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27.是个狼人(四)
    ..,最快更新!

    第二十七章

    “事情还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老爷子咳了咳, 面上露出回忆的表情, “那时候,整个村子里一派祥和, 我也正值壮年。村里的人靠着勤劳朴实的双手养活自己,所有人都活得很快乐, 可突然有一天夜里,村子的人大都听到了一阵狼叫声, 大家伙儿都没怎么在意,却没想到一觉醒来——”

    老奶奶突然止住细细的哭声, 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也心有灵犀般地看过去。

    两人对视一眼, 老爷子长叹一声:“大家伙儿醒来, 在村子里发现了好几具死尸, 而且死去的,全部都是正值壮年的村民。他们的死法……和你们认识的这两个女娃一模一样……是被咬死的, 全部都是被咬死的!他们身上的肉一点儿不剩, 只剩下骨头架子——”

    众人都震惊的看向老爷子。

    狼叫?

    原来地上的那些脚印,全部都是狼的!

    似乎是想起当时的情况,来院子里的村民们都忍不住抹起眼泪。

    老爷子也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他们抱做一团, 痛哭流涕。

    而玩家们则不由面色铁青。

    根据脚印来看, 这狼的体积肯定特别的大,一般的狼体长大概在一米到一米四, 但这头狼, 保守估计也得有两米多了。

    游戏的任务是让十二名玩家在这个村子里, 安全呆够一个月的时间,可刚来到这里,只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死去了两名玩家,现如今只剩下十个。

    照这个速度下去,别说一个月了,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了!

    宋馨冷冷道:“你们这个村子如此古怪,为什么不在我们来的时候,就告诉我们可能会有危险?”

    “对啊!要是你们说了,我们肯定会有防备,也不至于……”

    也不至于像是现在这样。

    众人纷纷生气地看向老人们。

    之前说话的老奶奶叹息一声,面容哀戚道:“我们没有说,是因为我们以为,不会再有野狼伤人的事情出现了……”

    “呵。”宋馨冷笑一声。

    当初死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他们以为没有,就真的没有了?

    其余玩家也都有些义愤填膺。

    老奶奶解释道:“二十年前,自第一夜死去许多村民后,村子里又陆陆续续死了好几个人,每个人心里都怕啊!我们也找了警察,但是你们也看到了,那些人死去的方式并不是人为,而是狼……警察就算是来了,也只能让人在房屋安装栅栏等等……但这些,根本就挡不住那些狼……”

    确实……

    能将人咬成这样,仅仅只是栅栏,还真没法拦住那些狼。

    “……那你们为什么不搬走?”朱铁问,“你们不害怕吗?”

    “害怕!谁不害怕呢?我们当时就打算搬走,可怎么都找不到出去的路,不管怎么走,最后总会回到这个村子!所以我们才说,这里是受到诅咒的村子,进来就出不去了!那些警察们也逃不走,回不去,最后都被野狼陆陆续续咬死,警察死绝了,我们还以为会轮到我们……谁知村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老人的声音中带了颤音,哭道:“我们出不去啊!也只能在村子里得过且过,能活一天是一天……如果能有出去的机会,谁不走呢?”

    众人一怔,都有点情绪低落。

    另外一名老人抹了抹眼角:“二十年了。那段时光简直就是噩梦一样……”

    “村子里就剩下我们,还有十几个娃娃,自那之后,村子里再也没有死过人。说实话,若不是今日……大家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以为那些杀人的猛兽再也不会出现了!所以之前政·府那边联系过来,说会有一批教师被送来,我们其实也非常高兴,毕竟下一代总算是有学可上……但事情竟然变成现在这样!”

    “轰隆隆——”

    老人话音刚落,一道惊雷突然响起,吓了众人一跳!

    快要下雨了。

    天空阴沉的厉害,乌云聚集在上空,昭示着很快就将有一场大雨。

    “那现在……怎么办?”戴晨喻无措地问。

    真相已经得知,可对手是狼,而且体型巨大,玩家们手无缚鸡之力,又能做什么?

