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10.与鬼冥婚(十)
    ..,最快更新!

    第十章

    “你这是……苏秋,你怎么了?”于长东语气中带着一丝担忧。

    苏秋此时的状态,怎么看都有点儿不对。于长东有点想去苏秋身边,但又怕苏秋那头有危险,踟蹰一阵后,他还是鼓足勇气,伸手搬起凳子,迈开脚步往苏秋那边走。

    一旦苏秋那边有什么事儿,他就用椅子砸过去好了!

    应该能争取一点儿逃跑的时间!

    而此时,虽然身后的男鬼仍旧在,但苏秋已经重新拥有了身体的控制权。

    他忙制止于长东的行为:“我这边没事儿,你不用过来。”

    于长东茫然问:“那你刚刚怎么回事?”

    苏秋随口道:“脊椎上的老毛病了。我刚刚动了一下,突然感觉脊椎咔吧一声,怕出事儿,就没乱动。”

    “哦哦哦。”于长东比较傻白甜,一听苏秋的解释,也没有怎么怀疑,便开始诉苦,“薄贤太过分了!竟然把我找到的证据拿走了!”

    说完,于长东便控诉的看着薄贤。

    苏秋看了一眼薄贤。

    薄贤也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他嘴巴张开,无声的说:你肯定是在说谎。

    显然,薄贤完全不相信苏秋说的什么脊椎有问题。

    之前刚到这个世界时,从壁画中刺出来的匕首速度有多快,薄贤是亲眼看到的。

    当时苏秋反应速度那么快,而且之后行动上从未有扶腰、捶后背之类的动作,怎么可能脊椎有问题?

    苏秋眯了眯眼睛,压根儿没在之前那个话题上停留,他淡淡道:“薄贤,你不要欺人太甚,自己找不到证据就去抢别人的,当做自己的功劳,也有点太不是人了吧?”

    薄贤嗤笑道:“谁稀罕这破东西?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什么反应罢了。”

    说完这话,薄贤将手中的证据放回到了于长东的手中。

    于长东做出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哼!谁信你啊!这有什么好看的!”

    薄贤:“爱信不信。”

    两个人斗着嘴。

    苏秋趁着那两人不注意,瞪了身后一眼。

    ——他直觉男鬼还在身后。

    耳边再次传来一声轻笑,男鬼的声音带着一丝缥缈感,语气中暗含暧昧:“你为什么把我忘了?球球……”

    苏秋一愣。

    ‘秋’和‘球’的发音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苏秋可以清楚的听出,这个男鬼喊的就是他直播时的账号名称‘球球’,苏秋顿时有些迷茫。

    这个男鬼不是npc吗?

    为什么会知道他在现实中的直播账号名称?

    难不成是玩家?

    也不对吧……

    苏秋头一次被游戏剧情弄得百思不得其解。

    那男鬼伸出手,轻轻触碰苏秋的脸颊。

    苏秋被碰到的那一小块皮肤,瞬间就像是被放进了冰箱里一样。他被冻得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身后的男鬼轻笑出声。

    它将苏秋耳边的碎发拨弄到耳后:“你忘记了,其实我们早已经拜过堂,成过亲了。”

    苏秋:“???”

    “不记得了?”

    苏秋抿住唇:“……”

    “没关系,今晚我去找你,你在房间里乖乖的。”

    一向都十分冷静的苏秋,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游戏中不知道是npc还是玩家的男鬼竟然说,他们已经拜堂成亲了?

    怎么可能!?

    苏秋至今还是单身,田婉女士为他的婚姻大事问题急得要命,哪可能会已经和人成亲?

    不对,它也不是人……

    一时间,苏秋有太多的话想问男鬼,但于长东和薄贤就在身边,苏秋根本不能暴露男鬼的存在,只好将所有的疑问都咽进肚子里。

    一切,都等今天晚上回房间……

    苏秋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找到男鬼的目的已经达到,整个小隔间也基本被搜索完毕,没有其他的证据了,苏秋便说:“走吧,薄贤不是说想去师严青的房间看看?”

    薄贤:“走。”

    三个人往小隔间外面走。

    薄贤说:“我觉得,师严青很可疑。他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大的那个,经历过的事情可比我们多多了,遇到事情时也不慌不忙的,比别人更有可能装模作样。而且,郑欣之前有句话说得很对,师严青一直都在强调这只是个游戏,而且他还抱怨过他赚钱有多难。”

    说到这里,薄贤看了一眼两人的表情,“我觉得,有可能是系统说男性也有可能成为新娘后,师严青就觉得自己有希望拿到十万星币,所以就对孟云祈下了狠手。”

