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1.与鬼冥婚(十一)
    ..,最快更新!

    第十一章

    薄贤嘴角抽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对苏秋说:“只是上个厕所而已,你也跟着我一起去?是有多防备我啊?”

    苏秋微微睁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说:“你在说什么?怎么会这么想?我并不是怀疑你,只是我也尿急了。”

    苏秋皮相好看,一张脸白生生的,原本眼睛就偏圆,再睁大一些,顿时就像是小鹿的眼睛一样,看起来湿漉漉的,让人完全生不起气。

    薄贤认可苏秋的颜值,但不信苏秋说的话。

    他狐疑的盯着苏秋看了一会儿,摆摆手:“行行行,你要是想来就来!反正我先尿!”

    苏秋:“……放心,我不跟你抢。”

    相对于于长东,苏秋更怀疑薄贤,所以苏秋就随口扯了句尿急,要跟薄贤一起进去。

    一方面是防止薄贤趁着没人,做出什么手脚,一方面是想看看,薄贤的一些比较私·密的地方,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洗手间。

    薄贤先是臭美地对着镜子拨弄一下自己的头发,整理整理发型,等从镜子里看见苏秋也来了,便往旁边一挪,抢先站在马桶前。

    他将盖子掀开,解开自己的裤链,不过在下一步时,薄贤手上却突然一顿,没再做什么,而是转头,目光诡异地盯着苏秋。

    苏秋:“你愣着干什么?快点儿啊。”

    “那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薄贤咬牙,“你的视线也太炙热了吧?”

    “真的吗?”苏秋声音平淡,他耸耸肩,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我自己没什么感觉,不过你这么在意……难道你那地方也特别小吗?所以才怕别人看?”

    薄贤:“……”

    是男人就不能承认自己小!

    不知道怎么的,薄贤突然想起之前用匕首刺苏秋的壁画了,要不是他没有武器,他也想对着苏秋来这么一下。

    薄贤心下一狠,直接当着苏秋的面儿开始小解。

    苏秋的目光在薄贤的衣物上仔细观察,又望向他那物。然而,他的视线刚挪过去,眼前却突然一凉,紧接着,苏秋感觉一双手捂在自己的眼睛上,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什么都没看见的苏秋:“……”

    苏秋忍不住‘啧’了一声,但这个时候再睁眼,似乎也有些奇怪,他便干脆等着那手从自己眼上挪开。

    薄贤没看苏秋,还以为苏秋的发声是在嫌弃他。

    他顿时觉得他有点尿不下去了。

    说实话,薄贤还是第一次见到苏秋这样的人。

    一般的男人就算是有好胜心,想比一比,也绝不会是苏秋这样的模样与状态,现在的苏秋,不像是专门进来盯着他的,反而像是……

    对他感兴趣,所以才跟进来?

    薄贤想到这里,顿时惊了。

    难不成,苏秋是看上他了?

    他一向自我感觉良好,顿时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是对的。顿时有些得意地嘟囔道:“我说你啊……真是可惜了。我知道我的魅力比较大,你喜欢我,但我喜欢的可是女人,就算你长得好看,我也不会喜欢你的,所以你别收收心,痴心妄想了。”

    苏秋面无表情的转了个身:“哦。”

    薄贤:“……”

    薄贤慢吞吞的抖了抖,他收拾好,让开一步:“你来?”

    话音落,捂在苏秋眼睛上的手总算是挪开了。

    苏秋睁开眼睛。

    他回头看了一眼。

    薄贤此时已经站在一边,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用了,我又不想尿了。”苏秋说着,一脸冷淡的转身离开。

    薄贤看着苏秋的背影,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待苏秋离开后,薄贤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他洗了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正准备出去,却突然发现,面前的镜子中,他的身后……竟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女人。

    女人披头散发,突然抬起头,看向镜子中的薄贤!

    她的脸白得吓人,只是整张脸都不是正常的,就像是……就像是从一块碎掉的玻璃中,将所有的五官拼凑起来一般。

    她的瞳孔完全没有眼白,只剩下一片黑色,像是旋涡——

    而她的那张脸,赫然就是孟云祈!

