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五零当军嫂〕〔愿无来生〕〔悲催村女重生记〕〔封先生,你的剧本〕〔阡陌上的蓝色妖姬〕〔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快穿:宿主她有点〕〔影后常年热搜〕〔私房孟婆汤〕〔逆流纯金年代〕〔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吾家娇女〕〔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高武 第1081章 多事之秋
    轰隆!

    人影倒飞,血洒半空。

    “为什么!”

    地飞悲愤怒吼,他被攻击了!

    两位帝尊同时出手了!

    无人说话。

    方平此刻也陷入了天狗气机覆盖范围,正在挣扎离开。

    哪怕他被地飞攻击了,哪怕他觉得邪教之人都是敌人,这一刻也是难免有些心寒,心冷。

    这就是邪教!

    利益,唯有利益。

    因为他方平比地飞重要,所以在方平是敌人,地飞是同伴的情况下,他们依旧毫不犹豫,对地飞出手了。

    半空中,地飞血液溅射,不甘,愤怒,悲戚。

    “若有来世,永不为仙!”

    仙人!

    这就是仙人!

    人仙分离之后,地球就是人族,地界和其他人都是仙族。

    而今日,这位昔年因为为仙而骄傲的强者,后悔了!

    仙人……这就是仙人!

    没有涉及到他自己,他不觉得仙人无情有何不妥。

    可此刻,地飞后悔了,他儿子被杀,杀他儿子的人就在眼前,是他们的大敌,他为子报仇,结果他的同僚,他的上司,无一人帮他。

    不帮也就罢了,他们要杀他!

    只因为敌人比他更重要,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

    地飞吼声撼天!

    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

    两位帝尊出手了,地奇和地邢冷眼旁观,他本就被天狗气机重伤,哪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大道无情……仙人无情……人魔……下辈子,我愿为魔!”

    “哈哈哈!”

    一声畅笑,响彻天地。

    “生儿,为父来了,这三界……就该破灭!”

    轰隆!

    一声惊天轰鸣响起,地飞在临死的刹那,没再攻击方平,而是将一身实力,全部融合,炸开了之前几人布下的禁制!

    哪怕不能报仇,哪怕不能阻拦他们,他也要给所有人制造麻烦!

    轰隆隆!

    天狗气机被压制,此刻禁制彻底破碎,瞬间反击了起来。

    压制的越强,反击的越是厉害。

    这一刻,方平金身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却是依旧难以抵挡,九锻金身都挡不住天狗的自主反击,金身不断崩溃。

    方平这时候再也顾不得许多了,圣人令出现,悬挂头顶,散发出光芒保护自身。

    斩神刀出现,抵挡气机威压。

    方平自己也迅速恢复金身,大量的不灭物质涌出。

    哪怕如此,也是血肉被撕裂。

    其他人,包括两位帝尊,这一刻也是纷纷倒退,弱如地邢,这时候血肉几乎是瞬间消失一空,只留下一副骨骼。

    地奇也不好受,血肉给剐走了一层又一层。

    然而,此刻没人在意这些,纷纷看向方平。

    雷霆帝尊有些惊喜,有些震撼,真的是方平!

    地奇也是轻叹一声,果然是方平。

    方平居然早就混入了神庭!

    难怪……难怪这俩日陨落了这么多强者,方平在,就没有不死人的时候。

    地邢血肉消散,看不出表情,可此刻,骷髅眼中也是爆发出璀璨的神光,看向方平。

    方平真的来了!

    没人在意自爆的地飞,哪怕最后一刻,地飞语气如此的不甘,如此的凄凉。

    可那又如何?

    大道本无情!

    这不是当年了,当年这些修道者还是有情分的。

    可八千年过去了,天界坠毁八千年了!

    他们都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强大了一世,修炼了万载,岁月悠悠,而今他们要走到生命的终点了,谁能甘心?

    早就疯狂了!

    这些生命即将走到最后时刻的强者们,除了少数人,大多数都已经疯了。

    八千年!

    八千年过去,大道封堵,连希望都看不到,还能如何?

    天地轰鸣声再起!

    坤王殿外,血雨倾盆。

    地飞陨落!

