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复活帝国〕〔鬼眼当铺〕〔苍天万域〕〔要命!暴戾秦爷每〕〔全球武魂:开局觉〕〔豹豹我呀?大概是〕〔网游之我有百倍奖〕〔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八零:我有空〕〔重生后我靠种田逆〕〔秦君临慕妃萱〕〔都市之绝品仙帝〕〔北派盗墓笔记〕〔葬天神帝〕〔对话世界:我是穿〕〔回到2002当医生〕〔风水神婿〕〔成为巨星从好声音〕〔我的背后有个灵胎〕〔仙门钓鱼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82.U jump I jump(二十八)
    ..,最快更新!

    第八十二章

    田霄不愿意相信这个噩耗。

    他目光盯着床上一动不动的苏秋,低声喃喃道:“你怎么回事……我嫂子呢, 你不是有外援吗?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

    一旁, 任陈禹看着田霄失魂落魄的模样, 微微一愣。

    苏秋死了, 对田霄的打击这么大?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 是单晰打给田霄的。

    田霄半晌没听到声音, 只盯着床上的苏秋看, 最后任陈禹看不下去,直接冲过来, 将田霄从小爬梯上拉下来, 说:“田霄,你的手机响了!”

    田霄嘴唇哆嗦着。

    他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发抖, 光接通就按了好几遍。

    望着这样的田霄, 任陈禹神色复杂。

    终于,田霄接通了手机, 单晰的声音传进来:“田霄,你和苏秋怎么回事啊, 我们都已经在楼下集合了,你们怎么还没上来?”

    田霄粗喘着气,始终没回话,单晰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主动问:“你怎么了?”

    田霄这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哥……我哥他死了!”

    “卧槽!”单晰那边发出一声惊呼, “你在哪!”

    “……寝室。”

    紧接着, 手机就挂断了。

    任陈禹将田霄扶到一旁的凳子上坐好。

    田霄觉得心脏都快要停了。

    原来有亲人去世是这种感觉……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做的实在是太逼真了。

    亲人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走了,可比其他网游中,玩家去世,就会在原地消失,并且很快又重生的感觉好多了。

    田霄捂住胸口。

    他和苏秋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深,属于没事儿就凑在一起玩的类型,乍一看见苏秋这幅模样,田霄完全接受不了,即便他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游戏,现实中的苏秋还好好的活着,但仍旧觉得心脏都像是被什么人抓紧了。

    “冷静……田霄。”田霄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说,“这只是一个游戏罢了……”

    “我已经报警了。”高嘉志叹息一声,说,“田霄,你也不要太激动了……我知道你平时和苏秋玩得好,但人死不能复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的重点是,到底是谁杀了苏秋。”

    “昨天晚上也没听见寝室门被打开啊。”

    “主要是谁和苏秋有这么大仇?”

    “……真吓人,幸好那个人只杀了苏秋一个人?”

    田霄没回话。

    不多时,单晰一行人来到寝室。

    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将门推开,与田霄对视一眼后,就抬头看向床铺。从几个人所处的位置,并不能看到已经死去的苏秋,但房间中浓郁的血腥味,以及田霄通红的眼眶已经说明了一切。

    几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怎么会这样?”单晰嘴上问着,目光却忍不住看向任陈禹和高嘉志。

    这两个人原本早就死了,昨天却突然出现……

    怎么看都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苏秋死亡,真的和他们没关系吗?

    卓兵也忍不住率先怀疑两人,他说:“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他们……”

    高嘉志听到这话,抬头注意到几个人的眼神,登时烦躁道:“你们盯着我看干什么!难道还以为这事儿是我们干的吗?我们有什么理由杀死苏秋!?”

    几人对视一眼。

    邱任说:“田霄,你昨天晚上没听到什么动静吗?”

    田霄低声说:“我……我昨天晚上睡不着,睡前吃了安眠药。”说着,田霄将安眠药拿给几个人看了看。

    邱任爬上小爬梯,看着插在苏秋胸口上的那把刀,又将目光转移到周围的鲜血上,他抿住唇,蹙眉道:“这把刀的位置是在心脏,但即便心脏被刺,也并不会立刻死亡,我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似乎还可以存活几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苏秋不可能没有呼救,除非……”

    “除非他是自杀。”单晰接上。

    可田霄吃了安眠药,这种系统送的安眠药,鬼都晃不醒,更别说人了。

    田霄听不到声音也是有可能的。

    “我们昨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高嘉志冷冷说道。

    邱任看了两个人一眼。

    田霄嘴唇动了动。

    其实,按照苏秋身边还有一个强力外援的情况来看,不管他们几个谁死,也都不应该是苏秋死才对,不然他嫂子还怎么在游戏里跟他哥谈恋爱?

    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

    昨天晚上,他嫂子到底去哪了?

