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68.手机打不出英文,标题回头改
    ..,最快更新!

    第六十八章

    余叶一个人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

    她有些紧张的拽住自己的衣角, 看着对面七人。

    七名男士听到余叶的问题, 都面面相觑, 一时间,谁都没想到到底要怎么让余叶证明她就是她自己,毕竟这可不是现实, 还能去有关单位开证明……

    苏秋看着余叶,问:“你多大年纪了?上几年级了?”

    余叶一脸迷茫:“问这个干什么?我的年纪……我不方便说。”

    她说完, 似有所感,忍不住哭笑不得道:“我懂了,不过年龄这个问题真的太过分了,我是拒绝回答的,我只能说,我是一个糕点师。”

    她的第一反应还算正常。

    单晰面上若有所思,也提出问题:“快速说出几种蛋糕的做法。”

    余叶看了苏秋等人一眼, 无奈说道:“你们还不相信啊……谁带手机了?可以查一下我说的到底对不对。好了吗?戚风蛋糕是——”

    她语气平稳,缓缓将几种蛋糕的方式都说了, 还说了几个自己喜欢的与众不同的点, 然后眨眨眼:“你们出了游戏之后, 平时在家里也可以尝试一下,加入蓝莓真的会好吃很多。”

    众人对视。

    “应该是……真的吧?”

    “毕竟都问到现实问题了,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苏秋沉默一会儿,又问道:“游戏是花多少钱买的?”

    余叶一愣, 卡壳了一下, 才说:“是我爸给我买的……好吧, 其实我的年纪已经有点大了,这几年都不想结婚,他心里着急,就特意买这个游戏给我,让我上来找男朋友的,钱我倒不是很清楚……”

    这个理由可以接受。

    而且,余叶还点出了大多数玩家最开始的心理——来游戏找男女朋友。

    众人对视一眼,又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询问了好几个问题,余叶都答了上来,而且回答的速度并不慢,很多问题都是不假思索就答了上来。

    “行了。”单晰说,“应该就是本人了。”

    余叶眨眨眼,用可怜的语气说:“你们总算是相信我了,我刚刚都绝望死了,还在想你们要是不相信我,我可怎么办才好……对了,你们是从那头过来的?路上有遇到插到吗?我来的这条路是死路,一路上也没有见到岔路口,尽头是一面墙,万起无法回到自己寝室,幸好遇到了你们。”

    “我们这边也都是一条直线,没有别的能走的路。”卓兵说。

    走廊两边的尽头都是未知的黑暗,一想到这里有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众人的心都慢慢沉了下来。

    “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吧。”邱任说,“如果走廊前面有尽头,那就不是鬼打墙了,游戏也不可能设置一个死局,这里应该是有机关可以出去的。”

    众人点头。

    “刚刚一路上都没仔细看,直接就过来了……要不要再回去看看?万一机关在那头?”卓坚提议。

    单晰点头:“那我们还和之前一样,兵分两组。”

    之前苏秋、田霄和双胞胎兄弟两个一起,已经够四个人了,而且两两相互认识,都不会分开,单晰那边则是三个人,单晰便说:“余叶和我们一起吧。”

    听到这个提议,余叶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苏秋,小声说:“我能不能和苏秋在一起……”

    周围的人都揶揄地看着苏秋和余叶。

    余叶的脸更红了。

    “不行!”田霄非常有危机感地率先拒绝。

    开玩笑,苏秋可是他表哥,亲的那种,有血缘关系的!大腿当然要他来抱,不能便宜了别人。

    而且,他表哥都已经有嫂子了,可不能再和余叶拉拉扯扯!

    苏秋也说:“我和田霄关系好,抱歉。”

    “好吧。”余叶有些失落。

    “我们往前走,你们回头?”单晰询问苏秋。

    苏秋颔首:“都行。”

    八人便背道而驰。

    这条走廊里其实并没有多少东西,看起来空旷而悠长,众人能关注的点并不多,便重点朝墙壁以及挂在墙壁上的灯看。

    田霄的手在墙壁上摸来摸去,他站在苏秋身边,目光忍不住往苏秋头顶上的称号看,看了几眼之后,便说:“哥,你的称号什么时候下去啊?我一看你,就忍不住往那个称号上看……危正就是我嫂子的名字吧?”

    最后这句话,田霄说的非常小声。

    “是也不是。”苏秋看了田霄一眼,说,“半个小时就下去了。”

    “现在差不多二十分钟了。”卓兵笑了笑,“你这个称号确实挺显眼的,我之前就忍不住盯着看。”

    “我也是,哈哈哈哈,而且明明你是男的,为什么是新娘啊?”

    “我觉得这个游戏做的不好,应该写新郎才对。”

    “就是!”

    双胞胎就苏秋的称号问题讨论起来,苏秋漫不经心地听着,突然停下脚步。

    他掏出手机。

    三人原本正往前走,见苏秋停下,都是一愣。

    “怎么了?你发现机关了?”田霄好奇地看着苏秋。

    苏秋摇头,直言道:“不,我只是发现了一件事情……那个余叶,并不是真正的余叶。”

    “啊?”田霄震惊道,“卧槽,不是吧?”

