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21.现实·我在等你(一)
    ..,最快更新!

    第二十一章

    苏秋眼前一黑,意识退出游戏。

    出来后, 他在游戏舱中躺了好一会儿, 这才缓过神来。伸手将身上所有的链接去掉, 苏秋活动了一下身体, 慢吞吞地从全息游戏舱中出来, 先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 苏秋烘干头发。

    他扫了一眼时间, 发觉从进入游戏开始,到洗完澡, 才只过去一个小时的时间。

    时间比例还算好。

    苏秋漫不经心地想。

    刚玩过一场全息游戏, 再加上结局对苏秋来说有些不友好,导致苏秋的大脑十分疲惫。他想了想, 没下楼和田婉女士继续battle,而是直接躺进柔软的床铺中,闭上眼睛。

    房间自动更改为免打扰模式。

    没多久,苏秋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两个小时后。

    苏秋从床上翻身坐起。

    他打开衣柜,换上家居服, 下楼后,发现表弟田霄竟然来了, 正和田婉女士在楼下聊天。

    田霄的座位正对着楼梯,一看见苏秋下来, 便站起身打招呼, 语气亲昵道:“哥!你可总算下来了。我都来一个小时了, 之前上楼去找你, 发现你免打扰,就没进去……你在屋里睡觉呢?”

    “嗯。”苏秋应一声。

    田霄忙伸手,把走过来的苏秋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他原本还想调侃两句,但又想到在游戏中,苏秋与他通话时的语气,登时收敛了一些表情,问:“之前你玩的那个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秋抿了抿唇。

    他跟田霄关系是好,可两人旁边还坐了一个支棱着耳朵的田婉。

    他不愿意把这事儿具体说出来让田婉担心,便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含糊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打游戏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熟人,当时没认出来罢了。”

    田霄愣了愣。

    他总觉得事情不像是苏秋说的这么简单。

    苏秋是谁?直播界的辣手摧花球啊!打游戏的时候从来都不管情不情分,眼中只有永恒的敌人。

    之前苏秋所在的直播平台做吃鸡活动的时候,苏秋放下恐怖游戏的直播,带着田霄一起吃鸡,正好在游戏里遇到另外一个女主播。

    田霄看过这个女主播的直播,登时激动,疯狂给苏秋安利。

    女主播长相好看,身材也不错,声音还嗲嗲的,看见苏秋吓了一跳,一副惨兮兮,可怜巴巴的模样求苏秋放她一马,结果还不是被苏秋面无表情,一枪爆头?

    只是在《我们恋爱吧》里碰到一个熟人而已,怎么可能对苏秋造成什么伤害?

    可田霄也猜不到苏秋到底是怎么了。

    他突然有些后悔。

    之前打游戏时,田霄选择了校园标签。

    系统给予他一个学生身份,他进去之后,每天就是上学放学,和一个班级里的学生聊天打屁,最后考试成绩出来,田霄勉强及格,算是过关。他出游戏后,见苏秋还在玩,便干脆和一个比较有好感的妹子聊起天来,没下线看苏秋直播。

    错过了探查真相的机会!

    田霄痛心疾首。

    苏秋倒是显得淡定多了,直接转移话题问:“吃橘子吗?”

    “吃吃吃。”田霄说,“哥你帮我剥开呗。”

    苏秋拿了个橘子,开始给田霄剥。

    一旁,田婉心中好奇,面上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她装作不经意的模样,随口问道:“你们打的什么游戏啊?还是之前那个打枪的吗?一见面就要崩了对方,有时离得老远,脸都看不清人就先死了,还能认出来是熟人啊?”

    “是新游戏。”苏秋解释。

    “对,今天刚开服的,研究院出的。”田霄说,“大型相亲类游戏!”

    田婉惊奇道:“真的?你表哥还去玩这类游戏?”

    这可真是太出乎田婉的预料了。

    之前田婉操碎了心,给足足27岁的苏秋找了好几个相亲对象。苏秋虽然没反抗,都乖乖去见了,但没一个顺心的,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好。

    今天两个人聊天,苏秋更是直接说,对人类的好感没有那么高,还不如找个金刚鹦鹉。

    后来苏秋上楼打游戏,她还一直觉得担心,却没想到,苏秋闷声不吭的,就去玩了个相亲类游戏?

    “可不是么,不过第一个游戏好像是有什么特定效果的,不让组队,所以我也不知道表哥那边什么情况,有没有认识什么喜欢的对象,不过我这边感觉倒是还不错。”田霄得意洋洋,几句话把自己在游戏中认识了一个女孩儿,两个人相处地很融洽的事儿说了,听得田婉羡慕不已,频频看向苏秋。

    苏秋见状,面露无奈。

    他将手中的橘子直接塞进田霄的嘴里:“你可少说两句吧。”

    田霄也不恼,伸手把橘子拿下来,掰成几瓣往嘴里扔,傻乎乎的笑道:“谢谢表哥的橘子!可真甜,哥你再帮我剥几个呗。”

