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9.与鬼冥婚(九)
    ..,最快更新!

    第九章

    苏秋推开小隔间的门。

    此时小隔间里已经没了孟云祈的身影,但周围到处都有她残留的痕迹。

    房间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还夹杂着一股说不清的臭。镜子上的血液干涸起皮,看起来像是树皮一样,下面的化妆品包装几乎都被侵染上血,就连地板上,也蜿蜒出几道痕迹。

    苏秋有些受不了这股味道。

    他进入之后,想将小隔间的窗户推开,但或许是游戏设定,不管苏秋用多大的力气,窗户都纹丝不动。

    他无奈之下,只好一手掩鼻。

    就在这时,苏秋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吹过,紧接着,他突然闻不到房间中的那股臭味了!

    苏秋一怔,在房间中环顾一圈,但除了于长东和薄贤,他什么都没看见。

    不过这也是苏秋预料中的。

    他背对着于长东和薄贤,原本想做一个道谢的手势,但想到自己脖子上的痕迹,顿了顿,干脆若无其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将目光专注向案发现场。

    这一次,苏秋畅通无阻的走到了镜子前。

    跟在苏秋身后的于长东和薄贤,都远远的站在一边。

    于长东看见苏秋的行为,顿时惊呆了。

    他‘诶’了一声,叫住苏秋,结巴道:“苏秋!你、你怎么敢直接过去?就不怕那镜子里有什么东西,也像是杀孟云祈那样杀你?”

    苏秋:“没事。”

    说完,苏秋突然笑了一下。

    之前出现过的那个看不见的男人,身份应该是鬼。

    虽然不知道那鬼是什么身份,是敌是友,但他就是觉得,如果这边真的有危险,那鬼肯定会出面,不让他过去。

    苏秋的第六感一向都很准。

    他之前直播恐怖游戏的时候,靠着自己的第六感,躲过了很多必杀的选项。

    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跟在场的另外两个人说了。

    薄贤在一旁冷笑一声,嘲讽道:“他自己就是凶手,当然不怕镜子里有鬼杀他。”

    苏秋转头看向薄贤。

    他的视线十分冰冷,此时面无表情的看着薄贤,仿佛薄贤是一个死人一样,薄贤甚至觉得,后颈处似乎有些发凉。

    那种冰冷的感觉犹如实质。

    薄贤下意识的站直身体,往于长东的方向走了两步,他不敢与苏秋对视,眼睛也往左下看去。

    安静得不像话。

    苏秋语气平淡道:“如果我是凶手,你早就已经死了。”

    薄贤:“……”

    薄贤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莫名出现的危机感让他没有再次开口。

    苏秋没空和薄贤贫嘴。

    他收回目光,在化妆台上看了看。

    眼前的化妆品虽然被浸血,但大多数摆放都十分整齐,只有靠近桌面边缘的部位散落一地,十分凌乱,估计是孟云祈在被拉进镜子之前挣扎所致。

    苏秋突然伸手,将掉在镜子下面的一管开封的口红拿起。

    口红附近的化妆品摆放都还算完好,只有这支口红,像是从高空中砸下来一般,虽然摔成了两半,但并不妨碍苏秋观察。

    “是孟云祈用的?”于长东离得老远,他伸长了脖子,一直都在观察苏秋,见苏秋拿起口红,便问道。

    “应该是。”苏秋说着,突然说,“你们看,这上面是不是有什么白色的粉末?”

    两人都不愿意动,站在原地无声地看着苏秋。

    苏秋嘴角一抽,只好主动回到两人身边,将口红给他们看。

    “……好像还真是。”

    苏秋:“口红柱体上没有这种白色粉末,只有这一小块有,而且看起来还挺显眼……应该是孟云祈嘴唇上的。”

    薄贤嘴唇微微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

    苏秋压根儿没在意薄贤,他又转回去看了看别的化妆品:“化妆要几个步骤?”

    于长东突然一懵。

    他一个大男人,哪儿知道这些啊?

    于长东回忆道:“之前给陆云化妆的时候,孟云祈和郑欣用了很多步骤,好像口红是在后面吧?不如现在去问问郑欣?”

    “不用。”苏秋摇头,“等会儿总会碰面的,到时候再问吧。”

    于长东点头。

    苏秋若有所思道:“说到郑欣,其实,我之前就一直在想,孟云祈死时那么大的阵仗,应该不至于随便做到……如果杀人简单不受限制,凶手很可能会将整个游戏杀的只剩下他一个人,直接被选做新娘,拿到奖励。那你们说说,准备条件需要很多的情况下,谁更有时间做手脚呢?”

    薄贤听着苏秋的话,愣了愣,突然说:“出事之前,我们一直在聊天,郑欣去更远的卫生间上厕所了。”

    “没人和郑欣一起。”

    薄贤沉默一会儿,突然蹙眉说:“……不可能是郑欣吧?她有多怕鬼你没发现吗?难道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吗?从刚来到这个游戏开始,她的性格就很鲜明,一开始就说了自己怕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于长东一愣,从薄贤的口中品出了一丝味儿:“可我们之前也说,凶手很可能已经玩过一次游戏,那郑欣这种表现,不是很符合要求吗?从头到尾性格都很鲜明?还一直说自己胆小,怕鬼,但是上厕所也没见她要孟云祈一起跟着啊……”

    “你们别乱想。”薄贤反驳道,“她是真的怕鬼,我能感觉到!”