    ……

    “呜呜……”

    这一刻,神庭所在的小世界,甚至有些凄凉的呜咽声。

    接连两日,死了太多强者。

    大道崩溃,天地都染成了血红色。

    这一刻,神庭中,所有人都是忐忑,悲伤,不安,惊恐……

    又死了一位!

    平日如同神明的真神,此刻却是陨落不断。

    方平来时,三帝九神!

    方平还未走,二帝二神。

    今日,几人能活?

    ……

    小世界所在的区域。

    禁忌海。

    此时,海中上空也是血红一片。

    死的人多了!

    对于天地而言,昨日和今日,其实相隔不远,眨眼而过,两日陨落的强者,甚至可以算作同时死去。

    同时死了一位帝尊和七位真神,这一刻,哪怕外界,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映射虚空!

    天崩地裂!

    血雨在外界滴落。

    血云覆盖了方圆上百里范围。

    下一刻,数道人影出现。

    疯癫老人,也就是明廷真君,瞬间出现在此地,眼神凝重,这是死了多少人?

    谁在大战?

    在哪大战?

    天坟?

    天坟中死人,会映射到外界吗?

    他不知道!

    还是说……神教?

    可神教在三界无敌,怎么会死这么多强者?

    他有些惊惧不安!

    自从强者们离去,进入了天坟之后,三界非但没有安稳下来,反而越死越多。

    强者接连不断的陨落!

    那一日,外域陨落多位真神,今日,再死多位真神……不,也许还有帝级。

    他好像看到了天崩地裂,昨日就有大动静,也许是帝尊陨落了!

    这才多久?

    强者们进入天坟,算下来好像刚到一月!

    是的,才一个月罢了。

    3月23号,方平在外域发起了大战,剿灭了三大界域之地。

    方平回归,修养了几天,进入了禁忌海。

    今日……4月1号!

    距离强者们进入天坟,恰好一月。

    然而这一个月来,天翻地覆。

    恐怕连当初制定计划的张涛,也难以相信,他们进入天坟没多久,方平就在三界掀起了腥风血雨。

    按照张涛的计划,他们是准备困住对方一两年的。

    可这才一个月过去,三界死了一位帝尊,死了十几位真神强者了。

    ……

    明廷真君刚到,很快,又有人到了。

    不,妖族。

    鲲王来了,蟹王来了,还有其他几头绝巅妖兽也来了。

    非但如此,很快,又有人来了。

    无涯山,问仙岛……

    这些海外仙岛的强者,也陆续赶来了。

    又过了一会,有天外天强者赶到了。

    没一会,王屋和委羽山有强者赶到。

    这没还结束,地窟四大王庭,也有强者赶到了。

    血云下方,此刻聚集了很多强者。

    三界已知的强者,大部分都来了。

    不止这些人,就在这一刻,隔着老远,吴奎山在远处停下,没敢靠近此地,却是也到了。

    众人纷纷看向他,明廷真君冷冷道:“人王何在?”

    吴奎山笑道:“三界动乱,人王自然不能轻易离开人族,我来看看情况,听说强者都往这边赶……这是又死人了?”

    说着,看着那漫天血雨,感慨道:“这是死了多少强者,造孽啊!活了这么多年,说死就死了,这三界……未来还不知道要看多少血雨。”

    众人也不理他。

    吴奎山笑了笑,也不在意,他刚晋级,在这些人面前,那当然是没资格说什么的。

    他又不是方平,方平有那个资格,那是因为这家伙太生猛了。

    接连干掉了地周,地慧,以及三大界域之地。

    否则,没有这样的战绩在身,其他人也未必会重视他。

    这边众人还在探查虚空,那边,一头金角妖兽,踏空而来,隔着老远,嘶吼道:“大人,明月岛擅自开战,搅乱苦海,已经被灭!”

    明廷真君嘴角微微抽搐。

    你……妖族智商都这么低的吗?

    灭就灭了,没看这么多人在吗?

    这时候非要来报信,是要给老夫找麻烦吗?

    要不是麾下缺点办事的,打听消息的,他现在都有心拍死狡。

    果然,狡的话音落下,无涯山、问仙岛这些地方的真神,脸色都冰寒了一些。

    海外三十三仙岛,如今还剩下多少?

    一些没有真神留下坐镇的势力,几乎都快被灭了。

    现在,又被灭了一岛!

