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我就是篮球天王〕〔一世剑仙〕〔末世系统逼我去种〕〔万古仙帝〕〔我夺舍了帝王〕〔卫勤尖兵〕〔大医者〕〔龙之星系〕〔炮灰女配的完美逆〕〔星宇世界传奇公会〕〔独逸〕〔归墟无限〕〔先婚后爱,宠婚甜〕〔病娇千金拐回家〕〔雷法为王〕〔快穿主播不是人〕〔长生四千年〕〔一只狐狸的故事〕〔快穿之醋王系统总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高武 第1322章 就是要捣乱(就两更了)
    “嗯?”

    一进入通道,方平发现了不对劲。

    方平瞬间皱眉!

    众人都在防御,没人击溃那些大手。

    哪怕这些皇者分身,也只是防御,顺带着帮着身边一些人防御一下,却是任由规则之力轰击。

    方平挑眉,笑道:“诸位,怎么不击溃这些规则之力?”

    没人回答他。

    方平郁闷,看向前方的镇天王,喊道:“干爹,他们干嘛不击溃这规则之力?”

    “……”

    通道中,安静一片。

    众人都是无语,之前不是镇天王吗?

    用的到的时候,就是干爹了?

    镇天王也是嘴角抽动,没好气道:“规则之力击溃,不是得多用力气吗?直接过去好了,还能防着后来者突然杀进来。”

    “干爹,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

    镇天王哼道:“难不成你以为,是为了防着战天帝和地皇?这俩一个消散了,一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们这么多人还会怕他们?”

    “镇兄!”

    一旁,西皇笑道:“可没有这回事。”

    后方,方平拉了一下铸神使,挑眉道:“啥意思?”

    铸神使随意道:“规则之力,压制投影力量!防着一点,免得他们从后方杀进来,毫无阻拦,有规则通道在,他们杀来,发挥的力量会受到限制。”

    “哦!”

    方平懂了。

    也明白了,为何之前灭天帝会拼死消耗那么多规则之力。

    他懂,别人也懂。

    都防着呢!

    防着谁?

    当然是战!

    除了战之外,还有地皇。

    地皇消散了,可不代表真的就没了。

    何况,其他皇者真的没分身蛰伏在外?

    这也是难说的事,规则之力在,这些人闯入,就会受到规则之力轰杀,多少会有一些作用的。

    而今,进来的破九破八一大把,倒是不用担心。

    一起防御,这6成规则之力除非超越了皇道力量,否则奈何不得他们。

    方平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忽然一脚将前方骑着三猫的苍猫踢出了防御圈。

    轰隆!

    苍猫被雷霆轰击,全身的毛发瞬间竖起,笔直的!

    苍猫扭头看着方平,一脸的委屈,一脸的无辜!

    干嘛呀!

    干嘛踢猫,干嘛要害猫!

    方平急忙道:“蠢猫,别往外跑,小心被劈死,你怎么这么笨呢!”

    话落,方平急忙一拳轰出,将一道雷霆轰碎。

    一把抓住苍猫,拉入了防御圈。

    方平数落了苍猫几句,前方,灵皇扭头看着他,皱着眉头。

    方平看都不看她,此刻,诸位强者,布下了一个巨大的防御圈,只防不攻,规则之力虽然消耗,可消耗的极少。

    万米长的通道,按照这情况发展,走到尽头,撑死了消耗1成。

    那还剩下5成的规则之力存在。

    方平心中暗骂一声,这些家伙还真是个个门清啊。

    知道战天帝恐怕有别的想法,都防着他呢。

    想到这,方平忽然一把撞向一旁的天狗。

    天狗瞬间被撞出了防御圈,轰隆隆!

    无数雷霆和大手轰杀而来。

    天狗“汪”地一声叫唤起来,大骂道:“老子……”

    “大狗,你居然可以吞噬规则之力壮大自己?厉害了,多吞点!”

    “……”

    天狗愣了一下,本帝不行啊!

    不过……说不定可以呢!

