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2.与鬼冥婚(二)
    ..,最快更新!

    第二章

    旁边的人们只看到苏秋的动作,却没听到苏秋刻意压低的声音。

    他们惊疑不定地看着苏秋。

    怎么回事?这位朋友为什么突然握住了那个鬼东西的手?他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亲昵……就算这是一个谈恋爱的游戏,他应该也不至于想和画中的人谈一场恋爱吧?!

    这也太重口味了!

    更别提画中那人刚刚是想刺杀他的!

    苏秋并未注意周围人的目光,他仔细观察。

    横在面前的手指看起来有些发青,但并未完全僵硬,握着匕首的指关节发白,显然这人的力道很大。苏秋尝试着,费了一番功夫,将那人的小手指掰起来。

    眼见有戏,苏秋用力地将那手指一一掰起来。

    匕首落在地上,落在厚实紧密的地毯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苏秋弯腰,将匕首拿在手中垫了垫,面无表情地朝面前的手砍去!

    千钧一发时,那手臂猛地缩回了画中!

    一瞬间,面前的油画有了改变——之前握着匕首的男人,手中已经没有了武器。他朝着苏秋的方向怒目而视,嘴巴张着,似乎在破口大骂。

    苏秋轻笑了一声。

    沙发处,所有人都看到了苏秋的动作。

    “你你你……你怎么把武器从他手里抢过来了……”最开始和苏秋对话的那名叫郑欣的女孩儿结结巴巴地问。

    而显然,在场的人也都觉得苏秋的行为不正常。

    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秋。

    “怎么?”苏秋转头,疑惑道,“这不是npc送的装备吗?”

    众人:“……”

    嗯……

    这脑回路也有点太秀了吧?

    就在这时,一旁的大门突然发出吱呀的声音,朝里打开。

    大风卷着雪花呼啸着侵入温暖的房间,不多时,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有些还穿着短袖的玩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不过没人吭声。

    他们好奇的看过去。

    门口,一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身上满是落雪的男人从外面走来。他反身关上门,嘴中冒着热气:“呵!外面可真是冷啊——啊,你们竟然比我到的还早。”

    “……你是谁?”距离大门最近的一名男人问。

    这男人一看年纪就比较大了,差不多四十多岁,略微有些邋遢。

    苏秋看了眼手中的匕首,他身上没地儿放,便顺手将匕首放在一旁的花瓶中,趁机回到了人群里。

    那新进入房间的男人脱下帽子,用手拍打着身上的雪,等收拾妥当,他才直起身体,看了一圈所有的人:“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侯文柏,是危正的朋友,你们也是来参加他的婚礼的?我之前可从来没见过你们。”

    “危正?是谁?也是npc吗?”

    “什么婚礼啊……”

    几个人窃窃私语。

    这侯文柏一看就知道是npc。

    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像是假人一样,腿不能弯,僵直着走路的时候,就像是个木偶。

    他冲到人群中,周围的玩家纷纷散开,不愿意和侯文柏有任何接触。

    侯文柏也不恼。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一个颇为古怪的笑容:“你们不用紧张……都坐吧,现在才……晚上八点半,要等到十点钟,婚礼才会开始呢。”

    他的面容也很僵硬,一张脸上做出笑的表情时,只让人感觉到惊悚。

    他眼白泛黄,看着有些病态,说完那话之后,那双眼珠子便滴溜溜的转着,观察着周围的人,几乎和他对视的人,都忍不住转开视线。

    “进来这么久,还不知道你们都是谁呢。”侯文柏又说。

    众人对视。

    之前讲吊桥效应的眼镜男薄贤看了看周围的人,率先走出来自我介绍一番。随后,他便看向站在一旁的郑欣,眼含鼓励——目前所有的玩家当中,他最想谈恋爱的,就是这个看起来软乎乎的娇小女生。

    郑欣没注意薄贤的眼神。

    她有些紧张的抓了抓手:“我……我叫郑欣,是个大二学生。”

    接下来介绍自己的是于长东和陆云。

    这两个人在之前都已经介绍过自己,此时再介绍一遍,也只是为了说给npc听。

    “孟云祈。”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生说完,便不开腔了。

    她靠在旁边的长椅上,目光平静无波。

    最靠近门口的那名年纪稍大的男性看了看周围,憨厚的笑了笑:“我是师严青,今年43了,超市收银员。咳,你们不要误会,我来这个游戏不是为了谈恋爱的,主要是我女儿购买了这个游戏,她还没成年呢,我想看看这个游戏能不能让她玩,才进来看看的。”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苏秋身上。

    “我叫苏秋。”苏秋简简单单说了自己的名字,和孟云祈一样,没说其他的信息。

    周围的人对苏秋还是比较好奇的,毕竟他之前的行为,可谓是特立独行了。

    可苏秋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侯文柏,没人成功和他对视,众人接收不到他的信号,就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询问他的具体身份。

    侯文柏听完所有人的自我介绍,眼珠子一转。

    他的视线在七个人的身上看了看,笑眯眯道:“我猜你们应该是新娘子那边的人吧?那你们七个人当中,谁是新娘子呢?”

    这一个简单的问话,却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震惊的看向侯文柏。

    郑欣本来就有些害怕,现在听了这话,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下意识问:“什么意思?”

    身为银行职员的薄贤蹙眉:“我们七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是新娘?”

    “对啊——难道你们也不知道谁是新娘?”