    这一次,强者离去,是苦海妖族的盛宴。

    狡又是个能说会道的,加上明廷真君在,受它蛊惑的妖族不少,鲲王麾下的妖族,都未必有狡统领的多。

    数以万计的妖族,不计代价,强攻一些无强者坐镇的仙岛,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这些日子,已经有数个仙岛被灭了。

    狡也不过来,汇报完了,就站在那等着了,好像在等待下一步指示。

    明廷真君也不理它,他现在很不爽,有些不太待见这头蠢妖。

    不远处,吴奎山眉心跳动。

    狡?

    这头被方平称为“妖奸”的家伙居然也在这!

    从方平三品境开始,就结识了这家伙,这家伙当初也只是初入八品,现在呢?

    现在给他的感觉,距离绝巅恐怕也只是一步之遥了。

    这家伙还是南七域的妖王呢!

    人类册封的!

    之前还在魔都生活过一段时间,怎么看都不像好妖。

    走到哪,哪倒霉……不,哪的妖族倒霉!

    也不对,和它一方阵营的家伙都要倒霉,和方平一个样,走到哪祸害到哪。

    好些天没见,还以为狡死了,这下倒好,不但没死,居然跑来祸害禁忌海了。

    吴奎山心中想着,也没开口。

    此刻的他,在想着,这血云是否和方平有关。

    方平去禁忌海,和他提了一句,不过具体的却是没说。

    可方平这才走了两天不到,三界大乱,禁忌海上空出现血云,这要说和方平无关,他都不信。

    “诸位,这血云……到底是天坟映射还是神教映射?”

    此刻,明廷道人也不管狡了,开口问了一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很快,有人道:“应该不是天坟映射!之前有真神陨落在天坟中,想必各方都有一些线索,哪方势力的真神死了,多少有些头绪,之前也没见血云出现。

    倒是神教,大家知晓的不多,我看很可能是神教映射!

    此地……也许就是神教总部所在!”

    有人点头,这倒是真的。

    之前天坟中有人死亡的,虽然大家引而不报,可心里都有数,那边强者太多,战死的人不在少数。

    可之前没有变故,现在却是有了,显然和天坟无关。

    天坟所在的小世界,更强大,还有神器封堵门户,很难映射出来。

    除非圣人甚至天王级强者陨落,否则想映射出来,难如登天。

    “神教……”

    众人眼神异样,神教就隐藏在附近的虚空中吗?

    若是如此……这次要不要攻入神教看看?

    明廷道人再次看向吴奎山,沉声道:“让人王速速来此,共议大事!”

    方平不来,攻进去了,也未必有好处。

    何况,他们也不想被人类捡了便宜。

    就在这时候,隐藏在虚空中的槐王冷笑道:“人王?这地方出现血云,神教出了事,和方平未必无关!也许他早就杀进了神教,想要独吞好处……”

    “槐王,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吴奎山淡淡道:“人类真要有这实力,一方就可以平定邪教,早就干掉你了,还让你在这说风凉话!你这三姓家奴,少在这泼黑水。

    话说回来,你真是命王的人?

    之前天命王庭遭受那么大的动乱,都不见你出手,你现在应该算是四姓家奴吧?”

    此话一出,槐王脸色阴沉无比。

    众人却是没说话,槐王到底是谁的人……真难说。

    之前在王战之地,他背叛了黎渚,投向了命王,结果天命王庭出事,也没见他说一句话。

    这家伙到底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

    吴奎山讽刺了一句,接着笑道:“槐王,不提这些,我倒是有些好奇,枫王死了吗?你们这俩二五仔,今天背叛这个,明天背叛那个,活的倒是够长的,枫王这边,有人知道他生死情况吗?”

    “……”

    槐王冷哼一声,也不理会。

    他怎么知道枫王死没死!

    枫王跟着二王一起进入了天坟,枫家人死的死,废的废,枫王还真未必在外界留下了命牌。

    槐王也不接话,却是继续刚刚的话题道:“那你让方平来此!方平不来,本王就有理由怀疑他进入了神教,独吞了好处!诸位,不如现在联手拿下蛇王,以免他和方平汇合……”

    这家伙也是个搅屎棍,地窟和人类的大战,很多次都是他开的头。

    不过这种人,也不傻,知道大战一起,很可能第一个死,往往搅起了风云,很快就会离开,不恋战。

    如此一来,倒是活到了现在。

    ……

    众人正说着,又有人来了。

    陌生人!

