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修行从渔夫开始〕〔我,演技炸裂〕〔白云生处有仙楼〕〔穿越年代农家女〕〔随身超市混三国〕〔蜀汉我做主(三国〕〔大唐闲散王爷〕〔我真没想结婚啊〕〔天王战神〕〔一把轩辕剑行诸天〕〔侯爷的一品嫡妃〕〔我在四合院中的悠〕〔费伦的刀客〕〔我在春秋做贵族〕〔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7.与鬼冥婚(十七)
    ..,最快更新!

    第十七章

    戎言?

    听到男鬼说出自己的名字,赵昕彤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怀念的表情。

    这个名字,赵昕彤是有印象的。

    赵昕彤粉上球球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球球的直播间里,弹幕不比现在多,但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提起‘戎言’这个名字。

    赵昕彤身为女友粉,一边舔球球的颜值,一边看弹幕上的人疯狂刷球球和戎言的cp,当然想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便带着疑问,将球球这么多年录的视频全部看了。

    她是按照时间倒着看的,直到最后,才看到《尖叫》这款恐怖游戏。

    那是球球录制的第一个游戏。

    《尖叫》这个游戏,并不是当时流行的全息游戏,而是在电脑上玩的单机,这年头,这种单机游戏已经很少了。

    游戏一启动,就是一个二维的游戏画面。阴森恐怖的背景音乐,看起来破败不堪的城堡,以及画面正中央的开始二字……

    虽然制作很粗糙,但不得不说,《尖叫》是非常经典的一部恐怖游戏。

    那里面的情节环环相扣,无数的选择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游戏,而玩家的每一个选择,都代表着不同的结局。如果不是球球有厉鬼护体,恐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在故事剧情的最后,厉鬼向球球求了婚。

    画面中出现了两个选项。

    一个是拒绝,一个是同意。

    赵昕彤亲眼看着球球的手握着鼠标,在‘同意’两个字上点下去。

    身为女友粉,赵昕彤看着两人一同走进城堡的一幕,竟没有生气,反而有种感慨的感觉。

    毕竟一路上,球球一直都在受厉鬼的照顾,而与球球结婚的厉鬼,也只不过是一个二次元的纸片人罢了,对她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威胁,更别提当时的弹幕还一直都在刷,那厉鬼有了球球之后,再也没有搭理过任何玩家。

    赵昕彤当时很好奇,觉得一个单机游戏,应该做不到这么智能,便也去玩了一下《尖叫》。

    就像是那些玩家说的一样。

    在故事的结尾与球球结婚之后的戎言,再有其他玩家与之对话,他便会睁开鬼眼,亲手将玩家杀死,说出那句台词:“你选错了,我已经有爱人。”

    这种纯粹而忠贞的感情,让赵昕彤很有好感。

    可……

    既然是《尖叫》里的戎言,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恋爱吧》这个游戏中?而且,两人结婚,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戎言的心中,还是只有球球一个人吗?

    赵昕彤面露迷茫。

    知道戎言的人,并不止赵昕彤一个。

    很快,弹幕上就科普起了曾经球球和戎言的故事。

    众人正热火朝天的发布着弹幕,突然见画面中,戎言的白色睫毛颤了一下,他神色冰冷,眼角挂着一丝阴狠,低下头强硬地去亲吻球球。

    即便球球不愿意,用手推着戎言,戎言也没有妥协,反而更加用力的将球球抱在怀中!

    众人:“!!!”

    草他妈。

    先不管戎言是谁,女友粉们先和他拼了——

    ……

    游戏中。

    房间里已经回归平静,仿佛刚刚发生的事都是幻觉。

    戎言并未回应苏秋,苏秋也没再感觉到四周有寒气。

    那厉鬼似乎是真的离开了。

    苏秋说不清自己心中的复杂情绪。

    他低下头,在玄关处换好鞋,踢啦着拖鞋走进房间。

    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苏秋一个人,看起来有点空荡荡的。

    苏秋站在原地待了一会儿,不满地小声嘟囔了句什么。

    他像是之前一般,拉开衣柜,在里面找了件看着舒坦的纯色睡衣,转身去洗手间洗漱。洗完澡,换好睡衣,苏秋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被子里很温暖。