    它还真没尝试过吞噬规则之力,它的吞天大法,那是什么都吃,可之前没想过吃规则之力。

    此刻,天狗忽然心动了。

    可以吗?

    不知道啊!

    可以试试的!

    方平话落,天狗不回来了,狗眼瞪大,忽然一口朝一只大手吞去。

    轰隆隆!

    天狗体内轰鸣声响起,被震的七窍冒烟。

    天狗刚想骂人,方平笑道:“吃少点,吃多了不消化,慢慢来!习惯了,可以淬炼金身的,你看看你,我都玉骨了,你还是金身,都不知道你怎么修炼的。”

    天狗愣住了。

    有些小小的自卑,它很多年前就修炼到了金身极致,半步玉骨。

    金身差一点就要玉身了,玉骨也是差一点。

    可就是没破了这一关!

    它的气血,倒是质变了一次,昔年也不知道吃了啥,涨破了气血之门,让它完成了破八之变。

    现在的它,距离破二门还有一点点距离。

    不过若是玉骨锻造成功,那也是破二门的强者了。

    天狗一想到方平锻造了玉骨,连蠢猫都锻造了,心中一狠,规则之力也蕴含了生命之力,也许真有用,淬体……有道理!

    自己继续吃!

    它天狗有什么不能吃的?

    吃不死就能继续吃!

    “汪!”

    一声狗叫传出,天狗破空而起,一口将一只小一点的手掌吞入肚中,体内轰鸣声再起,规则之力炸开,炸的天狗那如金刚的毛发都竖起了。

    此刻,前方,道树低沉道:“天狗,吞噬规则之力,只会伤害自身,无法淬体……”

    “关你屁事,老子乐意!”

    天狗哼了一声,不试试怎么知道!

    道树皱眉,视线投向方平。

    方平打着哈欠,看向铸神使,笑道:“铸神使前辈,你的神器骨骼和玉骨不匹配,也去被轰几下,说不定可以锻造的如同一体,那你就堪比二次淬玉骨了,这可是当年霸天帝强大的根本。”

    铸神使挑眉,笑了笑,也走了出去。

    轰隆!

    雷霆再起!

    有人幽幽道:“方平,你想给战铺路,可战,未必会对你手下留情,王金洋可不是战!”

    都不是傻子,方平想干什么,众人不清楚?

    方平懒洋洋道:“什么啊?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铺路不铺路的,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区区投影?”

    方平无所谓道:“淬炼一下自己的肉身,别说,我这肉身强大无比,就是差点才能淬玉身,真想去试试,不过算了,怕死,谁让我才刚破八呢。”

    众人不再言语。

    继续前行。

    而方平,开始忽悠石破和乱,不过这俩家伙死活不愿意出去,太危险了。

    铸神使和天狗可以撑住一会,那是因为比他们强。

    这俩虽然也锻造了玉骨,可还真没他们强大。

    方平此刻则是抬头看着上空的防御罩,这是多位破九联手打造的,坚固无比。

    自己……想办法把这东西给弄破才行。

    规则之力,居然压制投影,方平也是才知道。

    消耗的规则之力太少,战天帝岂不是还没进来,就得被削弱大半实力?

    那怎么行!

    还等着战天帝对抗一位破九分身呢。

    方平觉得,战天帝是可以对抗一位破九分身的,虽然投影的力量大多都是破八,几乎不会达到破九之境。

    等铸神使撑不住了,钻入了防御罩,方平传音道:“前辈,怎么钻洞?”

    “……”

    铸神使瞬间了然,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有些无语,想了想,传音道:“这是几位破九联手布置的,除非一人力量输出改变,破坏构造,否则这规则之力,击不碎防御罩的。”

    想了想,又道:“小子,别太自信,战还真未必是咱们这一伙的……”

    方平哪管这个,二话不说,一脚将侧方避开自己的天极踢了出去!

    “我艹……”

    天极破口大骂,方平,老子迟早要报仇,你要弄死我不成?

    我才破六!

    轰隆!

