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修行从渔夫开始〕〔我,演技炸裂〕〔白云生处有仙楼〕〔穿越年代农家女〕〔随身超市混三国〕〔蜀汉我做主(三国〕〔大唐闲散王爷〕〔我真没想结婚啊〕〔天王战神〕〔一把轩辕剑行诸天〕〔侯爷的一品嫡妃〕〔我在四合院中的悠〕〔费伦的刀客〕〔我在春秋做贵族〕〔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30.是个狼人(七)
    ..,最快更新!

    最新最快最全, 尽在晋丨江丨文丨学丨城  每个玩家房间中的床都是一样的, 薄贤房间中的床也就两米多一点宽,睡一个人是宽敞, 两个人绰绰有余,三个人就有点拥挤了, 四个人?

    不存在的。

    更别提他们都是大男人,睡觉的时候比较占地方。

    除非四人中, 有个人愿意打地铺。

    但在这种房间中或许有鬼的情况下,打地铺更可怕好吗!

    想想看, 你的身边就是床底……

    当你熟睡的时候, 一只鬼手慢慢从身旁的床底伸出来……

    薄贤打了个寒颤。

    他有些后悔了。

    另外三人之前一同探过婚房, 关系肯定比起他来更加要好, 就算是真的睡在一起,也是那三个人睡在一起。没他什么事儿。

    早知道就应该和他们一起去婚房看看, 虽然可能有危险, 但好歹还算有点革·命情谊不是?

    薄贤正懊恼的时候,就听苏秋慢吞吞地说:“我就不和你们一起睡了。”

    薄贤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秋。

    这么好的机会,苏秋竟然放弃了?

    于长东和师严青也是一愣, 后者问:“那你……”

    苏秋:“我胆子比较大。”

    于长东:“……”

    于长东立刻伸手去拉师严青, 恼怒道:“走走走,我们不要理他!”

    师严青有些犹豫。

    虽说之前这里的鬼怪也几乎没有乱来过, 但谁知道今夜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苏秋单独一个人睡, 确实是有些过于危险了。

    他提议道:“其实四个人凑合一下也是能睡的, 我们要不横着睡?”

    苏秋轻笑一声:“谢谢青叔关心,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回自己的房间睡就行,不会出事的。”

    如果没有那个男鬼,苏秋确实不会一个人。

    但他已经约好和男鬼谈话,当然不可能再与于长东他们一起。

    而从之前男鬼的行为上看,每次遇到危险,他都会护着他,至少在苏秋搞清楚‘成过亲’到底是怎么回事,和男鬼闹翻之前,他都是安全的。

    见苏秋已经下定决心,师严青劝说不动,只好点头说:“行,那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

    苏秋答应一声,率先往自己的房间走。

    之前在这条走廊里发生的事,让几人都觉得心有余悸,看见苏秋眼睛眨也不眨的往前走,三人都不由羡慕。

    薄贤加快步伐,闷声不吭地跟在苏秋身后,于长东也紧紧抱住师严青的一条胳膊,一同快步跟上。

    苏秋房间距离更近,他率先走进房间。

    一手扶着门,苏秋对外面的三人说:“早点睡,明天见。”

    “明天见。”

    “有什么事叫一声,我们隔得不远,应该能听见。”师严青说。

    苏秋很是承情:“好,你们那边有什么事也可以叫我。”

    “我们可是三个人,你只有一个人,你才要注意一点儿吧?”于长东嘟囔着,但看向苏秋的眼神中却带着关心。

    苏秋笑了笑,没多解释。

    待那三人走远,苏秋这才缓缓阖上门。

    ‘咔’的一声轻响,苏秋身后,一个冰块快速贴了上来。

    那男鬼速度很快,苏秋刚察觉到凉意,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便感觉自己的腰缠上一条手臂,后背也紧贴男鬼前胸。

    他语气当即冷下来:“别动手动脚。”

    耳边传来一声轻哼。

    男鬼的声音中带着丝不满:“你是我妻子,我凭什么不能抱你?”

    苏秋觉得有点头疼。

    他可从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这男鬼成亲了。

    身体被男鬼困在门后这一小块地方,苏秋动弹不得,干脆就在这里发问:“我们什么时候成的亲?”

