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穿越万界的倒爷〕〔带着仓库到大宋〕〔神启者说〕〔横贯九霄〕〔孤棋〕〔重生之名门嫡妻〕〔逆天铁骑〕〔从斗罗开始的浪人〕〔农家小福女〕〔超级护花天王〕〔九转帝尊〕〔都市最强仙尊〕〔至尊归元〕〔玉泉门〕〔平衡天下〕〔一剑行道〕〔近战狂兵〕〔花都小保安〕〔我在异界有座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高武 第1262章 质变之法
    “质变之法,不是人人都可以学的,若是基础不够牢靠,再次质变,不说可不可以,纵然可以,也会导致自己自爆而亡。”

    人皇轻笑道:“本皇的二次质变之法,按照你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分裂。你既然是武者,当知道细胞分裂的说法,而我的质变之法,便是气血之力分裂!”

    方平笑道:“人皇大人倒是时髦,这么说,也没少关心人间的事。”

    “略有兴趣罢了。”

    人皇笑道:“一个文明的兴起,对吾等而言,都是一种反思和收获,人族能有如今的成就,一些学说也很有意思,对我们也有一些启迪作用。

    铸神使这几位,一直在学习人族的知识,收获并不算小。”

    “那人皇之前就降临过人间?”

    “真身自然没有,不过分身的确降临过……”

    人皇没隐瞒这个,淡然道:“不过那时候分身不强,只是一道本源分身。”

    九品境的分身。

    这样实力的分身,的确不算强大。

    方平也没纠结这个,这些人想了解人族的知识,也不算难。

    此刻的他,更关心的还是质变之法。

    方平看向人皇,询问道:“那气血二次质变,该如何做?”

    “我之所以让你们抽丝剥茧,开出百叶花,就是为了让气血恢复成基础单位,也就是你人族口中的一卡。”

    人皇继续道:“一卡,你们人族定义为基础气血单位,那是因为你们人族之前不够强大!真正的强者,当然,本皇说的真正的强者,你也许可以理解为皇者境。

    在我们眼中,哪怕是基础气血,也是可以继续拆分下去的。

    实力的不同,眼界的不同,让我们的标准也会不同。

    在1卡基础气血上,再次进行拆分,拆分之后进行补充……”

    方平皱眉道:“这样一来,只会让气血增强,可质变是达不到的吧?”

    “那当然!”

    人皇笑道:“若是如此简单,那人人都可以二次质变了!所谓质变,本质上还是让你的气血质量更高,拆分之后的1卡气血,变成了两份,你将两份气血都变成了之前的强度,再次融合成原本的1卡,这才是质变的关键。”

    方平挑眉,“分裂之后再融合?这难度很高,强行拆分,也许可以做到,可拆分之后,将两者都变成原本的强大,再次融合,这能做到吗?”

    方平有些狐疑,人皇说的这方法,真的靠谱吗?

    人皇笑道:“自然是能的!否则本皇也不会如此说,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关键的地方,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法,以及能量的配比,否则,只会让气血之力炸裂。

    质变之法是本皇的独门手段,其他皇者都不会,自然不会轻易被人学会破解。”

    “还请人皇赐教!”

    人皇看他现在谦恭的不行,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能屈能伸!

    或者说,足够的无赖,这就是方平。

    有好处的时候,他可以喊你爹,没好处的时候,这家伙随时都有可能翻脸。

    这种人,很难缠。

    不过……也好!

    人皇心中发笑,这种难缠的人出现,越强越好,越是强大,越是让一些人头疼。

    之前他就在方平这吃了不小的亏,颜面尽失。

    若是方平更加强大了,到时候,吃亏的未必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人皇又道:“还有一件事,本皇要说,一般人,最多也就只能完成二次质变,而你……未必!”

    方平凝眉。

    人皇淡笑道:“既然你拆穿了一些东西,那本皇也不介意告诉你,当日你在门后吸收的那滴血,非比寻常!

    你的气血,而今其实已经渐渐在蜕变。

    只是你没感受的太清晰,因为那滴血,改造的是全部,而非单纯的气血之力强度。

    包括其中的韧性!”

    人皇解释道:“拆分气血,1卡气血拆分成两份,那就无法再拆了,再拆,也许会让气血之力崩溃,这就是我们无法进行三次甚至四次质变的原因。”

    “而你,也许可以按照二次质变之法,进行三次质变,因为你的气血之力,韧性更大更强!”

    方平疑惑道:“那滴血到底是什么血液?”

    “真血。”

    “真血?”

    方平皱眉,“难道还有假血之说?”

