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71.U jump I jump(十七)
    ..,最快更新!

    第七十一章

    任陈禹冷冷看着穆界这位不速之客。

    他的目光转移向一旁的苏秋。

    苏秋就站在原地, 双腿看起来笔直修长, 他脖子白皙, 喉结并不大,偶尔下咽时喉结滚动,都让任陈禹的视线忍不住停留在那上面。

    苏秋面上并未有太多表情, 可即便如此,他站在那里, 也像是一幅让人赏心悦目的风景画,面容英俊的让人忍不住想深入了解。

    任陈禹面上露出一丝迷恋。

    他并不否认,最开始吸引他的,其实就是苏秋的颜值。

    毕竟这个世界上,谁不爱美人呢?

    而之后,越是和苏秋相处,他就越喜欢苏秋。他一直觉得, 如果能真正和苏秋在一起,那以后的生活, 一定会非常幸福。

    想到这里, 任陈禹嘴角微微勾起。

    “你是谁?”任陈禹问。

    “我?”穆界微微挑眉, 面上露出一个轻蔑的表情,“你还不配知道。”

    “那你为何来多管闲事?”任陈禹眼睛中流出血泪来。他紧紧盯着穆界,指甲猛地变长,摆出一副战斗的姿态。

    穆界眼底透着一丝冰冷与疯狂:“苏秋是我的人, 你也敢动?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对他做出什么……不对……”

    说到这里, 穆界突然顿了顿, 他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没有什么以后了。”

    任陈禹眸子微微一缩。

    这人竟然说苏秋是他的人?

    那……

    任陈禹:“你是危正?”

    任陈禹不提还好,一说起‘危正’这个名字,穆界就要气疯了。

    那可是他的苏秋!

    他的!

    这个危正,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竟趁着他不在苏秋身边时,直接诱哄着苏秋成为了他的新娘!现在,所有看到苏秋的人,都会觉得和苏秋在一起的人是危正,而不是他!

    若是……若是以后见到危正,他定要把人千刀万剐!

    想到这里,穆界所有的怒气都积蓄到了顶点。

    一个两个的……全部都是觊觎他的球球!

    瞬间,穆界将所有对‘危正’的愤怒,全部都投放到了站在对面的任陈禹身上。

    任陈禹似有所感。

    只是任陈禹还未来得及反应,穆界身上突然冒出一股浓郁的黑气来,那黑气几乎将穆界整个身体包裹,像是通天的火焰一样,逼得不远处的任陈禹连连后退。

    任陈禹脸色看起来更白了。

    他面上流出来的血流,低落在地上,冒出一阵黑烟。

    任陈禹看着站在穆界身旁的苏秋。

    他咬咬牙,恨道:“你是谁——为什么你身上的怨气比我还要大!”

    若不是这个人横叉一杠,刚刚他就已经得手,和苏秋在一起了!而且……想起曾经他的死因,任陈禹怎么都不觉得,这个学校里还有比自己怨气更大的鬼——

    面前的鬼到底是谁!

    虽然任陈禹很想知道这个答案,但这位强大的鬼魂,似乎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

    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硬生生让任陈禹无法前进一步。

    眼看着自己在被迫中,距离苏秋越来越远,任陈禹心中恨意更浓,他深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逞强只会让他受伤的道理,咬牙道:“你等着,我一定会报仇的!”

    话音落,任陈禹一挥手,正准备消失在原地,穆界却猛地出现在任陈禹面前!

    穆界轻笑一声,伸出手。

    任陈禹的脖子就被狠狠掐住!

    “呃!”任陈禹被迫仰起头来。

    他不可置信地盯着穆界。

    他万万没想到,面前的鬼竟然能在他即将脱离的时候,硬生生将他抓回来!两鬼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他根本就不是这个强大的厉鬼的对手!

