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4.与鬼冥婚(十四)
    ..,最快更新!

    第十四章

    突然承受薄贤的语言暴击,在场的人都有点懵。

    师严青一脸迷茫,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忍不住问:“你刚刚说什么?”

    薄贤回过头,他眼中带着一丝湿润,深情款款的说:“难道你们不觉得,我长得特别好看吗?我的眼睛有这么大,唇形太漂亮了,手也好看,皮肤还白……天哪!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样精妙绝伦的人儿!我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众人:“???”

    中了那个白色粉末的人,竟然会是这样的状态吗?看粉末持有者,就像是自带滤镜一样?

    一时间,大家的神色都有些复杂。

    没想到,这玩意儿的功效还挺强的……

    粉末的持有者是薄贤,喝下粉末的人也是薄贤,所以薄贤一下子就爱上了自己。

    情人眼中出西施,原本长相一般的薄贤醒来,自然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好,所以才说出这种……之前的他肯定不会说出的话。

    众人想着,又观察了一下薄贤的长相,将‘滤镜’两个人划掉,心想,这已经不是自带滤镜了,这是直接把脸给p成自己喜欢的人了吧!

    于长东看着薄贤,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伸手抓住旁边师严青的手臂:“卧槽,青叔!之前在房间中,我和薄贤一起喝了饮料!会不会有一瓶里也有那种东西!”

    于长东说这话时,因为太过激动,一时之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导致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话,立刻齐刷刷的看过来。

    于长东缩了缩。

    “哇,那你岂不是也……”郑欣瞪大眼睛。

    师严青也忍不住看向茶几上的饮料瓶。

    至少有五瓶饮料,都只剩下半瓶,还有两瓶已经喝光了。

    中奖几率确实很高。

    师严青用同情的眼神看向于长东。

    于长东接收到信号,登时有些慌张:“卧槽卧槽,这可怎么办!我喜欢的是软妹子啊!我可不想爱上薄贤,就算是十天也不行啊!”

    苏秋挑眉,喊道:“于长东。”

    “啊?”

    “你觉得薄贤长得帅吗?”苏秋问,“你想亲亲他吗?”

    于长东:“呃……”

    “很好,你现在很安全。”苏秋说着,眼带笑意。

    于长东瞬间想起薄贤现在的状态,明白苏秋为什么这么问,他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薄贤却蹙眉,突然大声喊道:“于长东!”

    他的声音太过突然,于长东被吓了一跳,像是小兔子一样,在原地蹦了一下,这才回道:“啊?”

    薄贤怒目而视,大声的训斥道:“苏秋问你我长得帅不帅,你那个回答是几个意思!?你竟然觉得我长得不帅吗?”

    于长东:“……”

    于长东欲哭无泪,忙说:“你最帅!”

    薄贤狐疑的看着于长东。

    两人对视一会儿,薄贤面无表情道:“你心不诚。”

    ???

    心不诚是什么鬼?

    于长东都懵了。

    他求助似的看向另外三人,然而那三人却像是看好戏一样,没一个人帮忙的。

    于长东嘀咕了一声,他脑子一转,突然张口,一溜的彩虹屁说:“贤哥,您长得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貌比潘安、风度翩翩!我就算是不回答,这个结果也是大家看在眼里,板上钉钉啊!您何必跟我这么上纲上线呢?我还不是嫉妒您长得好么!”

    薄贤这才满意。

    他点点头,认真说:“对,像我这种风流倜傥的英俊男确实不多了。不过你也不用嫉妒,更不要用这样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毕竟这么优秀的我,是不会因为可怜你而爱上你的。这个世界上,能配得上我的,只有我自己!”

    最后几句话,薄贤说的掷地有声。

    众人:“……”

    苏秋实在没忍住,轻笑一声,在薄贤看过来的时候,突然转移话题,问:“既然鬼手出来了,为什么没有杀死薄贤?”

    “啊?”

    苏秋没说这话的时候,众人都没往这方面想,只觉得薄贤命大。

    但这么一说……

    好似是有点奇怪?

    孟云祈都死了,薄贤却还好好的。

    “呃……是不是那鬼手正要下手的时候,发现是自家的主人,就走了?”郑欣说。

    苏秋似笑非笑的看了郑欣一眼:“照你的说法,那鬼手还真是聪明呢。”

    郑欣一怔。

    她敏锐地察觉到苏秋语气中的敌意,委屈的小声说:“我……我也就是随口说说,毕竟我们都没接触过鬼手,万一它真的有智商呢?”