    “就是一个说法,当然,你要是真觉得有假血,那也可以这么说,比如仙源之血,很多人重视无比,其实就可以视为假血。”

    人皇笑道:“仙源之血,对皇者也有效果,可以锻造肉身,强化气血,延缓寿元……所以当日铸神使要走了百滴血液,哪怕皇者也觉得他狮子大开口。

    皇者的肉身,虽然强大,可没人不希望自己的肉身更加强大。”

    方平点头,继续道:“听说皇者已经可以完全不用本源增幅了,是这样吗?”

    “算也不算。”

    人皇叹道:“我说了,这只是一种假的脱离,我们看似将本源的力量融合到了自身,完成了归一,实际上并没有。”

    “本源的增幅,只是没有那么明显罢了,可一旦本源大道崩溃,那皇者……也不过比寻常武者强一些罢了,不会再有皇者的力量。”

    “破八的归一,归的只是本源力量,将本源力量归入自身,然而,实际上还是单独存在的,只是没有破八之前那么分明,有明显的几倍增幅。”

    人皇说着,继续补充道:“当然,皇者这时候的肉身看似都很强大,可一旦本源崩溃,皇者的肉身也会崩溃,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完全脱离。

    若是完全脱离,那就不是皇者,而是天帝了!”

    “天帝做到了?”

    “应该是。”

    人皇不确定道:“他后期应该已经脱离了本源的桎梏。”

    “炸碎自己的本源星辰就行?”

    人皇眯着眼,看着方平,半晌,缓缓道:“你好像知道的不少。”

    方平平静道:“我见过,他悟道之后,炸裂了自己的本源星辰。”

    “悟道涯上?”

    方平也不意外,当年悟道涯就在天庭,这些人经常去观摩,未必就自己一人看到了。

    人皇这么说,方平也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是在那!”

    “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人皇意味深长道:“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你觉得破碎了星辰就摆脱了限制,未必就是真的如此,也许是有人想让你故意看到这一切,让你以为破碎星辰就是摆脱限制……

    殊不知,也许是死亡呢?”

    方平不以为然道:“管他呢,反正我也没准备学他!我有一个梦想,梦想就是将三界炼化,炼化成为我的本源世界,你以为我会学别人?”

    方平淡淡道:“人皇既然当过人皇,该明白本源世界的特殊,也该明白,有些人的本源世界特殊的难以想象,比如兽皇,应该有过一些这样的经历。”

    方平懒洋洋道:“而我,走的也是这条道!我能这么强大,就是因为这些!我正在炼化人间,而现在看来,进度不慢,我已经炼化了一些地域,将这些地域纳入了我的本源世界。

    我接下来的目的,就是将整个人间纳入我的本源世界。

    另外,地界,苦海,甚至包括九重天、本源宇宙,都是我的计划之一。

    我是有大梦想的人,不是你们这些老古董可比的。”

    方平顺带着鄙夷了一句,又笑道:“你们以为我要破碎星辰?那只能说想多了,我傻啊,破碎了之后死了怎么办?还不如一点点地去炼化,将一切都化为我自身的东西……”

    此话一出,人皇身体微微一震!

    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方平,人皇深吸一口气,看着方平,语气低沉道:“你……说认真的?”

    雄心壮志!

    而且未必是无的放矢。

    这是真正的皇者道。

    他其实猜到了一些,方平可能踏上了这条路,可此刻,当方平真的告诉他,他的目的是炼化三界,人皇还是被他的魄力吓到了。

    好大的野心!

    好大的魄力!

    这是方平的修炼道路?

    此人可怕的骇人!

    人皇眼神深邃,低沉道:“你要知道,这条路难走的骇人,当年兽皇,包括东皇,其实也想走这条道。”

    “可是兽皇走了一段距离,觉得修炼到死,也未必有所建树,随意他放弃了。”

    “你……居然有这打算?”

    方平懒洋洋道:“怎么了?难道连一点梦想都不能有?”

    “你为何告诉本皇?”

    方平嗤笑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也许你们以为我在做梦,而我会证明,我不是在做梦,我迟早会做到的。

    对了,你以为你可以将这里的情报带回去?

    你想的太多了!”

    方平摇头道:“除非你现在提前离去,否则……真要和我们最后一起走,抱歉,为了杜绝其他皇者也降临分身捣乱,为了震慑那些皇者,我一定会干掉你的分身的!

    何况,你我之间,本就有大矛盾。

    看到你分身降临,我方平都无动于衷……其他皇者岂不是小看了我方平?”

    方平玩味道:“人皇大人要不要到时候放点水,给我干掉算了?”

