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竹马的小冤家她超〕〔你这门派不对劲〕〔仙府长生〕〔人族有毒,刚飞升〕〔破天踪〕〔我带着系统穿越斗〕〔东宫媚〕〔重生之小农女修仙〕〔综漫:从不死者之〕〔从斗罗开始俘获女〕〔恋综后,顶流前任〕〔我死后,成了全修〕〔掌门仙路〕〔重启西班牙日不落〕〔要命!重生后反派〕〔夫人,陆少又来攻〕〔红楼之贾环厉害了〕〔三国从救糜夫人开〕〔九龙魔祖〕〔至尊剑帝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暨阳租客 第5章 情断缘难续
    江舟遥见到竹遇春和李平平,终于明白了王一萍为什么要买6份礼物,但他不明白王一萍为什么要帮他约这两人。一时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他相信王一萍没有恶意,这么安排自有她的原因。想到这,江舟遥大大方方地冲竹遇春打了个招呼,然后主动对李平平笑了笑说“你来了,坐。来来来,正好人全部到齐,我敬大家!感谢大家百忙之中舍家撇业过来相陪,我这算是重新向‘组织’报到了啊!我干了!”话音刚落,他又一杯红酒下肚。

    对于竹遇春和李平平,江舟遥毕业后一直没联系过,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那么,敌人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敌人。竹遇春是李平平的死党,他那时学生意气,自然就将她划入敌人阵营了。江舟遥和李平平分手后,也就和竹遇春没了什么来往,没想到今晚在聚餐上会遇到这两货。不过经过这么多年,他也不在乎了。真正的忘记,不是删除,而是不在乎。人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追求。现在他追求的,不是儿女情长,李平平对他而言,就像是日常饭局里跟在别人后头蹭饭的那种,权当是新认识了一个点头之交。

    大家都纷纷干掉了杯中酒,尴尬的气氛一下淡了下去,杨清风伸手轻轻拍了拍江舟遥大腿,张海洋冲江舟遥挤了一下眼,王一萍则暗暗松了口气,她刚才一直担心李平平的突然袭击会让场面失控。现在看来这几年江舟遥确实成熟了,能够控制得住自己情绪,懂得掌握局面了,这小子不简单,那以后自己可以和他放心合作了。否则一个不懂得控制只知道表达自己的情绪的人,是干不成什么的。能经得住“跨下之辱”的男人才是干大事的人。为什么小人物总是一事无成,因为他们的喜怒哀乐都行形于色,只知道一味释放,却不懂得收藏。从道的角度来看,就是一个只有损而无益的能量消耗,吐故还须纳新才能守衡。如果江舟遥明知今晚约的一帮人都是和他的项目有关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她以后就不会再掺合他项目的事。

    “江子,好久没见,你现在做什么工作?”竹遇春问江舟遥:“来,我敬你一个。”李平平默不作声,却将头略略侧向江舟遥这边。江舟遥淡然道:“在当‘坐家’呢,这不来临杭找‘组织’帮忙来了。你现在干嘛呢?”说完举杯呡了一口。“不行不行,你这不实在啊,怎么,对我和平平还有意见啊?把酒都干了。”竹遇春非要他喝光,张海洋在那头不干了:“我说春春,你俩可是迟到了的,怎么不罚自己酒就找江子这个老情人了?这也太不尊重我们这帮老伙计了。”

    竹遇春举杯站起来:“行,那我就落实张总的指示精神,先罚自己一杯。来,敬大家。对了,平平你不也迟到了吗,一起来呗。”竹遇春将李平平也拉起来:“隆重推出我们的李美人。我干了,大家随意。”

    张海洋又起哄:“我可是正经好男人,不能随意。”“小张子,你有完没完,赶紧喝。”王一萍怕他把气氛又搞砸了,一瞪眼,张海洋立马把酒喝了。李平平也笑着说:“不好意思,今天迟到了,我敬大家。江子,欢迎回临杭。”

    大家第三杯下肚,便各自动筷,互找喝酒对象。江舟遥和右侧的杨清风喝了一个,张海洋和王一萍喝了一个。郑宁宁和李广军喝了一个,剩下竹遇春和李平平没喝。

    “不公平,我抗议!你们都牛郞织女一对一安排好了喝交杯酒,让我和平平俩当宫女在边上看戏。我要求重新换位置,咱们八个人正好四男四女,清风哥哥,你坐我边上陪我好不好,让平平坐你那去。”竹遇春故意发嗲,大家轰的一声大笑起来。杨清风看一眼江舟遥,笑地把自己餐具挪了一个位置,让给了李平平。江舟遥冲李平平淡淡一笑。于是酒桌上又是峰烟四起,战火纷飞。江舟遥侧身和张海洋一手相握,一手举杯:“海洋,很高兴今天你这个大忙人能过来?”张海洋拿杯和他碰了一下说:“你说的什么话,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虚头巴脑的。来,喝酒!”张海洋喝完又招呼李平平:“平平你不和江子喝一个?”李平平脸一红,犹豫着。江舟遥见状主动转向她:“来,老同学,我敬你。”李平平连忙举杯回音,一口酒入喉,咳嗽了起来,心中五味杂陈:她从王一萍那里她隐约知道了江舟遥有投资项目的打算,心里很想了解具体情况。当年在学校她让学生会主席迷得神魂颠倒,以致后来劈了腿。事后闹得人人尽知,那小子的学生会主席也当不下去了,她自己也成了校园里的一道风景,被人指指点点,最主要的是,同班同学与与她疏远了,除了竹遇春。最后她与那小子也没了激情,彼此嫌弃埋怨生恶,自然而然分了手。其实大学谈个爱说个情本来最正常不过,但脚踩两只船的,大都接受不了。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感情更是有排他性。

    这边李平平在默默品味人生,江舟遥却在谈笑风生,因为从李想主动说要嫁给他的那一刻起,他已将他和李平平的一切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以后李平平只是他认识的众多熟悉人中的一个。人生是场没有回头路的单程旅行,过去了就过去了,李想虽不是他的至爱,却能抚平他心头的坎坎坷坷。和竹遇春互动间,江舟遥了解到竹遇春她老公也在房产公司,是公司的二股东兼总经理,所以她现在当上了全职太太,平时就是约李平平逛逛街做做美容,偶尔看圈子里谁有合适的项目,她就投资分点红利,赚点私房钱。至于李平平,一直单身,她家本身家境殷实,又只有她一个女儿,这些年也没正经上过班,就在她家自己的公司里晃荡,她爸妈对她也没办法,就由着她,只是希望她能早点结婚安定下来。

    听完竹遇春的八卦,江舟遥咂摸出了一点味道来,也许王一萍约她俩来吃饭,是想让她俩给他的项目投资。正自己琢磨着,王一萍又站起来说到:“大伙儿今天到的挺整齐,一个没落下,感谢大家给我这个老妈子面子,下次谁要是带小秘出去旅行不方便的话,我免费服务哈。今儿呢,其实是江子请大家,我只是帮他约了一下人。他这次回来老家想投资一个项目,大家帮他参谋参谋,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江子,你介绍一下你项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明克街13号〕〔宇宙职业选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的空姐美娇妻有〕〔蛊真人之行天下〕〔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