    另外一个老人捶着自己的腰,痛苦道:“人死不能复生,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能给两个姑娘办办后事儿了,这……是我们连累了你们,唉……”

    有人呜呜哭起来,将周围的气氛衬得更加绝望。

    苏秋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群npc。

    其实,这些npc的话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虽然二十年过去了,猛兽没有再行动,但这个村子一进来就出不去的规则应该还是存在的。

    若村子里的老人真的怕连累到他们,根本就不会让他们来。

    不过这都是剧情需要。

    如果村子里的人真的不让玩家过来,玩家也没得玩了。

    一个老人想起什么,开始出主意:“村子后山有处墓地,这几年里死了的村民,都埋在那个地方,不过村子里没有多余的棺材,你们要是想给这两个姑娘打口棺材,可能得花费一段功夫,我们村里的棺材匠也老了,要做出来像样的棺材,最少也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最近天气又热,尸体放在这里也不安全,血腥味说不定会再次引来那批野狼,不如早点将姑娘们下葬……”

    听到这话,耿峥天沉声道:“……先把两个人的尸体收一收吧。”

    众人没有任何异议。

    要真的像村民所说,将尸体放在这里,还会引来野狼的话,最危险的,就是住在两旁的苏秋和严美。

    村子里的npc都是老人,当然不能指望他们帮衬什么,玩家们便强忍着恐惧,将被分尸的女孩儿的各个肢体都拼凑在一起,小心的摆放在房间中。

    老人们叹息着,不忍再看。

    有几个身体不大好的老人们,实在是坚持不住,已经回去自己的住所,另外的几个身体相对来说硬朗的,就在一旁指挥着玩家们。

    又是一道惊雷劈下来。

    一个老爷子匆匆赶来,他拿了几个破旧的雨披,分给玩家们:“这是我去各家各户里要的,你们用完,记得还回去。”

    “好的,谢谢爷爷。”

    耿峥天说着,接过雨披。

    雨披的数量并不多。

    他将雨披优先分给男玩家,又对在场的女孩子们说:“这场面不太适合女孩儿,你们几个就不要跟过去了,趁着现在雨还小,先去之前的大厅里躲一躲,尽量不要分开,等我们这边弄完了,就去找你们。”

    “好。”严美点点头,带着女孩子们先走了。

    耿峥天点了三个男玩家的名字:“你们几个,拿上工具,跟着老爷子先去墓地那边,趁着现在还没下雨,先挖两个坑出来,争取在下雨之前把一切都弄好。”

    剩下来的是耿峥天、朱铁和苏秋。

    三人对视一眼,找来几块干净的布,将其中被分尸的女孩子裹住。

    “里面的那个怎么办?”朱铁问。

    几人都沉默下来。

    里面那个女孩子,死的时候是在床上,床周围全部都是血,看着实在渗人,如果不清理,就这么直接把人裹了,也有些太过分,再加上这里又是猎奇标签的副本,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

    苏秋看了一眼周围,突然说:“我的住处有多余的床单,我去拿过来吧。”

    他住的地方正好就在隔壁,来回一趟不费事儿。

    耿峥天点头:“快去快回。”

    苏秋答应一声。

    外面时不时便是一道雷落下来,但天空却迟迟没有飘下雨点。

    苏秋快速回到自己的房屋。

    他伸手将床上的被单扯下来,抖落两下,叠成四四方方的模样,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的说:“对不住,这床单我睡过一夜,希望你不要嫌弃。”

    说完,苏秋将被单揣进怀里,重新回到隔壁的房屋。

    三个人合力将床上的尸体稍微处理了一下,又用苏秋拿过来的被单裹住。

    苏秋和耿峥天一起抬着这具尸体,朱铁则和另外两个身体不错的老爷子抱着另外一个女孩儿的肢体,几个人闷声不吭的往墓地的方向走。

    “就在前面了。”走了一段路后,一个老爷子突然说。

    三人抬头一看,果然见到了一个坟场。

    他们七拐八拐,与之前已经过来的玩家汇合,此时,地里已经挖出一个坑来。

    剩下的一个坑众人合力,不多时就挖好了。

    “放进去吧。”有人说。

    耿峥天和苏秋一起,将那具尸体轻轻放在坑中,又借着其他玩家的力爬出来。

    “……幸好这只是一个游戏。”朱铁小声说。

    周围的人都心有戚戚。

    若是真的在现实中遇到这样的事,恐怕当中的几个人都能直接崩溃了,更别说像是现在这样,有条不紊的将两名女孩子的尸体埋好……

    将土全部填平,又堆起两个坟包,村子里会刻碑文的老爷子也已经刻好了字,给两个女孩儿立了简单的石碑。

    一切尘埃落地,所有人都站在原地,看着新鲜出炉的两座坟。

    闪电仿若从众人头顶上劈下。

    “轰隆——”

