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22.现实·我在等你(二)
    ..,最快更新!

    第二十二章

    田婉一抬下巴:“你说谁?还不是你那个不让人省心的表哥?”

    苏秋轻咳一声。

    田婉转身进厨房,提高一些音量抱怨道:“之前你哥还直接对我说, 对人类兴趣不大, 要找只鹦鹉结婚, 我还当他开玩笑呢, 谁知道竟真的给弄了只鹦鹉回来了。霄霄你可得好好劝劝你表哥啊!你也不想让一只鹦鹉让你嫂子吧?”

    “当然无法接受啊!”田霄说着, 露出狐疑的表情, 望向苏秋。

    他哥竟然想和鹦鹉过?

    这对田霄来说, 实在是太不可思了。

    田霄的小姨田婉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后来以长相温婉美丽而出名, 当初求娶田婉的人, 几乎从城东排到城西,而作为田婉的儿子, 苏秋完美地遗传了田婉的美貌。

    不过苏秋毕竟是个男人,再加上一双烟灰色的眸子里总是冷冰冰的,所以又比田婉多了一分英气。

    也更让人在看见他的时候,忍不住想要尖叫了。

    之前苏秋年纪不大,还在上学的时候, 即便是个宅男,几乎没怎么出过门, 找苏秋表白的人也是一个接一个,这样的人, 怎么可能找不到爱人, 还要从鹦鹉身上汲取慰藉?

    两个人对视, 苏秋看到田霄眼神中的复杂, 怕田霄多想,解释说:“我当时跟我妈开玩笑的。”

    “那这个鹦鹉……”

    “……这就是个意外,我没想到研究院竟然真能给我弄来一只金刚鹦鹉,这可是国家保护动物呢。”苏秋无法,只得将自己获得了直播大礼包,然后顺口说要一只鹦鹉的事情跟田霄说了。

    田霄听罢,竖起大拇指:“还是表哥你牛逼!”

    苏秋:“……”

    苏秋没再继续贫嘴,他看了一眼脚边的箱子,找来剪刀,小心的将快递箱子最上面的封口打开,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鸟笼。

    这鸟笼和箱子一样大,笼条紧贴着箱子的边缘,因为光线问题,苏秋只看到从密密的笼条中看到里面有一个蓝色的东西,非常大。

    苏秋很快将整个箱子打开。

    “卧槽……”田霄发出惊叹声。

    苏秋看到笼子里东西的全貌,也忍不住一愣。

    这个金属色的圆形笼子中,赫然关着一只羽毛无比鲜艳漂亮的蓝紫金刚鹦鹉!

    这只鹦鹉的体型非常大。

    如果算上拖曳在后面的长长尾羽,整只鹦鹉得足足有一米长了,此时,鹦鹉缩在这个差不多一米二的笼子里,看起来十分憋屈。

    它全身的毛发接近靛蓝色,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泛着光,只有眼睛和下喙的后端是裸露出来的黄色皮肤,它的眼睛同样非常漂亮,此时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不住往苏秋这边看,它的身体往鸟笼的角落里缩了缩,只可惜,这个笼子统共就只有这么大,根本躲不掉。

    太漂亮了。

    苏秋忍不住赞叹。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鹦鹉。

    苏秋忍不住将手放在笼子边缘,他有点想摸摸这只鹦鹉,但他也稍微知道一些鹦鹉的知识,明白鹦鹉平日里吃的是坚果,咬合力非常强,所以并未强行抚摸。

    那鹦鹉盯着苏秋的手看了半晌,突然朝着苏秋这边跳过来一点儿,只是一人一鸟之间还有一段距离,鹦鹉的豆豆眼看了一会儿苏秋这个方向,又一歪脑袋,简直萌翻了!

    苏秋:“啊,听见了吗?”

    一旁,伸手将研究院的说明书拿起来的田霄一愣:“啊?听见什么?”

    “我心动的声音。”苏秋说。

    田霄:“……”

    田婉在厨房里大声喊:“我不允许你心动——你要是和这只鹦鹉结婚,我就和你拼了——”

    苏秋回过头,冲着厨房撇撇嘴,也大声回复:“知道了妈妈!”

