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五零当军嫂〕〔愿无来生〕〔悲催村女重生记〕〔封先生,你的剧本〕〔阡陌上的蓝色妖姬〕〔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快穿:宿主她有点〕〔影后常年热搜〕〔私房孟婆汤〕〔逆流纯金年代〕〔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吾家娇女〕〔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高武 第1220章 一颗种子(万更求订阅)
    玉骨堂中。

    天臂压迫,李寒松骨骼在爆开。

    很快,李寒松成了血人。

    天臂看了他好一会,忽然叹道:“你和昔年的霸天帝很像……”

    李寒松依旧茫然,霸天帝是谁?

    不太熟悉!

    我蛮荒地带出来的人,不知道这些秘密。

    天臂轻笑道:“三万多年前,那时候初武开创,大陆还是一块大陆,还没破碎。那时候百花齐放,万道齐鸣。

    在本源还没开创的时代,也是初武的末期……

    那片巨大的大陆上,多了几位求道的年轻人。

    霸天帝……当然,昔年他还不是极道天帝,只是个憨厚的年轻人。

    老朽还记得,那一年,他曾来过老朽的道场,也如今日一般……”

    天臂喃喃道:“我问他,为何求道?他也是茫然,不知所措,甚至不知为何而求道……老朽看他求道之心不坚,没有目标,觉得此人乃是废材,岂能答应传道。”

    一位武者,没有目标,求道之心不坚,这对初武强者而言,就是废材。

    哪怕天赋再好也没用!

    这时候,天臂不再压迫了,李寒松剧烈喘息,低声咕哝了几句。

    天臂笑了笑,“那一日,他也不服气,觉得练武就是练武,为什么非要有个原因?老朽不愿传道,他不服,说武道唯有传开了,才为武道。

    那一日……也如今日一般,老朽不耐烦他聒噪,威压震慑他……”

    李寒松喘着气,好奇道:“霸天帝是谁?九皇四帝其中的一位吗?经常听人说九皇四帝。”

    “不错。”

    天臂笑道:“是其中一位!你给老夫的感觉,和他年轻之时,很是相似。”

    天臂说着,叹道:“那一日,他也是不肯服输,一直坚持,老朽看他性子执拗,其实这也算一种坚持,武道之心,也许便是如此,便是这赤子之心,无欲无求,武道便是武道。”

    “所以老朽为他传道三年,三年后,他觉得老朽不能再教他什么了,离开了门下,继续求学……”

    天臂此刻和李寒松说起了霸天帝。

    李寒松也渐渐了解了一些霸天帝的情况。

    没有师门,霸天帝就是个求学者,他孤身一人,踏遍了大陆,遇到知名强者便上门求教,有人教,也有人不愿意教。

    霸天帝求学了多少年,天臂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年轻人,从籍籍无名,渐渐地,有名声传出。

    “他是个好学之人,没有门户之见……当本源被开创的时候,其他人还在犹豫,那时候的他,其实已经锻造了一副伪玉骨,却是依旧去学了本源道。”

    天臂回忆道:“本源刚出现之时,其实还没被初武排斥!本源也是道,何况开创本源的那位,也是昔年初武的领袖之一……他也是初武一道的道统。

    可很快……”

    天臂沉声道:“很快,有人发现了弊端!有人走了本源一道,发现居然压制了初武之道,压制了肉身,压制了灵识。

    一些即将玉骨的强者,甚至开始退化,被本源道压迫的玉骨崩碎,炸裂了自身。

    从那时候开始,本源和初武就有了矛盾,很大的矛盾!”

    李寒松奇怪道:“还会炸?不是说,走了初武,就不能走本源了吗?”

    “能还是能的,当年还是可以的。”

    天臂笑道:“那时候,大道没现在这么分明,尤其是三焦之门还没出现的时候,初武和本源其实区别不是太大,在金身阶段,都可以随便修道。

    后来不能,是三焦之门出现了,初武者不修三焦之门,也就是彻底不走出本源大道,这时候想走本源之道,那就没路可走了,除非废了一身实力重走……”

    天臂又道:“当然,本源大道从九皇证道之后,其实就独立出去了,先期哪怕没有三焦之门,其实初武想转修,都已经很难了,因为本源……在压制初武。”

    李寒松点头,还是不太清楚他要说什么。

    天臂笑道:“是不是疑惑,老朽为何要和你说这些?”