    侯文柏看周围的人都一脸迷茫,也做出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他便笑了起来,站起身道,“不过没关系,我去楼上问问我的好朋友危正,就知道他的新娘到底是谁了。”

    说完这话,侯文伯便僵硬着朝楼梯的方向移动。

    通往二楼的楼梯擦的很干净,但却有种年久失修的感觉。

    侯文伯踩在上面,楼梯登时发出吱呀吱呀,不堪负重的声响,好似下一秒。楼梯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负荷,轰然倒塌。

    npc走后,在场的人对视一眼。

    “什么情况?”

    “这不是一个恋爱游戏吗?或许这个剧情,是让我们跟npc相亲?”

    “……但我总觉得怪怪的。”胆子比较小的郑欣脸上露出可怜的表情,“那个npc看起来就挺恐怖的了,至于那个叫危正的,还一直没露脸……我可以不和他相亲吗?”

    名叫孟云祈的漂亮女生淡淡道:“是有点奇怪,你们谁见过结婚的时间是晚上十点钟的?这也太晚了。”

    “……好似只有人与鬼结婚,才是在接近凌晨的时间吧。”薄贤道,“我以前看过一些有关于冥婚的资料。”

    一句话出,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我也有点害怕了……”于长东缩了缩脖子。

    “……说实话,我也怕鬼。这个游戏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的恋爱游戏吗?怎么朝着这么惊悚的方向走了!”

    “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完,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薄贤。

    来到这个游戏之后,薄贤便迅速成为众人的焦点,之前他就已经和其中的三四个人打好了关系,后来又是一副侃侃而谈的博学模样,在这种危机的时刻,众人下意识的就将他认作头领。

    薄贤皱了皱眉头。

    他看了一眼楼梯,斟酌着说:“我们现在已知的信息实在太少,只能等那个叫侯文柏的npc下来,告诉我们新娘子到底是谁了。”

    “能出去查查攻略吗?”

    “这个游戏刚出,应该没有通关攻略吧?”

    苏秋站在一旁,闻言看了一眼对话的于长东和师严青,说:“我刚刚试了,系统显示玩家正处于游戏中,暂时无法下线。”

    “什么!?”

    “还有这种不让下线的流氓游戏?”

    众人有些不信,纷纷调出游戏面板。

    苏秋趁机观察了一下,见在场的其余六个人都有游戏控制面板,显然全部都是玩家,便不再关注他们,转而看向墙壁上的其他油画来。

    周围陷入一片沉默。

    游戏不让登出,那就只有继续玩下去……

    郑欣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说道:“我、我有点害怕……”

    站在她旁边的孟云祈闻言,伸手将她揽在怀中。

    “没关系,这就是一个游戏罢了。”师严青也安慰道,“刚进入游戏的时候,不是说痛感已经调低了吗?等我们出去,就一起告游戏公司去!晋江研究院研发的,应该能赔很多钱。”

    他看见郑欣,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女儿一样,此时见郑欣哭起来,心中便起了恻隐之心。

    郑欣听到师严青的话,噗嗤一声,终于破涕为笑。

    周围的气氛一松。

    是啊,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大不了就是游戏失败,回到现实世界。

    一旁,苏秋突然说:“那个人要下来了。”

    众人登时一副戒备的模样。

    楼梯间果然响起重重的脚步声。

    侯文柏从楼上慢慢吞吞的走下来。

    他身体强壮,厚重的鞋子结结实实地踩在楼梯的木板上,每一下都像是砸在上面,让人看着便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

    “嗨,朋友们,我回来了。我刚刚上楼转了一圈,发现危正并不在,显然,他要到结婚的时间才会出现。”

    侯文柏耸了耸肩,“你们当真不知道新娘子是谁?”

    众人摇头。

    侯文柏叹息一声:“这可难办了,我在上面看到一张纸条,是危正留下的,他说,要我们在十点之前,将新娘子好好打扮一番……不如这样吧……”

    他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停顿下来,目光扫过所有的人。

    被侯文柏目光注视的人都忍不住紧张起来。

    “我好歹也是危正最好的朋友,可不能看着他的婚礼举办得不成样子……我看你就不错,不如今天就由你来当新娘子罢。”侯文柏的手指指向七个人当中的一个。

    他意味深长地说:“我记得,你叫……陆云是吧?”

    被侯文柏点名的陆云瞪大眼睛。

    她心跳犹如擂鼓,忍不住转头看向身旁的人,温和的眼眸微微湿润,一副寻求帮助的模样。

    侯文柏挑挑眉,看着在场的人,突然说:“对了,如果有愿意代替陆云的人,那当然也可以……我觉得危正是不会介意这一点的。”

    “不用了吧……”于长东忍不住后退一步。

    “咳,陆云,你不要紧张,没关系的。”

    薄贤就站在陆云身后,此时安慰道,“这个故事情节,或许只是想让你去跟那个叫危正的npc相亲呢?到时候你看不上他,不愿意就行了。”

    “对啊,这就是一个游戏罢了。”

    “我们这么多人呢,到时候你不愿意,他还能把我们怎么着?我们可是玩家。”师严青也说。

    “……好吧。”陆云皱着眉头,点点头。

    没办法,这种苦差事,当然不可能有人帮她……谁让她是npc点名指定的人?

    大不了……

    大不了就是游戏登出罢了!

    就在陆云答应下来的同一时间,在场所有玩家的耳边响起了机械声。

    “恭喜七位玩家触发《他的新娘》主线任务。成功成为npc新娘的玩家,将获得‘危正的新娘’称号。按照规定,新郎的资产将与新娘共有,玩家离开此游戏后,可选择将资产折现,目前npc危正的资产折合星币为十万现金,折现后,现金将直接打入玩家银行卡中。”

    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