    苏秋淡淡道:“我觉得,只要那鬼手趁着薄贤没有意识的时候,直接将薄贤杀死,那这件事情就真的死无对证了。薄贤下线,完全没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们也只会认为,白色粉末和鬼手确实有联系,薄贤之前说的话骗了我们,他是咎由自取。”

    众人都是一愣。

    对啊!

    只要薄贤死了,大家不就下意识觉得薄贤真的是凶手了吗?

    “那么,凶手为什么不把薄贤直接杀死呢?是不是杀人也有什么禁制?或者说,之前才杀过人,所以你的身体还比较虚弱,控制不了那些鬼手?”

    苏秋说完,转头看向郑欣,挑眉问,“郑欣小姐,你觉得呢?”

    郑欣咬住下唇:“我……我怎么会知道?你突然问我做什么?”

    于长东郑欣还不承认,突然举手,兴奋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其余四人都看向于长东。

    于长东早就已经憋不住了,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苏秋,看到苏秋点头,便立刻说:“苏秋和我一起发现了一个关键性证据!你们跟我来。”

    他说着,率先出了薄贤的房间,将众人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带。

    众人跟在于长东身后鱼贯而出。

    于长东边走边说:“刚刚我和苏秋一起出去,说是换衣服,其实还去了走廊尽头的那个洗手间看了看。”他说着,充满神秘意味的问,“你们猜我们发现了什么?”

    郑欣脸色一变。

    “发现了什么?”师严青好奇的问。

    “嘻嘻嘻。等会儿过去你就知道了!”于长东买了个关子。

    师严青无奈的笑了笑。

    越往那个方向走,郑欣脸上的表情就越不自然,她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

    几个人当中,只有郑欣如此异样。

    师严青将郑欣的表情以及行动上的变化看在眼中,有些惊讶。

    难不成凶手是这个小姑娘?

    师严青登时蹙眉。

    而薄贤,显然是白色粉末的剂量下得有点重,即便走在走廊中,他也不时摸一下自己的脸,发出赞叹声,整个人和旁人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一行五人抵达厕所。

    于长东毫不犹豫的往女厕里进。

    师严青有些犹豫。

    他频频看向女厕所的标志,突然正色,对着正前方说:“闺女啊,我不是因为变态才进女厕所的,是因为有证据在里面,我才不得不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事儿千万不要告诉你妈妈!不然这个游戏就不给你玩了。”

    说完,师严青才吐出一口气,走了进去。

    薄贤紧跟其后。

    郑欣站在厕所门口,面色变幻。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她怎么可能还不知道众人发现了什么证据?

    只是这么一路上,苏秋都拿着之前在壁画男那得到的匕首,在她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现在也是如此。

    搞得郑欣一点儿退路都没有。

    苏秋神色淡淡,手上轻轻摸了摸匕首:“怎么?不敢进去了?”

    郑欣咬牙,走了进去。

    苏秋笑了笑,将匕首随意放回口袋中,他的手也在口袋中没有抽出。

    墙壁上的镜子已经被于长东和苏秋卸下。

    此时众人一进去,就可以很直观的看到镜子后面的墙壁。

    于长东冷哼一声,瞪了眼郑欣:“你们看,镜子后面的墙壁颜色和别处是不是不一样?看起来像是浸了血一样,里面很可能……咳咳,你们懂得。也亏得苏秋比较聪明,上去就把目光固定到了镜子上,不然我肯定是不会往那方面想的!”

    师严青蹙眉,转头对薄贤说:“我去找工具,我们把墙挖开。”

    薄贤扬起双手。

    他在灯光下,用缠绵的眼神观察着自己的手,轻声说:“还是不了吧,我相信于长东说的话。我这双手要好好保养,才能保持最完美的状态,可不能干那种重活。”

    师严青:“???”

    师严青将目光转移到于长东身上。

    于长东之前带众人来的时候还十分兴奋,可要是让他亲手将那墙壁弄开……

    于长东登时怂的一逼,可怜巴巴地小声说:“青叔,我怕鬼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能看我呢?”