    “是,你干嘛压迫我?”

    “……”

    天臂失笑,这是关键吗?

    这小子,憨憨的,有些傻啊。

    “老朽说霸天帝,就是想告诉你,你和霸天帝很相似……而他,当年差不多也是在你这阶段,转修了本源,之后,他成就了极道天帝之位……”

    “哦。”

    李寒松随意应了一句。

    天臂哭笑不得,继续道:“而今,修初武的武者,越来越少!传承都有覆灭之机,因为修本源更快,所以初武一道,现在已经没落。

    你能在这条道上,走到这地步,超乎老朽预料。”

    李寒松有些抓耳挠腮道:“你想说什么啊?”

    天臂看了他一眼,缓缓道:“老朽想说,若是你现在走本源一道,也许会有意外的好处!你也可以走当年霸天帝的道,在成就玉骨之前,踏上本源,虽然很难,错过了金身之前的机会,可现在,老朽还是有把握帮你踏上本源的。

    一旦真的成就了玉骨,那就没有这个机会了,除非你废了一身玉骨。”

    天臂沉声道:“你走双道,哪怕最后不如霸天帝,老朽也觉得你可以走到破七甚至破八的地步……”

    李寒松点头道:“我也这么想的,我肯定可以破七破八。”

    “……”

    天臂再次失笑,缓缓道:“可你走了本源,那就不是纯粹的初武了,迟早有一天,本源会压过初武。”

    “那就不走好了!”

    李寒松心中在冒冷汗,嘴上却是大大咧咧道:“本源有什么好的,肉身跟娘们似的脆弱,那我就直接走玉骨之道!”

    “你真这么想?”

    天臂眼神微微一亮,笑道:“你要明白,一旦你继续走这条路,也许……一辈子也无法锻造玉骨!若是老夫现在助你,你可以保留这一身半玉骨,踏入本源之后,你现在肉身战力恐怕已经接近真神境。

    迅速踏入本源,本源若是也进入真神境,你很快便具备帝级战力。

    这时候,肉身再强大一些,也许……圣人天王都在眼前。”

    李寒松迅速思考这老家伙的意思,很快,坚定道:“不走!我成了玉骨,也马上有帝级战力,玉骨之后,我只要努力修炼,加强气血,我很快就能成圣,成天王……干嘛要走本源!”

    “你想过没有,这耗费的时间,也许要以万年计算,而走本源,现在本源一道,贴近三界,你也许一日千里,短短时日,就能证道天王。”

    李寒松忽然骂道:“这不是初武大陆吗?你这老头干嘛要劝我走本源道?你是初武叛徒?哦,我懂了,你就是那些人说的叛徒!

    非要将一些天才都给弄到本源一脉去,之前就有人告诉我,小心被本源一脉的人拉拢,盯上了。

    前几天就有人拉拢我,也跟你一个口气,你也是……叛徒!”

    李寒松恼火道:“我师父临死的时候说,绝不走本源!你是天臂大陆的老祖,我以为你也是坚定要走初武的,哪知道你也想着走本源……怪不得之前一直试探我,是不是想着我走了本源,就是你一家人了?”

    “……”

    天臂哑口无言,这话说的,好像没啥问题。

    可老夫怎么就成初武叛徒了?

    还有,这憨小子,胆子可不小,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天臂笑了笑,也不多说,笑道:“本源和初武,其实都是道,何必执着一道?铁拳,真要走本源,其实也没什么,执着于初武,这才是固步自封……”

    “我师父说走初武,那我就走初武,我不走本源,我师父说我玉骨快了,这时候放弃,我又不傻!”

