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高武 第1049章 我想要,不敢要
    “刚刚那老者是谁?”

    此刻,方平脑海中声音消息,树干上画面结束。

    对方准备拿龙变当坐骑,龙变天帝可不是弱者,当然,是说现在。

    龙变天帝是四梵天之主之一,哪怕不是圣人,也接近圣人级实力了。

    当年的龙变天帝好像也是幼年时期,小蛇很小。

    如此算来,恐怕有万年岁月了!

    龙变天帝活了可能不止万年,对方是妖族,妖族寿命更长一些,龙变天帝面临寿元大关,也许代表他活的岁月更久远。

    画面中的苍猫,也没现在这么肥胖,这么大,还是只小猫的样子。

    “画面中的那些人都死了吧!”

    方平还回想着刚刚问话那人的样子,对方说勇往直前,大道夯实虽强,可不往前,如何前行?

    这话……方平其实听很多人说过。

    他未成武者的时候,知道有二次淬骨三次淬骨,老王告诉他,为了打牢基础而放弃继续变强,这很愚蠢。

    量力而行,不要为了奠基而奠基。

    他金身七锻的时候,老张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不要为了八锻九锻而停留在八品境,往前走,这才是强者变强的根本!

    你不往前走,根基再扎实,那也是废物。

    就如本源大道,你不往前走,哪怕拓宽到了万米,增幅高达1倍,那也只是堪比绝巅境,而往前走1万米,你已经成了帝级。

    想着想着,方平忽然喃喃道:“问话的人……我好像有点熟悉!”

    方平有些不可思议,我熟悉?

    上古的强者,我是见过几位,可这老人的学生,自己怎么会熟悉?

    “谁……”

    方平喃喃,回想着刚刚那人的样子。

    可记忆却是有些模糊。

    老者是完全看不到样貌,那个问话的年轻人,在他印象中居然也渐渐消失。

    方平心神微震,陡然在脑海中疯狂呼唤道:“苍猫,苍猫,快来,接电话!”

    他呼唤着,下一刻,苍猫吐着舌头,流着口水出现,急不可耐道:“骗子,骗到大木头了?”

    “……”

    方平懒得说这个,迅速道:“龙变天帝,当年是谁的坐骑?兽皇的?”

    “啊?”

    苍猫愣了一下,爪子抓脑袋,半晌才道:“不是吧?我不记得了呀。”

    “不是?”

    方平皱眉,问道:“你之前不是说,龙变天帝偷了兽皇的神器,他要不是兽皇的坐骑,怎么会和兽皇有关系?”

    苍猫郁闷道:“非要和兽皇有关系才能偷吗?”

    有句话苍猫没说,再说了,谁说神器被龙变天帝给偷了。

    不是在本猫这吗?

    上次忽悠你的,你也相信。

    当然,这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方平又道:“那你上古时期,在一个老头的竹篓里叼走了一条小蛇,就是龙变天帝,那老头是谁?他门人弟子有哪些?”

    “老头?小蛇?”

    苍猫茫然道:“啥老头?好多老头的!你说的哪一个?吃蛇……本猫不吃蛇的!不对,吃过一条,就是那个万妖王的长辈……”

    地窟的万妖王,万妖王庭的那位帝尊,它的长辈被天狗炖了,这是苍猫说的。

    至于是天狗炖了,还是苍猫炖的,谁也不清楚。

    方平想了想,又道:“那我问你,极道四天帝,是自学成才,还是有老师?”

    他感觉刚刚说话那人有些熟悉,而他真正熟悉的上古强者,其实就是转世后的老王三人。

    勇往直前,不在乎大道宽广,不要为了奠基而奠基……

    敢在那么多强者面前,出声质疑自己的老师,一位至强者,这样的性格,在上古时期,其实很少见。

    在上古强者眼中,强者是至高无上的。

    别看只是一句质疑,这样的胆魄,不是随便谁都能说出来的。

    “极道天帝……”

    苍猫爪子挠头道:“不记得了呀!本猫小时候,他们就很厉害了呀!都说了,小时候大黑脸说要关我小黑屋的,可坏了!他们有老师吗?“

    “……”

    方平吐气,这么说,刚刚那位不是老王他们了。

    也是,谁能当极道天帝的老师。

    不过苍猫这家伙,居然一点不记得这些了,也让方平无语,果然,这猫除了吃就是睡,该知道的一点都不知道。

    “算了,问了也白问,都上古年间的事了,哪怕老王他们真的有老师又如何。”

    方平摇头,老师就不见得比学生强。

    这一点,看吕凤柔和他就知道了。

    至于刚刚那人是谁,也没必要深究,更大的概率是早就死了。

    方平没再和苍猫说话,这猫又催促他弄吃的了。

    压下心中的念头,方平继续往上攀升。

    1000米,1100米,1200米……

    压力,越来越大。

    空间裂缝越来越多!

