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修行从渔夫开始〕〔我,演技炸裂〕〔白云生处有仙楼〕〔穿越年代农家女〕〔随身超市混三国〕〔蜀汉我做主(三国〕〔大唐闲散王爷〕〔我真没想结婚啊〕〔天王战神〕〔一把轩辕剑行诸天〕〔侯爷的一品嫡妃〕〔我在四合院中的悠〕〔费伦的刀客〕〔我在春秋做贵族〕〔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9.与鬼冥婚(十九)
    ..,最快更新!

    第十九章

    苏秋微微挑眉。

    没想到,危正竟然主动自首了……

    他看着身下的危正, 亦或者说是戎言。

    戎言的长相, 和他想象中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游戏中的头像, 明明是黑发, 此时却都变成了白发, 连五官都变得精致许多。后来一人一鬼在这个游戏世界相遇, 虽说戎言一直都在他身边, 时不时就碰他一下,但苏秋却始终看不到戎言的模样, 所以心中也并无实感。

    对待戎言, 苏秋也只觉得就是个纸片人。

    他打《尖叫》,认识的戎言, 可看小说、看动漫、打其他的游戏,认识的角色、人物、npc,其实都是一样的。

    而此时此刻,戎言所有的一切,才终于在苏秋的心中鲜活了起来, 勉强比纸片人的地位高了那么一点点。

    只可惜……

    最后两人见面,直到临死之前, 危正始终没有说话,也并未表示过自己就是戎言, 以苏秋和他分别几年的情况下, 根本认不出他的身份。

    如果能说出来, 那一切肯定就是不一样的。

    苏秋对戎言有一定的好感, 毕竟是玩游戏时相处一年多的纸片人。他念着戎言对他的好,所以能忍受戎言时不时对自己的触碰,但对第一次见面的危正,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危正的行为,太过越线。

    苏秋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从床上下来。

    坐在床边,苏秋沉默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他伸手将系统发布过的全游戏广播调出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一声。

    狗币游戏。

    这通缉令中,系统明确指出,在危正无法开口的三天限制时间内,苏秋并未察觉出危正就是与他有过婚约戎言……

    也就是说,危正不是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他是被系统限制开口的,而这个游戏也知道危正就是戎言,而且还知道,苏秋和戎言在《尖叫》中已经结婚了。

    苏秋蹙眉。

    现在的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破游戏,然后出去使劲儿投诉研究院!

    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接下来进行全游戏内广播——”

    “重申。重申。请各位玩家们注意,在21:03分播放的全游戏内围堵取消,系统将不再对玩家‘苏秋’进行问询。在npc‘危正’的自述中,发生这场惨案的过错方为npc‘危正’,他违反了游戏内不得违背玩家意愿,同玩家发生亲密行为的条款,现已接受惩罚。为了补偿玩家‘苏秋’受到的惊吓,特给予苏秋特殊称号一枚。”

    苏秋:“……”

    特殊称号?

    还没等苏秋打开游戏面板看一看称号,婚房的门猛地被推开。

    于长东等人聚集在门口,于长东率先喊了一声:“苏秋!”

    “你没事儿吧?”师严青问。

    “……没事。”苏秋摇头。

    门外,侯文柏的声音嚷嚷着传进来:“怎么回事!”

    他大手扒开于长东和薄贤,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床上已经没了声息的危正。

    侯文柏瞳孔微缩:“这——你把我的好朋友杀了!你竟然——”他说着,呼吸急促,便要挪动身体上前攻击苏秋,不过却被于长东给挡住了。

    于长东难得如此英勇。

    他知道苏秋的为人,也肯定他不会无缘无故杀人,所以早先听到广播之后,他便直接去敲了师严青等人的门,准备来帮助苏秋。

    更别提他们刚走到婚房门前,后面的游戏广播就说明这事儿错不在苏秋身上!

    此时拦住侯文柏,于长东立刻大喊道:“人家危正都说过错方是他了!是他想占苏秋的便宜!你还想对受害者动手!?”

    侯文柏瞪着眼睛:“你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什么?”于长东反驳道。

    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苏秋神色冷淡。

    他站起身,走到侯文柏面前:“凭什么鬼杀人、人杀人都没事,我杀掉鬼,就要全游戏通缉?”

    以往苏秋玩过的全息恐怖游戏中,鬼杀人,人杀鬼,其实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苏秋做过很多次直播,也反杀过很多次鬼,即便戎言的身份略微有些特殊,苏秋动手后,得知危正就是戎言,心里有些不太好受,但苏秋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这毕竟只是一个游戏。

    苏秋出了游戏还有别的生活,戎言的代码也可以重新复制出来。

    但被通缉,而且还是这么偏袒的通缉,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苏秋受不了这委屈。

    “这也是我要说的!”侯文柏冷冷道,“你们都知道,这款游戏的名称吧?”

    “那当然。”薄贤说。

    进游戏的时候,大家都吐槽过,这个游戏叫《我们恋爱吧》,可进来之后,竟然是这种奇葩的恐怖类游戏!

    一点儿粉红色的泡泡都没有!