    天臂再次看了他一眼,缓缓道:“而今,天臂大陆,有真正玉骨的,其实就老朽一人。而有伪玉骨的,玉骨程度不一,但是人也不多,加上你,也才六人。

    其他五人,修炼多年,依旧无法真正走上玉骨之道。

    而且这些人,骨骼强度不一,有人手臂强大,有人腿骨强大,有人颅骨强大……

    而你……却是全身玉骨强大!”

    天臂看着他,“如此算下来,你才是除了老夫之外,天臂大陆之中,肉身一道,走的最远的初武者!”

    是的,铁头是全身都强。

    当然,脑袋最强。

    这个天臂看出来了,不过其他部位也很坚固,玉化的程度很高。

    “哦……”

    铁头看着他,一脸茫然,是又如何?

    天臂有些心累,这家伙为何如此蠢笨?

    难道这就是赤子之心,这就是他能走的这么快的原因?

    天臂沉吟了片刻,忽然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不干!”

    李寒松摇头,“我师父被妖兽杀了,我就一个师父,不拜师!”

    “你……”

    天臂失笑道:“你可知,老夫已经破八,三界至强者当中,老夫虽无法匹敌镇天王几人,可也不弱于封这些家伙,尤其是封,排名靠前,可遭遇老夫……交战之下,胜负三七,我胜七。”

    封最拿手的是封闭本源,可他没有,和封交战,他赢面居多。

    “哦。”

    李寒松还是这句,也不惊讶,“你很强,可我干嘛非要拜你为师?你想传我武道,直接传我不就行了?多个老师的称呼,也没什么用吧?”

    李寒松龇牙笑道:“就跟你那个徒弟一样,他喊你老师,也没看他多尊重你嘛。”

    “你说玉龙?”

    天臂笑了笑,很快叹道:“你说的也是,他走了本源一道,从那以后……其实就变了。也许在他眼中,老夫冥顽不灵,食古不化,初武就该覆灭,就该走本源,如此也不用耽误很多人。”

    “可他不懂……”

    天臂叹道:“本源……本源和初武之争,并非说是纯粹的道统之争!而是存亡之争!本源在压制初武,其实不是单纯的压制初武,而是压制武道!”

    “人类,都是肉身越修越强,灵识越来越强,开发自身潜力。”

    “可本源,却是本源越来越强,同境界的武者,初武和本源,越是到高阶,肉身差距越大。”

    “初武的天王,肉身之力,强大无比,本源的天王……本源增幅多倍,肉身孱弱的还不如一些初武帝级。”

    “本源一道,有大问题!”

    天臂严肃道:“绝对有严重的问题和缺陷!我们争,并非只是为了道统之争,还有三界存亡之争,我们怕有一天,三界真的忘了初武,都走了本源……

    到了那一日,一旦本源出了问题,三界就是在倒退,人类也会忘记了开发自身潜力的武道。

    初武覆灭,本源出了问题,三界武道也许就到此为止了。”

    李寒松诧异道:“这么严重?”

    “当然!”

    天臂沉声道:“本源若是没问题,你以为九皇会在本源宇宙中坐镇?你以为仙源计划会开启?一切都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初武现在还没被覆灭,也是因为这些皇者还需要我们,他们知道,本源的一些问题无法解决。

    留下我们,也许也是为了解决这些麻烦。

    甚至有可能,将我们当成种子,若是本源一道真崩溃了,也许还是要回归初武。”

    李寒松懵懂,问道:“那本源到底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知道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九皇四帝和开创本源的那位大概是知道的……”

    天臂想了想道:“三万年前的战争,是为了道统之争,可八千年前的战斗,却不是为了道统!”

    “你都破八了,八千年前你没参战吗?为什么不知道?”

    “老夫参战了。”

    天臂苦笑道:“不过那时候,老夫并非其中的核心,拳神那几位才是,拳神他们的说法是九皇要灭初武,我们自然要奋起反抗,所以才爆发了战争。

    事先,其实也如之前一战一样,谁也没料到会爆发那么强烈的战斗,事后才知道被人利用了。

    结果也导致天界覆灭……”

    “你们打破的?”

    “不是。”

    天臂叹道:“另有其人,九皇这几位,自己内部也有问题,我们只能说恰逢其会。”

    他和李寒松说了很多,李寒松依旧茫然,“那你和我说这些干嘛?”