    等到了1500米,方平身上也出现了道道血痕。

    此刻,方平面前,大树的主干上,再次出现了一副画面。

    ……

    这副画面,人很少。

    两个人。

    方平都看不清样貌。

    看不清样貌,往往代表着对方实力强大,当年的天木无法捕捉到对方的样子。

    两人,一老者,一中年。

    老者头发雪白,中年一头黑发,两人一前一后,在天木旁边慢慢走着。

    一直没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平脑海中有波动传来。

    “老师,真要如此做吗?”

    中年发问,声音有些复杂。

    “不错。”

    “可是……”

    “宣泄……”

    方平瞬间一震,谁?

    李宣泄?

    镇天王?

    这中年是镇天王!

    镇天王还有个老师?

    画面中,老者转身,语气萧瑟道:“仙源计划已经不可阻挡,诸皇已经达成秘议,人间灭法,地界断道。老夫也无法阻挡这一切……

    可人间乃是老师证道之地,四帝不赞同,战更是出箭震慑诸皇,此举必有后患!

    天界……不得安宁!

    九皇四帝之矛盾不可调和,宣泄……

    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师托付你一事……”

    “老师吩咐!”

    “……”

    画面,再次消散。

    方平却是沉默不语,他有些知道老者后面要说什么了。

    守护人间!

    镇天王说自己受人委托,守护人间,原来是他的老师!

    他的老师是谁?

    听这语气,并非九皇四帝,可能当镇天王的老师,恐怕也不是无名之辈。

    对方证道于人间,直呼战天帝的名字战,而非战天帝,这代表什么?

    代表双方实力相当?

    地位相当?

    还是别的?

    上古之事,好像对自己打开了缝隙,方平知道的越来越多了。

    “镇天王的老师,还活着吗?他说镇天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说镇天王比他更强大吗?老者当年都敢参与九皇四帝之事,难道镇天王比天王更强大?”

    一个个疑惑,再次在方平脑海中升起。

    每次解惑之时,都会增加一些疑惑。

    ……

    方平继续往上走。

    走一段,都会出现一副画面。

    2000米,方平再次看到了一副画面。

    这一次,方平眼神变了。

    他认出了其中一人!

    铁头!

    不,霸天帝。

    那副铠甲太惹人眼了,一看到铠甲,方平就知道,这是霸天帝。

    此刻,铁头在和人说话。

    双方还是一样,都看不清样貌。

    说话的是铁头。

    “斗!你不敢再斗下去了吗?怕死了?战死了!就死在了这,死在了天庭!老子今天要灭了这天庭,你要拦我?”

    画面中,两人的影像波动的厉害,也许是当年霸天帝情绪激动,气机勃发,让天木难以承受。

    斗天帝!

    这是方平第一次听到关于斗天帝的消息,极道四天帝,他唯一不了解的就是斗天帝,一点都不了解。

    画面中,身影模糊的斗天帝没说话。

    霸天帝再次怒道:“告诉我,你不敢了是不是?你若是不敢,那就滚开,别拦着我!战死了,该死的天狗,它误了老子的大事!”

    “该死,混蛋!天狗这混蛋跑了,否则老子拆了它的骨头,拔了它的皮!”

    此刻,斗才缓缓道:“天狗拦道,未必是坏事……”

    “还不是坏事?”

    霸天帝情绪激动,怒道:“这混蛋玩意,要不是没空去找它,老子一拳锤爆它!斗,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了?”

    “哎……”

    “少他么叹气,你肯定是和他们一伙了!老子不怕!什么狗屁皇者,老子不怕他们!来战,无惧!今日老子就要拆了这天庭,三界本无主,他们想做老子的主人,还不够资格!”

    伴随着这句话,霸天帝气机爆发,下一刻,直接冲往远方!

    轰隆!

    一声爆鸣在方平脑海中传出,画面破碎。

    破碎的最后一刻,画面中还停留的斗天帝好像看到了什么,哪怕看不到面孔,方平也感觉他的视线在看自己,不,在看天木!

    这一切,都是天木记录下来的。

    斗天帝好像察觉到了天木的烙印。

    “你也要成妖吗?”

    斗天帝喃喃一声,轻声道:“万物皆苦,有智慧便会有烦恼,何必呢!”

    斗天帝轻声呢喃,探手,轻轻抚摸天木,“人难,妖更难!这方天地,还能太平几日?若干年后,吾等消失在天地间,你可能活?大战将起,好好活下去吧!”

