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2.与鬼冥婚(十二)
    ..,最快更新!

    第十二章

    赵昕彤看直播的中途去上了厕所。

    回来后,她舒服地坐在软椅上,有些迫不及待地伸手,将直播间专用时间机器打开,贴在太阳穴上,她在主播界面选定了球球,只一瞬间,赵昕彤便与球球所处的游戏世界时间流速一样了。

    此时,球球直播间的弹幕刷的非常快,看起来就像是在过年。

    上面上一水儿的都是:卧槽,666。

    间或还有一两条:我哭辽,我的男神竟然已婚!

    赵昕彤来晚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看着弹幕,只觉得上面的信息有点乱七八糟的,什么男神已婚?

    整个直播间只有球球一个男神!

    ……难不成是球球结婚了?

    赵昕彤心中一惊。

    上个厕所而已,就这一会儿的时间,球球已经和那个男鬼成亲了?这也有点太快了!她不敢置信,忙打字问:刚刚去上了个厕所,发生了什么!

    赵昕彤:“???”

    赵昕彤一脸懵逼。

    幸好有一个同样是球球女友粉的人眼熟赵昕彤的id,二话不说直接发给赵昕彤两份录像,赵昕彤点开其中一个一看,顿时僵住了。

    画面最开始,就是一个半透明的男鬼正站在球球的身后,伸手半搂着球球。

    这姿态看起来十分亲密。

    赵昕彤忍不住骂了一声:“不要脸!”

    那男鬼个子很高,一张脸俊美无双,和秋秋站在一起,其实是很般配的模样,但赵昕彤追主播追的真心实意,在她看来,只要球球的新娘不是她,她都不会爽。

    此时,那男鬼弯下腰,头微微往旁边偏了一些,一头长发顿时像是瀑布一样顺着肩头划过来,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将唇贴上了球球的脖颈。

    赵昕彤差点从软沙发上站起来:“草——”

    画面中,球球显然也有了感觉。

    他抬起手,明显是想制止男鬼的行为,但那男鬼却顺势也抬起手,抓住了球球的手腕!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球球顿时不动了。

    啊啊啊!

    赵昕彤疯狂尖叫。

    男神的手腕是你能随便抓的吗!男神的脖子是你能随便亲的吗!大·变·态!

    赵昕彤死死的盯着男鬼。

    那男鬼对球球的脖颈情有独钟,而一直围绕着球球的镜头,显然也觉得这一幕会让观众更加激动,始终都在对着男鬼的行为拍摄。

    男鬼完全不介意镜头,他伸出舌头,在球球的脖子舔了一下又一下……

    最后,他就像是不满足一样,突然抓紧了球球的肩膀,张开一嘴看起来十分恐怖的獠牙,一口咬在了球球的脖子上!

    “啊!”球球发出短促的叫声。

    赵昕彤原本有些气急败坏,但在听到球球的声音之后,突然呆住了。

    她忍不住将视频往前调,听了好几遍球球的叫声,然后……

    脸红了。

    一瞬间,赵昕彤脑内只剩下一连串大写的‘啊’字。

    她甚至有点希望,那男鬼再做点什么……

    连带着,她对那男鬼的印象也不是那么差了,甚至有点t到了什么。

    是的,就是这么现实。

    真香。

    男鬼的互动到这里也已经结束,他总算是松开了怀里的球球,后退一步,距离球球不远不近,再次亦步亦趋的跟在球球的身后,就像是一个忠诚的骑士一般。

    赵昕彤将视频关闭。

    她用手捂住脸,缓了好一会儿,又点开小姐妹发过来的第二个视频。

    这一个视频中,男鬼站在球球身边,他眉头微微蹙起,嘴角下拉,面庞上带着一丝痛楚,让人一看,便觉得整颗心都跟着一起拉扯。

    “你为什么把我忘了?球球……”

    “你忘记了,其实我们早已经拜过堂,成过亲了。”

    “没关系,今晚我去找你,你在房间里乖乖的。”

    三句话,被男鬼的低音炮缓缓吐出,他讲话的速度不紧不慢,却总会让人忍不住仔细倾听。

    听完这三段话,赵昕彤的表情顿时变得和视频中的苏秋一样。

    赵昕彤:“???”

