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38.是个狼人(十五)
    ..,最快更新!

    订阅比例不足啦, 最新最快最全, 尽在晋丨江丨文丨学丨城  “怎、怎么可能?”于长东一听侯文柏的话,当即忍不住反驳,“孟云祈是自己被那个鬼手拉进镜子里的!我们亲眼看见的!鬼!我们都是普通人类, 怎么能做到这一点!”

    确实。

    孟云祈尖叫声后, 苏秋等人几乎没有什么犹豫, 就往小隔间里去。

    当时,郑欣正上厕所,苏秋最先过去, 看到的整个小隔间也确实只有孟云祈一个人。

    而她的死法,又那样恐怖……

    怎么看都不像是玩家做的。

    在场的人互看一眼, 都不觉得对方有这种神通广大的本领。

    难不成是这个npc在说谎?

    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自相残杀?

    众人观察着侯文柏,又否认了这个想法,游戏没必要这么玩, 这种游戏, npc的大多数话,都是有可信度的。

    不多时,郑欣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悠悠转醒。

    她有些头痛, 一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

    显然,刚刚看到的场景对她的打击不小,直到现在, 她面上还遗留着一丝惊恐。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后, 先是迷茫地环顾四周, 随后猛地拽住坐在她旁边的薄贤的手臂,语气微颤,问:“刚刚……刚刚我看到的是真的吗?”

    “是。”薄贤嗓子有些发干。

    “……确实是真的。”于长东也同情的看着郑欣。

    他自认比较胆小,此时看郑欣比自己还要害怕,顿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天哪……怎么会这样……”

    郑欣喃喃着,将自己蜷缩在一处,她的身体微微发抖,声音哽咽起来,“云祈姐怎么就……太可怕了……早知道我就不去上厕所了,否则她也不会出事……”

    郑欣将头埋进双臂中,呜咽出声,看起来我见犹怜。

    薄贤本来就对郑欣有意思,见状连忙安抚道:“欣欣别怕,这就是游戏罢了,孟云祈死之前,一定已经弹出游戏,这个游戏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否则她出去肯定会告晋江研究院。”

    “……你说得对。”郑欣小声说,“研究院也怕伤害到玩家的精神,不过我现在特别害怕……我忍不住想,要是我也被那样弄死,就算是出了游戏,我肯定也直接崩溃了。”

    “谁不是呢。”于长东感叹。

    他也怕鬼。

    如果他在这个游戏里,也那么死了,说不定叫的比孟云祈还要凄惨……

    一旁,侯文柏不停地在客厅中踱步。

    他显然气急了。

    原本献给危正的新娘子死去,那今天晚上……

    侯文柏皱起眉头。他耳朵动了动,听到郑欣等人聊天,突然停下脚步,在几个玩家中来回看,一边看还一边努力睁大眼睛,像是想直接从剩余的五个人当中揪出那个杀了新娘的凶手。

    可他光靠看,显然看不出凶手是谁。

    侯文柏丧气地坐回沙发上。

    他愤怒道:“你们不用质疑我说的话!不能在结婚之前伤害已经选定的新娘,是这里的规矩!若是违反了规矩,我们可是要受罚的!如果不是你们动得手……呵,就算是你们被整得死绝了,新娘子也绝对不会出事!”

    趁着侯文柏说话时,苏秋观察着几人的表情。

    得知凶手就是他们几人后,师严青皱起眉头,目光在其他人身上快速扫了扫,不过着重放在薄贤和郑欣身上。

    于长东则比较傻白甜。

    他到现在还有些无法接受是玩家杀害的玩家,傻乎乎地说:“可是大家看到的都是鬼把孟云祈杀掉的……”

    “呵,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看到的,就都是真的吗?人类有时候,可比恶鬼还要狠心!”

    侯文柏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我不管!凶手肯定就是你们中的一个!你们可真行,今天晚上的婚礼又被你们给搅黄了!既然如此,也就别怪你们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们听好,在明天婚礼之前,你们一定要把那个凶手揪出来!我要亲手撕碎ta!如果找不出来……”

    侯文柏冷笑一声,“你们不会想知道的。”

    下完任务之后,侯文柏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快步上楼去了。

    客厅中只剩下玩家。

    薄贤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目光一直往苏秋等三个人身上看。

    就像是师严青下意识怀疑不太熟悉的薄贤和郑欣一样,薄贤也在怀疑着他们三个人。

    薄贤的目光无意间与苏秋对视上,他当即露出一个假笑,又去观察师严青。

    至于坐在沙发上的郑欣,则害怕的往旁边挪了挪,无声的距离薄贤更远了一些。显然,这位姑娘的戒心比较严,即便是对她释放出好意的薄贤,也不会让郑欣轻易信任。

    几个人的状态都还正常,目前看不出什么来。

    苏秋沉吟一会儿。

    他冷静地提问:“既然要杀孟云祈,那肯定是有目的的,孟云祈一死,受益最大的人是谁?”