    人皇盯着他看,看了很久,忽然笑道:“你不怕本皇现在对你出手?而且质变之法你还没学到。”

    方平冷笑道:“我怕什么!我哪怕这次学不到,也没关系,我迟早会变强!倒是你,你想打破一些东西,那需要棋子……我方平送上门来给你当这个搅屎棍,你不乐意吗?

    这三界,论起搞事情的本事,我方平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不信你试试,哪怕你埋下了再多的棋子……到最后,也不如我方平一根毛!”

    人皇笑了。

    这一次笑的有些真诚,笑道:“你很有趣,胆子也大,魄力也大,心也很细……不过……方平,你真的就不怕,最后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不怕!”

    方平依旧平静,“有些事,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实际上,我未必真的不知道!比如……我身上的一些问题,你们觉得是我的缺陷,可我不这么认为,也许这才是我的筹码。”

    “你们觉得我必死无疑,那我会告诉你们,我就算必死无疑,也会死的让人永记。”

    方平也不避讳自己的一些事,无所谓道:“棋子还是棋手,无外乎看实力,看能力!我有能力,我就可以从棋子变成棋手。”

    “给敌人做嫁衣的事,太常见了!”

    “有人布局花了很多年,那最后也许都是我的养料,我要谢谢他,给我这个机会。”

    “……”

    人皇一次又一次地看向方平,忽然看向苍猫,玩味道:“懒猫,为何会选择他当你的主子?”

    苍猫呆萌地看着他。

    人皇失笑,“装傻吗?”

    “你才傻!”

    苍猫反驳,摇晃尾巴,“就是不想回答你,你问的问题好傻!我是猫呀,猫被人抓到家里了,天天给吃的,给喝的,那猫就不走了呀!”

    “要不你也天天给吃的,给喝的,本猫就住你家了,也不走了!”

    “……”

    人皇想了想,无言以对。

    算了,本皇养不起你这猫。

    也不想养!

    灵皇当年差点被吃穷了,方平能养活你这猫吗?

    说到了这,人皇继续之前的话题,“质变之法,我可以教你!你能不能完成质变,我不确定,这些年来,也就战完成了质变,气血之力和其他人不同。

    方平,还有件事,本皇要提醒你。

    此地不简单,背后还有一些东西存在!

    包括神皇也有安排,道树消失了近万年,也许比魔帝莫问剑来的还要早。

    莫问剑当年未必闯到了最后一关,不过莫问剑也许看到了什么,心灰意冷之下选择了转世……

    道树在此等待了上万年,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方平点头,笑道:“成皇了?”

    他就是开个玩笑,却不想……人皇挑眉道:“真皇未必是,可若是假皇,也就是破九,那也未必不行!”

    方平凝眉,“破九和皇者,究竟有何不同?”

    “你可以理解为极道!”

    人皇淡淡道:“也许道树也走上了一条极道,具备了破九的力量,当然,只是有这个可能!”

    “总之,不要小看了道树!”

    “它在这些关卡中,都有后手留下!”

    人皇仰头看天,低沉道:“包括此地!它的根须已经密布整个虚境,关键时刻,它可以打开所有关卡,连成通道,贯穿一条通道,让所有人聚集到一起。”

    方平深吸一口气,“那现在它为何不这么做?”

    “它也在观察,在等待,在寻找,在判断!”

    “你们破关的一切,可能都在它眼中……当然,这一关,它也许能看到一些东西,可无法彻底掌握一切,因为此地的掌控者,已经被本皇击杀融合!”

    方平又道:“那神皇到底想干什么?道树想干什么?”

    “这个……只能你自己去探索。”

    “你不去破关了?”

    “不去了。”

    人皇淡笑道:“本皇毕竟只是分身,哪怕有收获,也未必可以带回去。还不如就在这扎根,最后关头,我们这些人,也许也会聚集在最后一关,倒是省事了。

    若是那时候遇到,你我倒是可以合作一番。”

    说完,人皇又道:“镇也来了此地,他来此地,不出意外,必然想破碎虚门,破碎三门,可此地无虚门,他也无门可破。

    哪怕他真的走过了三门,可假道不在,镇恐怕也是前路无继。”

    人皇说这个,只是打消方平的一些妄想,笑道:“你指望镇破碎三门,具备破九力量,恐怕会失望。”

    方平无所谓道:“那倒没有,他能不能破九,其实我也不是太在意。我喜欢靠自己打破一切阴谋诡计,别人再强,那也是别人,而不是我方平。”

    “志向不小,就怕你做不到。”

    人皇不愿再说,此刻,开始述说他的质变之法。

    质变之法,关键在于分裂和融合。

    将1卡气血分裂开,将分裂的两份气血,都补充到1卡的强度,再将两者融合。

    无论是分裂还是融合,都是巨大的难题。

    尤其是最后的融合,强行将气血质变完成。

    这一步,稍有不慎,便是气血炸裂,难度高的可怕。

    方平认真倾听,一直也在尝试将气血分裂成一卡,再将一卡分裂成两份。

    可一直都在失败!