    一道粗大的雷霆降临。

    这时候,前方,西皇有些皱眉,心中轻叹一声,陡然出手,一把朝天极抓去。

    轰隆!

    上空,防御罩瞬间出现了漏洞,几只巨大的手掌瞬间覆盖而下。

    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这一刻更是直接抓穿了防御罩,朝下方的喜欢和镇天王抓去。

    “方平!”

    有人冷喝一声,哪怕灵皇也是愠怒。

    几人冷冷看向方平,此刻,防御罩已经出现了破口,无数规则之力涌入,瞬间朝四方杀去。

    那边,西皇一把抓回了天极,也是无语,一掌拍碎了一只大手,镇天王也是出手轰杀那些规则之手。

    其他人非破九,都有些手忙脚乱,纷纷出手轰击那些规则之力。

    道树陡然回头,看向方平,眼神冰寒!

    方平之前几次,他们都懒得说什么,消耗的规则之力也不多。

    可现在,直接弄的防御罩崩塌,这时候,哪怕破九也不得不反击,否则等规则之手聚集多了,破九也有危险。

    方平一脸无辜道:“看我干吗,我又不是故意的!”

    道树冷冷地看着他,挥手将面前的规则之力轰碎,冷冷道:“既然你要破坏,那就自己走!诸位,方道友他们愿意淬体,那就分开走!”

    大家一起,安全有保障。

    之前也是考虑这一点,才会一起铸造防御罩。

    结果方平这家伙非要捣乱,现在也不好对他出手,那就让他自己走好了!

    “你什么意思?你要分裂我们?”

    方平恶人先告状,怒道:“道树,你太过分了!你要坑杀我们?你和神皇虽然强,可并非无敌,你是要我们和你死磕,给其他人捡便宜?”

    “……”

    道树心中憋着口气,有些无处发泄。

    身旁,神皇依旧淡然,缓缓道:“他既然愿意,随他去,继续走!”

    道树轻哼一声,也不再说什么,继续前行。

    众人再次铸造了防御罩。

    不过,之前一群强者出手,眨眼间就消灭了大量的规则之力,此地,规则之力明显比之前稀疏了不少。

    那边,被西皇抓住的天极,瞪了方平几眼,有些憋屈,这时候也不敢和方平走一起了,甭管这西皇分身真的假的,先跟着老爹走再说。

    不然方平还得踢他出去!

    “还有5成,等我们走出去,恐怕还有4成左右,一位破九,恐怕难以破开啊!”

    方平盘算了一下,最多留下3成规则之力,3成都多了。

    这地方的规则之力,很强大的。

    破八单独走,必死无疑。

    破九,那也走不到5000米。

    3成,未必能干掉破九,可起码让破九元气大伤。

    加上投影还会被规则之力压制,恐怕更难。

    战天帝是好是坏,方平不管。

    反正他的目标不会是自己,当然,这是方平自己想的。

    只要目标不是自己,是那些皇者,那就是有利无害。

    方平当然不希望战天帝被削弱太多。

    想了想,方平看向灵皇,传音道:“战天帝就算出手,也不会对你这女流之辈出手吧?你看看,7位破九当中,你恐怕最弱,要不想办法放战天帝进来,你觉得他出手,会对谁下手?”

    灵皇皱眉。

    “除非你当年坑杀了他?”

    灵皇冷冷扫了他一眼,一声轻哼,在方平脑海中响起。

    “战就算出手,也不会针对本宫!”

    说着,灵皇好像想到了什么,再次传音道:“他要出手,要不针对东皇,要不针对神皇,甚至是斗天帝。”

    反正不会是她。

    针对道树的可能性也不小,因为战不会让神皇成功的。

    想到这,灵皇微微蹙眉。

    方平虽然讨人嫌,可不得不说,有些话没说错。

    战来了,未必就是坏事。

    她在这,实力不算太强,相对其他几人而言。

    既然如此,多一个搅局者,也许真是好事。

    灵皇也没废话,空中,防御罩忽然颤动了一下,轰隆一声,再次破碎!

    大量的规则之力再次袭杀四方!