    苏秋语气非常不好。

    “……你全都不记得了。”

    男鬼喃喃道,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艰难地吐出一个名字:“戎言。我是戎言。”

    苏秋一怔。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一下子捕获到了遥远的记忆。

    戎言……

    苏秋记得这个名字。

    那时候苏秋刚念大学。

    大一的新生生活原本应该是忙碌的,但苏秋什么社团都没入,整日除了上课画画就是打游戏,看起来就比旁人闲了许多。

    他偏爱一些恐怖类游戏,喜欢心跳加速的感觉,再加上当时直播盛行,几乎每个打游戏的玩家都有自己的直播账号,苏秋被表弟田霄撺掇,干脆也开了个账号,玩游戏的时候顺便直播。

    最开始的几个月,苏秋一直都是个小透明,观看他直播的观众寥寥无几,评论更是没有几个,直到他玩了一款据说没有人能通关的恐怖游戏《尖叫》。

    历经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苏秋终于通关了。

    他将通关的资料整理好,剪辑发布了出去。

    作为第一个通关《尖叫》游戏的玩家,一时之间,苏秋名声大噪,‘球球’这个玩家名字,在直播界中也被人耳熟能详,并带起了《尖叫》的又一波浪潮,但之后的玩家,都无法复制苏秋的成功路。

    因为在那部游戏的剧情中,苏秋刷满了一名厉鬼的好感度,那名厉鬼总是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救出苏秋。

    结尾,苏秋操控的角色和那名厉鬼结了婚,成为唯一一个在大结局中活下来的玩家。

    而再一次进入游戏的玩家们,每当也想和这名深不可测的厉鬼产生关系,得到厉鬼庇护的时候,厉鬼都会直接将玩家杀死,并傲慢地说出台词:“你选错了,我已经有爱人。”

    那名厉鬼,名字就是戎言。

    苏秋:“……”

    苏秋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竟然在另外一款游戏中,见到了《尖叫》中的戎言……

    当初玩那款游戏时,苏秋几乎将所有的故事线都看完了,通关后,他便没有任何留恋,直接封存了游戏,再也没有打开过。

    这款游戏毕竟是苏秋的成名作,热度还是有的,在苏秋玩新游戏的时候,当年的观众们总喜欢刷起戎言,只是后来的这么多年里,苏秋又玩了很多很多款游戏,多到苏秋都记不清了,直播间的观众也一波波的换。

    再也没有人提起那款游戏。

    再也没有人提起戎言。

    现在,六七年过去了……

    如果不是这个男鬼突然提起,苏秋几乎都要忘记有这么一段回忆。

    他垂下眸,半晌没说话。

    “还没想起来?”戎言低沉的声音将苏秋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声音中暗含怒意,又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失望。

    苏秋忍不住抬头,朝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

    房间中陷入安静。

    如果不是面前传来的寒意几乎要将苏秋冻僵,苏秋都要以为,戎言已经被他气走了。

    就在苏秋眼神游离了一瞬,想开口说他已经记起来的时候,苏秋突然感觉自己的唇贴上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他愣了愣,下意识要低头躲过这个吻,下巴却被戎言的手指捏住,被迫抬起。

    苏秋喉结滚动。

    真的是那个戎言吗……

    苏秋闭上眼睛,手指不易察觉的颤了一下,他身体有些僵硬。

    两个人的唇单纯的贴着。

    戎言看着面前的苏秋,他眼睛微微眯起,白色的睫毛动了动,像是蝉翼一样,瞳孔中中却带着可怕的疯狂占有欲。

    也幸好他此时是鬼,苏秋看不到他的表情……

    戎言有些自嘲地一笑。

    他还这么顾忌他做什么呢?

    他都已经把他忘了。

    戎言浑身的气压瞬间低了下去,他一手紧紧捏住苏秋的肩膀,用力压了下去,冰块般的舌头长驱直入,撬开苏秋的唇,霸道地在怀中人的口腔中扫荡。

    苏秋闷哼一声。

    他是第一次接吻。

    初吻被一只鬼这么抢走,一点儿美好的感觉都没有,苏秋不由蹙眉。他有些恼怒,可这鬼的力道又太大,捏的苏秋肩膀都仿佛要碎了。

    痛感下调至10%的情况下,仍旧这么痛,显然,这男鬼是非常生气的,若苏秋忤逆他,说不定会直接被杀死。

    苏秋呼吸不由变得越来越急促,但嘴中却一片冰凉,舌头发麻,很快便冻得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浑身发冷的感觉,让苏秋身体发颤。

    他的手慢慢摸到口袋中的匕首,反反复复地要将匕首抽出,但最后,苏秋还是放弃了,他选择抬起手臂,抗拒地想要推开戎言。

    但苏秋的力道,对于厉鬼戎言来说,就像是小猫爪子按上来一样,一点儿威胁都没有。

    戎言就像是一个不会融化的冰雕,死死的钉在原地,苏秋非但没能推动他,手掌心反而更冷了。

    苏秋忍不住睁开眼睛。

    视线中的空白,以及手上、唇中的触感,让苏秋觉得有些错乱。

    他手上猛地用力,总算是让两人之间有了间隙。苏秋紧蹙眉头,使劲儿偏过头,避开戎言追过来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