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学大佬下山后成〕〔我真没想结婚啊〕〔西厂厂花,开局撞〕〔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穿越万界:神功自〕〔龙门战神〕〔我的美综世界〕〔龙游花都〕〔女配拒绝当炮灰〕〔从四合院开始绑定〕〔从水匪开始一路横〕〔我在黄泉好捞尸〕〔原神,长枪依旧〕〔诸天道果模拟:从〕〔三国之我是刘皇叔〕〔九剑杀神〕〔重生崛起于腾飞时〕〔九转霸体〕〔末世之我有丧尸制〕〔穿越成顾横波后的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7号基地 第二十八章 父母死亡线索
    老旧工厂内有专门的格斗台,平日里叶青蝶也会在上面进行格斗训练。

    此时的许末穿着一副战甲,手拿着刀,额头汗水不断滴落而下,浑身骨骼都像散架了般。

    在许末的对面,赛斯左手拿着一面盾牌,右手是一把重剑,不过没有开锋,显然是担心格斗时发生意外,他身上也穿着厚重的战甲避免误伤。

    格斗台被围着,叶青蝶此刻正非常舒适的坐在下面的软椅上看着两人的格斗,似乎很享受许末被虐。

    “砰!”赛斯身体往前冲,格斗场都为之颤抖了下,手中的盾牌直接朝着许末砸了过去。

    他身高两米,擅长力量,速度不那么擅长,因此需要盾牌辅助战斗。

    许末身体忽然间倒下,手中的刀朝着地下赛斯的双腿砍去,但赛斯的反应速度一点不慢,盾牌直接落地,摩擦着格斗场往前撞击在许末的刀上,与此同时重剑砍下,许末双脚蹬地,朝侧面滑退,手中的刀格挡重剑。

    一声巨响,重剑震得许末虎口发麻,手中的刀险些脱落了,但他的力量如今也不弱,才勉强没有脱手,但赛斯却不给他机会,手中的重剑连续砍下,很快许末坚持不住,刀掉落在身上,赛斯也停止了继续攻击。

    许末躺在地上喘气,手臂发麻,浑身提不起力量。

    “赛斯,你的力量太强了。”许末满头大汗,对着赛斯道。

    “这是格斗台上,限制了你的发挥,如果换做是在外面,以你的敏捷度,我不容易碰到你。”赛斯对着许末道:“你不擅长擂台格斗战,更适合生死猎杀。”

    赛斯他虽然四肢发达,但头脑不笨,一轮轮战斗下来,他看出了许末的反应非常强,但力量、耐力还是差不少,他更擅长突袭、猎杀。

    “赛斯,你去忙吧。”叶青蝶道。

    “好。”赛斯点了点头,卸下了装备走出了格斗场,许末依旧躺着。

    叶青蝶看着他笑道:“还行不行?”

    “又来?”许末怒道:“你想试试吗?”

    “嗯?”叶青蝶一愣,笑吟吟的看着许末:“你想去哪里试试?”

    “额……”许末看到叶青蝶的笑容缩了缩脑袋,c姐竟然听得懂??

    “果然还是小屁孩。”叶青蝶见许末不敢接话笑着道:“今天这才只是开始,身为组织的一员,从现在开始组织会对你进行特训,除了要擅长机械和战斗机巧之外,还需要了解不同的战斗模式。”

    “??”许末看着叶青蝶,虽然她的话没毛病,但是……

    “我什么时候是组织的一员了?”许末一脸懵逼道。

    被加入?

    “怎么,看也看过了,想不负责?”叶青蝶盯着许末道。

    “……”许末竟然无言以对。

    看看就要加入吗?

    “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你们是什么组织。”许末道,他倒是挺相信叶青蝶,毕竟方叔是拿命证明过的,但不代表他完全信任一个未知的组织。

    更何况,要让他去牺牲自我的话,许末是不愿意的。

    他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叶青蝶起身,看着许末道:“跟我来。”

    许末走下格斗场,跟在叶青蝶身后。

    两人走到一面巨大的黑板前,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照片和字迹。

    许末扫了一眼,上面的字迹记载的都是照片上人物的犯罪记录,而事件多数都和人口贩卖有关,他想到之前方叔追踪拐卖事件到教堂,导致丢了性命。

    叶青蝶指向其中一张照片,赫然正是昨天在赌场死亡的唐森,照片上标记着叉号,意味着已经清除目标。

    在唐森照片上延伸出一条线索,指向另一张熟悉的面孔,眼镜蛇。

    很显然,眼镜蛇也是清除目标。

    许末看向记载着眼镜蛇的犯罪记录,可以说是罄竹难书了,杀人、高利贷、人口贩卖,无恶不作,但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活得好好的,执法队放任不管。

    “你觉得我们组织像什么?”叶青蝶对着许末问道。

    “执法队?”许末回应,他像是在看前世的犯罪片,叶青蝶正在对他介绍犯罪案件,比起外面的‘执法队’,叶青蝶他们更像是执法队。

    叶青蝶听到许末的话一愣,随后娇笑出声,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形容。

    不过,很贴切。

    “虽然贴切,但我不喜欢这三个字,那些大人物们掌控着地下世界的话语权,一切秩序都由他们来制定,执法队真的在执法吗?还是在控制着地下世界?”叶青蝶开口道:“至于我们,地下世界的黑暗太多,我们主要追查人口贩卖事件,唐森和眼镜蛇都牵涉其中,黑市中有贩卖儿童的窝点。”

    许末听到叶青蝶的话有些触动,方叔闯入教堂,被当做暴徒清除击毙,但教堂里的人以及背后的人是谁?