    众人几乎都看向了郑欣。

    郑欣触及周围人的视线,微微一愣,她拼命将自己缩小,眼泪立刻砸了下来,哆哆嗦嗦的说:“你们看我做什么?我……我怎么可能杀死云祈姐?”

    周围人都沉默下来。

    孟云祈一死,下一个新娘,肯定就是郑欣了。

    像是知道周围的人不会相信她的话,郑欣突然爆发,她大声道:“我杀云祈姐做什么?想成为新娘子吗?如果我想的话,我早在之前就毛遂自荐了,根本不会等那个npc选!”

    说完这话,郑欣崩溃的大哭起来。

    于长东尴尬地看一眼众人,小声道:“应该……不是她吧?”

    薄贤趁机将郑欣揽进怀中,冲着苏秋的方向指责道:“你们怎么会怀疑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儿?她本来就有机会去当新娘,要想去早就去了,根本犯不着对孟云祈下手!而且孟云祈还是……还是那种死亡方法……你们觉得一个柔弱的姑娘,会选择让孟云祈那样死吗!?”

    郑欣感激的看了薄贤一眼。

    她突然想到什么,忙说:“对了,还有一点!在孟云祈死前,系统提出,游戏里的所有玩家都有可能获得奖金!所以获益的人并不只有我一个人!之前npc说危正喜欢女人,我们明明一直都平安无事,结果系统刚说男人也可以,我们就出事儿了!这样想,怎么都觉得是你们几个男人想获得那十万星币,所以才杀了孟云祈!你们!你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凭什么就将罪名推到我身上!”

    “呜呜呜我不背锅!我不想死——”

    郑欣的身体始终都在发抖,她说完这话后,眼神中已经带上一丝癫狂。

    周围的人听到郑欣的话,一时之间都没说话。

    郑欣转头看众人,她很快锁定师严青,喊道:“你!你之前还一直感叹说自己赚钱不容易,累死累活攒了一点儿星币,还一直强调这只是个游戏,恐怕凶手就是你吧!因为在游戏中动手,所以完全不会有任何负罪感是吗!”

    “你说什么呢!”师严青扬声反驳,“我才不会这么做!”

    “我也觉得青叔不是这样的人……”

    一旁,于长东也说。

    他和师严青毕竟是睡过一觉的交情,又耳根子软,完全不会把人往坏的方面想。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薄贤蹙眉,也跟着郑欣一起,又将长枪对准了于长东:“你叫于长东是吧?孟云祈化妆时,我们站在聊天,当时你强调了好几次,说你家里有钱,在场的人当中,你的嫌疑最小吧?你说那话,是不是就为了让我们觉得你不可能杀害孟云祈?”

    于长东完全没料到,炮火竟然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他顿时有些着急:“我家里确实有钱,我也确实看不上这十万星币……”

    “可我看网上说,有钱人不都是越有钱越抠吗?十万星币也不少了。”

    “网上的话怎么能随便信!”

    “呵呵,我可没说凶手就是你,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而已,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因为被说中了吗?”

    薄贤冷笑一声,又转头看苏秋,“还有那个叫什么苏秋的,平日里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不定这些事儿就是他干的!你看当时出事儿,他反应那么快,直接就朝小隔间跑,说不定就是早有预备。看到孟云祈的惨状,他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的!我觉得也只有杀人狂魔才会这么无动于衷吧!?”

    一旁,师严青忍无可忍:“薄贤!你是条疯狗吧!到处乱咬人!你怎么不说你自己!?”

    郑欣闭着眼睛,呜呜呜地哭着:“不是我……不要看我……你们好吓人,嗝,我想……我想下线,我不打这个游戏了还不行吗……”

    郑欣哆哆嗦嗦调出控制面板,但游戏的下线按钮是灰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