    苏秋伸手将被子拉高,遮住自己的半张脸,他闭上眼睛,没一会儿便陷入沉睡。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

    外面的雪终于停了,狂风不再,温暖而柔软的阳光透过色彩斑斓的玻璃窗,照在苏秋白皙的面庞上。苏秋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

    他眨眨眼,迷迷糊糊地在床上翻了个身,一条手臂伸出,当即敏锐的感觉到,在他手臂下方的床面,温度要比更远一些的地方凉上许多。

    苏秋发了一会儿呆,假装不知道,直接从床上爬起。

    苏秋懒得穿鞋,直接赤脚走进洗手间,他洗漱过后回到房间,拉开衣柜挑选了一套衣服后,直接正对着衣柜,将身上的睡衣脱下。

    苏秋的皮肤很白,被房间中的灯光一照,像是透着亮一样。

    一来是因为田婉女士的强大基因,二来则是因为,苏秋平日里就窝在房间里画画,基本不怎么出门见太阳,不过他偶尔也会锻炼身体,现在的身体状况勉强算得上健康。

    他的身材很匀称。

    此时脱去睡衣,苏秋的两条大长腿尤为惹人注目,笔直而细长。他的腰也很细,肚子虽然平坦没有腹肌,但也没有赘肉。

    苏秋瞥了眼镜子中的自己。

    他抬手,在之前被戎言捏过的肩膀上轻轻揉了揉。

    所幸游戏中痛感调低,否则这条胳膊肯定更疼。

    苏秋慢条斯理的换上衣服,等将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这才转身出了门。

    巧的是,于长东等人也恰好推开门,正要来找苏秋。

    两方人马在走廊中见面,于长东登时露出一个笑,打招呼道:“苏秋,早上好。”

    “早上好。”苏秋说。

    四个人一起往楼下走。

    “昨夜你房间里没什么动静吗?”于长东见苏秋的精神状态良好,忍不住问。

    苏秋一愣:“没有。”

    “啊——”于长东哀嚎一声。

    师严青也长叹一口气。

    薄贤更是一副顾影自怜的模样:“瞧瞧,昨夜没睡好,我皮肤都不如昨天水灵了……”

    苏秋:“……”

    和苏秋一夜无梦不同,另外三人看起来明显没睡好。

    他们眼底发青,一路上接二连三打着呵欠,还忍不住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苏秋。等下楼后,三人更是直接东倒西歪地靠在沙发上,完全不掩饰自己精神不济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苏秋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

    于长东勉强打起精神道:“开始还好好的,但我们洗漱之后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床下就一直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挠床板一样。这样的声音一直持续了大半夜,我们都不敢睡,甚至都不想在床上了,但下去也是不敢下去的……等最后声音没了,才抱在一起勉强睡着。”

    于长东虽然是用大白话说的,但已经很有画面感了。

    苏秋同情道:“辛苦了,昨夜我那什么都没有发生。”

    “啊……看到你精神奕奕的模样,我就知道了……真羡慕,早知道昨夜就和你一起睡了。”于长东一脸后悔。

    苏秋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的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突然发现一点儿客厅中有些地方与之前不同了。

    苏秋死死盯着那处不同,抬手一指,说:“你们看。”

    众人一愣,朝着苏秋视线的方向看去。

    这一下,几乎所有人都精神了。

    之前客厅的墙壁上,一直挂着很多的壁画,那些壁画里的人看起来栩栩如生,眼珠子还会乱转,甚至能攻击玩家,不过大家后来发现,只要不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他们就不会做什么,众人也就没把这些壁画放在心上。

    可现在——

    墙上的一副壁画上的人物,赫然变成了郑欣的模样!

    郑欣仍旧是昨夜身体快被啃食完毕的模样,只有上半身有肉,下半身全部都是森森白骨。

    她被困在那一块小小的壁画框中,勉强站立着,眼中含泪,伸手死死扒住框边,看着于长东等人的方向,嘴巴大张,就像是在喊救命一样。

    然而没人能救她。

    于长东猛地收回目光,不敢与之对视,他嘴唇哆嗦着问:“郑欣为什么……会在那里面?她到底有没有下线?”

