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28.是个狼人(五)
    ..,最快更新!

    第二十八章

    “诶。”老爷子笑眯眯地应了一声, 介绍说, “这是我儿子谭钰容。这两个是从外地来村里的老师,以后会教你功课。快过来打个招呼。”

    戴晨喻闻言, 自我介绍道:“我叫戴晨喻。”

    苏秋也说了自己的名字。

    名叫谭钰容的男人看起来和他们的年纪差不多大。

    他长相很俊,脸型棱角分明, 五官立体。

    此时头发上梳,谭钰容饱满的额头登时露出来,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 就算是放到娱乐圈里, 也立刻能将众多明星比下去。

    他面上并无什么表情, 显得疏离而又冷漠, 闻言对着他们轻轻点头,很有礼貌地说:“戴老师好, 苏老师好。”

    苏秋冲谭钰容一点头。

    “快进来吧。”谭老爷子说。

    这栋房子比苏秋分配到的房子要好多了, 也更干净、有人气儿。

    除却大门和正中间的院子,其余三个方向都是盖的房屋。

    进门左手边是做饭的厨房和一个杂物间,右手边是主卧和客厅,正对面则是两间客卧, 客卧旁边还有一个围成一圈的小菜园, 园子里种了些青菜,整整齐齐的。

    戴晨喻和苏秋被请到客厅中。

    “这是我婆娘桑翠。”谭老爷子指了指正将饭菜摆上桌子的老奶奶。

    “桑翠奶奶好。”苏秋乖巧喊道。

    戴晨喻也忙叫了一声奶奶。

    桑翠就是之前苏秋刚来到这个村落, 在村口等着苏秋的老奶奶。

    她对苏秋的印象很好, 此时看见苏秋过来, 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笑,褶子都堆到一起,一双眼睛很明亮,整个人看起来和蔼可亲:“是你啊,来来来,你们快过来坐下!”

    她的手在围裙上抹了抹,伸手拉着苏秋胳膊,热情地将他按在一个凳子上。

    她面朝着谭老爷子,语气中带着一丝甜蜜的埋怨:“来了客人,老头子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现在再去加两个菜!”

    谭钰容:“妈,我帮你。”

    两人一起进了厨房。

    谭老爷子原本正要坐下,到一半时,又想起什么,他忙站起来,搓了搓手,兴奋地叮嘱道:“你们两个先在这儿坐着,我去拿瓶酒来。”

    “今儿难得有客人来,喝口小酒罢了,婆娘总不至于再念叨我……今儿咱们几个不醉不归!”他嘟囔着,从客厅中出去了。

    整个客厅登时只剩下戴晨喻和苏秋两个人。

    戴晨喻主动坐到苏秋身边。

    他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都快要流口水了,只可惜主人不在,旁边又有苏秋看着,他也不好意思偷吃,只能感叹道:“这菜也太香了吧?游戏里的npc手艺也这么好!?”

    苏秋闻言,朝桌子上看去。

    已经端上来的两道饭菜香气扑鼻。

    其中一道是韭菜炒鸡蛋,另外一道则是蘑菇炒肉。

    “是不是因为我一天没吃饭了,所以才这么饿?”

    戴晨喻眼睛直盯着蘑菇炒肉看,他叹息一声,“这个游戏做的太真实了吧……我过新手副本的时候,差不多十天,都一直没饿过呢,上个副本世界比较短,才一天就出来了,我吓都吓死了,压根儿没什么感觉……”

    苏秋突然站起身。

    “你干什么去?”戴晨喻问。

    “我去厨房看看。”苏秋答。

    厨房与客厅隔着院子。

    苏秋出了客厅,站在棚子底下,便看见谭钰容拿着一个碗往厨房走。后者显然也看到了苏秋,他身形一顿,端着碗的手微微一紧,骨关节都有点发白了。

    他的目光在苏秋身上停留一会儿,像是不好意思一样,微微垂下头,闷头进了厨房,将碗递给桑翠。

    苏秋走过去。

    桑翠一转身,就看到了苏秋:“啊,苏老师来了。”

    苏秋点点头,站在门边往里看:“奶奶,您这是做什么菜呢?”

    “做个白菜炒肉,再拍个黄瓜。”

    桑翠笑眯眯地说着,将谭钰容手中的碗接过,那碗里的肉红白相间,已经切好了,桑翠便直接倒进热锅中,“你们啊还真是来对了。刚好前天老刘把养了半年的猪杀了,我们换了点儿肉准备改善伙食,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招待你们。”

    苏秋扯了扯嘴角。

    他面上露出一个略微有些冷淡的笑,声音却甜甜的:“谢谢奶奶。”

    桑翠爽朗的笑起来。

    正说着,谭钰容洗了碗,放在一旁的灶台上,他转身,似乎是要出厨房的门,只不过苏秋在门口挡着,他出不去。

    两个人挨近了,正对着,谭钰容居高临下的看向苏秋。

    他低声喊道:“苏老师。”

    这声音非常又磁性,又被谭钰容刻意压低了,苏秋顿时觉得自己耳朵一痒。

    苏秋揉了揉耳朵,抬头看他。

    谭钰容抬起一手扶着门框,另一手按住苏秋的肩膀,将他往外轻轻推了推:“厨房里烟大,苏老师先去客厅里等着吧。”

    “对对对。”厨房里炒菜的桑翠一叠声道,“看我这脑袋,厨房这种地方,苏老师这种有学问的人怎么能来呢?钰容啊,你快带苏老师出去。”

    苏秋伸手打了一下谭钰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用你推我。”

    谭钰容立刻松了手:“抱歉。”