    任陈禹闷哼出声。

    即便是鬼,也是会受伤的。

    任陈禹被掐着脖子,虽然不用呼吸,但痛感确实存在,他一手紧紧抓住穆界的手臂,尖利的指甲刚生长出来,穆界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小孩儿的玩具一样,低声说:“小把戏。”

    穆界空着的另外一手伸出,只轻轻一拔,便将任陈禹手指上的指甲直接拔起!

    “啊啊啊啊——”

    任陈禹痛苦大喊。

    穆界却像是没听到一样,面无表情道:“去死吧。”

    站在一旁的苏秋见状,突然想起什么,他忙跑过去,一手拉住穆界,说:“不能杀死他。”

    穆界一怔。

    他下意识手上一松,任陈禹便趁着这时间快速逃走了!

    穆界转头,他眼睛看向苏秋,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竟然帮他说话?”

    苏秋:“这个副本……”

    苏秋还未解释完,面前的穆界便面色阴沉,完全不听苏秋解释,伸手将苏秋推到一旁的墙壁边,他的手臂将苏秋圈在怀中,一人一鬼距离极近。

    穆界直接低下头,含住苏秋的唇。

    柔软的触感让穆界身体微微发抖。

    他终于亲到他的球球了……

    他一手揽着苏秋的腰,忍不住想更近一步,他将苏秋紧紧抱在怀中,像是要揉进自己的身体中一样,他的舌头探出去,试探性地向前。

    苏秋:“……”

    □□妈,又来了。

    苏秋完全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他咬紧牙关,直接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穆界:“……”

    穆界猛地放开苏秋,他粗喘着气,质问道:“你!你成为那个什么危正的新娘也就罢了,毕竟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但这个鬼又是怎么回事——你让我放开他?你对他有意思?嗯?你喜欢他?你……你还不让我亲!我是你的丈夫!”

    最后这句,穆界语气中已经带着一丝委屈了。

    明明苏秋是喜欢他的。

    之前他去找苏秋睡觉,苏秋还不是主动换了毛衣,让他抱着睡?

    怎么现在连亲一下都不让了!?

    难道他还真喜欢上那个叫任陈禹的鬼了?

    想到这里,穆界简直想直接化成流光,上天入地,把那个叫任陈禹的鬼找出来撕碎!

    “我不喜欢他。”苏秋一脸严肃,用食指抵住穆界的肩膀,“你先让开。”

    穆界一怔。

    他原本应该更生气的,应该强行将球球抱紧,但脑海中却有一个声音在跟他说,听苏秋的,否则一定会遭受非常惨烈的代价。

    下意识地,穆界松开苏秋。

    苏秋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说:“这个副本最重要的人物就是任陈禹,如果他死了,副本世界就会立刻关闭,和当初……”

    穆界挑眉:“当初什么。”

    “和当初我过新手世界是一样的。”苏秋说,“我让你不要动手,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不想让副本提前结束。”

    “为什么?”穆界又问。

    苏秋瞥了穆界一眼,正要说话,穆界突然想到什么,微微一抬下巴,他喉结微微滚动,语气带着一丝欢喜:“我知道了,你舍不得我。”

    苏秋:“?”

    苏秋哭笑不得,一方面觉得有些无奈,一方面又突然觉得穆界此时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像是一只总撒娇,还十分骄傲的猫咪。

    他伸出手,在穆界的头上揉了一把,短短的发茬有点刺手。

    穆界抿着唇,任由苏秋在自己头上摸了一会儿,说:“那就不杀他。我送你出去。”

    苏秋却摇头说:“等等再带我出去。”

    ——这里是任陈禹的里世界,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苏秋在房间中找了找。

    这里似乎是独属于任陈禹的小世界,房间中的东西摆放的乱七八糟的。

    一旁的柜台上,摆放着任陈禹小学初中时的照片,可以看得出来,那时候的任陈禹还是很受欢迎的,面上也带着大大的笑容,旁边是一张有些破旧的桌子上,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