    神皇几人,纷纷看向灵皇,灵皇好像没看到一般,出手击碎了一些规则之手。

    众人也闷不吭声,一位位强者再次出手,击碎了不少规则之力。

    这一次,方平干脆不传音了,大声道:“东皇,人皇,神皇,战天帝可是你们的弟子,这么防着他干嘛?要不清扫了规则之力,让战天帝也来看看他镇守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战的三位老师都在!

    “斗天帝,这可是你们四帝当中的一位,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对方破关而来?”

    四人也不理他。

    有些事,方平说了不算。

    前方击碎了一道规则之力的道树,冷漠道:“方平,再如此下去,休怪吾等无情!”

    方平翻白眼道:“关我屁事,刚刚又不是我干的,你不敢找灵皇,就找我算账?你待会别跑,咱们群殴你,看你有多强!”

    道树有些恼火,陡然,一道规则之力,原本袭向道树,道树身上忽然冒出一股白色力量,牵引了一下,这股力量瞬间杀向方平。

    很强,恐怕不弱于破七一击!

    方平冷笑一声,气血翻腾,刚袭杀而来的规则之力,瞬间转向,轰向不远处的斗天帝。

    斗天帝直接捏碎这只手,看向道树和方平,微微挑眉。

    道树心中一震!

    他破了13关,所以他可以牵引一些规则之力,要不然,之前也无法贯穿13关,开辟通道。

    方平没破神皇关,如何做到的?

    那边,东皇扫了方平一眼,轻笑道:“真血之力?不曾想,在这还能遇到有真血之力之人,方小友好福气!”

    “真血之力!”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看向方平。

    鸿宇几人倒是不意外,之前在地皇那一关,方平就避开了规则之力的袭杀。

    道树也听懂了,脸色微变,接着冷冷道:“真血之力,哪怕皇者也无法轻得,击杀了拥有真血之力的人,提炼气血,也许可以让自己气血充斥真血之力!”

    他现在很想杀了方平!

    方平处处和他作对,而且破天玉还在方平手中,他现在只想迅速夺回破天玉,以免发生意外。

    方平眯着眼,看着道树,笑道:“你要杀我?”

    “道友误会了!”

    道树回的平静。

    “不,你就是想杀我!”

    方平如同疯子,忽然厉声笑道:“你想杀我!想杀我的人……那就是敌人!”

    “杀!”

    轰隆!

    一拳轰杀而出,破八实力尽显无疑,道树冷哼一声,也是一掌拍出,轰隆一声,拳影破碎,掌印继续朝方平轰杀而来。

    方平迅速避退,眨眼间窜到了斗天帝身后。

    斗天帝微微蹙眉,接着展颜笑了笑,也是一掌拍出,将掌印击碎。

    这瞬间,再次有无数规则之力杀来。

    众人纷纷击碎那些规则之手。

    道树脸色难看,身影一动,瞬间消失,眨眼间出现在方平身后。

    道树不想现在和斗天帝为敌,可也不愿意让方平继续逍遥。

    这家伙,就是个搅屎棍。

    道树太强了!

    此地,他甚至可以说排名第一,当然,瞬间爆发未必是第一,可比起持久,他绝对是破九中的第一人。

    他这一闪烁,方平都无法捕捉。

    感应到危险的时候,道树已经一掌朝他脑袋拍下。

    “干爹!”

    方平吼了一声,那边,镇天王真要无语了,也顾不得许多,轰隆一拳朝方平直接轰去。

    方平脸色一变,急忙强行移动身躯。

    轰隆!

    巨响声再起,方平被掀飞了,一掌一拳在空中爆发,余波溢散四方,不知道炸裂了多少规则之手。

    而方平,也是闷哼一声,这俩都很可怕。

    镇天王没再出手,道树凝眉,他倒是不怕镇天王,可这么下去,两人交手产生的破坏力更强大,此地的规则之力很快会被他们消磨殆尽的。

    ……

    “方平铁了心要放战天帝进来。”

    黎渚传音鸿宇,迅速道:“地皇前辈真的消散了?”