    又是一道惊雷。

    豆大的雨滴终于落下。

    这是一场暴雨。

    数不清的雨滴哗啦啦地砸在落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赶紧回吧。”一个老人说。

    “娃娃们,要不要来我们家吃饭?”之前讲解了所有事情的老人问。

    也就是这时,众位玩家才发觉,他们在来到这个游戏中后,就一直没有吃饭,虽说这是一个游戏,但有些细节做的还不错,他们的肚子都已经扁了。

    可之前才看过那样的场景,鲜少还有人能吃得下去……

    耿峥天看了一眼众人:“有想吃东西的吗?”

    玩家们都没有什么食欲,苍白着脸纷纷摇头,只有戴晨喻弱弱的举手:“我……我有点饿了。”

    “那你去跟老爷子回去吃饭,我们先去和严美她们汇合。”耿峥天说,“你吃完之后过去看一眼,要是没人,就回自己的住所吧。”

    今天忙活一通下来,天色已经不早。

    戴晨喻吃的这顿饭,肯定也是晚饭了。

    苏秋突然道:“我也有点饿了,我和戴晨喻一起吧。”

    “……行。”

    众人兵分两路。

    耿峥天带着吃不下去饭的众人去找严美等人,苏秋和戴晨喻则跟在老爷子身后。

    大雨滂沱,三人虽然穿了雨披,但裤腿和鞋子上,全部都是泥水。

    脸也被冻的冰凉。

    老爷子身子骨看起来虽然硬朗,但毕竟是个老人,所以走得不紧不慢。戴晨喻虽然着急,却一直没好意思催促。

    苏秋快走两步,与老人并排闲聊起来。

    几句话之后,老人笑眯眯的说:“我家那婆娘做的饭可好吃了,你们真有口福。”

    “啊,那我们今天可要多吃一点儿……对了,本来今天计划是要去学校里教学生的,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儿……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孩子,只可惜昨日来得晚了,都没看到孩子们的模样,爷爷,您给我们讲讲,村子里有多少要教的孩子?都多大了?”

    苏秋平日里不爱说话,戴晨喻猛然听到苏秋说了这么一串,忍不住多看了苏秋两眼。

    老人听到苏秋的话,也愣了愣。

    他唉声叹气道:“二十年前,村子里的很多青壮年死去,村子里的很多孩子都还小,那野狼好似看不上眼,我们一家人就都侥幸活了下来,但村子里唯一一个比较有学问的先生却被野兽咬死了,孩子们也就一直没学可上。你们的学生啊,年纪其实也都不小了,有些甚至比你们都大哩。”

    ……比他们年纪还要大的学生?

    苏秋若有所思。

    就连跟在身后的戴晨喻,都没想到学生的年龄竟然比他们还大,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苏秋:“我们比你来得早,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但除却老人之外,好像也没见到和我们差不多年龄的人啊。”

    老人一听戴晨喻的话,便回答道:“我们已经老喽,农活都干不动了,所以白日里,他们基本都去田里干活了,你们昨天就在村子里转了转,没去地里,当然没看见他们。不过今天下大雨,我娃肯定在家里,等会儿你们可以见一见,到时候教书的时候,别嫌弃我娃笨就行。”

    “……原来是这样。”苏秋点点头,“当然不会嫌弃。”

    三个人聊着,很快抵达老人的房屋。

    老爷子推开门:“我回来了——”

    老爷子住的房屋院子里搭了棚子,雨滴砸在上面像是有人在扔炮弹一样,有点震耳欲聋,但好歹院子都是干的。进入其中,就可以将雨披去掉。

    一个正弯腰扫地的年轻人看过来,他直起腰,朝着老爷子喊了一声:“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