    手指在符号上轻轻的拂过,苏秋看向别处。

    抽屉里有软布垫着一个盒子,盒子包装精美,打开来,里面是一只钢笔。

    苏秋拨弄一下钢笔,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再往旁边去,就是任陈禹高中的东西了。

    这所高中留给任陈禹的,是无尽的悲伤,就连他高中的课桌上,也满满的全部都是‘恶心’‘垃圾’‘去死’之类的字眼。

    看得人心里都有些不太舒服。

    “时间不早了。”穆界说,“这里快关闭了。”

    苏秋:“嗯,走吧。”

    穆界走到苏秋身边,他将手搭在苏秋的肩膀上,只一瞬间,苏秋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紧接着,便回到了寝室楼前。

    穆界已经不见了。

    此时还未到熄灯时间,面前的寝室楼里灯火通明,听起来吵吵闹闹的,充满人气。

    苏秋掏出手机,快速浏览了一遍群里面的内容,发现剩余所有人约定一起前往苏秋和田霄的寝室,苏秋便快步走上楼。

    推开寝室门,房间内六名玩家齐刷刷看过来。

    田霄眼睛一亮,率先反应过来:“哥——”

    “卧槽,你突然推门,真是吓死我了。”卓兵拍了拍胸口。

    单晰上下打量一下苏秋:“你回来了。”

    “有什么发现?”苏秋走过去。

    除却田霄,剩余几人齐齐后退一步。

    “先别说这个。”邱任与周围的人对视一眼,道,“我们需要进行一些提问,看看你到底是真正的苏秋,还是任陈禹假扮的。”

    之前任陈禹装扮成余叶的模样,周围的人都没发觉,后来提问的一些问题,也都被答了上来。

    这让他们不得不防。

    余叶那件事是实在没办法,他们之前并不了解余叶,更不知道余叶是做什么的,所以对任陈禹说话的真假并不能辨别,但苏秋就不一样了。

    苏秋是和田霄一起进入游戏的。

    两人现实中认识。

    众人看向田霄。

    田霄眨眨眼:“哥,你偶尔会称呼我小姨什么?”

    苏秋:“……田婉女士。”

    “你的家里最近多出来一只什么?”

    苏秋:“金刚鹦鹉。”

    听到鹦鹉,一旁的单晰猛地看向苏秋。

    他终于知道,之前说到自己邻居和鹦鹉结婚,为什么苏秋会突然看向他了。

    难不成苏秋也……

    哇哦。

    单晰忍不住和邱任咬耳朵。

    田霄又问了几个问题,都是涉及到现实中的问题,甚至还有两个人小时候一起玩的游戏,如果是任陈禹,绝对答不上来的。

    “行了,是真的表哥。”田霄说着,上前与苏秋拥抱。

    苏秋低声问:“你告诉他们我们的关系了?”

    “之前他们就知道了。”田霄轻咳一声。

    田霄将之前众人刚进游戏,就听到田霄喊苏秋哥哥的事情说了。

    苏秋颔首,看向旁人:“抱歉,之前……”

    “没关系。都是游戏而已,谁也不会坦白那么多。”卓兵摆摆手,“而且我们也已经打过田霄了,所以没什么。”

    苏秋:“……”

    单晰:“对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们找到了一些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东西。”

    “一本看不懂的日记。虽然翻死者的东西似乎有些不太好,但任陈禹和高嘉志的东西都没人收拾,里面肯定是有线索的,我们就找了一下。”邱任扬了扬自己手中的日记本。

    苏秋走过去。

    这个日记本看起来很简洁,封皮是深蓝色的,第一页用工整的字迹写了任陈禹的名字。

    只是再往里的内容,就只剩下一个个奇怪的字符。

    整篇日记,众人只能看懂一个日期。

    “我们正研究呢。”田霄说,“我看了,这些符号应该是任陈禹独创的。”

    “真牛逼。”卓兵忍不住感叹,“我以前也曾经想过创造一种独特的语言写日记,但是后来又觉得太麻烦,就干脆不写了。”

    卓坚嘴角一抽:“你还写过日记?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苏秋的手指在日记本的字符上划过。

    墨水的清香散发出来,很好闻。

    苏秋低声说:“我知道这个日记怎么解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