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74.U jump I jump(二十)
    ..,最快更新!

    第七十四章

    在场的人听到苏秋的话, 都是一愣。

    什么叫他们有没有那个命享受?

    这话说的……还真有点让人想笑。

    就算去掉在一旁围观的夏文,其余的五名老师, 也都是身体比较强壮的成年男性,而苏秋和霍瑞是两个半大小子, 霍瑞更是直接被老王给制住,看起来一副不敢反抗的模样, 剩余四个大男人一起对付苏秋,难道还怕对付不住?

    他们当然可以好好享受了!

    之前教授苏秋英语的老师名叫于功, 他看着苏秋,忍不住笑道:“你这孩子, 怎么说话的?难不成你还想对老师们做点儿什么?”

    “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毕竟坐牢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另外一个叫申思齐的老师说着,与于功对视一眼,两人都笑起来。

    苏秋冷冷道:“那你们就不怕坐牢的滋味?”

    “我们?”

    申思齐耸耸肩,“你们可是自愿来的。走廊里是有监控的。而且……夏文的本事, 可比你们想的要大得多呢,否则他能安安稳稳的,把你们从学校里给带出来, 干这一行这么久, 都还没有翻车?小朋友,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复杂的。”

    “有些知识,象牙塔里可学不到。”另外一名叫郝勇义的老师也开腔道。

    苏秋冷笑一声。

    虽然几个人嘴上这么说, 但他们并不觉得, 苏秋会伤害到他们, 就算是反抗,肯定也反抗不了多久。

    一旁的沙发上,廖成和神色冷淡地看着苏秋:“不用继续挣扎了。”

    他说着,拿起一旁的一瓶酒,倒在一个杯子里,往他们几个的方向推了推:“别那么多废话,给他喝这个就行了,到时候还求着你们上呢。”

    “这多不怜香惜玉啊。”

    “我还想感受一下反抗的滋味呢。”申思齐说。

    “那随你们。”廖成和重新陷入沙发中。

    他眸子紧紧盯着苏秋。

    苏秋长相确实不比任陈禹差,只可惜上次玩任陈禹的时候,他第一个出手,又不小心让老婆发现,这才酿成了悲剧,而那个时候,其余几个可都还没玩过任陈禹,他们当然生气。

    ……最后一个玩就最后一个玩,也没什么。

    廖成和如此想着。

    而老王则像是没注意这边的情况一样,继续和霍瑞纠缠。霍瑞像是个小兔子一样,眼眶红红的,一副委屈的模样却不敢反抗,让老王感觉非常有意思。

    显然,众人都没将苏秋之前说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苏秋并未在意。

    身后的穆界松开苏秋。

    苏秋可以很清楚的从寒气散发过来的方位感觉到,穆界从自己的左手边走向面的申思齐和于功两人——除却在那条长长的,可以看到鬼魂的长廊里之外,其余时候,苏秋都是看不到穆界的。

    见苏秋不说话,眼睛还在看向一边的空气,申思齐还以为苏秋是已经放弃了。

    他诱哄道:“来吧,苏秋,我可是我们五个人当中最温柔的那个,而且还没有结婚,你的第一次给我,是最好的。”

    话音刚落,申思齐突然感觉自己的胃部被什么东西一拳砸上来!

    那力道太大了!太恐怖了!申思齐只觉得大脑一阵轰鸣,他整个人像是在拍特效戏一样,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一旁的墙壁上!

    “啊——”

    霍瑞大叫一声。

    其余四名老师连同老大夏文,都震惊地看向那名砸进墙壁里,迟迟不能动弹的申思齐。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众人都没发觉到底是谁动得手……

    这力量也有点太大了吧?

    人都已经进入墙壁里了!要知道,这可是实打实的水泥!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明明申思齐面前什么人都没有!”

    那申思齐就砸在廖成和的头顶上,廖成和全身僵硬,他面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慢慢站起身,扭头看向自己身后墙壁内镶嵌着的申思齐。

    申思齐头歪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鲜血从他的身上各处涌出来,他身体皮下出血,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像是被人暴揍了一顿。

    一时之间,众人都看不出申思齐到底还有没有活着。

    夏文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

    还没等众人从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过神来,房间的缝隙中突然涌出无数的鲜血来!那鲜血有自我意识一般,直朝着在场的五名老师和那名老大而去。

    它们扭成一股股绳索的模样,将几个男人牢牢固定在此处。

    房间中的灯发出‘刺啦’一声,紧接着便一闪一闪,时明时暗。

    众人都害怕的盯着各处。

    突然,灯光一闪,房间中的角落里出现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儿。

    “啊——啊啊!”霍瑞惊声尖叫。

    那男孩儿看起来年纪不大,原本还低着头,但等下一次灯光闪过时,他突然抬头,一双满是血泪的眼睛看向在场的男人们。

    “什么鬼东西!”

