待在床头上的摄像头。

    埃比就像是知道苏秋在顾虑什么营养,一伸手,便将直播间的摄像头掐碎了,系统那边立刻提示,直播间关闭。

    苏秋:“……”

    苏秋心中到底有些紧张,他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再加上这一个副本里的戎言是条鱼……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苏秋偏过头:“再等等?”

    埃比一怔:“好。”

    他伸出手,原本在水中带着蹼的双手,在远离了水之后,已经自动变成普通人类的手,他与苏秋十指相扣,认真地说:“我等你,并且可以永远等你。”

    苏秋心中微微触动,轻声答应,主动凑过去抱住埃比的腰。

    又躺了一会儿,苏秋起身:“我出去买早餐。”

    埃比:“路上小心。”

    十分钟后。

    埃比将于长东堵在盥洗室中。

    于长东一脸震惊,看着杀气腾腾的埃比,只觉得自己好像命不久矣,他哆哆嗦嗦,尽力将自己缩成一团,问:“干、干什么?我警告你啊,我可是苏秋的好朋友,你别过来!”

    埃比冷冷问:“危正是谁?他当初和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危正不就是你吗……”于长东都快哭了。

    昨天苏秋解释的时候,明明埃比也在他们身边,怎么今天就像是失忆了一样?

    还是说人鱼的智商不高,埃比没听懂苏秋的话?

    埃比冷哼一声。

    虽然之前主人确实是这么说的,可他完全没有其他几个人的记忆,只做过一些似四而非的梦而已,而且,之前主人的说辞,明明是——他们几个人,都是戎言。

    在埃比看来,戎言是戎言,并不是他,他是埃比,不是任何人。

    所以,现在他来问于长东危正是谁,其实就是为了确认一下。

    如果这个叫危正的,与主人的相处过程,和他梦到的场景确实一模一样,那也就罢了,如果不一样……

    埃比眸色登时变深了许多。

    ——即便苏秋是他的主人,他也不会再心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