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皇途〕〔我老婆居然是未来〕〔恋综孕吐,病娇影〕〔综武:七侠镇说书〕〔我在玄幻世界冒充〕〔万灵纪元〕〔我,神明,救赎者〕〔美漫从忽悠钢铁侠〕〔绝色炼药师:拐个〕〔洪荒:火炼至宝〕〔我有一座欢乐墓场〕〔女主角是怎样练成〕〔全村首富:逍遥大〕〔我家忍猫嫌我弱,〕〔赤月王座〕〔携带系统去修仙〕〔斗罗:我的时空穿〕〔这个精神病人太强〕〔大道神主〕〔我的武功会挂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83.U jump I jump(二十九)
    ..,最快更新!

    第八十三章

    穆界下意识低头去看苏秋的伤口, 果然上面的纱布红了一片,都是从伤口处渗出来的血。

    他心中闪过一丝心疼,忙远离了苏秋, 同时伸手将苏秋的衣服脱开看了看,见里面的线都还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穆界凑到苏秋旁,亲了一下苏秋的面颊:“对不起。”

    他说完,瞬间消失不见。

    苏秋:“……”

    干完坏事儿就跑?

    恰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苏秋便拿起来看了看, 发觉是余叶发来的:我刚刚看到你了, 但是跟你打招呼,你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了呀?

    苏秋挑挑眉。

    手指在手机上摩擦两下,苏秋打字说:那个不是我,是我的双胞胎兄弟。

    余叶那头许久都没回复, 隔了好一会儿, 才发送过来一句话:……原来如此。

    从回复上看得出来,余叶完全不信苏秋说的话。

    但苏秋也并不在意。

    余叶已经被淘汰, 现在在那个世界还跟苏秋聊天的,估计是系统自主创建出来的npc, 几名玩家,从头到尾, 都只在这个世界里。

    寝室内。

    单晰等人将手机拿出来, 翻出之前在群里发出的进入游戏后的整个经过, 以及各种疑点,重新开始分析到底如何才能离开这个学校。

    田霄一整天都没带手机,此时一摸兜,想起手机还在床上,便低声道:“你们等一下,我去拿手机。”

    邱任见他情绪不高,安慰道:“田霄,你也不要太伤心,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就算是最差的结果,也只是你哥被淘汰而已,以后你还能和你哥一起打其他的游戏呢。”

    “我知道。”田霄说。

    他一脚踩在小爬梯上,伸手去摸手机,却突然感觉床沿的床单下,似乎放着什么东西,摸起来硬硬的,但田霄此时心中难过,也没怎么在意,将手机拿下来之后,便开始和单晰等人讨论。

    没过多久,任陈禹和高嘉志回来了。

    两个人和苏秋关系不亲,面对苏秋的死亡,顶多就是和死人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的紧张和恐惧,其余倒是没什么。

    几人不好在两个npc面前讨论这些,便转移地点,前往昨天见面的小花园。

    一直到临近熄灯的时间,田霄才回到寝室。

    单晰等人怕搞事儿的是高嘉志和任陈禹,离别时一直劝,让田霄今天晚上去他们的寝室凑合着睡一觉,但田霄却没同意。

    他回到寝室之后,并未直接去洗漱,而是站在苏秋的床前,仰着头呆呆看了床铺好一会儿,喊道:“嫂子?”

    “嫂子你在不在?”

    “我哥到底是怎么死的啊?你怎么就没保护好他?”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寝室内的任陈禹和高嘉志只听到田霄在对着苏秋的床自言自语,听不太清田霄到底在说什么。

    他们对视一眼,都有些无语。

    任陈禹想起田霄发觉苏秋死后的表现,犹豫一下,说:“那个……田霄,你一直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该不会是喜欢苏秋吧?不然也犯不着这么一直盯着看?至于吗?人死不能复生。人活着的时候你不表白,死了在这里盯着看干什么?”

    任陈禹的话有些触动到田霄。

    田霄想起之前他和苏秋的相处,眼眶微红:“是的,你说的对,我早就应该跟苏秋表白了,去年我过生日,他花了一万多,给我买了个霹雳的正版人偶,那个偶我一直想要,跟我妈提过一次,我妈差点打断我的腿,你们不知道,我看到那个礼物的时候有多开心,但我当时却只顾着看偶,随随便便跟苏秋说了一声谢谢……”

    苏秋:“……”

    苏秋面无表情的想,田霄到底是什么毛病?

    田霄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伸手摸了摸面前的被单,说:“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苏秋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要跟他说三个字:我爱他。”

    苏秋:“……”

    任陈禹一顿。

    高嘉志:“……你真是同性恋啊?”

    田霄没回话,他顿了顿,又小声说:“嫂子,我都跟我哥表白了,你怎么还不出来揍我一顿啊?你就不怕我假戏真做吗?”

    说完,田霄的眼睛看了看周围。

    ——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苏秋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看田霄表演。

    田霄有些惆怅,他正准备下去,突然想到什么,问:“你们谁给苏秋换的床单啊?”

    任陈禹一愣:“换床单了?”

    “不是你吗?”高嘉志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田霄,“我们两个跟苏秋不熟,回来的时候发现床单换了,还以为是你做的呢。”

    田霄一呆,瞪大眼睛。

    他没换啊!

    他从发现苏秋死了之后,就一直处于悲伤情绪中,玩游戏都心不在焉的,后来被请到警局里做笔录,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

    其余的几个玩家也都和他一起,期间不可能有人给苏秋换床单!

    不过……是不是宿管或者老师换的?

    也不可能吧?

    田霄干脆一把将床单掀开,发现下面的褥子上也已经没了血迹……这是什么情况?有人趁着他们都不在的时候,把现场清理了?