    就在这时,苏秋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蹭上来一个毛绒绒的触感,他微微一愣,转头看向鸟笼。

    原本还有些戒备的金刚鹦鹉,此时竟凑过来,像是撒娇的猫儿一样,在苏秋的手指上蹭来蹭去。它黑色的喙小心翼翼藏在一旁,只用头顶上的羽毛蹭苏秋,似乎是怕伤到苏秋一样。

    “太乖了吧。”苏秋小声说着,主动用手指去摸鹦鹉的脑袋

    田霄蹲下来:“哥,你看看这个。”

    他将手中的说明递给苏秋。

    苏秋恋恋不舍地摸了鹦鹉一把,他收回手,那鹦鹉顿时眼巴巴的歪头看着苏秋这边。

    苏秋接过说明书看了看。

    说明书上面写的很简洁,也很实在。

    里面点明,蓝紫金刚鹦鹉是所有鹦鹉中最珍惜的品种,属于国家保护动物,不可能苏秋说要就会给,所以这只寄过来的鹦鹉,并不是真的鹦鹉,而是特意为苏秋培养出来的仿真鹦鹉。

    它的习性和真正的蓝紫金刚鹦鹉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种仿真类动物,明显更亲近人类一点儿,而且,因为鹦鹉并不是真的,内部全部都是零件和芯片,所以不用吃喝拉撒,省去了很多麻烦。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只鹦鹉的芯片内存了性格数据,拥有自己的独特性格,所以研究院的人,都希望饲主能好好培养这只鹦鹉。

    苏秋将视线从手中的说明书中移开,望向面前的金刚鹦鹉:“你叫什么?”

    鹦鹉又是一歪脑袋。

    田霄忍不住说:“哥,你不能问一只鹦鹉这么复杂的问题,它们智商应该不高,听不懂你的话。”

    “是吗?”

    苏秋反问一句,面上有些失望,“都不是真鹦鹉了,怎么不顺手把智商也提高一下?我之前明明提过要求,说要一只能在我生病的时候拨打救护车,把我家地址准确说出来的鹦鹉,这只鹦鹉连话都不会说,显然不行。要不还是退货吧?”

    面前的鹦鹉慢慢的伸了伸脑袋,凑近苏秋,它突然扑棱起翅膀:“救命——救命——这是里解放大道1314号!我爱人生病了!”

    田霄:“!!!”

    苏秋也是一愣:“研究院还是牛逼啊!”

    田婉显然也听到了鹦鹉略微有些尖利的声音,她心中咯噔一下,心道现在的鹦鹉都这么聪明了?她再次从厨房探出头:“我不允许你们在一起!”

    苏秋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面前的鹦鹉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因为张开翅膀实在太大的缘故,鹦鹉的翅膀竟一下子被笼条卡主了!

    这鹦鹉先是呆了一下,随后猛然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两条翅膀使劲儿拽动,身体也疯狂扭起来,看着让人心疼。

    就在苏秋想帮帮鹦鹉的时候,这只鹦鹉总算是将翅膀扯了出来。

    它的爪子牢牢抓在站杠上,不停地一踩一踩,同时将翅膀重新收了起来,害怕的站在正中央。只是此时的鹦鹉毛仍旧有些凌乱,所以看起来十分狼狈。

    苏秋蹙眉:“这个笼子太小了。”

    田霄提议:“要不放出来?这种机械的仿真动物,芯片里设定的都有程序,绝对不会伤人的。这个说明书里也写了,你看。”

    苏秋看了一眼说明书,犹豫半晌,下意识转头去观察这只鹦鹉的个头,又看了看它巨大无比的喙。

    鹦鹉的眼神顿时流露出一丝可怜的意味。

    苏秋抿抿唇,伸手将笼子的笼门打开。

    几乎是刚拉开,那鹦鹉头一低,便从笼门从钻了出来。

    鹦鹉出来后立刻张开翅膀。

    它好像很喜欢苏秋,调整了一下方位之后,便直冲着苏秋而来,只是大概没有多少飞翔和落定点的经验,所以直接一头撞在了苏秋的脸上。

    苏秋吓了一跳。

    这鹦鹉的重量可不是盖的,撞过来的时候像是个小型炮弹一样,苏秋坐在地上的身体都歪了歪。

    他伸手就要去抓鹦鹉。

    那鹦鹉也知道自己闯了祸,看见伸过来的手,估计还以为苏秋要打它,顿时比苏秋还害怕,忍不住尖利地叫了一声,翅膀立刻张开,在苏秋的肩膀上一蹬,飞了起来!

    苏秋仰头去看。

    这只金刚鹦鹉实在是太漂亮了。它的个头又大,张开翅膀的时候,足足有一米多宽,翅膀上的蓝色羽毛根根分明,尾羽像是一朵花一样展开……

    只是苏秋还没来得及多欣赏一会儿,鹦鹉便没收住,一头撞到客厅里的水晶灯上。

    所幸水晶灯质量不错,只是被撞得晃了晃。

    鹦鹉大惊失色,扑棱着翅膀,最终落在客厅一把凳子的靠背上,它又开始不住在凳子上踱步,一双小眼睛时不时看向苏秋,像是在观察苏秋的反应。

    苏秋:“……”

    田霄在旁边捧腹大笑:“我他妈怎么感觉这鹦鹉傻兮兮的,这么逗呢?”