    执法队真的在执法吗?

    “你要问我们是什么组织。”叶青蝶看着许末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们做的是正确的事情。”

    “组织有多少人?”许末问道。

    “不知道,组织成员相互间是独立的。”叶青蝶笑着道:“我所知道的你基本都见过了,至于其他人,我也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其他人也一样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所以,组织更像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不怎么起眼。”

    许末点头,这倒也很好理解,他们是‘地下’组织,他们如果暴露将会遭到清除,如果相互都知道对方的存在,有人被抓或者出现叛徒的话就麻烦了。

    当然,现在叶青蝶也不一定就会跟他兜底出全部的事情来。

    “欢迎成为组织的一员,许末弟弟。”叶青蝶伸出手笑道。

    “我答应了吗?”许末回道。

    “不该看的看过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你说呢。”叶青蝶笑吟吟的看着许末,笑容‘灿烂’,让许末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道:“有什么好处?”

    叶青蝶一愣,随后笑了笑,这小家伙,思路清奇。

    “组织培养你,帮助你提升实力,提供武器不算吗?”叶青蝶看着他道:“至于别的好处,那要等你长大点才行呢。”

    “??”

    许末目光顺着那张美丽的面孔往下看去,有些期待的问道:“真的吗?”

    叶青蝶一愣,随后捏了捏手,发出清脆的声响,朝着许末走了一步。

    “你想白嫖我?”许末伸出手挡在前面道。

    白嫖他??

    这混蛋!

    “你要什么好处?”叶青蝶笑吟吟的看着许末,这小子不见兔子不撒鹰。

    “先帮我清除眼镜蛇。”许末道,眼镜蛇是个威胁,他自己的实力不够,但对方显然有这种能力,他想借助叶青蝶他们的力量帮忙清理眼前的威胁。

    而且,眼镜蛇本身就是对方的清除目标,因此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你杀了他手下担心被报复?”叶青蝶看着许末道:“你没有暴露身份,暂时不会有危险,眼镜蛇暂时还不能动,他身上有重要线索。”

    “线索?”许末想到父母的死,是谁对眼镜蛇下达的命令?

    叶青蝶他们所追查的线索,与此有关吗?

    “不是这原因,眼镜蛇派人杀死了我父母,莱恩他们,都是凶手。”许末道,目光看向叶青蝶,想看看对方是否知道些什么。

    叶青蝶愣了下,有些诧异。

    “你是说,你之前就和眼镜蛇有仇,而且,你在格斗场杀莱恩,实际上是为了报仇?”叶青蝶问道。

    “恩。”许末点头。

    “你父母是谁,眼镜蛇为什么杀你父母?”叶青蝶问道。

    “我父母是兵工厂的普通工人,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事情,去了一趟执法队汇报,后来眼镜蛇派人来了,我侥幸活了下来。”许末回应道。

    叶青蝶听到许末的话沉默了下,随后竟然露出了一抹激动之色,低语道:“什么兵工厂?”

    许末想了下,道:“好像是瓦伦兵工厂。”

    “你确定吗?”叶青蝶眼睛明亮了几分

    “对。”许末点头,他感觉叶青蝶的反应有些不太正常。

    叶青蝶露出一抹灿烂笑容,伸出手揉了揉许末的脑袋道:“乖。”

    “???”

    许末愤怒的瞪着叶青蝶,摸头杀?

    这是人干的事吗。

    “你等我一下。”叶青蝶离开了这边,许末有些不明所以,他竖起耳朵,便看到叶青蝶给小七交代了一些事情,小七走出了工厂内部。

    随后叶青蝶走了回来,对着许末道:“你父母的死可能牵涉到一件重要的线索,和我们一直追查的拐卖事件有关,至于眼镜蛇,很早就已经是我们的目标,但动他不那么容易,除了自身实力很强之外,眼镜蛇背后还有人。”

    上次叶青蝶就对他说过,眼镜蛇是一些人手里的刀。

    看来,眼镜蛇背后可能牵涉到了地下世界更上一层的大人物,要清除眼镜蛇需要动用不少人,有不小风险。

    “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会让人盯着你那边,另外,这些天好好训练,等时机到了,我会通知你清除眼镜蛇。”叶青蝶对着许末说道。

    许末点了点头,他怎么感觉自己想要摆脱眼镜蛇的危机,有可能会卷入一个更大的旋涡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明克街13号〕〔宇宙职业选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空姐美娇妻有〕〔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蛊真人之行天下〕〔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曾经,我想做个好〕〔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