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修行从渔夫开始〕〔我,演技炸裂〕〔白云生处有仙楼〕〔穿越年代农家女〕〔随身超市混三国〕〔蜀汉我做主(三国〕〔大唐闲散王爷〕〔我真没想结婚啊〕〔天王战神〕〔一把轩辕剑行诸天〕〔侯爷的一品嫡妃〕〔我在四合院中的悠〕〔费伦的刀客〕〔我在春秋做贵族〕〔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75.U jump I jump(二十一)
    ..,最快更新!

    第七十五章

    直播间。

    ……

    苏秋能感受到身后穆界的怒火。

    他心中无奈,干脆便将第一个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大致给穆界说了,只是略去了当时危正就是戎言这一点。

    听到苏秋当时被强迫着直接嫁给危正,而他不愿意妥协,用藏着的刀子威胁危正,危正却不知为何,竟直接握着苏秋的手,将冰冷的匕首刺入他自己的胸膛时,穆界轻哼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满意:“算他识相。”

    他说着,似乎想起刚刚苏秋说起这一幕时,语气中的一点儿不对劲,他停顿了一下,道:“那个危正这样强迫你,他死不足惜。你不用有任何负罪感。”

    苏秋:“……”

    苏秋意味深长地转头看了一眼穆界所站的地方,心道,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出现这样的情况了。”穆界低声说,“我会陪在你身边,你也不能再嫁给别人……好不好?”

    原本穆界说话的语气还算强硬,带着一股强迫式的语气,但最后这三个字,苏秋却敏锐地听出了‘恳求’。

    他抿了抿唇,说:“好。”

    经过新手副本之后,戎言确实懂得了许多道理,没有再像之前那般强硬地强迫苏秋。第一个正式副本的时候,还会处处考虑苏秋的想法。

    而到了这个副本……

    苏秋微微动了一下身体,躲了躲放在自己耳朵上的那只手,说:“冷。”

    穆界立刻将手缩回去,身体也远离一些苏秋。

    他不悦道:“这具身体太麻烦了。”

    身为鬼魂,只要是在现实世界,为了符合设定,他就必须时时散发冷气,稍不注意,距离苏秋近了,就会让苏秋觉得浑身冰凉。

    一直这样,以后还怎么做更亲密的事情?

    穆界对自己的身份十分不满意。

    苏秋对穆界这一次的身份也十分不满意。

    想到上个副本中,谭钰容变成狼之后,那毛绒绒的手感,暖呼呼的肚子,苏秋有些怀念。

    一人一鬼各怀心思。

    而此时,没了穆界手的遮挡,房间中的一切声音再一次闯入苏秋的耳朵中。

    苏秋向房间中看去。

    ——浑身伤痕的鬼魂将同样的痛楚施加在几个男人身上,男人们痛苦的嚎叫着,浑身的肉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被断了双腿的鬼魂狞笑着,亲手将打断他腿的于功的腿也打断;一个眼睛被挖出来的鬼魂,将郝勇义的眼睛硬生生也挖出来。

    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炼狱一样。

    霍瑞已经被吓晕了,此时倒在沙发边,面上还带着泪痕,不省人事。

    苏秋突然发现,当所有鬼魂都像是狂欢一样时,任陈禹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苏秋朝着任陈禹走去。

    任陈禹抬头,他看到紧跟在苏秋身后的穆界,微微一愣,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

    任陈禹已经见过穆界好多次了……

    自从那天从走廊里逃走之后,第二天,穆界就找到了躲藏起来的任陈禹,他一言不发,直接痛殴了他一顿,却不至死,之后,等任陈禹的伤好不容易养好了一些,穆界就会再一次出现,再次痛殴……

    任陈禹压根儿就打不过穆界,问穆界到底是谁,穆界也不说,就一直沉默着打他。

    这样几次下来,任陈禹已经发展成看到穆界就感到害怕的状况。

    苏秋并不知道穆界殴打任陈禹的事情,他注意到任陈禹有些害怕,还有些奇怪,他转过头:“你在这里等着。”

    穆界立刻停在原地。

    任陈禹这才不再躲藏。

    苏秋走过去,坐在任陈禹的身边:“为什么不去报仇?”

    “已经报完了。”任陈禹说着,抬起手,他的手心里攥着一颗黑色的心脏,“当初我把我的心给了他,现在已经收回来了。”

    苏秋挑眉:“就这样?”

    任陈禹一愣。

    “你满意了,我还没有满意,我过来,是想征求一下你的同意。之前借用你电脑的时候,我看到桌面上有一个文件夹,写的名字是视频,那些视频,是不是那些……完整的情况?”苏秋问。

    任陈禹:“……是的。”

    “我能将这些再发出去吗?”苏秋说,“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找其他的方法。”

    任陈禹犹豫一下,点点头。

    他面上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说:“到时候直接发到你邮箱。反正我都已经死了,就算是发出去,其实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毕竟……都已经被发过一遍了。”

    苏秋伸手拍了拍任陈禹的肩膀。

    任陈禹喊道:“苏秋。”

    “嗯?”

    “那个鬼……到底是什么身份?”任陈禹问。

    “他?”