    苏秋无奈:“可能是因为刚到陌生环境,所以有点害怕,就先别管它了,让它多熟悉一会儿吧。”

    苏秋站起身。

    这只鹦鹉长得这么漂亮,还能准备报出他家中的地址,虽然现如今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傻傻的,但苏秋心中其实还是很喜欢的。

    更何况,这是研究院特意根据他的要求培养出来的,属于全世界独一份的礼物,留着当个宠物也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这个鸟笼实在有点小了,让加上尾羽后,足足有一米的金刚鹦鹉待在这里面,实在是有些委屈。

    苏秋把箱子和鸟笼都收拾到一边,开始上网网购鸟类的必须品。

    笼子得买一个更大的。

    不用吃喝拉撒的话,食盆之类的东西倒是全部都省了……应该也不会生病。

    但秋千和爬梯看起来不错,啃咬玩具似乎也很有用。

    全都买买买。

    苏秋先是把小玩意儿都挑了一遍,最后选出一个像是小房子一样,将近两米左右的鸟笼,他喊了一声田霄,将鸟笼的具体图片给田霄看:“你觉得这个笼子好看吗?”

    田霄:“挺好看的啊!”

    两个人在沙发上挑选鸟笼,鹦鹉在一旁盯着看一会儿,张开翅膀飞过来。

    这一次有了经验,鹦鹉并未直冲着苏秋而去,而是先一个刹车,停在沙发上,这才慢慢横向跳动着,来到苏秋右侧后方,歪着脑袋往苏秋的平板上看。

    苏秋轻笑一声,回过头问:“喜欢这个笼子吗?”

    那鹦鹉明显想发表意见,它伸了一下爪子,但它的腿相对来说实在是短,伸出去之后,它自己也有点不满意,所以又很快缩回去。

    始终观察着鹦鹉的苏秋见状,忍不住嘴角微勾,又翻了下一章鸟笼的图。

    这个鸟笼是腰鼓形,笼条还有很多花纹,造型看着也很不错,苏秋又问:“这张呢?你觉得这个好,还是刚刚那个好?”

    鹦鹉再次伸长脖子,它歪头看了一会儿,突然点了点头。

    “那就这个了。”苏秋说着,选择了鸟笼的大小,直接订购送货上门。

    “哇,这个鹦鹉真能听懂你说的话啊?”田霄惊奇的说着,伸出手想去逗那鹦鹉,只是鹦鹉一看见伸手的人是田霄,立刻就扑棱着翅膀飞远了。

    “竟然还不给我摸!”田霄控诉。

    苏秋眼睛微微弯起。

    只属于苏秋一个人的鹦鹉。

    听着就很让人心动。

    恰好这时田婉做好饭,叫道:“过来帮忙!”

    苏秋便将平板放在一边,起身去厨房里帮田婉端盘子。

    田霄虽然是客人,但大家都是亲人,他又是闲不住的性格,所以没坐着等吃,而是也从沙发上跳起来,跟在苏秋身后,一边走一边说:“哥,你这个鹦鹉够意思啊,之前你把手放那,它蹭你蹭的跟小猫咪似的,我想摸摸它竟然都不给摸!”

    苏秋懒懒地瞥一眼田霄,说:“大约是因为研究院调了数据,它只喜欢我吧。”

    田霄一脸羡慕:“……真是草了。我进游戏的时候没洗脸,觉得大礼包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没开直播,没想到竟然是可以自主选择的……早知道我也开个直播,问研究院要点儿东西了。”

    田婉瞪了一眼田霄:“说什么脏话呢?”

    田霄立刻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

    不过他本来就是活泼的性格,只安静了不到一秒钟,又笑嘻嘻地说:“小姨,我看这鹦鹉不错啊!特别忠心,只让我表哥摸!”

    “就算是忠心,还会说家里地址,又长得好看,那也只是只鹦鹉而已。”田婉将盘子递给两人,“去去去,赶紧去餐厅吃饭去,别老盯着那鹦鹉看。”

    苏秋和表弟对视一眼,往外面走。

    “等等。”田婉说,“苏秋留下一会儿。”

    田霄冲苏秋投过去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那我先过去了。”

    待田霄走了,苏秋问:“田婉女士,有何指教?”

    “少贫了。”田婉说,“你对那个鹦鹉,什么想法呢?”

