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54.是个狼人(完结)
    ..,最快更新!

    订阅比例不足啦,最新最快最全, 尽在晋丨江丨文丨学丨城

    闲暇时间, 她喜欢看恐怖类的直播, 所以关注了很多专做恐怖向的主播。每次看到那些主播在恐怖世界中被吓得吱哇乱叫, 赵昕彤就觉得高兴。

    这一日吃午饭,赵昕彤突然发现, 她关注的一名恐怖向主播竟然直播了!

    这名叫球球的主播,现实中的名字是苏秋,简直就是赵昕彤的克星, 说起他的事迹,赵昕彤觉得自己能说个三天三夜。

    因为这位大神, 在玩沉浸式恐怖游戏时,从未露出过惊恐的表情,甚至还会因为游戏贴图不精致, 或是突然发现的bug笑场!

    搞得整个游戏一点儿恐怖的气氛都没有!

    而且, 最最让人难受的是,他有时候还会故意装害怕,截图之后作为直播的封面骗人!每次赵昕彤兴致勃勃的被封面吸引进来, 最后只能面无表情的看球球伪装害怕。

    呵呵,装也就罢了, 演技还这么堪忧,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装的!

    直想跳进游戏里打他!

    这你或许就要问了。

    既然如此, 那赵昕彤还看他的直播干什么?点x啊!寻找另一春啊!

    赵昕彤会告诉你:球球长得太好看了!每次直播一点进来, 就像是有魔性一样, 再也出不去了!就算是没有尖叫,只看那张脸也可以下饭了!

    真香!

    是的,好看的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球球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一直没直播,今天会带来什么游戏呢?

    赵昕彤愉快的打开直播界面。

    因为观看直播的观众过多,直播界面一开始有点卡顿,不过很快,一个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厅便显示出来,画面一如既往的阴森,一看就知道是恐怖游戏。此时,球球正仰头看壁画。下一秒,赵昕彤清楚的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帅气男人在一瞬间出现在球球的身边。

    赵昕彤眼睛一亮。

    这男人长得很帅,颜值完全可以和球球媲美,不过两个人完全不是同一个类型。如果说球球是颗芝麻馅的汤圆,那这个男人就像是一把刀,此时只是简单地站在那,便让人觉得他很‘锋利’。

    他的脸有些病态的苍白,眼睛半阖,只能看到里面一片白色,像是没有瞳孔,然而这无损他的英气。他的身材比例也非常好,比资料上一米七八高的球球还要高出半个头。

    肩宽腰窄大长腿,简直就是万千女性的理想对象。

    男人一头白色的及腰长发十分惹眼,头发只简单的在发尾打了个结,不至于那么凌乱,却一下子将他面上的锋利收了些,像是入了剑鞘。

    这男人也太帅了吧……

    赵昕彤捧住脸,都有点想爬墙了……

    她这边才刚感叹了一句,便看见男人凑过去,在球球的脖子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鲜红的舌头露出来,一下子将整个屏幕都衬得十分情·色。

    然而,球球就像是没感觉一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仍旧抬头看着上面,那半透明的男人面上轻笑,行为更加大胆起来。

    跟随着球球拍摄的摄像头显然觉得这是一个爆点,对着两个人接触的地方一通猛拍,而那男人舔了两下球球的脖颈后,像是不满足一般,甚至开始吮吸起来!

    啊——

    赵昕彤无声尖叫。

    很快,球球的脖子上便多出一个艳丽的吻痕。

    赵昕彤的目光看着那清晰放大版的吻痕,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她她她没看错吧!

    怎么可以有人这么亵渎她的男神!!!就算那个人长得帅,或者不是人也不行!!!

    女友粉要当场爆炸了!

    原本因为这个帅气男人的出现,就已经多了很多弹幕的直播间,顿时卡了一下,随后,弹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涨了起来!

    屏幕上几乎全部都是众人的惊呼。

    卧槽,卧槽,这不是真的……我的男神要被另外一个男神勾走了!天哪啊啊啊!半个小时内,我们要这个男人的全部资料!

    寄刀片!

    ……

    游戏内,三人面面相觑。

    侯文柏上前,将床上的被子掀开,嘟囔道:“新娘子哪儿去了?你们知道吗?”

    这房间里实在是太空荡了。

    除了那张床,其余地方完全不可能藏人。

    现在床上的被子被掀开,只剩下床底了。

    只可惜,于长东是不可能去看床底下有没有陆云的,苏秋只好自己动手。他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落下来的床单,腿部曲起,弯腰朝着床底看去。

    “卧槽!”于长东看着苏秋的动作,竖起大拇指,“牛逼啊!他一点儿都不怕吗?”

    师严青哈哈笑道:“有些人可能就是不怕吧。”

    于长东:“羡慕。”

    苏秋一手扶在床沿上,他弯下腰时,整个床底的世界就像是倒了过来,他隐约看到床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过床底下黑乎乎的,看不太真切。

    他只能看出一个轮廓来。

    苏秋直起身体,问侯文柏:“侯先生,你那里有手电筒或者蜡烛吗?”