    “应该下线了。”苏秋说。

    师严青也点头:“要是玩家真的就这么永远被困进画里不能动弹,算是游戏事故,研究院是要吃官司的。”

    于长东松了一口气:“……说的也是。”

    薄贤:“我现在已经想告研究院了。”

    “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或者被困在游戏中十天以上,你就算是告研究院,也告不赢的。”

    师严青说,“这款游戏还没开服之前,我女儿就看中了,我闲着没事儿研究了一下,发现官方网站有加红加粗的声明,提到只要玩家进入游戏,就默认玩家同意研究院的免责声明了。有些心脏病玩家啊之类的,如果在游戏中途出了意外,研究院会进行一部分赔偿,但并不占主要责任。我之前跟那几个小姑娘说,如果真的受伤害,以后出去可以告研究院,其实是为了安抚她们。”

    众人一阵感慨。

    “玩家果然斗不过游戏公司……”

    “公司也怕玩家们讹钱呢。”

    众人正说着,系统的声音突然在四人脑海中响起:“滴——第12号副本中,玩家‘孟云祈’与玩家‘郑欣’被淘汰,现已弹出游戏。”

    七个人,现在只剩下四个,还都是大老爷们,让人不由唏嘘。

    “现在大家都在一起,应该是安全的?我先补会儿觉。”

    “……我也。”

    “你往那边躺躺。”

    三个人齐齐倒下,苏秋无奈,干脆站起身,走到客厅靠近楼梯的位置,抬头看天花板上的壁画。

    壁画再一次发生改变。

    无数鬼手从地上伸出,都朝着一个穿着短裙的人探去,像是要将那个人拉进地底……

    苏秋皱眉。

    就在这时,熟悉的沉重脚步声响起。

    侯文柏从楼上走下来,他发黄的眼睛扫了一圈,见有三人正在沙发上睡觉,而另外一人则盯着壁画发呆,忙拍了拍手,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蹙眉大声道:“你们这样可不行啊!这种精神状态,怎么能成为危正的新娘呢?”

    众人:“……”

    三人完全没睡好,此时都有些迷糊,不过也知道剧情已经来了,强打起精神坐起身。

    苏秋也走回到沙发旁。

    四个大男人对视一眼。

    成为危正的新娘?

    呵呵。

    先不说他们几个都不想自·宫,就说昨天从婚房中钻出来的那些会啃食人类身体的鬼脸,就已经非常恐怖了好吗!

    陆云可是在婚房里失踪的!谁知道成为新娘会遭遇什么?

    想到这里,于长东小声吐槽:“婚房那么恐怖,谁要当新娘啊……”

    侯文柏耳朵很灵,一下子听到于长东的话,他当即正色道:“你这话说的,你知道这世界上想嫁给我好朋友危正的人,到底有多多吗!”

    薄贤插嘴道:“还能有想嫁给我的人多?”

    侯文柏:“……”

    侯文柏直勾勾的盯着薄贤看了一会儿,像是在观察一样,最后斩钉截铁地说:“当然有!我好朋友的皮囊比你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

    薄贤一愣。

    他现在正处于自己的无脑吹状态,当即站起身,撸起袖子就和侯文柏理论起来:“我怎么不信!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我还好看的人?”

    说到这里,薄贤突然看向苏秋。

    他转口说:“就算是有,那性格肯定也没有我好!有本事你把你的好朋友叫出来,我们大家看一看,对比一下啊!你是他朋友,肯定向着他说话,我朋友还向着我说话呢!你们说,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在场的玩家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薄贤有些着急:“你们笑什么啊!”

    苏秋眼睛弯起:“是是是,你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薄贤得到苏秋的肯定,当即得意地看向侯文柏。

    侯文柏冷哼一声:“真是睁眼说瞎话,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

    “我照过了!”

    “行了,我懒得跟你说那么多废话……你觉得自己长得这么好看,难不成是想成为危正的新娘?”侯文柏斜了薄贤一眼。

    薄贤瞬间变成鹌鹑。

    他坐回沙发上,嘟囔道:“我这辈子都要和我自己在一起!什么危正的新娘,我才不当呢。他根本就配不上我!就算是有十万星币我也不会妥协的!金钱根本无法收买我对自己的爱情!”