    “宠物。”苏秋不假思索的说。

    “真的?”田婉多看了一眼苏秋。

    有时候苏秋很乖,有时候苏秋又很叛逆,他毕竟是一个独立的人,有时候就算是身为苏秋妈妈的田婉,才猜不透苏秋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那当然。”苏秋轻笑一声,“你别担心。我之前不是还说了,30岁之前想拥有性生活。我要是跟这么个鸟在一起了,谁给我性生活,道具吗?”

    苏秋耸耸肩:“那也太没意思了。”

    田婉:“……滚。”

    “得令。”苏秋端着盘子往外走。

    苏秋的父亲出差,晚上吃饭的就只有三人。

    吃过饭,田霄见时间不早就回家去了,田婉则出门和好姐妹一起做美容,顺便再去泡个温泉。

    房间中只剩下鹦鹉和苏秋作伴。

    苏秋坐在沙发上发一会儿呆,突然转头看看鹦鹉,勾勾手指:“过来。”

    苏秋只是实验性的喊了一声,没想到这鹦鹉竟然真的来了。

    它听话的要命,闻言扑腾到苏秋的怀里,慢慢调整一下自己的位置,尖利的爪子从未伤到苏秋,最后,鹦鹉乖巧地将脑袋放在苏秋肚子上。

    苏秋伸手,摸了摸鹦鹉的羽毛。

    鹦鹉并未挣扎,而是歪着头看着苏秋。

    它毛发鲜艳顺滑,顺着摸下来的时候手感非常好,苏秋手上稍微用力,甚至能感受到鹦鹉身上的体温。虽说是仿真,但和真的其实也差不多了。

    苏秋舒服地撸了一会儿,说:“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鹦鹉抬起头。

    苏秋:“我叫球球,不如叫你方方?”

    怀中的鹦鹉突然张嘴叫了几声,但都是鸟语,苏秋听不懂,只看到鹦鹉嘴中小小粉嫩的舌头露出来。苏秋顿时感兴趣地多看了几眼。

    ——有些动物的口腔看起来很恐怖,没想到鹦鹉的口腔倒是挺可爱的,小舌头很短,粉粉嫩嫩,很漂亮。

    苏秋搂了搂鹦鹉:“行,从今天起,你就是方方了。”

    鹦鹉歪了歪脑袋,看着苏秋,一人一鸟对视一会儿,鹦鹉重新一头扎进苏秋怀里。

    又抱着鹦鹉玩了一会儿,苏秋有些困了。他打了个呵欠,将鹦鹉放在一旁,叮嘱道:“我上楼去了,你在下面乖乖的?”

    鹦鹉在沙发上跳了两下。

    苏秋猜不透它什么意思,但此时确实要上楼了,便起身。

    谁知鹦鹉张开双翅,竟率先飞到楼梯口等待苏秋。

    苏秋瞪着鹦鹉。

    鹦鹉一歪脑袋。

    虽然苏秋明白,鹦鹉歪头,是因为眼睛在两侧,而单边的视野没有立体感,只有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判断目标的远近,但此时看着鹦鹉的这模样,苏秋还是觉得心脏被击中了。

    他只好上前,干脆的将鹦鹉一捞,抱在怀中,带回了房间。

    鹦鹉方方一直很自觉,进了苏秋的房间之后,便找个位置安安静静站着。

    苏秋洗完澡出来,见它很乖,便没说什么。

    他换上睡衣,趴在床上在本子上勾勒角色线条,可谁知画了一会儿,出来的角色,竟与《我们恋爱吧》中的危正一模一样。

    苏秋愣了愣,叹息一声。

    他随意将本子和笔扔到一旁的地毯上,一头扎进枕头中,过了一会儿,苏秋认命的爬起来。

    他赤脚下床,在一旁的抽屉里扒了一会儿,将好几个小盒子里的游戏u盘都查看一番,最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尖叫》。

    将台式电脑的插头全部插·上,苏秋打开电脑。

    现如今,大多数的游戏都已经对接到了全息网上,这种台式电脑用的已经很少了,电脑在房间中闲置许久,苏秋原本还怕打不开,幸好这台电脑质量不错,开机正常运行。

    画面出来后,苏秋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将u盘插·入接口,打开了那个熟悉的游戏图标。