    卓兵和卓坚也都惊讶地看着苏秋。

    卓兵结巴道:“当、当时我们不是问了很多问题吗?我看她都回答的挺好的呀,怎么就是鬼了呢?而且我其实也仔细观察了一下,她身后有影子,也能看见她的脚,走路的时候也没有踮脚跟!没有什么符合鬼的特征啊。”

    苏秋一边快速打字,一边说:“她从出现之后,完全没关注过我头顶上的称号。”

    周围的人一愣,恍然大悟。

    如果他们之前没见过苏秋,突然看到苏秋头顶上的称号,肯定会问一句,再不济,也会一直盯着看,但当时的余叶却始终没在意,甚至都没怎么往苏秋头顶上看。

    ……不,她不是不在意,她是看不见。

    这件事儿,说起来也是因祸得福了。

    苏秋看了田霄一眼。

    原本苏秋是打算直接将称号隐藏的,却没想到田霄不小心碰到了他,称号显示出来之后,也只是给玩家们看的,npc看不到称号,而是自动默认称号内容。

    比如说苏秋头顶上的称号,戴上之后,如果隐藏,玩家看不到称号内容,思想也无法被更改,所以就不会知道苏秋和危正结婚的事情,但所有npc却会默认,苏秋是有夫之夫。

    田霄一拍大腿:“……妈呀,她之前装的也太像了吧?把我们所有人都给骗了!”

    “嗯。”苏秋颔首,“很多玩家在玩游戏的时候都不会太在意,偶尔交流的时候,就会透露出这是一个游戏的事情。之前我所在的副本,npc都直接自称是npc了,有些npc对自己的身份其实很清楚,会编造一些谎言,将事情扭转成对自己有利的方向,也是有可能的。”

    “……太牛逼了。”

    “当一个普通的玩家实在是太难了。”

    “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你给他们发了什么?余叶……我是说那个鬼,现在应该也有手机吧?如果 贸然发在群里,会不会她也看到了,直接对单晰他们动手?”

    苏秋点头:“嗯,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只是在群里说,我找到了一个疑似出口的地方,但需要他们的帮助。”

    他将手机收了起来,静候其他人的到来。

    田霄忍不住唏嘘道:“我还没得到过称号呢……听说称号可以隐藏,幸好你没有把称号隐藏起来,不然我们就看不出来了。”

    卓兵点头,面上也露出一丝感动:“一般玩家都是隐藏的,很少有人会这么信任一起打游戏的玩家,谢谢你信任我们。”

    苏秋冷漠道:“我本来想点隐藏,田霄拉了我一下,就没隐藏住。”

    卓兵:“……???”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他一言难尽地盯着苏秋。

    怎么回事啊这个人?

    一般人要是遇到这种情况,听到卓兵这么说,肯定也就顺坡下驴,假装是真的信任他们了,苏秋却直接说出了当时的情况……

    田霄也懵逼地看着苏秋:“我……我之前拉你了?我都不记得了,当时应该是无意识地拉了一下,啊啊啊对不起!”

    苏秋肯定是不愿意把称号暴露出来的,毕竟那个称号……看起来还挺奇怪的。

    田霄不知道是自己的错也就罢了,知道了当然要道歉。

    “没关系。”苏秋淡淡道,“要不是你这一下,我也看不出余叶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情况就对我们非常不利了。”

    田霄期期艾艾地看着苏秋。

    他想说点儿什么,但碍于周围还有那对双胞胎,才没说出口。

    苏秋知道田霄在想什么。

    这个表弟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大大咧咧的,但有时候其实也很敏感,苏秋便低声说:“我没生气,你要想补偿我,下次就不要叫我一起打游戏了。”

    田霄:“……”

    田霄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

    从两方人马分开,到苏秋发现余叶的异状,其实并未过去多久,单晰很快就带着另外三人与苏秋汇合。

    “已经发现出口了?”单晰说话的语气有点喘,显然是一路着急赶过来的。

    苏秋点头:“应该是发现了,但还需要验证一下。”

    “在哪呢?”单晰在周围看了看,一脸迷茫,“怎么验证?”

    这附近可没有什么看起来像是出口的地方。

    “这事儿,还得问余叶。”苏秋笑了笑。

    “问她?”单晰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 余叶之前一直跟着他们走,苏秋这边发现了出口,问余叶干什么?

    一旁,邱任几乎是瞬间就听懂了苏秋的意思。

    他立刻伸手拉了一把单晰,将人带到苏秋这边来。

    寇思源反应也很迅速,只几秒钟的时间,余叶就再一次被孤立在了七人对面。

    走廊里有微风拂过。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余叶。

    余叶的面颊被长长的头发遮住,她微微抬头,一双眼睛盯着对面的苏秋等人,突然咧开嘴,露出一个让人胆寒的笑容。

    “这都被你们发现了?”余叶轻笑着,伸手摸向脖子。

    她的手指指甲瞬间变长,将戴在5脖子上的一条项链揭开,指甲轻轻挑起脖子上,被项链遮住的那条不是很明显的细缝,慢慢地,一张薄薄的人皮从她的脖子上掀了起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后退。

    人皮之下,是任陈禹。

    他随手将人皮扔在地上。

    去掉人皮后,任陈禹目光微微垂下来,‘啧’了一声,声音仍旧与余叶一模一样,语气可惜地说道,“多完美的女孩子啊,可惜了……为什么我就不是女孩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