    若是之前的薄贤,现在肯定是乐意的。

    可惜他喝了粉末之后,爱的人只有自己一个,当然不愿意‘出轨’。

    “其他人呢?”侯文柏完全不纠缠,立刻问其他人。

    师严青轻咳一声,摸了摸自己下巴上长出来的胡茬,不自在地指了指半空:“我还是别了吧。从开始进入这个游戏,我就没打算当新娘,毕竟我进游戏,是想看看我女儿能不能玩,不是来谈恋爱的。我对危正不感兴趣,我永远只喜欢我妻子。而且,我这还开着直播呢,我女儿肯定在看着,总不能当着她的面儿嫁给另外一个男人吧?我以后还要不要做爸爸了。”

    于长东:“那可是十万星币,我觉得您妻子会理解您的。”

    “真是胡闹。”师严青哭笑不得,“虽然存钱难,这笔钱又看似来得容易,但我可不想用这样的方法获得这笔钱。在感情方面,我可折腾不动。”

    确实,师严青年纪都已经大了,再让他去当新娘,是有点不太合适。

    于长东一听师严青和薄贤都不愿意,立刻哭丧着一张脸:“我……我也不缺钱啊,而且我胆子这么小,那婚房一看就知道很可怕,打死我都不会进去的!对了!陆云失踪的那天晚上,在婚房里,侯先生不就说过,我长成这样,危正是不会喜欢的吗!”

    侯文柏:“……这话我确实说过。”

    众人说完,齐齐看向苏秋。

    苏秋:“?”

    侯文柏不等苏秋反应,立刻拍板道:“行了,苏秋是吧?今夜的新娘就是你了。不过你可要趁着现在好好打扮一下,毕竟我的好朋友只喜欢女人,若你以现在这副模样进去,那可是会出大事儿的!我也是看你还挺合我眼缘,才跟你说这些。”

    侯文柏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祝你新婚快乐。”

    苏秋:“……”

    完全快乐不起来。

    苏秋开门见山问:“会出什么大事儿?”

    侯文柏忙摆手:“这我可不能说了!”

    苏秋:“你之前说过,这间屋子里的鬼,都不能伤害新娘,那陆云是怎么回事?”

    一提到陆云,众人都看向侯文柏。

    “对啊,陆云是怎么回事儿?”

    侯文柏嘿嘿一笑:“陆云啊……我也是后来才从别的鬼那得知的真相。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吧。怪只怪那陆云实在是太不争气,明明都进了婚房,却被闹洞房的鬼给生生闹死了!你们说说,这人啊,真是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她离成功可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儿了!”

    苏秋突然想起,陆云化妆前,他在天花板上看的画面。

    ——女子双手被绑,吊在空中,恶鬼围着她跳舞……

    这是闹洞房的场面?

    苏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侯文柏,一人一鬼对视一会儿,侯文柏站起身,像是火烧屁股一样说:“哎呀,我想起一件事来还没有办,先上楼一趟!等会儿你化好妆,直接去婚房前,叫我一声,我就出现了。”

    侯文柏走后,于长东小心翼翼看了苏秋一眼。

    他眼神游离,小声说:“……呃,苏秋啊,你刚刚也听到了,侯文柏说,危正只喜欢女的,咱们几个都是大老爷们,进去之后肯定会出事,不如你趁着现在痛感只有10%,试试自·宫能不能行?”