    鸿宇微微摇头,不是确定消散了,而是不知道。

    哪怕他,也不知道自己父皇是否真的消散了。

    不过没有分身是真的。

    若是投影还在,可能也会进入,那此地的规则之力消散,可以让地皇更安全进入此地。

    扫了一眼镇天王,再看看道树,这俩人,一位破八巅峰,一位破九。

    实力有差距,不过也不算太大。

    当然,真要拼命,破八巅峰的镇天王,绝对不会是道树对手。

    关键现在盯着道树的人不少,道树也不敢和镇天王死磕。

    鸿宇看了一眼人皇,人皇微微笑了笑,传音道:“随他们斗去,此地最危险的便是穹和道树,以及……方平他们!”

    “嗯?”

    鸿宇瞳孔微缩,方平这一方,哪怕加上镇天王,也不算太危险吧?

    他知道方平难缠,可人皇为何这么说?

    斗天帝那一边,强者比方平他们这边都要多不少。

    “方平……”

    人皇瞥了一眼再次躲到一边,没事人似的方平,传音道:“小心一些!镇天王比想象的要可怕,另外就是方平,此人本皇知晓一些,上次你们和他联手,那时候他展露的实力,你忘了?”

    “破九?”

    鸿宇迅速道:“可初武一脉,这次恐怕不会再和他联手!”

    “凡事没有绝对。”

    人皇再次道:“初武一脉若是遭遇危机,未必不会再次和他联手!昔日他才破六,今日已经破八,一旦再次联手,恐怕不再是单纯的破九一击之力,维持破九战力也不难。”

    鸿宇心中微微一震,他都差点遗忘了这事。

    这倒是值得警惕!

    方平若是真的和初武再次联手,上次是破九一击,鸿宇觉得自己还能挡得住,一击之力杀不死他。

    可一旦维持破九战力,那就危险了。

    “斩杀一些初武天王!”

    人皇再次传音,“杀一些初武天王,尤其是灵识弱小,肉身强大的天王!让方平无法合体,削弱他对我们产生威胁的可能!”

    此话刚出口,方平忽然吼道:“还出手!别逼我,逼急了我,我联合初武合体,弄死你们!”

    此话一出,冥神脸色一变!

    他都没来得及开口,忽然大量规则之力朝初武人群中轰杀而去。

    冥神脸色铁青,眼如利刃,环顾四方,谁暗算他们?

    轰!

    冥神、天臂几人迅速出手,一群人气血爆发,也是撼动天地,击溃无数规则之手。

    斗天帝也是皱眉,迅速出手。

    一来二去,规则之力越来越少了。

    此刻,神皇忽然叹道:“这些规则之力,伤不到破九了!”

    这么多强者,不断在消耗,比前面几位皇者和极道出手,消耗的更快。

    就这么一会功夫,差不多消耗了4成规则之力了。

    显然,之前的计划破碎了。

    剩下的2成,对破九虽然有些威胁,可不是太大。

    而通道,这才走了一半呢。

    等走出去,大概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神皇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平,东皇几人也是如此,规则之力损耗殆尽,方平功不可没。

    非但如此,此刻,众人心中也想到了初武一脉。

    当日方平一刀斩气血之门的情况,大家可都看着呢。

    除了灵皇分身不是太清楚,道树不知道,其他人谁不知道?

    这一刻,方平破八,难杀。

    可是……初武那些人,不见得难杀!

    没看冥神几人,脸色黑如铁吗?

    幻更是瞪着方平,恨不得现在干掉他!

    方平故意坑他们!

    天臂也是欲言又止,他和方平合作了几次,还算愉快。

    可现在,双方显然再次产生了一些隔阂。

    ……

    方平不以为意,初武那边,进来之后再也没提联手的事。

    显然,他们有自己的打算。

    既然如此,方平也懒得说什么。

    当然,该坑就坑,初武指不定也想坑杀苍猫呢,大哥不说二哥,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可方平既然怀疑了,就不会在意撕破脸皮。

    有些时候,担心翻脸,一味迎合,最后可能会出大事。

    还不如旗帜鲜明,表达自己的立场。

    以免自己这一方的一些人,产生误判,被他们得手了,那才麻烦。

    身旁,铸神使微微有些忧虑。

    很麻烦!