    薄贤:“啊啊——我又不是杀你的人,你他妈去找凶手啊!来找我干什么——”

    薄贤完全不敢回头看,生怕那女鬼就在自己的身后,他想朝着洗手间外面跑,却慌不择路,竟左脚拌右脚,直接摔在了洗手间里!

    幸而苏秋还站在洗手间外面等待,听到薄贤的声音便立刻进入洗手间:“怎么了?”

    薄贤:“镜子——镜子——我的背后……有鬼!呜呜呜……”

    苏秋愣了愣,走过去观察镜子。

    然而镜子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一切都显得十分正常,更没有薄贤说的什么鬼。

    苏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完全不怕,甚至还有闲心观察自己的颜值,他对自己的长相一向满意,此时嘴角带了一点儿笑,随口问:“镜子怎么了?”

    “镜子里有个女鬼!”薄贤声音都变得尖细起来,“是……是孟云祈!长得和孟云祈一模一样!”

    苏秋一愣。

    刚刚薄贤处于极度恐慌的状态,语气听着也不像是假的,他说自己不是凶手,应该不是谎话?

    还是这个人的演技真的已经炉火纯青?

    苏秋若有所思。

    薄贤浑身哆哆嗦嗦,忍不住伸手去抱苏秋的腿。

    突然从镜子里看到孟云祈的惨状,薄贤觉得浑身都像是坠入了冰块一般,他急需同伴的体温将他拉进现实世界,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他的手刚刚伸出去,还未接触到苏秋的衣服,便感觉自己的手猛地被打到一边去!

    什么鬼东西!

    薄贤的手上登时起了一层薄红!

    痛感清晰传来。

    薄贤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他的头疯狂转动,在房间中扫视,但这里确实只有他和苏秋两个人,而苏秋一直站着,手完全不可能碰到他!

    一时间,薄贤只觉得更害怕了。

    外面,客厅中的于长东听到洗手间里两人的声音,扬声问:“怎么回事?”

    “没事。”苏秋说。

    薄贤不想继续在厕所里待着了,他哆哆嗦嗦道:“我们……我们快点出去吧。”

    苏秋微微仰了仰头,眯起眼睛:“行。”

    薄贤站都站不起来,苏秋刚要叫于长东,就见于长东自己跑过来查看情况,两个人便合力,一起将薄贤搀扶回了房间。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薄贤哎呦个不停。

    他这才敢将自己要去抱苏秋大腿,结果被打的事情说出来。

    “你看!”薄贤伸出手。

    他的手背上红了一大片,现在都已经发青,看着非常吓人。

    这种程度的伤,一定得非常大力,而且会发出清脆的击打声音,但当时苏秋就在薄贤身边,却什么都没听到。

    苏秋顿时想起,之前在小隔间,男鬼出声与他说话,旁人却完全没听到的事情。

    抿了抿唇,苏秋问:“你说,你是想抱我大腿的时候,被打的?”

    “对!”薄贤有些委屈,“我当时怕的要死,当然想挨着你,稍微也有点安全感不是?没想到竟然会被打……”

    之前在小隔间的时候,薄贤还是一副精英的模样,对苏秋和于长东都有些不屑,还怀疑两个人是凶手。

    现在猛然看见鬼,又相当于是被诉求救了,薄贤顿时觉得苏秋就像是他的亲人一样,说话也不由亲昵多了,更加不可能再对他们冷嘲热讽。

    苏秋挑眉。

    他不动声色在周围看了看,后又垂眸,不说话了。

    于长东听到薄贤的话,也是微微一愣,他的视线在苏秋的身上转了一圈,想到什么,脸上登时有些不自然。

    “我……我他妈心脏病快被吓出来了。”

    薄贤感叹了一句,他后仰,躺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缓过神来。

    他坐直身体:“这个游戏也有点太可怕了……我之前根本就没怎么玩过这种恐怖的游戏。对了,有什么甜的饮料让我压压惊吗?”

    他说着,眼睛四处看了看,突然盯着一瓶饮料不动了。

    “我……我……操!”薄贤猛地骂了一句。

    他指着面前茶几上的饮料,“这里面有白色粉末!”