    神他妈自·宫。

    这馊主意……也不知道于长东是怎么一直坚持下来,不动脑筋想想别的办法的。

    苏秋懒得搭理于长东。

    他神色冷淡,瞥了一眼墙上的钟。

    不需要寻找凶手,游戏时间立刻变得飞快,他们才来客厅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了。

    苏秋不想浪费时间,他直接站起身往楼上走。

    新娘的人选已经定了是他,就没法再更改,苏秋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让自己符合npc们的要求。

    既然已经说危正喜欢的是女人,那他最起码要有一些符合女人的特征。

    苏秋上楼后,直奔着距离最近的郑欣房间而去。

    之前为了查找证据,郑欣的房间门大开着,苏秋径自过去,拉开房间中的衣柜。

    数套女装呈现在眼前。

    苏秋抿住唇。

    他的手指在几套女装面前慢慢滑过,正有些犹豫不决时,一阵凉风吹过,紧接着,衣柜中右手边的蓝色连衣短裙突然从衣架上滑落,掉在苏秋脚边。

    苏秋:“……”

    苏秋看向右后方:“你喜欢?”

    房间中没有回应。

    苏秋轻哼一声:“你喜欢又如何?我穿这套衣服,是要嫁给别的鬼。”

    这话说完,苏秋却仍旧没有感觉到戎言有任何动作。

    他低头盯着裙子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弯腰捡起这条裙子,打开来看了看。短裙的长度,让苏秋立刻想起壁画上的人。

    果然,那壁画和婚房中即将发生的事情是有联系的……

    脚下有鬼手吗?

    苏秋若有所思。

    楼下,于长东见苏秋单独一个人离开,忙给师严青和薄贤使了个眼色,众人强打精神站起身,同样往楼上走,准备去看看苏秋。

    于长东有些纠结,边上楼边说:“苏秋会不会真的去楼上那什么去了吧?我们现在过去合适吗?”

    师严青:“……应该不会吧。”

    都是男人,只要想象一下那种情况,他们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更别提去做……

    “不过也不一定吧?婚房中的鬼你们也见识过了,再加上刚刚npc的提醒……要是苏秋的条件不合适,说不定那些鬼会像对待郑欣一样对付他,还不如那什么呢。”薄贤说。

    于长东深有同感,闻言立刻点头。

    反正他是宁愿那什么,也不愿意被鬼吃掉……

    众人讨论着上了楼。

    “苏秋——”于长东喊道,“你在哪?”

    苏秋听到于长东的叫声,回过神来,答复道:“我在郑欣房里换衣服。”

    “换衣服?”于长东与其他两人对视,三人一起往郑欣的房间走,想看看苏秋到底在做什么。

    然而,三人刚走到郑欣的房间,面前的房门突然‘嘭’的一声关闭了!

    三人吃了个闭门羹,都有些发懵。

    “苏秋,你怎么把门给关上了?”于长东嘴上这么说,冷汗却流了下来。他清楚的知道,刚刚门面前的玄关一个人都没有,门……是自己关上的。

    或者说,是被鬼关上的。

    而他故意这么说,其实是为了提醒苏秋,有什么东西把他的门关上了,让苏秋做好准备。

    房间内。

    苏秋刚把上衣脱掉,正在套裙子。

    他听到了于长东的话,但苦于整颗脑袋都在裙子里,看不清房间中的情况,只好闷声说:“你们不用担心,我在换衣服,等会儿就出去了。”

    然而,越着急,苏秋反而越穿不好。

    这裙子毕竟是给郑欣那样娇小的女孩子穿的,苏秋一个男人上身,自然有些显小,他又没有穿裙子的经验,不知道怎么的,裙子的裙摆就卷成一条,正好卡在苏秋的后脖子上。

    这个位置很尴尬,苏秋将手背到后面,却完全碰不到裙摆。

    他急的脸都有些红了。

    就在这时,苏秋突然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冰冷的气息。

    一只手伸过来,将困住苏秋的裙摆整理好,往下拉。

    有鬼帮忙,裙子就变得好穿多了。

    苏秋总算将裙子的下摆整理好。

    他还因为刚刚穿衣的原因有些脸热,幸好戎言就在身边散发冷气,没一会儿,他身上的热度就降了下来。

    苏秋抬眼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空气,抿住唇没道谢。

    他伸手撩起裙子,将牛仔裤扣子解开,弯腰褪到腿弯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苏秋用裙摆将大腿盖住,正要伸手脱剩下的裤子,突然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握住自己的脚踝。

    苏秋顿了顿,没挣扎。

    戎言抬起苏秋的腿,他一手握在苏秋的小腿肚上,亲手将苏秋的裤子脱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