    “……”

    天臂心累,不是你问的吗?

    你问了,老夫顺口说几句,怎么就成了我说的了?

    这憨货,越看越傻。

    李寒松装着糊涂,心里却是明白,合着初武一脉,当年只是参与者,而不是主导者,真正的覆灭天界一战,并非这些人导致的。

    而是九皇四帝,以及……可能有其他人?

    谁利用了初武?

    拳神这些人也许知道一些内幕,天臂倒是傻乎乎的,不知道什么,就去参战了。

    天臂也不再说这些,笑道:“你想走真正的初武道?是吗?”

    “嗯。”

    “你若是想,老夫其实有办法帮你锻造玉骨。”

    李寒松眼神雪亮,“你可以帮我?”

    “不错!”

    天臂笑道:“你不拜我为师,也行!老夫对你,其实也只有一个要求……”

    “不要让初武灭绝了!”

    天臂叹道:“而今的初武强者,本源一脉其实都知道,都认识。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旦日后战败,恐怕都要遭清算。

    虽然觉得你现在哪怕锻造了玉骨,也来不及参与这一战了,可也是好事。

    大战不参与,就没几个人知道你。

    如此一来,清算的时候,有可能会漏过你。”

    天臂叹道:“哪怕天臂大陆,其实也不安全!本源一脉渗透的太深,一些天才,都被本源所知。你也是天才,可你毕竟连真神战力都不到,你若是忽然消失,忽然不见了,也没几人会在乎你……

    而你锻造了玉骨,大战结束,隐藏起来,可以活的很长,那初武就不会彻底覆灭……”

    说到这一刻,李寒松才知道了他的心思。

    天臂很悲观,或者说,本来就是如此,初武一脉几乎没有胜利的机会。

    最后,也许会灭绝。

    强者都被本源一脉知道了,恐怕不死也得被转修本源,太弱了,承担不起传承初武的作用,太强了,人尽皆知。

    而他李寒松,刚出现在众人视野,实力不强,却是有半玉骨,也许可以成为初武的种子。

    李寒松听懂了,却是很意外。

    才第一次见面而已,之前几次,他也只是看到了这位,没接触过。

    对方这么信任自己,要把自己当初武的种子培养?

    锻造玉骨,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天臂不管他怎么想,此刻,低沉道:“你若是霸天帝转世,那其实也好,霸天帝昔年受过老夫恩惠,受过很多初武者恩惠,他不会让初武一脉就此灭绝!

    你若不是,那你便是初武一脉的天才,妖孽,老朽其实也希望初武走出方平那样的人物。

    你不愿拜我为师,也不愿跪我,老朽知道,你不是霸天帝转世,那就是真的憨傻。

    若是其他本源强者安插进来的棋子,你拜我为师,其实更好。”

    李寒松其实很想说一句,那也不见得,欲擒故纵不懂吗?

    这老头子好像傻傻的,不拜你为师,不跪你,就能代表什么吗?

    这傻子,难怪当年被人忽悠的去参战了。

    李寒松同情,都破八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呢!

    不过听他的意思,本源一脉真的还有人安插了棋子在初武大陆?

    天臂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低沉道:“你可知道,为何初武一脉可以锻造玉骨,而本源不行?本源一脉,想锻造真正的玉骨,必须要破门,破门之后,有大量生命力涌现,才可助他们锻骨。

    而初武,没门可破,那为何能行?”

    “因为我们肉身强大……”

    “愚蠢!”

    天臂心累,真的蠢,本源肉身也强大,可就是无法锻造玉骨,这不是肉身强大不强大的问题。

    “锻骨,需要大量的生命之力,很多很多!多的不可思议!这也是初武一脉,为何很难出现玉骨的原因,哪怕老夫,玉骨锻造,也只是双臂最强,其他部位都差了一些,因为初武也很难提供这些强大的生命力助你锻骨。”

    “那你说可以帮我?”

    “等老夫说完!”