    此人一来,明廷真君眼神露出一抹异样之色,这人……是谁?

    气息感应不清晰,感觉有些像真神,可又有些不像。

    其他人也都不认识,很陌生的一人。

    明廷真君陷入了沉思,有点熟悉的感觉,可应该很遥远很遥远了,他也是老古董级的人物,寿元即将耗尽,早在天庭没坠毁就成了真神。

    如今距离帝级不远,寿元却是即将耗空。

    他都觉得很遥远,恐怕真的很远了。

    来人身穿长袍,金色长袍,脸色微白,样貌看起来很年轻,眼神却是极为沧桑。

    没管明廷他们,这人仰头看了看血云,又环顾了一圈,好像在查看神教入口。

    其他人都是皱眉,还在判断什么。

    不过很快,他们没时间去判断什么,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划破虚空,速度奇快无比。

    隔着老远,一位猥琐的老者出现,接着看到了金色长袍男子,怪叫一声:“妈呀,又一个,这三界待不下去了啊!”

    话落,撕裂了虚空,掉头就跑!

    金色长袍男子微微皱眉,淡淡道:“猫树……有意思!”

    他正说着,虚空破碎,一名盛装女子出现,瞥了一眼金色长袍男子,轻哼一声,继续朝猫树追去。

    男子见状,轻笑道:“雨薇仙子,多年不见,就这么走了?”

    “没时间和你叙旧!猫树是本宫的,你敢插手,定不饶你!”

    女子虽然离去,却依旧有声音传来。

    “猫树……猫树可不是你的!”

    男子再次扫了一眼虚空,好像看到了入口所在,不过隐约间察觉到了危机,没有进入,踏空而行,破碎了空间,笑道:“倒是意外之喜,刚清醒,就遇到了猫树,这本源空荡荡,也需要一些进补之物,一起吧!”

    他破空而去。

    可远处,却是有人破口大骂道:“进补之物?你们欺负老子!老子可是有后台撑腰的!苍帝还在呢,你们敢吃老子试试,老子警告你们,别乱来!”

    “别追了!”

    “还追?你们知道不知道,宇皇子也复苏了,前两天还和我相谈甚欢,再追,再追我喊人了!”

    “还来?当年是圣人就了不起了?现在刚复苏,帝级实力撑死了,帝级算个屁,当年帝级到了猫宫,也是打杂的,赶快滚蛋!”

    “别追了……再追我真喊人了!苍帝啊,救命啊!有人要吃我!”

    “苍帝啊,你在哪,快来救命啊!这些年我存了好多果子,等着你吃呢,再不来,就被人吃完了!”

    “……”

    猫树凄厉大吼,今天倒霉啊。

    先是遇到了北皇门下的雨薇仙子,转头就遇到了人皇门下的界门元帅,这九皇的人都要复苏了吗?

    猫树疯狂遁逃,它可是宝物。

    不,宝树!

    猫树是三界出了名的宝树,结出的猫果,可以修复本源世界,这对于现在刚复苏的强者而言,比任何至宝都有效果。

    强者复苏,能直接恢复到巅峰的,没几人,除非当年有准备。

    可大部分,显然都是意外复苏。

    这样的情况下,猫树一冒头,自然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

    至于苍猫……苍猫在哪?

    ……

    猫树跑了。

    人群中,王屋山这边,青画却是脸色一变,接着忍不住低声道:“雨薇圣人!”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她。

    明廷真君微微扬眉,很快,阴沉道:“雨薇圣人……之前那金袍……人界界门元帅袁刚圣人?”

    青画不语。

    已经恢复到绝巅实力的灵潇,却是面露喜色,忍不住的惊喜,雨薇圣人……

    她好像听自己师尊说过,是北皇门下的强者!

    三十六圣,那是天庭的官职,由天庭册封,统帅天界大军。

    不过皇者当年开山讲道,也有一些弟子门人。

    不止如此,皇者也有自己的一套体系。

    人皇掌管人界,地皇掌管地界,这些人能掌管一界,代表他们的实力,哪怕在皇者当中,也要强大一些。

    掌管一界,哪怕只是挂名,也有一套自己的班子。

    当年人界和地界是有界门的,也有强者镇守,不让人界强者擅自跨界,也不让天界和地界强者擅自进入人间界,这就是这些皇者要做的。

    那金袍男子,正是当年镇守一处界门的统兵元帅。

    众人都有些意外和震撼,这些人居然出现了!