    苏秋和于长东一愣,都看过去。

    果不其然,薄贤说的那瓶饮料中,确实有白色粉末。

    这是一瓶还未拆封的饮料,之前薄贤曾对于长东安利过,说是喝起来很甜。

    “明明之前还没有呢!”薄贤皱起眉头,他想到什么,瞬间举起双手,“我和苏秋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我可没有碰过这瓶饮料!”

    “啊?”于长东一呆。

    他后知后觉的辩解:“也不是我啊!这是你的房间!”

    “什么我的房间?”

    薄贤满脸愤怒,像是已经认定了于长东就是凶手,他冷冷道:“呵,千辛万苦,总算是找出来了!原来凶手就是你!我真是聪明,之前就说了有可能是你,结果果然如此!你害死了孟云祈!我就知道……还整天都说自己家里有钱,不缺这十万块?”

    薄贤瞪着于长东,“既然你能趁着我们不在往饮料里下,那你身上呢!”

    于长东被薄贤狰狞的脸色吓得不由自主后退。

    “你还想躲?”

    薄贤猛地扑上去,对旁边的苏秋说,“你帮我按住他,我搜身!”

    苏秋皱了皱眉头。

    于长东看起来有些激动,他拼命的左扭右扭,就是不让薄贤碰他:“不是我!你他妈污蔑我!我就算是让苏秋搜,也不会让你碰我!万一你是故意往我身上塞东西呢!”

    苏秋见状,说:“我来搜吧。”

    于长东:“让苏秋来!”

    “谁都知道你们是一伙的!”薄贤也有些不太乐意,“万一你们联合起来呢?”

    “那你在旁边看着。”苏秋轻笑,“只是搜身的人变成我罢了,又不是让你出去。等会儿我动作慢一点,我怎么搜,你都看在眼里,想搜哪里,也可以让我动手,你担心什么?”

    薄贤犹豫一下。

    苏秋说的这话也确实……

    他恨恨看了一眼于长东:“凶手!”

    说完,薄贤站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两人。

    于长东别扭的从沙发上坐起,冲薄贤怒吼:“我身上根本没有那种什么粉末!”

    薄贤冷哼一声:“你要是身上没东西的话,你躲什么?”

    于长东一愣:“我……”

    “起来。”苏秋淡淡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于长东心不甘情不愿,他站起身,走到旁边的地毯上,举起两条胳膊,方便苏秋搜身。

    正巧的是,苏秋没搜一会儿,郑欣和师严青搜完别的地方,也过来和三人汇合了。

    师严青道:“我们搜完了。”

    两人进屋,看见苏秋在于长东身上摸来摸去,都愣了愣。

    郑欣:“呃……你们这是……”

    “在搜身。”

    薄贤一脸严肃的解释道,“刚刚我和苏秋去上厕所,留于长东一个人在客厅,再出来的时候,这里面的饮料里,就有那种白色粉末了!我可以确定,之前从冰箱里把那瓶饮料拿出来的时候,里面是没有的!显然,下白色粉末陷害孟云祈的就是于长东!”

    “不是我!那瓶饮料我根本就没有打开!它明明是在你房间的小冰箱里拿出来的,那白色粉末绝对是你的!”

    于长东脸红脖子粗,“是你把粉末藏在里面,好陷害我!”

    “放屁。”薄贤冷笑一声,“我要是知道里面有粉末,怎么可能拿出来和你分着喝?我不要命了吗!?明明之前里面是没有粉末的!等我和苏秋一进洗手间,你面前的饮料就多出了粉末!不就是想趁着房间中只有你一个人,特意将那粉末放进去,然后陷害我的吗?”

    “我就算是陷害,也不可能在明知房间中只有我一个人的情况下动手,这不是摆明了说就是我做的吗?我没有那么傻的!”

    于长东都快急哭了。

    薄贤眼睛也有些发红:“说不定你就是想来这么一个反向思维呢?也许我们现在的争吵,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然后你仗着你和苏秋师严青的关系好,就能将凶手的身份嫁祸给我了!”

    “你……”

    于长东深吸一口气,他眼睛湿润,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好撂狠话,说,“我要是凶手,我不但直播跳脱衣舞!我还直播……直播吃屎!”

    周围的人都‘嚯’了一声。

    薄贤不甘示弱:“这种狠话谁不会放?我要是杀害孟云祈的凶手,我就直播剁吊!”

    在场众人:“……”

    牛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