    苏秋瞪了田霄一眼,伸手去拿橘子。

    田婉坐在一旁,看着苏秋。

    她眼神柔和下来。

    田婉可是苏秋的妈妈,还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吗?见苏秋此时在沙发上窝着剥橘子,虽然面上仍旧一副淡然的模样,但耳朵泛着粉,一看就知道是害羞了,心里顿时觉得特别高兴。

    她激动地站起身说:“你们先在这边聊着,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今天霄霄来了,我亲自下厨,去给你们做饭去。”

    等田婉女士高高兴兴进了厨房,田霄立刻往苏秋的身边坐了坐,一脸八卦的问:“哥,你那游戏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苏秋脸上的笑意淡下来。

    他低着头,视线一直放在手中的橘子上,慢慢将自己打的游戏内容简要地说了。

    当然,说故事的时候,苏秋略去了一些戎言和自己相处时的细节。

    ——田霄毕竟是苏秋的亲人,他不好意思直接跟表弟说,他被一只鬼给占了便宜。

    田霄听完所有的剧情,先是一愣,随后便撸起袖子,恼怒道:“这什么破游戏啊?你打《尖叫》都过去多长时间了,怎么可能认得出来危正就是戎言?这游戏有病吧?再说了,你又没同意嫁给危正,更和他没什么感情,是npc直接点名让你过去,完全就是系统强买强卖啊!你最后生气,杀了他怎么了?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还应该多补几刀!”

    果然,田霄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苏秋心中温暖,安慰道:“别生气,就是个游戏罢了。”

    田霄仍旧有些气不过。

    “你脾气真是好,但是这样太容易吃亏了。”他义愤填膺,直接掏出通讯器,“不行,我要打电话投诉他们!”

    苏秋按住田霄:“不用了。”

    田霄转头看苏秋。

    苏秋:“我打算晚一些亲自投诉。”

    戎言一直在游戏中对苏秋动手动脚的事情,苏秋还想找研究院算账呢,如果田霄现在就投诉了,苏秋当着田霄的面儿,不好意思说出口,投诉就不圆满了,也不足以消气。

    田霄狐疑的看着苏秋:“你真会投诉?”

    “真会,等我投诉完了,把消息转发给你。”苏秋说。

    田霄这才放下心:“行。”

    两个人正说着,门铃响起。

    苏秋从沙发上站起身。

    “您好,请问是苏秋先生吗?您的快递到了,请签收。”门外站着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人。男人身上穿着快递专员的服装,脚边还放着一个巨大的箱子。

    苏秋给他开了门。

    快递员将一个单子递给苏秋。

    苏秋拿着笔没动:“什么东西?”

    “晋江研究院发来的加急件。”快递员咧嘴一笑,“具体什么不太清楚,但是好像挺贵重的。我去取件的时候,研究院说了要轻拿轻放,搬起来还挺沉的。”

    苏秋:“哦。”

    研究院发来的。

    苏秋沉默一会儿:“可以拒签吗?”

    快递员登时可怜巴巴地看着苏秋:“苏秋先生,您要是拒签的话,我要把这个箱子再搬回研究院。而且,我看这上面标注了,箱子内的东西是您的专属物品,我们快递员已经用仪器检查过,里面的内容不会对您造成任何的伤害与威胁。您也知道这几年关于专属物品的定义。您要是不要的话,我送回研究院,研究院也会再给您送回来……”

    “什么东西啊。”田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秋迟疑了一下:“没什么,就是一个快递,可能是……金刚鹦鹉吧。”他没有什么能从研究院里寄过来的快递,除了在下游戏之前,说出的那个愿望……

    但当时苏秋说的也是气话啊。

    他也就是过过嘴瘾,现实中要是真跟金刚鹦鹉结婚了,先不说田婉女士会不会直接进医院,单说他以后的性生活,就非常成问题。

    苏秋看向箱子的目光登时有些诡异。

    田霄也懵了。

    他呆呆地看了一眼苏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鹦鹉?表哥买这个干什么啊?

    苏秋与快递员对视。

    快递员快速伸手比划了一下箱子的大小,又把手放在自己头上,眼神更加可怜。苏秋见状,实在无法,只好在单子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又去叫田霄:“过来和我一起搬进去。”

    田霄走过来,看了一眼门口的箱子,惊异道:“这得有一米二高了吧?真的是鹦鹉吗?”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吧。”苏秋说。

    两人合力将快递的箱子搬到客厅中。

    像是那个快递员所说,这个箱子确实有点重。

    厨房里。

    田婉探出头来,看到客厅中多出来的箱子,问:“什么快递啊?”

    田霄:“表哥买的鹦鹉!”

    田婉一愣,手中拿着锅铲,不高兴地埋怨说:“苏秋你怎么回事儿啊?不是都去玩相亲游戏了吗?怎么还买鹦鹉啊?难不成你还打算亲自培养个备胎?”

    田霄并不知道打游戏之前,田婉和苏秋之间的对话,闻言一脸迷茫:“什么备胎?谁会想和一只金刚鹦鹉结婚啊?”

    苏秋:“……”

    是我是我都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