    什么时候成亲的?

    而且那个男鬼竟然知道苏秋的直播名称是球球!?

    天哪——

    这个男鬼难道是玩家吗?而且还正好看过球球的直播?不过成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在直播中,球球还曾经说过,他是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的!不管了!这个人到底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才能在玩游戏的时候碰到球球,还和秋秋成亲啊!

    好羡慕啊……

    赵昕彤目露幽怨。

    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变了。

    把视频全部看完之后,赵昕彤将目光转移到直播界面中。

    画面中,苏秋和薄贤一同进入洗手间,还一边说着骚话,嘲讽薄贤是不是小。

    赵昕彤不由点头。

    捂眼睛这个行为不错!点赞!

    看在这鬼这么上道儿的份儿上,先勉为其难的允许你在球球身边吧。

    赵昕彤得意的翘了翘腿。

    虽说现在赵昕彤就算是不允许,也完全没办法阻止那鬼,但她是不会承认的!

    而等薄贤和于长东纷纷说自己不是凶手,发毒誓的时候,球球直播间又开始刷起了弹幕。

    原本因为球球和男鬼之间发展,而有些不太高兴的赵昕彤,看到这些弹幕,登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的郁色一扫而空。

    ……

    于长东和薄贤起了争执,都怀疑对方是凶手。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都有几分道理,而最后发得毒誓,也很深入人心。

    一时之间,众人根本看不出那白色粉末到底是谁的。

    甚至,因为那两条毒誓,他们都在怀疑,是不是两人都不是凶手了,毕竟这只是一个游戏……

    “这个……”师严青轻咳一声。

    他上前拉开薄贤,转头看向搜于长东身的苏秋,“搜出来什么没有?”

    “没有。”苏秋摇头。

    “怎么可能?”薄贤皱眉,“让于长东脱衣服!那东西一定藏在他身上的某个地方!”

    “凭什么我脱?现在你也是嫌疑人,你也脱!”

    薄贤挣脱师严青的手,两个人瞬间凑在一起,互相推推搡搡,言语上激对方。

    最后,还是于长东超不过薄贤,最先受不住,干脆一把将自己身上的t恤脱下,白斩鸡的身材立刻暴露出来,他又立刻去脱裤子:“我让你看!我绝对不是凶手!”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利落了,更没有让在场的最后一名女士避嫌,郑欣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看到于长东的内裤了……

    她忍不住小小尖叫一声,捂住自己的眼睛,脸上红了一片,后来又小心地将手指分开几条缝,偷看起来。

    薄贤大喝一声:“好!”

    他说着,也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边脱,薄贤还边说:“其实为了公平起见,当时在房间中的人,都应该脱掉自己的衣服,以示清白。苏秋,你当时也在房间,也有作案的时间,比如趁着我们不注意什么的,你也来啊!”

    苏秋:“……”关我屁事?

    苏秋翻了个白眼,没搭理薄贤。

    薄贤忙着脱衣服,没法走到苏秋身边,只能用言语激将道:“难道你害怕了?不敢在众人的面前脱衣服?”

    苏秋伸手将有白色粉末的饮料瓶拿起来,仔细观察。

    这个饮料瓶并不是玻璃制的,而是塑料瓶,塑料瓶的开口没开封,他看了一遍,瓶身上也并没有针孔,那么凶手,到底是怎么把粉末放进去的?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为什么之前拿出饮料的时候,里面没有白色粉末,而后来有了?

    这其中有什么不一样的?