    方平太过张扬了,原本大家敌视的都是道树他们,现在……方平比道树好不到哪去。

    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道树现在心里指不定怎么乐呢!

    哪怕镇天王,也瞪了方平一眼。

    计划不是这样的!

    计划是大家针对道树他们,自己一方暗中行事,保持低调。

    方平倒好,眨眼间将自己一方弄成了众矢之的。

    干嘛呢!

    嫌老夫死的不够快?

    还是真觉得老夫可以一个干几个破九?

    不过这小子……

    镇天王眯了眯眼。

    道树破九,袭杀方平的瞬间,方平避开的还是很快的。

    刚破八,哪有那么容易避开。

    这小子的实力……起码破了二门了!

    或者接近破二门的地步!

    果然,有了点实力就嚣张起来了。

    镇天王心中再次暗骂一声,破八怎么了,破二门怎么了,就没看到场中破九有多少吗?

    何况,鸿宇这些破八,也不是善茬。

    冥神这样的破八,更是接近巅峰了。

    方平得罪的太多,他都撑不住。

    ……

    方平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有些讪讪,身体好像还颤抖了一下,干笑道:“大家别误会,我就是看道树嚣张不太爽,他一个后进之辈,虽然破九了,可哪能和诸位前辈相提并论?

    而且他可以避开一些规则之力,这么多年却是一直没能闯进去。

    我怀疑他可能进去过,遭遇了什么危险,才故意不进去!

    他想坑杀诸位前辈,诸位前辈可要防着点,换成我,数万年时间,还能避免一些伤害,我一点点磨,也把这地方给磨穿了!”

    道树脸色难看,冷冷道:“之前规则之力全盛状态,你懂什么!”

    污蔑!

    方平巧舌如簧,净给他泼脏水!

    “我就这么一说,干嘛,你这么激动,是不是做贼心虚了?”

    道树眼神愈加冰寒!

    这一刻,他更加想杀方平了。

    争口舌之利,不是他们这些强者的作风,方平一而再地挑衅他,完全无视了破九和破八的差距,他是不是以为自己和鲲鹏一样,会忌惮他?

    方平也看着他,咧嘴一笑,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走!”

    斗天帝轻喝一声,没再让他们继续斗下去,进入虚天界再说,在这斗气,没任何好处,也没这个必要。

    众人纷纷前行,这次不再防御了。

    这点规则之力,这么多强者在,与其防御还不如直接击溃。

    至于战天帝,防着点就是了。

    ……

    战天帝关卡。

    战天帝身体微微一震,看向天空,喃喃道:“居然破了压制!”

    奇怪了!

    按照那几位的性格,不会如此的,自己的存在他们不是不知道,居然直接破了规则压制,难道是觉得自己不会构成任何威胁?

    战天帝微微有些不解,不再去想,这是好事。

    也许……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之前的压制,虽然不算大事,可压制力存在,还是限制了一些实力发挥。

    现在压制破了,那就更好了!

    “蠢猫……这一次带你走一走三界,再去看一看三界,如何?”

    “喵呜……三界啥样的呀?”

    “都是好吃的。”

    “喵呜喵呜……”

    二猫兴奋了,都是好吃的?

    三界啥样的,它有些记忆,却是不清楚具体啥样的,这辈子,它就没去过真正的三界。

    战天帝轻笑,摸了摸二猫的脑袋,出去看看也好。

    ps:今天就两更了,陪家人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大戏骨〕〔谪龙〕〔隔世欢:富贵惹人〕〔枕上婚宠〕〔夫人虐渣要趁早〕〔甄小嫣安以恒〕〔诡秘之主〕〔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家的味道〕〔海贼之日日果实〕〔1胎2宝:总裁大人〕〔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