    他的这段分析根本没人搭理。

    薄贤自讨没趣,也只好不说话了。

    三个人安静下来。

    于长东走路喜欢拖着脚,在厚实的地毯发出擦擦的声音,但苏秋和薄贤的走路声,却全部都被消除了,除此之外,周围就只剩下两条手臂在衣服的布料上摩擦的声音。

    苏秋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如果有人心怀不轨,半夜不睡觉,出来搞点小动作,那其余在房间中的人,根本就听不见有人出门了。

    毕竟当时走廊里的灯光始终都亮着,又如此的昏暗,地毯也厚实得不像话……

    苏秋眯起眼睛。

    可如果不限定时间的话,谁都有可能这么做。

    一时间,又一次陷入了死胡同。

    苏秋蹙眉,正好看见师严青和郑欣从苏秋的房间中走出来。

    薄贤一看见郑欣便眼睛一亮:“欣欣,你们找到什么了吗?”

    “没有。”郑欣的眼睛之前哭肿了,此时看着有些憔悴,声音也略微沙哑。

    她轻声说,“我和青叔已经看了两个房间,是于长东和苏秋的,都没有发现什么。我觉得……我们现在互相怀疑的状态实在是太让人崩溃了。对不起,之前在楼下的时候,我不经大脑就说了怀疑你们的话,我只是太害怕被你们误会成凶手了,毕竟我根本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对不起。”

    再次道歉后,郑欣冲着众人鞠躬。

    她的态度看起来十分诚恳。

    做完这一切,郑欣小心地看着众人的表情。

    “没事没事。”薄贤率先表态,他摆摆手说,“那种情况,你觉得委屈痛苦也是正常的,要是被怀疑的人是我,我肯定也会生气。”

    郑欣有些腼腆地说:“主要是当时那个叫侯文柏的npc说的话好恐怖,我太害怕了。”

    于长东小声叹了口气:“当时那种情况……大家也是没办法。其实我也能理解后来大家吵架的事情,毕竟谁都不愿意被误会成凶手,一旦轮到自己被怀疑,当然会忍不住反驳。”

    “算了。”师严青开口,“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先找证据吧。”

    苏秋问:“郑欣,你们女生化妆,都需要多少个步骤?”

    郑欣一愣,迷茫道:“那要看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了。”

    “口红是哪一步?”

    “……最后一步吧,一般我都是最后涂口红的。”郑欣说。

    苏秋点头,将于长东找到的那个装着白色粉末的瓶子给郑欣看:“这是什么?”

    “这个是水。”郑欣说,“一般洁面之后,我都是抹水乳的,这个算是第一步吧?”

    苏秋点点头:“谢了。”

    “是化妆品中有什么吗?”郑欣问。

    此时人都在,苏秋便将他们三人在小隔间里的发现说了出来:“这种白色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很有可能和孟云祈的死有关。有一管口红上也有这个痕迹。之前没找到瓶子里的粉末时,我以为这种粉末在孟云祈嘴唇上,毕竟口红上若是有这个,应该都能看得出来。”

    于长东举手:“这个瓶子里的粉末是我发现的!”

    “你们可真厉害,我和青叔什么都没找到。”

    郑欣夸奖了三人,点头说,“这些口红都是游戏里的,我都不熟悉,所以打开盖子的时候,我肯定会盯着口红,看里面是什么颜色。如果上面有这种粉末,我绝对不会往嘴上抹,大概率口红上并没有粉末吧?可粉末如果是在孟云祈嘴唇上,涂口红时被留在口红上的话,那水里面为什么也有粉末?总不能孟云祈趁着我们不在,还喝了一口?那玩意儿绝对不能饮用吧?”

    郑欣茫然问。

    “这也正是我在想的问题。”苏秋说,“等会儿搜查房间的时候,可以多注意一些这个粉末。”

    “好的。”

    “等会儿一定注意。”

    “那就先……分开?我们打算去别的地方看看。”郑欣说。

    “嗯。”苏秋点头。

    薄贤的目光在郑欣身上看了看,不过很快回神。

    三个人和郑欣与师严青告别,一起往师严青的房间走。

    “我昨天晚上和师严青睡在一起,其实我们是可以互证的。”

    于长东跟着前面的两人进入师严青的房间,他说,“我保证,昨天晚上除了去婚房看陆云之外,我们都没有再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晚上青叔好像起夜过一次,但很快就回来了,绝对没有出这个门。我当时因为陆云的事情比较害怕,觉很浅,青叔起来的时候,我一直模模糊糊的等青叔,视线也在看着他,他要是出去,我会发现的。”

    “你说了不算,要我们看过才算。”

    薄贤轻哼一声。

    于长东耸耸肩:“那你找吧,找出什么来我直播跳脱衣舞。”

    苏秋忍不住看于长东一眼,嘴角微勾。

    薄贤则直白多了:“……谁他妈想看你一个男人跳脱衣舞。”

    “那可不一定!”于长东振振有词,“万一郑欣喜欢看呢!”