    话落,手中出现一个圆球,随手打入了天木中。

    “保你一命,自求多福吧!”

    画面彻底破碎!

    方平却是眼神闪烁,斗天帝给天木留下的是能量?

    保护它的能量?

    这是天木从上古活到现在的原因?

    当年的天木就在天庭之外?

    霸天帝好像直接杀入了天庭,而那时候,战天帝已经陨落了?

    这么说,霸天帝、灭天帝两人联手,就导致了后面的天界坠毁?

    还是说,斗天帝也参战了?

    听斗天帝的语气,应该是准备参战的。

    “铁头这家伙,真莽啊!”

    方平无语,这家伙直接杀入了天庭,好生霸道。

    而且果然是被天狗给耽误了时间,天狗躲起来了,不敢冒头。

    “这株天木,见证的东西太多了!”

    对方见证了皇者讲道,见证了天庭覆灭,见证了极道天帝大战皇者。

    因为它是一株树,所以它活下来了。

    看着看着……方平忽然觉得不对劲了!

    这么简单就看到了这些东西?

    要是如此的话,那邪教的绝巅应该都看到了,可九星情报中,完全没提过。

    真要被风云道人看到了,那就不是判断天木有意识了,而是肯定天木有意识。

    因为在上古年间,斗天帝都说它快成妖了,那天木当时应该就已经有了一定的意识了。

    “什么情况?”

    方平抬头,2000米,他压力已经很大了。

    再往上,他金身未必可以撑住。

    可这株天木,为何会给他看这些。

    方平相信,这是天木故意的。

    因为天木有意识存在,不可能控制不了。

    方平忽然出声道:“天木,既然活着,交流几句如何?”

    无声。

    “你想做什么?为何给我看这些上古时期的画面?”

    “龙变、苍猫、李宣泄、霸天帝、斗天帝……你给我看的这些,好像有些关联,什么关联呢?”

    方平喃喃一声,很快,眼神闪烁道:“关联在于……我认识他们?是吗?或者说,我见过他们,所以你感应到了?”

    这三幅画面,其实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要说有,那就是画面中的这些人,他熟悉。

    他见过苍猫,见过龙变,见过镇天王,见过霸天帝的转世铁头。

    难不成这株树,还能察觉到这些东西?

    未必没可能!

    要不然,上古九皇,他怎么没看到?

    其他人他怎么没看到?

    上古时期,强者无数,八王,三十六圣,谁没来过天木这?

    方平一声声地问着,眼神犀利道:“你必然有意识存在!最后斗天帝那一幕,是你故意给我看的,对不对?真神强者来这的不是一位两位,我可没听说有几人看到这么多上古画面。

    既然你在,为何不聊几句?”

    无声。

    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平脑海中响起一声沧桑至极的声音:

    “你……是谁?”

    方平身体微震,天木果然有意识!

    “你……到底是谁?”

    “为何……你会有这些人的气息……你曾见过他们……甚至很多次……”

    苍老声带着不解,带着疑惑,带着好奇。

    什么样的人,能见过这么多强者?

    而且气息很浓郁,一般人是感受不到的,可它是上古第一树,方平一到,身上的那些气息就在刺激着一切,那些画面可以说是它给方平看的,可实际上也是方平自己刺激复苏的。

    第一个看到苍猫,那是因为他和苍猫待的时间比较长。

    第二个镇天王,那是因为镇天王强大。

    第三个铁头,那是因为铁头转世了,气机不如上辈子。

    苍猫,镇天王,霸天帝……

    都是上古时期,无法磨灭的一段记忆,上古时期极其重要的人物。

    天木很好奇,又道:“你的气机好像不对……可又不知为何不对……是有至强者为你遮掩天机?”

    “金身九锻,你是谁?”

    天木观察到了很多东西,而方平,也是挑眉,这株帝级大树,真的与众不同。

    这还是方平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转换后的气机有些不对。

    方平压下心中的悸动,笑道:“天木,你既然成妖了,为何不展露,而是一直隐藏?”

    “你还没说,你是谁?”

    方平笑道:“我是谁重要吗?”

    “……”

    天木沉默。

    若不是在方平身上感应到了那么多气机,它不会现身的。

    在这个年代,一个弱者身上出现了这么多强者的气息,这是不寻常的。

    方平见状又道:“好吧,我先说,我是苍猫和霸天帝的朋友,是李宣泄的晚辈,我还认识战天帝和灭天帝,也是朋友。你和他们有仇吗?”

    “无。”

    “有怨吗?”