    侯文柏说:“那你们肯定不知道……在这个游戏中,生成的单数副本,是给玩家相亲的,玩家们可以在其中自由选择对象,但双数副本,是给npc相亲的。”

    众人都是一愣。

    这一点,倒是从未听说过……

    还有哪个游戏给npc相亲?

    npc能和玩家谈恋爱?

    侯文柏看出众人的困惑,他目光望向苏秋:“这是一个双数副本,你们都知道相亲的npc是谁。”

    “那还用说?是危正呗。”薄贤搭腔。

    “对,系统是为了给危正相亲,所以会特意删选出七名与危正有过联系的人,拉进这个副本中。你们就是那七个人。而其中……苏秋,你与他的羁绊最深。”侯文柏冷冷道,“所以从你进入游戏第二天开始,危正就一直跟在你身边了。”

    苏秋一怔。

    “你们已经结婚了。”侯文柏沉声道,“在《尖叫》中,你们结婚后,在你眼中,剧情已经结束,但在他眼中,一切都还只是开始。他在那座城堡中等了你七年,你却再也没有上过线。他对你的爱意值达到顶峰,这么多人当中,你是唯一一个有可能认出他的人——”

    侯文柏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原来是尖叫……”于长东在旁边小声说,“我前几天还玩呢!”

    师严青也是一愣:“我也玩过,不过是之前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这几个人都玩过那个游戏,所以才会被投放进这个副本。

    侯文柏没在意其他人的话。

    他说:“这个副本有隐藏规则,之前因为系统缘故,一直不能告诉你们,但现在危正已经死亡,副本快要结束,我终于可以说出口了。”

    “危正在《尖叫》中的身份是戎言。只有在这个副本中,认出危正就是戎言的玩家,才能通关,真正成为他的爱人。”

    “你们七个人当中,他只希望你能认出他,可因为系统的监督,他无法对你进行任何身份上的暗示,只有跟在你身边,身份是戎言时,才能跟你说说话。他的身份与这个副本中的每一个人都不同,是负责这个副本运作的npc,他死后,副本就没了。”

    “因为如此重要,所以杀死他的你,才会被通缉。”

    苏秋蹙眉。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危正已经将所有的责任扛下来。你杀死他之后,毫发无损,还可以继续你快乐的游戏生涯。”侯文柏耸了耸肩,质问道,“他身为你的丈夫,想和你亲近,是正常的吧?”

    说完这话,侯文柏不等苏秋回答,转身便要离开。

    苏秋却直接说:“我和他不熟。”

    侯文柏身形一顿。

    苏秋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你是他的朋友,所以为他感到不平,我可以理解,但你这么说,我也很不高兴。”

    “你有什么不高兴?”侯文柏讽刺的笑了笑。

    苏秋道:“我只是玩了个游戏,看到的戎言,只有无数的台词与一个简单的头像。现实中的玩家,和游戏里的npc结婚是很正常的吧?最近非常火的一款抽卡类游戏,玩家们还能同时和四个人结婚。所有的玩家都不会把这些当真,我也没有当真。你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批判我,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我有什么错?”

    侯文柏转身,表情阴鸷的看着苏秋。

    “你这个锅我可不背。”苏秋完全不怕侯文柏,他冷笑一声,“要谈恋爱就正正经经的谈。我杀他是我行为偏激,但你们杀陆云,也没见心软。”

    “对啊。”于长东小声附和,“还有郑欣——”

    “郑欣是她咎由自取。”侯文柏冷哼,“她自己想成为新娘,所以和下面壁画里住着的人做了交易,获得了力量,进入壁画,就是她的代价!”

    “可陆云你总没法反驳吧?”师严青忍不住开口。

    侯文柏再一次沉默下来。

    苏秋嗤笑一声:“没有你声讨我的份儿,就算是挨骂,我也只受戎言的骂,但他也有错,他要是不——”苏秋顿了顿,“我能杀他?”

    “不什么?”于长东瞪大眼睛。

    苏秋不耐道:“广播不是说了吗?”

    于长东恍然大悟:“哦哦哦,是说对你做亲密的——”

    师严青见苏秋脸色阴沉下来,登时哈哈一笑,捂住于长东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他们其实都没把苏秋杀死危正的事情放在心上。游戏里抢装备杀人杀怪的事情比比皆是,犯不着换一个游戏,就直接上纲上线了。

    “如果我当时不动手,受伤害的人就是我。”

    苏秋微微眯起眼睛,“凭什么我就要受伤?我只是来玩游戏的,又不是来找虐。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道理你们npc不懂?”

    侯文柏愣了愣。

    他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这一场游戏中,苏秋有错,但并不代表戎言就是无辜的,只能说,他们两个实在太不了解对方,也并不像是游戏中那么合拍。

    就目前为止,他们也不适合在一起。

    “滴——第12号副本中,主要npc‘危正’死亡,副本即将关闭,全游戏内所有玩家失去进入此副本资格。其中‘陆云’、‘孟云祈’、‘郑欣’三名玩家在本副本中死亡,失去游戏资格。请剩余玩家做好弹出游戏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