    苏秋蹙眉。

    薄贤此时已经将自己脱了个精光,他趁机瞥一眼于长东的那地方,见于长东的没有自己的长得好,顿时得意地走到苏秋身边。

    ——虽然薄贤也很想在郑欣面前表现一下,但显然,在苏秋的面前找回男人的自信才是更重要的,毕竟苏秋可是在洗手间里‘啧’了他一声的!

    薄贤想伸手去拍苏秋,不过想到之前的经历,提前缩回了手,只是语言上并不客气:“你也不能直接被排除嫌疑,快来脱衣服!”

    苏秋:“等等……”

    苏秋直接无视薄贤,他看向于长东:“你之前在小隔间,找到那一瓶有粉末的水时,是将水拿在手里,拧开盖子看的,还是水在桌子上,你直接看见的?”

    于长东一懵,不知道苏秋问这个做什么,他回答:“是拿在手中拧开的。那个瓶子还挺难拧开的,我当时拧了好一会儿,当时桌子上的每一个瓶瓶罐罐我都检查了,只有那个里面有……”

    苏秋眼神一暗。

    果然。

    前后三样东西,都是在有了‘体温’这个催化剂之后,才产生了改变!

    孟云祈涂口红时,如果有白色粉末,是不可能上嘴的,除非当时……她看不见。而等口红涂上了唇,接触到人的体温,才出现了白色粉末。

    饮料应该也是如此。

    而那些饮料现在全部都在小冰箱里……

    苏秋突然转身,走去小冰箱,他将冰箱拉开,将里面的所有饮料全部都拿了出来。

    薄贤看见苏秋这一行为,微微一怔,他连忙走过去,职责道:“苏秋,你干什么?不想脱衣服,所以就这样转移大家的视线?”

    “你慌了?”苏秋轻笑一声,干脆坐在地上。

    薄贤干笑两声:“你在说什么呢?我慌什么?现在慌的人不应该是你吗?”

    苏秋挑眉。

    现在事实还没有被证实,苏秋并没有解释什么。

    周围的人则都有些惊讶。

    苏秋现在的行为,一定是有原因的。

    郑欣瞪大了眼睛:“苏秋,你发现了什么?”

    苏秋:“等等,我要验证一下我的想法是不是真的。”

    这些饮料全部都是从冰箱里刚拿出来,非常凉,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于长东和薄贤将饮料拿出来,饮料里却并没有白色粉末的原因。

    因为……温度没有达到。

    孟云祈涂抹口红的时候,口红最上层的表面,在孟云祈的嘴唇上反复摩擦;而小隔间中,于长东找到的水是常温,于长东的手紧握住那瓶水的瓶身,用了好一会儿才拧开盖子……

    为了快速验证自己的想法,苏秋直接将饮料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冰凉的饮料紧贴着皮肤。

    这并不属于痛感的一部分,苏秋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肚子上的饮料有多凉。他闷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也贴上了一个冰块。

    前后夹击,苏秋忍不住身体哆嗦了一下,他猛地伸手,朝身后用力挥了几下。

    冰凉的触感消失。

    于长东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苏秋在干什么。

    苏秋用体温将冰凉的饮料暖了好一会儿,等饮料已经稍微有些暖起来后,他的肚子也已经冰的感觉不到什么了。他将两瓶饮料再拿出来,其中一瓶中,赫然已经出现了白色粉末!

    “看。”苏秋摇晃了一下那瓶子,“看这里面是什么?”

    “啊——”郑欣叫了一声。

    师严青:“这是……”

    于长东猛地转头看向薄贤。

    说实话,于长东虽然讨厌薄贤怀疑自己,但在薄贤说出剁吊的言论后,于长东其实就不是很怀疑薄贤了,他觉得,没有哪个男人敢对自己这样发誓。

    却没想到……

    这人对自己可真狠!

    众人看向薄贤的眼神顿时带着一丝意味深长。

    薄贤缓慢地长出了一口气,他狠狠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郑欣则最直白,瞪圆了眼睛,小声问:“……呃,薄贤,你是不是要直播剁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