    田霄百思不得其解。

    他下了小爬梯,掏出手机,给其余几人发短信。

    不多时,几人便发来许多感叹号和问号,显然也都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单晰:我们几个一直都在一起,不可能给苏秋换床单。

    田霄也是这么想的。

    他皱起眉头,回复道:没事儿,或许是学校里的人,或者是警察他们趁着我们不在,把床单换了,毕竟上面都是血迹,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他说着,爬上自己的床。

    躺在床上,田霄翻来覆去有点睡不着,又想到,警察或许会将床单带到警局,但绝对不可能再给苏秋换上新的床单。

    做这一切的,说不定是他嫂子。

    田霄唉声叹气。

    他今夜不想吃安眠药,一直瞪着眼睛,时不时就看向苏秋的床铺,等到外面的天蒙蒙亮起来,才勉强睡过去。

    早上,田霄被单晰打来的电话吵醒。

    他从床上坐起来,手放在边缘,突然感觉手下的床单里,有一个略微有些硬的东西。

    田霄一愣。

    他都已经在这张床上睡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当然清楚床上的每一样东西,在此之前,他的床边一直都是软乎乎的,绝对没东西!

    这个玩意儿,是昨天晚上才出现的。

    田霄将床单掀起来,立刻看到床单下压着一个被叠的四四方方的纸。

    他将那纸拿出来,三两下便拆开,一眼便看出,这是苏秋的字迹。

    亲爱的田霄表弟:

    让他们都放心,你也放心。

    我没死。:)

    顺便,不要在床边碎碎念,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小心我回头带着你嫂子一起揍你。

    你的表哥:苏秋。

    田霄:“!!!”

    田霄整个人都惊呆了,他盯着上面的字,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确定这就是苏秋的字迹,当即忍不住‘啊啊啊啊’地叫喊起来。

    他哥没死!!!

    没死!!!

    怪不得尸体丢了,那是因为他哥根本就没死!

    不过这个字条上的笑脸,怎么看起来这么欠揍呢?

    寝室内,高嘉志和任陈禹原本还在睡懒觉,突然被田霄的声音惊醒,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田霄是不是疯了啊?

    高嘉志不爽道:“小声点!我们都还在睡觉呢!”

    田霄当即压低了声音,他激动的不行,马上把手中的信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群里。

    单晰:没死?什么意思?

    邱任:苏秋是假死?

    田霄:看这个意思似乎是的,幸好昨天单晰和邱任拉住我,不然我现在真的和我哥分开了!我现在就洗漱,等会儿出门,我们还在昨天晚上的地方集合见面。

    田霄打完这行字,高高兴兴地从床上下来去洗漱。

    小花园里,众人汇合后,田霄激动地一直重复道:“怪不得昨天尸体不见了,原来是因为我哥根本没死!你们看他写的!他甚至知道我都干了什么!咳……”

    田霄说着,将昨天晚上在床边对苏秋表白的事情说了,只是略去‘嫂子’是个游戏npc的身份。

    “是真的吗?”

    “卧槽,竟然还知道你昨天说了什么?那肯定没死。”

    “对,我哥不会骗我的。”

    田霄说,“前天我看到他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刀子,试探性的摸了他的鼻息,但我忘记摸脉搏了。”

    “那他醒来,怎么没来找我们?”

    “他为什么要假装自己已经死了?”

    “……感觉好奇怪啊。”

    邱任一愣,问:“田霄,你昨天说的那些话,是对着苏秋的床说的?”

    田霄:“对啊。”

    邱任沉默一会儿,突然说:“……田霄,你昨天不是说,回去之后发现床单之类的都换上了新的,但是又不知道是谁换的,而且,你们寝室里的灯之前也一直都在一闪一闪的,但是这两天没再闪了吧?”

    “对。”田霄不明所以,不知道怎么就说到灯的问题了。

    邱任突然笑起来:“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你哥确实没死,我们不应该来这里集合,回寝室吧,他就在寝室里。”

    除却邱任,其余人都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啊?”单晰边走边问,“他就在寝室里?那田霄不可能没看见啊。”

    “等回去之后遇到苏秋,让苏秋跟你们解释吧。”邱任面上带着笑容,感慨道,“他真的很厉害。”

    与此同时。

    躺在床上正在睡觉的苏秋突然感觉身体变得沉重起来。

    他微微蹙眉,翻了个身,直接滚进穆界怀中,很快就被冻醒过来。

    也不知道穆界在昨天给苏秋的伤口缝合上药的时候,上的到底是什么药,今天早上苏秋再摸自己的伤口,上面已经好了大半。

    从床上坐起身,苏秋打了个呵欠。

    一旁,正准备去洗漱的任陈禹突然发现本应该空荡荡的床上,突然坐起一个人,登时大惊失色,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啊啊啊——”

    高嘉志迷迷糊糊的还在睡觉,听到这声音,一把将被子掀开,怒道:“任陈禹!你怎么回事啊!还跟田霄学会了?”

    话音落,高嘉志看到苏秋,也呆愣住。

    他眨眨眼,捏住自己的脸颊:“我、我他妈没做梦吧?”

    寝室的门‘嘭’的被推开。

    单晰等人挤作一团,都想往寝室里面进,卡在最前面的是田霄:“艹,这可是我哥,你们挤什么挤!先让我进去!”

    “谁推我啊!不要推!大家有秩序一点!”

    寝室内响起一声轻笑。

    众人抬头看去。

    苏秋就坐在自己的床上,目光中含着笑意,静静看着几名玩家。

    “苏秋!他真的没死——”

    “天哪,你之前那副模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卓兵瞪大眼睛,“亏我知道你死了之后,还难过了很长时间!你可得好好跟我们解释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修仙界长生不〕〔镇妖博物馆〕〔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