    “啊啊啊啊!”

    周围的几个男人做过无数亏心事,可比霍瑞要害怕多了。

    而且,虽然只是一眼,但这几个人都认出男孩儿身上的校服,也都在瞬间知道了男孩儿的身份。

    ——每一个男孩儿,他们可都玩过很长一段时间,自然都记得很清楚。

    随着周围每一次闪烁的黑暗与光明,那个男孩儿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几个男人都疯狂大叫,拼命想要逃走,但脚却被粘稠的血液牢牢固定在原地!他们甚至都无法挤在一起,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

    “救命啊——”

    “救救我们!!”

    “保镖呢——让他们进来!!!”

    然而,门外的保镖却像是完全没听到里面的声音一样,始终没有打开门来看过一眼。

    “呜呜呜,我还有孩子呢,我不能死——”之前十分嚣张,对着霍瑞动手动脚的老王,此时已经哭了起来。

    他双腿抖动,好几次站立不稳,都是被地上的鲜血强行固定住。

    不大一会儿,一股浓烈的尿骚味传来。

    于功和老王的裤子都湿了……

    “苏秋!是苏秋!”夏文第一个发现苏秋的不对劲儿。

    所有人中,只有苏秋一个人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与周围的恐怖气氛格格不入,而之前,苏秋还亲口说,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命……

    肯定是苏秋搞的鬼!

    “苏秋!快放开我们!”

    “难道你想坐牢吗!”廖成和大吼道。

    苏秋一脸无辜:“杀你们的是鬼,关我什么事儿?你们做了这么多亏心事,会遭到报应也是很正常的吧。我站在这里不害怕,只是因为我没害过人,你们看霍瑞,不也没事儿吗?”

    众人一愣,都看过去。

    果然,霍瑞虽然一直都在尖叫,此时也已经倒在沙发边,腿软的站不起来,但他身上确实没有缠着鲜血。

    那些血液只攻击在场的五名老师和夏文。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候,房间中竟又出现了好几个男孩儿。

    有的全身都是伤,有的腿都被打断了,他们或走,或爬,都朝着几人的方向而去,房间中充斥着他们的笑声。

    “终于可以报仇了——”

    “报仇!”

    苏秋还在其中看到了任陈禹的身影。

    任陈禹狞笑着走向廖成和:“当初我对你那么好,你说什么我都愿意,结果后来才知道,你竟然都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他妈五岁了。我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你却都是在骗我!可恨我自己竟看不清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玩意儿——之前你身上有宝贝,我动不了你,今天总算是能报仇雪恨了!”

    廖成和听到任陈禹的话,微微一愣,下意识去摸自己胸前佩戴的玉观音,这玉观音还是之前老婆在寺里求来的。

    只是这么一摸,廖成和才发现,那块玉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碎成了渣渣。

    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鬼……

    他们现在都遭报应了……全部都是罪有应得!

    之前还有这玉观音在保护着他,他才没有出事儿,可今天……玉观音碎了,他该怎么度过?

    廖成和面带迷茫,突然感觉脚踝猛地被握住。

    他低头一看,一个面上满是鲜血的男孩儿仰着头,朝着他露出一个笑容,那男孩儿咧开嘴,冲着他的脚踝一口咬去!

    鲜血快速涌出。

    伤口的痛感让廖成和不禁尖叫出声:“啊——啊啊!滚开!”

    然而,廖成和根本无法动弹。

    任陈禹走到近前,和那个男孩儿一起攻击廖成和,他长长的指甲一下刺入廖成和的皮肤中,他控制着自己的力道,既让廖成和痛不欲生,又让他不至于咽气。

    周围各个老师基本都是如此。

    而这些攻击他们的鬼魂们,全部都是之前被他们坑害过的学生们,他们嘴中说着当年的遭遇,将曾经遭受过的痛苦,全部都一一还给几个人。

    一眼望去,这些男孩儿竟有十几个之多。

    他们年纪都不大,还是祖国的花朵,或许最开始是误入歧途,但也不应该被这几个禽1兽肆意玩·弄,更别说他们还有着‘老师’的头衔……

    苏秋忍不住皱起眉头。

    所幸这只是一个游戏罢了,而现实中的老师中,绝大部分都是好人,是有良知的,根本不会做出这等恶心的事情。

    男人们的惨叫声让苏秋的耳膜略微有些不太舒服。

    他这边刚有所感觉,下一秒,一双有些冰凉的手便捂住苏秋的耳朵。

    说来也是神奇,穆界的手就像是有隔音效果一样,刚捂在上面,房间中的声音就变得遥远起来。

    苏秋微微侧头。

    穆界凑过来,低声说:“任陈禹的事情已经解决,以后你都不用再烦心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跟我说说,那个危正到底是谁了?”

    苏秋:“……”

    原来这事儿还没翻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