    “没有。”侯文柏摇头,笑眯眯的说,“这里已经很亮了,还要蜡烛做什么?”

    亮?

    苏秋看了看昏暗的房间,觉得跟npc说不通,他无视侯文柏,蹙眉道:“我在床底下看到了一个东西……只比床短一点点,把那头的光都遮住了。”

    师严青一愣:“是陆云吗?”

    “不像,不是人的形状,陆云也没有那么高,倒像是……木板之类的,还算平整。”

    “那是什么?”师严青说着,也走过去,不过他虽然好奇,但也怕有危险,动作比苏秋犹豫多了,等苏秋走过去站在他身边,他才将趴在地上,侧头看去。

    “什么也没有啊……”师严青说。

    苏秋一怔,也趴下来看。

    然而这一次,床底下确实什么都没有了。

    苏秋可以清楚的看到另一头的光。

    两人一同站起身,都没说话。

    于长东一双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转,犹豫道:“什么情况?苏秋你怎么连青叔都逗啊?”

    苏秋:“因为你们可爱?”

    于长东:“……”

    师严青想了想,说:“我觉得苏秋应该不是在逗我。毕竟逗人这种事情,只有逗特定的对象才比较有意思,我一把年纪了,闹不起来。苏秋说的应该是真话,但我确实什么都没有看见,或许是游戏设定,只限定第一个往床下看的人能看到点什么。陆云发出尖叫时,我离门口比较近,当时也没多想,就直接开门看了,走廊里什么都没有,不到一分钟你就上来了,按理说,陆云应该还在房间里。研究院出的游戏,最基本的逻辑应该还是有的。”

    苏秋点头:“嗯,房间没有窗户,除非有密道……刚刚床下的东西肯定不是陆云。陆云现在暂定为失踪,见不到尸体,我们没法确定她到底是不是死了。”

    “死了?”于长东结巴道,“应、应该不至于吧……这可是一个恋爱类游戏,怎么能这么凶残?”

    “你可别忘了,刚开始大家进游戏的时候,苏秋去壁画那,要不是他躲得快,就被壁画上的男人刺死了。”一旁,师严青提醒着于长东。

    于长东:“……我不想记起这件事。”

    师严青安慰道:“不过没关系,游戏而已,死了也只是弹出游戏,你还可以再来一遍。”

    于长东的腮帮子鼓起,愤怒道:“……说好的恋爱游戏呢!这也太吓人了,我可不想再来一遍。等这个破游戏结束,休想再让我上线!我也不会充值的!不花一分钱!”

    师严青哈哈大笑。

    苏秋也被于长东的语气逗笑了,他嘴角微微勾起,不经意间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于长东丧气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睡觉吧。”苏秋说。

    “睡觉?”于长东瞪大眼睛。

    在发现少了一个玩家,不确定是否安全,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东西攻击他们的情况下,苏秋竟然能语气平静的说出睡觉这种话!?

    谁能睡得着!?

    “不然呢?在这里待着吗?”苏秋挑眉,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想在这里碰碰运气,等你的新郎出现?也是,那可是十万星币,确实值得你冒险。”

    于长东崩溃:“不不不!我不想!我家有钱,我不缺那十万星币!”

    师严青安抚道:“别怕,我们就先回去吧,等明天早上再把所有人叫过来看看。”

    “……行吧。”

    一旁,侯文柏突然说:“这可不行!”

    侯文柏刚刚一直都在房间里,只是始终没有说话,要不是这么突然一开口,在场的三人都要把他给忘了。

    于长东被侯文柏的声音吓了一跳,忙伸手牢牢的抱住苏秋的手臂。

    苏秋有些不太适应和人这么接近。

    他刚要开口让于长东放开他,于长东就主动松了手。

    “奇怪……”他看了看苏秋的手臂。

    一旁的侯文柏嚷嚷道:“新娘怎么就不见了呢!我朋友还等着结婚呢!现在新娘子不见了,他跟谁结婚!?是不是你们搞的鬼?我不管!你们可要赔一个新娘出来!”

    于长东脸色一白:“卧槽,不要选我!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么恐怖的地方!”

    侯文柏一愣,眼珠子转了转,冷哼一声:“这位先生,你说什么呢?我的好朋友只喜欢女性,女性!女孩子们多可爱呀,你一个硬邦邦的男人,竟然还敢妄想嫁给他?天哪!再说了,你这长相……”

    说到这里,侯文柏啧了一声。

    被嫌弃的于长东:“……”

    不用当新娘,明明对他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但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他忙制止于长东的行为:“我这边没事儿,你不用过来。”

    于长东茫然问:“那你刚刚怎么回事?”

    苏秋随口道:“脊椎上的老毛病了。我刚刚动了一下,突然感觉脊椎咔吧一声,怕出事儿,就没乱动。”

    “哦哦哦。”于长东比较傻白甜,一听苏秋的解释,也没有怎么怀疑,便开始诉苦,“薄贤太过分了!竟然把我找到的证据拿走了!”