    一些知道他们的人,此刻都是眼神凝重,这三界到底怎么了?

    而灵潇,迅速朝青画传音道:“师叔,雨薇圣人复生了!那我们王屋……”

    “不要擅自去接触!”

    青画没那么乐观,迅速道:“这些人死而复生,北皇陛下已经陨落,殿下不在,谁也不知道他们如何去想,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雨薇圣人是陛下门下,可现在……八千年已过,沧海桑田,如今的她……还会如当年吗?”

    灵潇脸色微变,这倒是真的。

    死过一次的人了,还会继续如同当年吗?

    月灵在还好,不在……恐怕没人能压服她。

    一时间,众人都是思绪万千,有人头疼,有人无奈,有人暗暗起了一些心思。

    三界居然再次有强者出现,那现在的局势,也许还会变化!

    神教、海外、地界、人间……

    之前可以大体上分为四方势力,可现在,未必没机会再出现几方势力。

    ……

    镇星城。

    小世界中。

    铸神使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籍,有些不耐烦道:“你怎么又来了?”

    “有人复苏了!”

    “管我屁事!”

    铸神使不耐烦道:“赶快滚蛋,老夫已经研究出来了,如何将人体切割成百万份,切割之后再重组,也许可以锻造出初武玉身,别来烦我,不然用玉身打爆你!”

    话落,小世界中,忽然出现了无数铸神使。

    有人在看书,有人在练武,有人在切磋,有人在骂街……

    世界入口之处,虚影微微一颤,“你……真的要成功了?”

    他都以为这老家伙随口说说,哪知道居然真要成功了!

    “还没……差点!总觉得差点东西……再给我送点书进来,再说拆开了之后,也不是原装的,不够凝实,老夫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金身锻造成神器胚胎……”

    铸神使的话语,让虚影无言。

    好大的魄力!

    这是要以身锻神器了?

    想了想,虚影开口道:“你迟早会出来的!三界强者都开始复苏了,该出现的都要出现,你是仙源计划的主要参与者,哪怕你不想出山,也会有人逼迫你出山的!”

    说着,补充道:“你会锻造神器,也是如今三界唯一一位可以锻造神器的强者,大乱一至,神器必是诸方强者追逐的目标,你躲不开的。”

    铸神使不耐烦道:“滚蛋!老夫是被李宣泄镇压的囚徒,让我出山行,干掉李宣泄,没干掉他之前,少废话!”

    虚影沉默,过了一会,忽然道:“铸神使,这三界……到底谁最强?”

    “谁最强?”

    铸神使好像也来了兴趣,沉默了一会,笑呵呵道:“以前当然是九皇四帝,现在嘛……难说!破八的恐怕还有几位活着或者复苏了……你没破八的话,那就少打老夫主意!”

    “破八……”

    一声呢喃,虚影消散。

    等他走了,铸神使哼道:“破八又怎么样!等着吧,等老夫弄出十万八千个分身,将大道都给堵了,让你们没了本源增幅,看看你们还狂不狂!”

    “不行,老夫分身不够强……锻造个十万八千柄神器?”

    “没材料啊!”

    “要不……打死十万八千个强者,塞进大道去堵路?”

    “烦啊,九皇干事不靠谱,当年干脆把大道直接从源头上给堵了,这些靠本源的家伙,还不都得哭。”

    老者念叨了几句,摇头,继续看书。

    不管了,李宣泄不是还在吗?

    老子现在是囚徒,你们有能耐先杀了李宣泄再说。

    下一刻,老者身体微微一震,喃喃道:“多事之秋,这谁又复苏了?点亮了本源世界,老夫都感应到了……看来真要出事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戏骨〕〔隔世欢:富贵惹人〕〔谪龙〕〔山海意难平〕〔枕上婚宠〕〔家的味道〕〔夫人虐渣要趁早〕〔诡秘之主〕〔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九星毒奶〕〔修真聊天群〕〔海贼之日日果实〕〔鹿妖逐鹿〕〔超维术士〕〔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