    苏秋眼中带上了一丝笑意。

    他观察着薄贤面上的表情,久久没有挪开视线。

    薄贤有些不自在:“你看我干什么?”

    “你喜欢郑欣吗?”苏秋问。

    薄贤的耳朵登时红了一片:“……你说这话干什么!简直莫名其妙!有这时间关心别人,赶紧找你的证据吧!”

    于长东:“啧啧啧。”

    苏秋轻笑一声,他没继续跟薄贤说郑欣的坏话,而是伸手敲击了一下镜面:“你们过来帮把手。”

    “做什么?”于长东一秒收敛住面上的笑意。

    他瞪大眼睛,惊疑不定地看着苏秋。

    薄贤皱起眉头:“镜子后面有东西?”

    “不能确定。我只是好奇。”苏秋说。

    薄贤站在一旁没动手,他有些烦躁:“那还是去看看别的地方吧,就别在这里多费工夫了。”

    于长东也有点怂,不想到镜子旁边。

    他顺势跟着劝道:“我也觉得,那镜子十分邪门儿,之前侯文柏不是说了?整间屋子只有待出嫁的新娘不会被攻击,我们是没有保障的,万一那镜子的鬼手又出来,我们可就凉了!要不还是算了,我们一起去别的地方看看……”

    苏秋闻言,淡淡道:“案发现场是最重要的地方,你们这么着急走,是不想让我发现证据?”

    于长东和薄贤都是一愣,对视一眼。

    “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们就是……怕那面镜子罢了,之前孟云祈死的场景,你又不是没见过……得了得了,你想搜就搜,我们站在一边看总行了吧!”

    苏秋:“行。”

    他尝试着想将镜子卸下来。

    于长东见状,一副踌躇的模样。他心中怕的要死,但见苏秋在那边好大一会儿都没出事儿,又怕被当做凶手,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磨磨蹭蹭过去了。

    薄贤见状,像是生怕自己被落下,也忙走过去。

    即便两个人都非常怕镜子以及上面的血液,但他们还是口嫌体正直地和苏秋一起,合力将镜子取下来。

    镜子后面只是一面平平无奇的墙。

    什么东西都没有。

    薄贤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去晦气,见状嗤笑一声:“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白费力气!快走吧,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去师严青的房间看看。”

    苏秋小心地将镜子放在一面:“等会儿,我再看看。”

    他开始在房间中漫无目的的来回走。

    于长东和薄贤顿时觉得苏秋的行为十分诡异。

    薄贤有些烦躁,但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才怼了苏秋,脖子后面便有些发凉,便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已经对镜子下手了,此时胆子也大了不少,便开始在其他地方挑挑拣拣,看有没有别的什么线索。

    “啊,你们看!”于长东突然喊道。

    苏秋和薄贤走过去。

    于长东手中是一个小瓶子,上面漂浮的,竟然也有那种口红上的白色粉末。那粉末似乎不溶于水,即便被不小心晃动,也会很快再次漂浮上来。

    苏秋道:“留着,等人到齐了之后,再一起看看那白色粉末是什么东西。”

    “好。”

    三人再次散开。

    苏秋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寻找着那男鬼的身影。他往旁边又走了几步时,突然听到耳边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

    那声音略微有些低沉,还带着一丝沙哑,攻气十足。

    苏秋却并没有被迷惑。

    他身体迅速的往旁边退了两步,远离那男鬼的位置。

    做完这个动作,苏秋才转头去看于长东和薄贤。

    然而,那两个人却像是没听到男鬼的声音一般,都在自顾自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苏秋蹙起眉头。

    男鬼的声音,只有他能听见?为什么?

    苏秋看向之前声音传来的方向。

    突然,脖子上熟悉的位置贴上了什么柔软冰凉的东西……

    苏秋惊了一跳!

    他想伸手去捂脖子,抬起的手腕却被男鬼冰块一样的手攥住了!

    苏秋浑身动弹不得,也完全无法发出声音,只能任由那男人将自己圈进怀中……

    他突然有点后悔。

    不应该找这个男鬼……

    耳边传来一声喟叹,那声音,像是有人在冬日里泡进了温泉中般。

    另一边,于长东正要将瓶子往兜里装,薄贤突然走过去,他伸手,直接将于长东手中的瓶子拿到了手中。

    “啊!”于长东叫了一声,“你这人怎么回事!你拿我的瓶子干什么!那是我找到的!”

    薄贤一脸冷淡:“放在你身上我不放心,还是我拿着吧。”

    “啊?你这人有毛病吧!?”于长东生气道,“我怎么就拿不好了?你见过我摔东西?你是不是想趁机销毁证据!”

    薄贤轻哼一声:“我怎么可能会销毁证据?凶手又不是我。况且,就算是这个瓶子不见了,口红上的还在,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可你也不能直接拿我的!薄贤,你太过分了!苏秋,你给我们评评理!”

    于长东说着,看向苏秋。

    不过在看到苏秋此时的动作后,于长东突然一愣。

    苏秋固定在原地,他的头微微后仰,整个人的身体有些向后倾斜。他一手半举起,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

    怎么做出这幅姿态?

    于长东有些懵。

    他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突然发现,苏秋的身体竟是在微微颤抖的。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于长东刚要出声去叫苏秋,便听苏秋突然短促的‘啊’了一声,那声音不带任何转音,也完全不拖泥带水,只有那么一小声,却带着一种委屈的意味,听起来奶萌奶萌的,猛地攥住了于长东的心脏。

    好像比郑欣撒娇时的声音还好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