    田霄心中有些烦躁,恨不得直接将跟在苏秋身边的嫂子拎出来质问一番。

    很快,警察就来了,将苏秋的尸体带走。

    在场的人也都被带回到警局录口供。

    另一边,停尸房。

    苏秋爬起来,从游戏包裹里拿出一堆东西,先按照比较小的剂量,给自己打了一针止疼——这些道具全部都是穆界找来的。

    止疼里有安眠成分,苏秋没多久就觉得有些困了。

    他咬住下唇,伸手放在胸口的刀柄上。刀子就刺在苏秋心脏的边缘,只差一点儿,是之前穆界给苏秋找的位置。

    下一秒,一只冰凉的手捏住苏秋的下巴,紧接着,一根手指放进苏秋的嘴中。

    穆界低声道:“咬我。”

    苏秋感觉自己嘴中就像是含了一根没有味道的冰棍,他沉默一会儿,到底还是答应下来,握着刀柄,缓缓将刀从自己的身体里□□。

    鲜血涌出,苏秋喘着气,将□□的刀扔到一边。

    游戏痛感下调,再加上止疼,让苏秋不至于那么难过,而早已经准备在一旁的穆界立刻抬手,将已经进行过消毒等准备工作的用品拿出来,给苏秋缝合伤口。

    他目光认真,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苏秋的止疼药效上升,眼睛完全睁不开,很快便睡了过去。

    等伤口缝合完毕,缠上纱布,穆界便安安静静待在苏秋身边,一直盯着苏秋的睡颜看,因为怕伤到苏秋,他甚至不敢在这种时候紧握苏秋的手。

    直到天色渐晚,苏秋才慢慢醒来。

    他坐起身,看着自己已经变得透明的身体,淡淡道:“果然如此。”

    穆界站在苏秋身边,看着苏秋的动作,微微蹙眉:“你别乱动。”

    “没事。”苏秋摇头。

    正说着,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停尸房的门被推开,尸检人员进入其中,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微微一愣,随即猛地转头,大声喊道:“快来人——死者的尸体不见了!”

    苏秋看着那名完全看不见他的npc,笑了笑。

    由穆界带着,苏秋很快回到学校。

    此时,穆界已经将所有的床单都换上新的,上面的血迹也完全被清理干净,他小心地护着苏秋躺在上面。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几名玩家终于回到寝室。

    他们周身气压很低,一到寝室,就都十分自觉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互相对视一眼,但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苏秋懒洋洋喊道:“田霄。”

    田霄没反应,房间中的众人也都没反应,果然看不见他,也感受不到他。

    过了半晌,单晰开口问:“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邱任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掠过,缓慢道:“我总觉得这事儿好像有点蹊跷。苏秋死了,可他的尸体为什么会消失?是不是有什么不能让我们发现的东西?之前警察的话你们也听到了,现场留下的刀子上面,只有苏秋一个人的指纹。刚刚在路上,我也问了任陈禹和高嘉志,他们两个昨天晚上确实都没听到任何声响……”

    “难道他真的是自杀?”

    卓坚犹豫道,“昨天我们不是还说,有可能自杀就去会另外一个世界吗?”

    “不。”邱任摇头,“他昨天就反对你自杀,他不像是那么冲动的人。”

    “你之前说你问了任陈禹和高嘉志,可你相信那两个说的话?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人是鬼。”卓兵道,“万一是他们联手干的,白天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呢?我偏向他们是鬼,鬼当然不会在刀子上留下指纹。”

    “……这也有可能。”

    “我跟他们拼了!”田霄猛地站起身,一下子被单晰拦住。

    单晰蹙眉道:“你拼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是杀害你哥的凶手,还怕你过去跟他们拼命?估计巴不得能找个理由杀你呢。”

    田霄哭道:“反正我哥没法玩游戏,我也不想玩了!他们杀了我正好!”

    邱任:“那万一你哥已经通关了呢?”

    田霄一愣。

    邱任说:“我之前说的那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缺人去验证罢了。万一你哥通关了,你一激动自己寻死,因为不是自杀,所以没通关,那以后岂不是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打游戏?你先跟着我们,看看到底怎么通关,不能大家都不能通关也就罢了,万一通关,等回到现实,你哥不能打游戏,你也可以陪着他不打,总比你一时冲动要好得多。”

    田霄想了好一会儿,觉得邱任说得有几分道理,便安静下来,点头说:“行。”

    苏秋哑然失笑。

    他将手心放在额头上,说:“等田霄发现我没死,就结束这一切吧。”

    穆界闻言,凑过去亲吻苏秋的唇。

    他照例不敢深入,只是单纯的唇对着唇,但即便如此,也不住地碾压着,半晌不愿意放开苏秋。

    ——若苏秋通关,离开这个世界,穆界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看见他了。

    离别总让人心中愁苦。

    这种情绪让穆界的动作越来越想深入,可苏秋牙关紧闭。

    穆界想紧紧拥抱苏秋,将他整个人都融入自己的骨血中,又想做点更亲密的事情,让两个人关系更近一步,但脑海中却有另外一个声音,一刻不停地对他说:不行,不能,不可以。

    所以穆界不敢。

    他心中恋恋不舍,但又知道‘离别’是他必须经历的,是他的宿命,永远都摆脱不了。

    他一手捧着苏秋的面颊,大拇指在上面蹭了蹭,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苏秋的睫毛突然颤抖一下,他张开一点唇,绯红色的舌尖探出来,轻轻触到穆界的唇边。

    湿润的触感让穆界一愣。

    紧接着,穆界就像是疯了一样,他将舌头探入苏秋的口腔,与苏秋的舌头狠命交缠起来,四周的空气都变得躁动不安。

    “唔。”苏秋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他忙伸出手,想推开穆界,穆界却忍不住将人搂得更紧……

    终于,一吻毕,苏秋眼眶微红,看着就像是被欺负狠了一样,穆界见状,只觉得整个人身体都燥热起来,这对于一只厉鬼来说,是一种非常新奇的感觉。

    他微微俯下身,低声说:“球球,再来一次。我这次会亲的轻一点。”

    说着,他想再次跟苏秋亲密,却见苏秋不悦地蹙起眉,哑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眼眶红是因为被你亲的?”

    穆界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不是吗?

    苏秋冷笑一声:“你刚刚压到我伤口了,傻逼。”

    穆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