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2002当医生〕〔风水神婿〕〔成为巨星从好声音〕〔我的背后有个灵胎〕〔仙门钓鱼人〕〔我家忍猫嫌我弱,〕〔美漫世界中的最强〕〔为了姐姐,我成为〕〔万相遮天〕〔龙骑猎手〕〔农门药香:猎户有〕〔都市奇门小神医〕〔青莲之巅〕〔网游降临开局特殊〕〔我抽到了一颗星球〕〔农门贵女:山里汉〕〔在奥特世界当法王〕〔荒野求生:影帝坐〕〔带着骑砍称霸权游〕〔穿成农门娇美小福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78.U jump I jump(二十四)
    ..,最快更新!

    第七十八章

    游戏副本中的校园生活还算充实。

    当时间冲淡一切, 学生们也就不怎么再提起当初发生的所有事情, 转而将视线挪到学习上。

    尤其是苏秋所在的高三,一个个铆足了劲儿,拼命学习, 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不再是谁的照片与视频, 而是变成想上哪所大学,准备考到哪里。

    黑板上的倒计时, 飞快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最后成了个位数。

    高考前三天。

    上完晚自习,班主任刘老师站在讲台上, 看着班级里的学生,忍不住红了眼眶。

    一向到了下课就十分吵闹的班级, 也像是被按了静音键。

    “老师,您不用为我们担心,我们一定会考出一个好成绩,给母校争光,也为自己的以后做出一份满意的答卷的!”班长率先站起身,做出表率。

    旁边的学生一个个都在响应:“老师, 考上什么大学我们无法保证,但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老师, 您就别伤心了。”

    “我们三天后可还要考试呢, 您这就开始给我们营造离别气氛了?万一我们一伤心, 打算再来一年怎么办?”

    刘老师被学生们一声声的安慰说得破涕而笑:“说什么呢, 这话可不能乱说。”

    苏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好整以暇地翻着面前的习题册。

    一旁,田霄愁眉苦脸道:“也太惨了……我上个副本过的是高一的副本,上课的课程都是我已经学过的,也比较简单,但是这个副本……啊啊啊,现实中高二的知识点我都还没学完呢!这种高强度的学习,我怎么可能跟得上!对了,哥,上次期中考试你成绩还不错,这一次也稳了吧?”

    “差不多。”苏秋说,“看题怎么出吧。”

    田霄一听苏秋这么说,就知道他哥完全不用担心。

    果然学霸到哪里都是学霸……

    想起曾经苏秋在学校里成绩就一直很好,好多次被当成隔壁家孩子的事情,田霄忍不住悲从中来,哀嚎一声:“你稳了,我可怎么办啊……”

    虽然两人下课后回到寝室也在努力学习,但田霄脑子没与苏秋那么灵活,记性也不是很好,再加上寝室里偶尔总会出现一些灵异事件,让田霄烦不胜烦,总是没法专心复习。

    苏秋微微垂眸:“不用担心。”

    田霄:“怎么?”

    “实在不行,就把你嫂子借给你用。”

    田霄:“???”

    讲台上的班主任说完一些高考的注意事项,又强调了众人不要忘记带准考证等物品:“住校的学生到时候会有校车送,记住千万不要迟到。”

    众人纷纷答应。

    等刘老师宣布学生可以放学回家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

    苏秋和田霄收拾好东西,回到寝室。

    刚进入其中,寝室里的灯就开始一闪一闪。

    田霄面色一沉,猛地一踹旁边的门:“艹,还他妈有完没完啊!”

    一声巨响后,房间中的灯立刻不闪了。

    田霄冷着脸,将手中抱着的书和本子都放到桌子上,转身去换鞋,嘴里嘀嘀咕咕地嘟囔道:“早这样不就得了?还搞得我脚痛的要死,大家和平一点儿相处不行吗?真是……好像灯闪几下,我就会害怕似的。”

    苏秋慢田霄一步进入寝室,闻言眼睛露出一丝笑意。

    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时,田霄确实会害怕,那时候还哭唧唧地到他床上求他一起睡,搞得穆界非常不高兴,好几次和苏秋闹别扭。

    再后来,到期中考试那段时间,寝室里的灯仍旧一直闪,太影响复习,田霄忍无可忍,干脆爆发了一次。

    一听到田霄的怒吼声,那灯立刻就变好了。

    而房间中的其他异象,也全都消失不见。

    从那之后,田霄便知道该如何对付鬼了。

    ——要比鬼更横,让鬼害怕才行,渐渐地,田霄也就越来越胆大了。

    苏秋进入其中,将书放在桌子上,立刻感觉右手边传来一阵凉气。

    他转头看去。

    下巴立刻被捏住,寒气距离愈发近,一个柔软而又冰凉的唇,在苏秋的唇上轻轻的贴了一下,唇上冰冷的触感让苏秋手臂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过只亲那么一下,穆界便松开了苏秋。

    不知道是不是临近副本结束的时间,穆界身上的寒气也跟着越来越重,只要有他在的场景,温度就比别的地方低上许多,比之前冬天的时候还要难熬。

    最近一段时间,虽然城市气温已经临近盛夏,但每次睡觉的时候,苏秋都要重新换上羽绒服,身上盖着一床厚被子,而穆界隔着被子抱着苏秋,也仍旧会让苏秋半夜冻醒。

    苏秋没说什么,但没过多久,穆界自己就退缩了。

    他选择每天跟苏秋讨一个吻。

    只要这样,穆界便心满意足。

    今天的份额已经结束,苏秋皱了皱眉头,他伸手推一下穆界,让穆界离得远点儿,免得冻到自己,等穆界走后,苏秋便拉开椅子,坐在桌前。

    刚划了两道重点,苏秋的手机就叮叮当当响起来。

    单晰:苏秋田霄,你们两个复习的怎么样了?