    太难了!

    哪怕苍猫,此刻也遭遇了难题,这猫分裂了一会,勉强将一卡气血分成了两份,可再次恢复,融合阶段,却是一次次的爆开。

    弄到最后,苍猫也不耐烦了。

    它本就没那么多耐心,一切都是为了好玩罢了。

    现在这事不好玩,它就不想玩了。

    方平还在尝试,苍猫已经趴在那边,准备入睡。

    此刻,还不忘嘲讽人皇,嘀咕道:“不会教学生,真笨!还是血红红的家伙和南皇老头会教学生!”

    它鄙视人皇不会教学生。

    看看战天帝和南皇,它很快学会了战法和归元术,可这质变之法,它一直失败,全部都是因为人皇不会教的原因。

    它是学霸猫,却是学不会,这只能说明人皇真垃圾!

    人皇笑而不语,也懒得理会它。

    这猫天赋底蕴真的强大,可这猫的性格,能走到今日,已经算它运气好。

    就算它天赋比方平强,在人皇看来,方平才是真正能走的更远的人。

    很多时候,武者不是光说天赋的。

    方平天赋也是一等一的,在这基础上,方平有那个毅力和恒心……

    他刚想着,方平忽然骂道:“什么垃圾质变之法,耽误时间,起码得一两年才能学会,有这时间,我干脆自己质变好了,锻造玉骨都不用这么长时间!”

    “……”

    人皇决定收回刚刚的话,他想多了。

    眼前这家伙,也不是个什么有耐心的人。

    一两年?

    真的很长吗?

    也许吧!

    人皇不得不提醒道:“此地只是虚境,时间和外界是不同的,在这一两年,外界也许只是一两个月,其实还是值得的!”

    不值得吗?

    很值得好吧!

    哪怕是战,当年学会质变之法,也耗费了十多年时间。

    当然,那时候的战,未必有现在的方平强。

    方平却是不理会这个,一两个月也很长了!

    此刻的他,连拆分成两份气血都难,别说融合了。

    方平知道,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掌控力不够,想达到这样的掌控力,自己最好取下大道,可在人皇面前,他可不能这么干。

    方平装作不耐烦,干脆不学了。

    实际上,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关键,他记住就行了,大不了回头收了大道,自己再去尝试,应该会简单许多。

    而且还能在人皇面前藏拙。

    他没必要在人皇面前表现的太妖孽,给这家伙看自己的妖孽,没那个必要。

    方平不以为然,随意道:“我玉骨将成,很快自己可以质变一次,算了,不学了,学了也耽误时间。”

    “人皇,真想帮我,那就帮我夺下乾王手中的天王印,这比你的质变之法更靠谱一些!”

    人皇皱眉,心中暗骂。

    这家伙……真的有必要指望吗?

    这点耐心都没,也让他瞬间有些失望,之前的一些期待,有些化为乌有的感觉。

    方平之前说的雄心壮志,现在却是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去消耗,质变之法,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天大的机缘,他却是毫不珍惜!

    这样的人,能走的远吗?

    人皇蹙眉,方平懒洋洋的也不在乎,好处先吃了再说,其他的自己才不管。

    人皇深吸一口气,真的有些失望的感觉。

    半晌,人皇才道:“送你离开这一关可以,乾王之事,本皇无法帮你,否则……本皇自己也会暴露!”

    方平皱眉,“这点小事都帮不到……算了算了,指望你果然没啥用,靠人不如靠己。”

    方平一脸的不乐意,有些不满足。

    人皇却是闭眼不语,为方平夺取天王印,这一点他不会去做的。

    此次他来这,不是为了展露皇威的。

    而方平,也不再说什么,心中却是盘算了一阵,有些欣喜,自己回头完成了质变之法,那自己的实力会增长一大截的。

    当然,这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下一关,自己倒是可以多待一些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戏骨〕〔隔世欢:富贵惹人〕〔谪龙〕〔枕上婚宠〕〔山海意难平〕〔家的味道〕〔诡秘之主〕〔鹿妖逐鹿〕〔九星毒奶〕〔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夫人虐渣要趁早〕〔出道就是巅峰怎么〕〔黎明之剑〕〔魔鬼考卷〕〔修真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