    说完,于长东便控诉的看着薄贤。

    苏秋看了一眼薄贤。

    薄贤也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他嘴巴张开,无声的说:你肯定是在说谎。

    显然,薄贤完全不相信苏秋说的什么脊椎有问题。

    之前刚到这个世界时,从壁画中刺出来的匕首速度有多快,薄贤是亲眼看到的。

    当时苏秋反应速度那么快,而且之后行动上从未有扶腰、捶后背之类的动作,怎么可能脊椎有问题?

    苏秋眯了眯眼睛,压根儿没在之前那个话题上停留,他淡淡道:“薄贤,你不要欺人太甚,自己找不到证据就去抢别人的,当做自己的功劳,也有点太不是人了吧?”

    薄贤嗤笑道:“谁稀罕这破东西?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什么反应罢了。”

    说完这话,薄贤将手中的证据放回到了于长东的手中。

    于长东做出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哼!谁信你啊!这有什么好看的!”

    薄贤:“爱信不信。”

    两个人斗着嘴。

    苏秋趁着那两人不注意,瞪了身后一眼。

    ——他直觉男鬼还在身后。

    耳边再次传来一声轻笑,男鬼的声音带着一丝缥缈感,语气中暗含暧昧:“你为什么把我忘了?球球……”

    苏秋一愣。

    ‘秋’和‘球’的发音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苏秋可以清楚的听出,这个男鬼喊的就是他直播时的账号名称‘球球’,苏秋顿时有些迷茫。

    这个男鬼不是npc吗?

    为什么会知道他在现实中的直播账号名称?

    难不成是玩家?

    也不对吧……

    苏秋头一次被游戏剧情弄得百思不得其解。

    那男鬼伸出手,轻轻触碰苏秋的脸颊。

    苏秋被碰到的那一小块皮肤,瞬间就像是被放进了冰箱里一样。他被冻得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身后的男鬼轻笑出声。

    它将苏秋耳边的碎发拨弄到耳后:“你忘记了,其实我们早已经拜过堂,成过亲了。”

    苏秋:“???”

    “不记得了?”

    苏秋抿住唇:“……”

    “没关系,今晚我去找你,你在房间里乖乖的。”

    一向都十分冷静的苏秋,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游戏中不知道是npc还是玩家的男鬼竟然说,他们已经拜堂成亲了?

    怎么可能!?

    苏秋至今还是单身,田婉女士为他的婚姻大事问题急得要命,哪可能会已经和人成亲?

    不对,它也不是人……

    一时间,苏秋有太多的话想问男鬼,但于长东和薄贤就在身边,苏秋根本不能暴露男鬼的存在,只好将所有的疑问都咽进肚子里。

    一切,都等今天晚上回房间……

    苏秋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找到男鬼的目的已经达到,整个小隔间也基本被搜索完毕,没有其他的证据了,苏秋便说:“走吧,薄贤不是说想去师严青的房间看看?”

    薄贤:“走。”

    三个人往小隔间外面走。

    薄贤说:“我觉得,师严青很可疑。他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大的那个,经历过的事情可比我们多多了,遇到事情时也不慌不忙的,比别人更有可能装模作样。而且,郑欣之前有句话说得很对,师严青一直都在强调这只是个游戏,而且他还抱怨过他赚钱有多难。”

    说到这里,薄贤看了一眼两人的表情,“我觉得,有可能是系统说男性也有可能成为新娘后,师严青就觉得自己有希望拿到十万星币,所以就对孟云祈下了狠手。”

    他的这段分析根本没人搭理。

    薄贤自讨没趣,也只好不说话了。

    三个人安静下来。

    于长东走路喜欢拖着脚,在厚实的地毯发出擦擦的声音,但苏秋和薄贤的走路声,却全部都被消除了,除此之外,周围就只剩下两条手臂在衣服的布料上摩擦的声音。

    苏秋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如果有人心怀不轨,半夜不睡觉,出来搞点小动作,那其余在房间中的人,根本就听不见有人出门了。

    毕竟当时走廊里的灯光始终都亮着,又如此的昏暗,地毯也厚实得不像话……

    苏秋眯起眼睛。

    可如果不限定时间的话,谁都有可能这么做。

    一时间,又一次陷入了死胡同。

    苏秋蹙眉,正好看见师严青和郑欣从苏秋的房间中走出来。

    薄贤一看见郑欣便眼睛一亮:“欣欣,你们找到什么了吗?”

    “没有。”郑欣的眼睛之前哭肿了,此时看着有些憔悴,声音也略微沙哑。

    她轻声说,“我和青叔已经看了两个房间,是于长东和苏秋的,都没有发现什么。我觉得……我们现在互相怀疑的状态实在是太让人崩溃了。对不起,之前在楼下的时候,我不经大脑就说了怀疑你们的话,我只是太害怕被你们误会成凶手了,毕竟我根本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