    高三生的考试时间较早,而游戏中的考试成绩,都是考完之后直接就出来的,所以三天后,就能确定苏秋和田霄是继续寻找出校园的方法,还是直接被淘汰。

    苏秋:还可以。

    田霄:啊啊啊啊求不提,我现在整个人都要疯了呜呜呜,我现实中才高二啊!

    卓兵:……同情你,不过你年纪还小啊。

    田霄:呜呜呜,是啊,我年纪还小啊,为什么要受这种罪?我明明是进游戏体验早恋的……

    苏秋看着田霄在群里嗷嗷叫,忍不住轻笑一声,戳田霄的痛脚:“是谁当初刚进游戏的时候,说让我感受一下校园模式到底有多简单的?”

    田霄:“……”

    是我是我都是我!

    田霄垂头丧气,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轻咳几声,尴尬道:“我当初新手世界过得是挺简单的……我还以为所有的世界都是那样的呢,毕竟这可是一个恋爱游戏……”

    哪曾想游戏的策划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现如今,恋爱反倒不是重点了,重点是学习!

    手机又响起来。

    邱任:没关系,现在在游戏里,你已经把高三的知识点都过过一遍,甚至还模拟考试了,等以后在现实,就会轻松许多。

    卓兵:对,像是我这样,已经大学的,重温高中,这才叫一个惨呢。

    田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同情谁,他叹息一声。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累还是累。

    苏秋:“过来,我给你划了重点。”

    田霄原本还在床上打滚,听到这话想起什么,他眼睛一亮,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迈开长腿,两步跨到苏秋身边,搬过板凳乖巧坐好:“哥,你今天说的是什么意思?考试的时候,嫂子能怎么帮我啊?”

    苏秋瞥他一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田霄对自己的这个‘嫂子’知之甚少,而苏秋提到的次数也不多,他询问过一次,苏秋却不怎么愿意说,田霄也就不问了。

    但今天又提到那位神秘的‘嫂子’,田霄实在好奇,又忍不住开口:“我的这个嫂子,到底是谁啊?我认识吗?”

    苏秋顿了顿:“你认识。”

    “卧槽……”田霄瞪大眼睛,只想了几秒钟,便说,“该不会是之前尖叫那个?”

    苏秋的人际关系并不复杂,田霄认识的也就更少了,再加上还在游戏里是npc厉鬼的身份,田霄一下子就想到了戎言身上。

    苏秋颔首。

    田霄盯着苏秋,惊讶道:“你真跟他在一起了?你忘记当初他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了吗?”

    苏秋点头道:“记得。”

    “那你还?”

    田霄万万没想到,他哥竟然这么心软!

    当初刚退出游戏的时候,苏秋心中不顺,将与危正发生的事情告诉田霄,田霄就气的不行。

    虽然大多数过错都在游戏,但危正当时的行为实在太过分——只要他愿意多忍耐一段时间,和苏秋多相处几天,等苏秋知道危正就是戎言,又怎么可能会有两败俱伤的结果?

    而现在,苏秋似乎轻易就原谅了戎言?

    田霄有点恨铁不成钢,觉得最起码也应该晾戎言一段时间。

    他忍不住说:“你怎么就——唉……”

    苏秋没在意田霄的态度,毕竟田霄所得到的消息,都是片面的。

    田霄不知道苏秋在这段时间和鹦鹉的相处模式,更不知道苏秋之前还玩过一场游戏,并在里面认识了谭钰容版的戎言。而戎言,也已经改过自新,知道错误。

    苏秋转了一下笔,神色淡淡问:“还想不想让他帮忙作弊?”

    “……想。”田霄自觉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

    他趴在桌子上,侧头去看苏秋。

    就算是从小和苏秋一起长到大,一个星期都要和苏秋见一两次面的田霄,也不得不说,苏秋是真长得好。

    苏秋头发柔顺,眉毛并不粗,有点像柳叶,他上下睫毛都非常长,很浓密,眨眼的时候,轻轻一碰,像是小扇子一样。

    他坐在凳子上的姿势也很标准,背脊挺得直直的,此时垂眸看向面前的课本,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像是透明的玻璃珠子一样,漂亮的让人忍不住想触碰。他目光专注,薄唇微微抿着,手也非常好看,手指骨节分明,手又细又长,又白又嫩。

    啧……

    田霄忍不住心中感慨,在他看来,像表哥这样颜值又高,又比较聪明,家境也不错的人,要是真想找爱人,那随随便便都有一堆人毛遂自荐。

    结果苏秋就这么单了27年,最后和一个游戏人物在一起了……

    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不过这些想法,都是田霄的个人想法,既然苏秋自己喜欢,那身为苏秋的表弟,田霄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好不好,冷暖自知,只有当事人最有发言权,他一个外人,无法设身处地,更没有经历那两个人经历过的事情,自然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评判。

    “哥,我觉得你也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你怎么选择我都支持你,到时候要是我小姨打你,你就来我家躲两天,我去帮你劝我小姨。”田霄说。

    苏秋再次瞥了一眼田霄,他轻笑一声:“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顿了顿,苏秋低声说,“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田霄顺嘴说:“那你们到哪一步了?”

    苏秋似笑非笑看田霄一眼。

    田霄:“……哥我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