    师严青:“……”

    苏秋见状,忍不住无奈。

    关键时刻,只有师严青一个能打的。

    他正打算上前去帮师严青,突然感觉肩膀上一只冰凉的手按了他一下。

    苏秋一愣,顿住脚步。

    几乎是同时,面前的墙壁中竟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就像是……

    有人在里面挠墙一样!

    于长东猛地一惊,他猛地转头盯着那墙壁,嘴巴微张,一声尖叫已经涌到了喉咙眼儿,但面前的场景并未到达那个零界点,所以被于长东硬生生卡在了那儿。

    他快速后退两步,只觉得心跳咚咚咚像是擂鼓一样,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心脏跳动过快倒地不起。

    师严青也被这声音吓得不轻。

    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不管心中多慌,面上还是稳得住的。

    几个人都往旁边缩。

    就在他们都快躲出洗手间的时候,那块墙壁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竟就这么炸开了!

    众人忍不住惊叫一声。

    再往里看,墙壁里的尸体已经暴露出来!

    被藏在里面的,赫然就是孟云祈!

    “我……卧槽!”于长东震惊的骂了一句。

    墙壁中的尸体只露出一颗脑袋和半个身体,另外半个仍旧嵌在墙壁中。她眼睛瞪圆,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眼珠直朝着缩在一起的人群看来——

    她身上全部都是水泥,但尸体并未开始腐烂,没有什么异味。

    但即便如此,这视觉上也显得太震撼了!

    几个人都被孟云祈此时的模样惊到了。

    就连薄贤,都不再顾影自怜,而是哆哆嗦嗦道:“这……这凶手也有些太过分了吧?怎么杀了人之后,还把人弄在这里……”

    于长东都快哭出来了:“郑欣!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师严青蹙眉,长叹一口气:“这种死法……也幸好这只是一个游戏。”

    说到这里,师严青欲言又止,他不再去看墙壁。

    而一旁,郑欣已经冷静下来。

    她看了一眼众人,轻哼道:“你叫我做什么?你们怎么可能怀疑我是凶手?是想污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我明白了,你们肯定是想把现场唯一的女性害死,然后好去当新娘吧!”

    “你在胡说什么呢!”师严青蹙眉。

    于长东大声说:“凶手就是你!当时孟云祈出事儿的时候,我们几个男人都在一起聊天,只有你是在这个洗手间里上厕所!”

    郑欣冷冷道:“那你怎么能确认不是有人故意将尸体藏在这里陷害我?谁带你们找到的证据,你们就去找谁啊!他怎么那么能耐,发现了这么多?”

    即便这种时候,郑欣还在反驳。

    “你到底在挣扎什么?”苏秋淡淡问。

    郑欣已经完全没了刚刚那一副弱小无助可怜的模样。

    她看向说话的苏秋,冷笑:“我在挣扎什么?我只是说出实话罢了。你们就是这么针对我的。凡事都讲究一个证据,既然你们都觉得孟云祈是我杀的,那你说说,我身为一个普通人类,是怎么杀掉她的?又是怎么将她的尸体藏进墙壁中,又让那墙壁看起来平坦无奇,只是颜色与别处不同?”

    郑欣越说越顺,最后甚至笑了出来,“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么多的步骤,我哪里有时间做完?让我抱起孟云祈都费劲儿,又怎么可能把她塞进墙壁里封起来?”

    “看起来确实不可能。”苏秋说。

    郑欣料到苏秋说不出具体情况,笑声顿时更大了一些。

    仿佛她已经赢了。

    苏秋却不管郑欣如何。

    他直接走出洗手间,站在走廊里,气沉丹田,大声喊道:“侯文柏先生——”

    其余几人都有点懵。

    这时候……叫侯文柏那个npc做什么?

    没过多久,熟悉的沉重脚步声在走廊尽头响起。

    侯文柏从黑暗中突兀出现。

    他走到众人面前,昏暗的眼睛瞥了一眼洗手间墙壁里的孟云祈,问:“叫我做什么?你们已经找到凶手是谁了?”

    “对。”

    苏秋毫不犹豫,一指郑欣:“就是她!”

    郑欣完全没想到,苏秋竟然直接叫了侯文柏出来!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秋:“你们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凶手是我——”

    苏秋他眨眨眼,表情无辜地问:“可是,之前在楼下,侯文柏先生有说,我们必须要有证据证明你是凶手,才能指控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