    开头界面是输入账号密码。

    七年前的账号,苏秋都已经忘了,他试了好几个,竟然都不对。

    无奈之下,苏秋只好重新申请了一个账号,进入游戏。

    一开场就是熟悉的画面,将苏秋再一次带进几年前的记忆中。苏秋神色恍惚一下,很快沉下心来,设置了一个新的角色。

    游戏的剧情苏秋虽然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大多数的关卡苏秋都很有经验,有些选项,也慢慢让苏秋熟悉起来,又因为是鼠标操控,苏秋选择得很快,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苏秋便走了很多剧情,来到了与戎言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而到达这里,剧情才过去差不多十分之一。

    苏秋握着鼠标的手顿了顿,点了玫瑰。

    就在这时,身后始终安静的鹦鹉突然飞了过来,它停在不远处的桌角,盯着苏秋和电脑画面看。

    苏秋没在意鹦鹉。

    画面一转,屏幕上,一个满是玫瑰花的花园场景出现,夕阳西下,金色的光芒将玫瑰花园都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

    而在在玫瑰花丛中,站着一个浑身半透明,背对着镜头,一头黑色长发的男子,再远方,则是一个城堡模样的建筑物,只是颜色很浅,似乎离得很远。

    苏秋用鼠标点击了一下男子。

    画面中的男人没有回过头来,对话框直接出现,男子的头像直接显现在电脑屏幕的左下角。

    苏秋之前都没怎么注意过,现在仔细一看,才发觉,戎言的头像非常漂亮。

    黑色长发男人微微垂着头,眼中带着一丝落寞,像是在追忆着什么。

    对话框显示:我在等他。

    苏秋一愣。

    ……什么?

    苏秋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他沉默好一会儿,才控制着鼠标,又点了一下。苏秋所控制的角色立刻问:你是谁?你在等谁?

    ——我在等我的爱人……他是不是把我忘了?

    ——他一定是把我忘了。

    ——把我遗忘在这里,让我孤独的等待他……

    ——可凭什么我还记得他,他却忘了我?我要杀了他!杀死他!

    ——他为什么还不出现?

    ——明明说好的共白首……是他欺骗了我!我不会再心软了!我要亲手掏出他的心脏!我要将他全身的骨头全部咬碎!我要喝光他的血——吃掉他的肉——

    相对应的,左下角戎言的头像,也散发出无数黑气。

    他眼睛变成了赤红色,恼怒地将恶鬼獠牙露出。

    苏秋抿住唇,握着鼠标的手迟迟没有动弹。

    他的思维飘远,突然想起在《我们恋爱吧》的那个游戏副本中,戎言对待他的态度来。刚见面时,戎言并未对他有任何杀意。除了……除了他说要解除婚契的时候,才对他下了重手。

    苏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一旁,鹦鹉似乎有些不安,张了张翅膀。

    苏秋控制着鼠标轻轻一点,对话再一次出现。

    苏秋的角色问:你既然这么爱他,仅仅因为他长时间不出现,就会想杀掉他吗?

    ——当然,只要杀掉他,吃掉他,他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

    ——……就再也不会消失了。

    ——你问这种话做什么?你是在帮他说话吗?难不成你见过他?

    苏秋沉默一会儿,将鼠标在后一个选项上点下。

    他就是球球,所以也算是见过。

    ——你见过?他现在如何了?过得好不好?他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我?

    ——不,他没有跟你说起过我,否则你刚刚便不会问我,我在等谁……我在等他。

    ——……我还能等到他吗?

    ——我能!

    ——只要我一直等下去,我就一定能等到他!

    接下来的对话,基本都是在重复这几句,苏秋觉得心中有些不太好受。

    他原以为游戏人物都是一组组的数据和代码,就算是真的有npc是有意识的,那也应该是在全息游戏中实现。

    虽说很多全息游戏的制作效果都很差,但好歹人物建模是完整的,还能根据玩家的话产生不同的反应与回复。

    而《尖叫》是一部在电脑上玩的2d游戏,人物建模很辣鸡,苏秋从头到尾都没见过戎言全身的正面形象,他的头像虽然画的还算不错,看得出来戎言长得很帅,但却不会让玩家觉得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人’。

    这样的人物,苏秋压根儿就没怎么上心。

    后来,苏秋通关游戏之后,也只以为,戎言喜欢他,等待他,全部都是系统程序规定的。

    伸手捂住脸,苏秋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释放自己的压力。

    “球球!”

    一旁,始终蹲在一边的金刚鹦鹉突然大声叫起来。

    苏秋身体一僵。

    他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去。

    “球球!球球!戎戎爱你!”

    “戎戎爱你!”

    金刚鹦鹉张开翅膀,再一次冲着苏秋而来。

    这一次,它准确无误的停在苏秋肩膀上,翅膀张开,身体直接怼到苏秋的脸上,细密的羽毛蹭过来,将苏秋抱了个满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