    天臂沉吟一会,缓缓道:“我们这批人,我是说锻造了玉骨的这些人,本源的不算,只是初武,为何可以在当年那个时代锻造玉骨?那时候,哪来的那么多生命力,供给我们锻骨?这事,知道的人不多。

    我们第一批初武,走肉身之道的就那么一些人,真正锻造成功玉骨的,不到10人。”

    “而今,也死了几位,剩下的更少了。”

    李寒松点头,是更少了,真正锻造了玉骨的初武者,大概也就这老头,还有冥神了,至于天坟中的,他倒是不太清楚。

    “一切都源于一颗种子……”

    李寒松愣了一下,天臂却是没愣,此刻传音道:“一颗种子,老夫怀疑,本源一道锻造玉骨,强大的生命力,也许也源于那颗种子。”

    “什么种子?”

    “复生之种!”

    “……”

    李寒松这次真的惊呆了。

    什么意思?

    复生之种,他其实很久都没听过了,因为随着大战爆发,复生之种,如今看来只是当年鸿宇的随口一说。

    可现在……天臂在说什么?

    “是一颗种子,是不是复生之种,老夫其实也不知道,但是当年我们的确都是在这颗种子上获得了大量的生命之力,从而锻造了玉骨。

    霸天帝昔年击败了很多初武者,赌赢了他们的玉骨,但是那些人的玉骨……也不算真的玉骨。

    霸天帝后来还是通过本源一道,才真正锻造了强大无比的玉骨,全身的那种。

    而这,老夫觉得,应该是那颗种子才能提供的生命之力,才能让他锻造一副真正强大无比的骨骼……”

    “但是他未必真的成功了!”

    天臂继续道:“若是真的成功了,老朽觉得,他的玉身未必能被人打破,哪怕皇者!”

    “种子……”

    李寒松嘀咕一句,天臂笑道:“不错!所以,老夫想尝试一下,送你去种子那边,看看你能否有机会吸收一些生命之力……”

    “你知道在哪?”

    “不知道。”

    天臂摇头,却是低笑道:“可你不懂,不知道不代表找不到!知道初武天地吗?”

    “好像听说过……”

    “返本归源,再造初武天地!”

    天臂沉声道:“老夫想送你回归初武天地,也许……你能有机会找到那颗种子,哪怕不能,你也有希望看到种子的投影!

    投影就足够了!

    今日本源一道的强者,破八打破的也只是虚门,虚门之后,其实也只是投影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却是能让强者破八,铸玉骨,那代表光是投射而来的力量,其实就足够你锻造玉骨了。

    也许……我们当年看到的,其实也只是投影。”

    李寒松此刻是真的意外,复生之种!

    复生之种真的存在?

    不但存在,而且还贯穿了初武到现在?

    三四万年了?

    鸿宇当初说的复生之种,不是假的……难道说,地球真的有复生之种?

    李寒松也是想到就问,马上道:“我听人说,地界和人间征战,就是为了复生之种,人间真的有复生之种吗?”

    天臂摇头,“这个不清楚,九皇四帝也许比我们要知道的多,可能性还是有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算计三界……到底是不是,这个就不清楚了。”

    “哦……”

    李寒松不再问了,天臂又道:“老朽和你说的这些,不要对外透露。自己考虑考虑,是走本源,还是……去寻找种子,也许这一去……你无法再归来了。”

    天臂伤感道:“哪怕无法归来,也能给初武留一丝希望,若是有朝一日,你能锻造玉骨归来,也许初武还能再次崛起。”

    李寒松纠结,你这是不确定啊,要拿我当小白鼠!

    你要把我送哪去?

    李寒松陷入了沉思,现在我该答应吗?

    好纠结!

    可惜方平不在,要不然,还能问问方平,这老头子,也未必安了好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戏骨〕〔隔世欢:富贵惹人〕〔谪龙〕〔山海意难平〕〔枕上婚宠〕〔家的味道〕〔夫人虐渣要趁早〕〔诡秘之主〕〔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九星毒奶〕〔修真聊天群〕〔海贼之日日果实〕〔鹿妖逐鹿〕〔超维术士〕〔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