    两个人并排往客厅走。

    苏秋侧过头,看了一眼谭钰容。

    谭钰容此时穿着背心,洗得发白,下身是一条破旧的长裤,他的鞋不太干净,上面都是泥巴,似乎真像是谭老爷子说的,平日里都在地里干活。

    他长得很高,大概是经常干农活的缘故,裸露出来的皮肤略微有些黑,从他宽阔的肩膀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肌肉块,很紧实。

    谭钰容的两条大腿更是壮实,又很长,十分瞩目,苏秋原本身材还算正常,在男性中也算是拿得出手,但站在他身边,硬生生被衬得娇小许多。

    暴雨落在头顶的棚子上,震的苏秋耳朵疼。

    苏秋快走了两步。

    谭钰容一愣,也默默加快脚步。

    两个人像是拼着一股劲儿,竞走一样回到客厅。

    刚推开客厅的门,苏秋一眼就看到正在偷吃的戴晨喻。

    戴晨喻的手还举在半空中,指尖摸着块肉。

    他一转头,便看见站在门口,背着光的苏秋和谭钰容,谭钰容身高比苏秋高一头,即便站在苏秋身后,也不会被遮挡视线。

    他手上一抖,快速将肉塞进嘴里。

    戴晨喻面上有些尴尬。

    之前苏秋走后,戴晨喻一个人在客厅,面对着桌子上的饭菜,只感觉饥肠辘辘,饿得不能行,他心中纠结了半天,想等着主人过来一起吃,又觉得反正也没人看见,他不如干脆先吃了再说。

    左思右想,戴晨喻还是伸出了罪恶的手,却没想到还没进嘴呢,苏秋和谭钰容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回来了!

    戴晨喻胡乱将口中的肉咽下去,讪讪道:“你们回来了?我、我实在太饿了……”

    谭钰容:“没关系,我去给你拿双筷子。”

    他说完,转身回厨房。

    苏秋:“你吃肉了?什么味儿?”

    戴晨喻一愣,一脸懊恼地说:“我就只偷吃了那一口,还没来得及塞进嘴里呢,你们就来了,我着急,没品味儿就咽下去了!”

    “哦。”苏秋应一声。

    戴晨喻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什么,觉得苏秋突然问这句话,似乎有些奇怪。他问:“你是不是觉得……这肉有问题啊?”

    苏秋:“没有。”

    “……真的?”戴晨喻的眼睛再一次看向盘子里的肉。

    这肉的模样和猪肉差不多,戴晨喻回忆了一下肉刚进嘴里的感觉,但只记得当时的心虚与紧张了,他忍不住哀嚎一声:“卧槽——我有点怕了。”

    苏秋安慰道:“没事,我也只是发散一下思维。桑翠奶奶说这是前天老刘家杀猪,他们从老刘家换来的,说不定是真的呢。”

    戴晨喻松了一口气。

    苏秋嘴角一勾,又说:“不过我刚刚出去的时候,看到谭钰容端着一个碗,碗里就是猪肉,但他明显从别的地方拿去厨房的。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猪肉不放在厨房里,竟然放在别的地方?”

    戴晨喻皱起眉头,也开始思索起来。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苏秋慢慢地说,“比如,其实那肉并不是猪肉,而是……别的,所以才不敢放在厨房,让旁人看见。”

    戴晨喻嘴角抽动了一下:“别说了,我要吐了。”

    苏秋哈哈大笑起来。

    戴晨喻一脸郁闷,他闷闷的想了一会儿,问:“苏秋,你刚刚到底是真的在认真推理,还是骗我玩啊?”

    “你猜?”苏秋说。

    戴晨喻:“……”

    苏秋也太过分了!

    恰好这时候谭老爷子回来了,两人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谭老爷子手中拿着一瓶白酒,他落座后,手上摸着酒瓶子,眼中带着一丝怀念,说:“这是我之前珍藏起来的。现在村子里的人出不去,很多东西都已经没了,我又是个爱酒的,每年顶多就喝一喝钰容从山上打下来的野葡萄酒,白酒却是很久没尝过了……今天可得好好过过瘾!”

    谭老爷子开酒瓶的时候,谭钰容端着一盘子菜,一手又拿着几个杯子,杯子里放着一把筷子,走进客厅。

    他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餐桌上,分给众人。

    “你妈呢?”谭老爷子问。

    “等会儿就过来了。”谭钰容说。

    谭钰容又来回走了两趟,桌子上的东西基本都齐了,他坐在了苏秋身边,桑翠也来了,与谭老爷子坐在一起。

    她一看见酒,有些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但大概是因为有客人,所以什么都没说。

    谭老爷子高兴地给苏秋和戴晨喻倒酒。

    苏秋用手挡住自己面前的杯子,温吞道:“不好意思,谭爷爷,我不会喝酒。”

    谭老爷子诶了一声。

    他板起脸来,有些固执的说:“苏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我说句不好听的,你也别生气。现在野狼现世,你可指不定连明天都过不去呢!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就算是你侥幸过去了,以后也都要在这村子里生活,永远走不了,这种酒以后绝对再也喝不到!现在好不容易喝一次,你竟然不珍惜,是故意不给我面子还是怎么的?”

    这言论……

    苏秋蹙眉,有些不太高兴。

    他最不耐烦的就是这种强迫式的应酬,再加上这是游戏,苏秋并不想为难自己。

    谁打游戏还愿意憋屈?

    他冷笑一声,正准备站起身离开,一手突然按住了他的腿。

    谭钰容说:“爸,你这话可有点过分了。人家苏老师是知识分子,不想喝就不喝,你就别强迫他了。”

    谭老爷子一愣。

    他似乎很听谭钰容的话,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了两句,说:“行吧,不喝就不喝,苏老师你别生气。”

    谭钰容转头看向苏秋。

    他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苏老师,对不住,我代我爸向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个乡野村民一般见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