    苏秋的目光转移向冷气微微散发过来的方向,他看不到穆界,但却知道,穆界肯定也很在意他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苏秋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

    他微微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小片阴影,不过很快,他便抬起眼睛,再次看向穆界所在的位置。

    他的一双烟灰色的眸子像是盛了星辰一样。

    他轻声说:“他是我还在考察期的男朋友。”

    任陈禹一愣,下意识看向穆界,却发现不远处的穆界原本僵硬的脸上,也露出一个笑容,完全不介意苏秋口中说的‘还在考察期’这一限定词。

    而苏秋虽然看不到穆界,但这一幕中,两个人却像是在相视一笑一样。

    任陈禹心中十分羡慕。

    他苦笑道:“之前我的眼光不怎么样,不管是当初在学校里对我表白,说喜欢我的余浩广,还是最开始包养我,承诺以后也只包养我一个人的夏文,亦或是嘴上说着爱我,想给我一个好生活的廖成和,我都轻易相信了他们的话……”

    “但其实呢?”

    任陈禹继续说,“余浩广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讨好另外一个女生罢了,我只需要稍微问一问周围的同学,就知道了余浩广的目的,幸好及时止损,没有答应他的表白。夏文那段时间确实不包养别人了,但却直接被我捉奸在床,那时候他上着另外一个人,见我生气,还说我太过认真。廖成和……廖成和是我投入感情最深的人,他给了我那么多的承诺,却早已经有了妻儿,除却这个包厢里的人,整个学校里的老师们都以为他是单身……他是所有人当中最大的骗子。”

    “死后我倒是看对了人,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对感情一定很认真,和你在一起,也一定会很幸福,但你却已经有男朋友了。”

    任陈禹捂住脸,“我运气是不是很差?”

    苏秋低声道:“难得的感情是需要等待的,相信我,你肯定也能等到自己想要的那份感情,人们都说否极泰来,你遇到这么多的烂桃花,其实都是为了那个最好的人而做铺垫。”

    任陈禹一愣,颔首道:“是的,我也一定会遇到好的感情的。”

    他原本身上还围绕着一圈黑色的丝线,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身上的黑色丝线慢慢淡去,他的灵魂变成了纯洁的白色,一瞬间全部化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点。

    临走前,任陈禹的声音变得空渺起来,他说:“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

    而房间中的其他人,也都像是受到号召一样,微微仰起头,和任陈禹一样,洁白的灵魂化成无数光点,它们聚集在一起,互相缠绕着,顺着一旁的窗户飞出去,直冲云霄!

    苏秋站起身。

    他朝着窗户看了一会儿。

    穆界凑近一些,说:“我送你回去。”

    苏秋应一声。

    此时,房间中已经恢复了最真实的模样。

    五名老师和夏文都瘫倒在地上。

    其中,于功的双腿齐齐断裂,郝勇义的两只眼睛已经瞎了,廖成和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心脏处一个巨大的洞,鲜血涓涓的流出来。

    夏文浑身都是伤,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申思齐身体砸在墙上,已经死去,而被称为老王的王宵,那地方直接被鬼魂给咬了下来……

    几人经过刚刚的惊吓以及身上传来的痛苦,都已经没了意识。

    苏秋越过众人,伸手将霍瑞拉了起来:“带上他一起。”

    “嗯。”穆界微微颔首。

    回到寝室楼,苏秋直接拉着霍瑞到了洗漱间,将凉水直接泼在霍瑞的脸上。霍瑞猛地被惊醒,他刚准备大叫出声,便被苏秋堵住了嘴。

    苏秋淡淡道:“同学,你做噩梦了吧?”

    霍瑞一愣,转头惊疑不定地看着周围:“这、这里是寝室楼?”

    “对,我之前看你昏倒在走廊里,就把你拉到这里了。”苏秋说,“如果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就去医务室看看,如果感觉还好,就赶紧回去睡觉吧,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霍瑞连声道谢,只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像是假的,但那些鬼魂,又不可能是真的……

    霍瑞面带狐疑,挠了挠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苏秋跨上台阶,回到寝室。

    田霄原本都已经躺在床上,他听到门被打开的声响,身体僵直,偷偷往这边看了一眼,一下就认出苏秋,便嗷嗷叫着从床上跳下来,冲过来抱苏秋,嘴里道:“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之前可把我给担心死了!”

    苏秋拍了拍田霄的背。

    一股凉气从身边吹过,苏秋嘴角一抽,放开田霄。

    醋精。

    苏秋拿出手机,在群里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略地说了。

    单晰:啊啊啊好爽啊!!打得爽!!这些败类,就应该这样!!虽然没看到具体的情况,但一想到他们几个的结局,我就爽!不过现在怎么办?任陈禹化成光点,那应该是去投胎了吧?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田霄:……好好学习,努力考试?

    众人:……

    听起来怎么觉得有些绝望呢?

    考试确实很重要,但另外一个主线任务也很重要。

    邱任:离开这个学校的关键信息不在任陈禹那?

    苏秋想了想,将任陈禹化为光点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发到了群里。

    单晰:这又是什么意思啊?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难道要我们死?死了才能离开这个学校?但我们还得考试呢……

    邱任:应该是考试完,及格了之后再死?

    卓坚:……听起来有点惨。

    寇思源:不能随意尝试,也有可能那句话,只是在说任陈禹自己的情况。

    卓兵:是啊……不过谁敢尝试啊?万一我们理解错了,从学校死了之后,直接脱离游戏,后悔药都没地方买去。

    众人都有些丧气。

    邱任:不如就先这样过着吧。对了,你们校园模式里,从入学到期末考试,一般都是多久?

    田霄:和现实中差不多。

    邱任:那时间也不短,或许任陈禹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头呢?

    一句话,说得众人心里更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