    “无。”

    “那就好……”

    方平刚说着,天木忽然有些诡异道:“不过……有些小矛盾。苍猫当年曾抓走了老朽的伴生神鸟,那年,老朽还未开化,苍猫和天狗在老朽树冠之上,抓走了神鸟,之后再也不见神鸟回归……”

    方平嘴角抽搐!

    回归?

    到哪回归去!

    鸟入了这一猫一狗手里,还想回来?

    难怪苍猫之前说,它和天狗以前到树冠上玩过,合着是去掏鸟窝的!

    这掏走了对方的伴生鸟,方平不知道该说啥了!

    我这是要背黑锅了吗?

    不会被牵连吧?

    方平不动声色道:“是吗?神鸟是不是自己飞走了?猫喜欢和鸟玩耍,那也是正常事。”

    方平说着,笑道:“也许神鸟早就自己走了……”

    天木幽幽道:“无需安慰老朽,老朽曾在此地,见证了苍猫天狗的种种恶行。它们挖了皇者的菜园,在此呼朋唤友,共享盛宴。

    它们掘了皇者的鱼池,盗走了所有鱼妖。

    它们在此秘议,苍猫喊好友,天狗当大盗,事后五五分赃。

    老朽还在此地,见证了它们唾骂皇者之言,听到了它们大骂极道天帝之语。

    不止如此,昔年,苍猫喊铸神使来此,指着老朽言:此树可否作鱼竿?

    差一点点,老朽就成了它的鱼竿……”

    说起苍猫天狗,天木那是相当的熟悉。

    方平咽了咽口水,这猫和狗干坏事,非要来天木这边商议庆功干嘛?

    这下好了,想给它们找点借口辩解一下,都没办法开口。

    铸神使……

    方平听到这个称呼,倒是有些陌生,奇怪道:“我知道掌兵使,掌印使,镇海使,这铸神使又是何方神圣?是天庭的官员?”

    “铸神使……铸造神器的使者,只为极道天帝和皇者铸兵!皇者和极道天帝的座上宾,在三界,的确名气不大。”

    对方只铸造神器,圣人都未必能接触到。

    只有极道天帝和皇者,那才有资格去找铸神使去铸造神器,一般人自然不会知道此人。

    方平点头,没有深究,而是笑道:“天木,你还没说,你既然有了意识,为何不离开此地?难道是……无法离开?”

    天木不语。

    方平诧异道:“不会吧?难道你不会万物归一诀,有了这个,你能离开的吧?”

    “……”

    天木好像愣了一下,半晌,幽幽道:“你知道万物归一诀?”

    “当然!神皇的拿手道诀嘛!”

    方平大大咧咧道:“专门给妖族创造的,就是为了解决你们体型巨大,无法化形的难题的,神皇当年还想培育你,难道你不会这个?”

    “……”

    天木再度无言。

    说的好像谁都会一样!

    这可是神皇的道诀,神皇难道闲着没事干,到处宣扬?

    天木无言,过了一阵,声音沧桑道:“小友会万物归一诀?”

    “不会。”

    方平回答的干脆,很快又道:“不过我知道哪里有,神皇当年将道诀印在了神皇锄上面,神皇锄在苍猫那,我倒是看过一次,不过那玩意对我没用,我也没细看。”

    天木语气愈加沧桑起来:“在苍猫那?”

    “嗯。”

    “……”

    停滞片刻,天木忽然道:“小友离去吧,此地并无机缘,老朽只是不愿让人打扰,才布下了重重禁制,小友再留下也无用。”

    方平愣了一下,赶人了?

    你不感兴趣?

    不是说天木肯定会对万物归一诀感兴趣的吗?

    方平想错了,天木感兴趣!

    可当知道在苍猫那,它忽然不感兴趣了。

    那猫……不是好东西。

    作为一棵见证了猫很多恶行的树,天木觉得,哪怕自己需要,也不要去苍猫拿拿东西。

    拿了……没好下场的。

    真的没好下场。

    苍猫一直说,借了它东西不还的人,都没好下场,真不是吓唬人,那是真的。

    当然,三分天意,七分人为……猫狗为!

    比如天木就知道,有人拿了苍猫的猫盘子……据说是捡的,也是一样宝物,不是神器,是帝兵!

    结果没多久,苍猫天狗带着盘子回来了,到了大树下,开始分赃。

    那位捡了猫盘子的强者,家底都被抄了!

    打官司都没用,抢了猫吃饭的家伙,不赔钱可不行!

    天木也就不懂一些术语,不然得告诉方平,当年,猫狗就干过钓鱼执法的事。

    它没记错的话,那盘子……好像是苍猫自己丢出去的,说是不是神器,看看能不能换一件神器!

    就这,它敢拿苍猫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快穿:反派洗白攻〕〔伏天氏〕〔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