    “别做梦了!郑欣不喜欢看!”

    三个人一起搜了一遍,这个房间确实像于长东说的,并未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走出房间的时候,于长东得意道:“我就说么,凶手肯定不是我和青叔。”

    薄贤没说话。

    苏秋突然看向薄贤:“不如现在去你的房间看看?”

    薄贤:“谁?我吗?”

    “嗯。”苏秋点头。

    薄贤愣了愣,他喉结微微滚动,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率先往自己的房间走:“那就去看呗,我又不是凶手,我怕你们做什么?”

    之前为了寻找证据方便,众人已经将自己的房间门打开,薄贤也是如此。

    苏秋的步伐不紧不慢,却与薄贤略显急促的速度差不多,两个人前后进入房间。

    于长东小跑了两步,嘀咕道:“这么着急做什么……”

    进入门内,薄贤轻咳一声,弯腰将地上的一件内裤捡起来,扔到一边的角落里。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我不爱收拾东西,所以就乱了点儿……”

    苏秋看去。

    薄贤这房间,绝对不是乱了一点儿。

    从玄关处开始,薄贤的东西就放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内各种散落的衣物堆了一地,都快没地方下脚了,偶尔地上还有喝掉的饮料瓶,整体看着就像是一个垃圾堆一样。

    于长东:“嗯……”

    薄贤脸上一红:“是这样的,这房间里的衣柜每次一推开就有新衣服,我就想试试看自己穿上怎么样,准备回去就照着这个买,试完就不耐烦好好放回去了。反正都是虚拟的,你们随便踩?还有这个……咳,小冰箱里的饮料和食物都挺好吃的,我给你们拿两瓶饮料,你们也尝试一下?”

    苏秋面无表情:“不用了。”

    他走进房间后,直接开始搜寻证据。

    只是薄贤的房间实在是太乱了,导致他搜起来难度也变得有些大。

    于长东看了一眼,感叹道:“你这也太厉害了……”

    薄贤:“一般一般,我大学寝室比我还叼。”

    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苏秋:“……”

    这并不是在夸你好吗?

    这里毕竟是薄贤的房间,他不太好动手,免得被怀疑是在掩藏证据,但他也不能离开两人的视线,便干脆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电视。

    于长东弯腰将所有的衣服都收拾到一起,苏秋一件件的摸,等全部摸完,两人都有点累了。

    于长东撇撇嘴:“真牛逼。这些衣服一个晚上都不一定能试完吧?”

    薄贤一本正经道:“试得完。”

    于长东翻了个白眼。

    他走到薄贤的小冰箱前:“我也看看有没有好喝的。”

    薄贤直接从沙发上站起身,快步走到于长东的身边:“我帮你看吧,之前这里面的品种我都喝过一遍了。你喜欢什么口味?这种,这个超好喝,和碳酸饮料差不多,不过没有那么甜,一口下去爽呆了。”

    “真的?那我试试。”于长东将薄贤说的饮料拿出来。

    他喝了一口,眯起眼睛,“卧槽!真的!好喝!”

    苏秋坐在地上,他看着两人,又看了看那小冰箱。

    薄贤没注意到苏秋的眼神,他哈哈大笑:“还有这种,这个也好喝,不过这种是酒精,度数不高……你喝过酒吗?”

    “还是不了吧,毕竟还在搜证呢,喝酒多不好。”

    “那就果汁吧。”

    两人交头接耳,最后抱着一大堆的饮料,相亲相爱地坐在沙发上,开始一瓶瓶尝试。苏秋见状,轻手轻脚的走到小冰箱前。

    薄贤一愣,扬声道:“苏秋,你也想喝?我们这里的足够了。”

    他动了动脚趾,想站起身,却被于长东一把拉住了。

    于长东说:“让苏秋自己选吧,你给我说说这个是什么味道的。”

    薄贤有些心不在焉,一边跟于长东解释,一边看着苏秋。

    苏秋的眼睛盯着面前的饮料,他一瓶瓶看过去,但并未看到想看到的东西。

    最后,苏秋选择了一瓶薄贤和于长东没碰过的饮料,站起身来。

    薄贤说:“苏秋,你选的那个不好,是苦的,我之前喝过……”

    苏秋看了薄贤一眼:“哦。”

    他将瓶盖拧开朝里看,不论是瓶盖边缘,还是别的地方,都是干净的,苏秋尝试着喝了一口。

    果然是苦的。

    薄贤并未再多说什么,他和于长东坐在沙发上,喝了三四瓶饮料,站起身说:“我有点尿急,去个洗手间。”

    苏秋:“我和你一起吧。”

    薄贤:“……”

    玩家住的房间都是套房,洗手间里厕所只有一个,又不是公共厕所,两个人一起进去算怎么回事?一个人尿,另外一个人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