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学大佬下山后成〕〔我真没想结婚啊〕〔西厂厂花,开局撞〕〔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穿越万界:神功自〕〔龙门战神〕〔我的美综世界〕〔龙游花都〕〔女配拒绝当炮灰〕〔从四合院开始绑定〕〔从水匪开始一路横〕〔我在黄泉好捞尸〕〔原神,长枪依旧〕〔诸天道果模拟:从〕〔三国之我是刘皇叔〕〔九剑杀神〕〔重生崛起于腾飞时〕〔九转霸体〕〔末世之我有丧尸制〕〔穿越成顾横波后的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择日飞升 第四十章 许公子请喝茶
    阴间,奈河旁边,突然出现这样一幅景象,不免有些瘆人。

    许应提高警惕,放慢脚步,经过那株柳树,树下那人相邀,道:“许公子,何不来坐一坐?”

    蚖七警觉,低声道:“阿应,来者不善!”

    许应轻轻点头,道:“既来之则安之。对方在这里摆好阵仗,显然已经等了很久,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

    他走到那人对面,告了个罪,坐了下来。那几个牛魔站在他的身后,却不是站在地上,而是站在一团团阴风中,脚不着地,阴森恐怖。

    这是许应的底气。

    虽然不知道这些牛魔为何跟着自己,但有这些牛魔和白骨打魂鞭在,料想遇到危险也可以应付。

    对面那人是个愁眉不展的老人,看不出有多大年纪,只能看到皱纹如刀,一刀一刀的刻入他皮肤深处,深得像是要刻到骨头里。

    他老得眼睛也深深的凹进眼眶里,坐在青灯下,眼睛如同隐藏在眼眶中的两点红色的香火。

    他身上也有一股奇特的香火气味,但是从外表上看,他不像是神灵。

    愁容老者为许应斟茶,许应尽管口渴,但不喝茶,询问道:“老丈认得我?”

    蚖七盯着茶碗吞咽口水,但这里只有两个凳子,两个茶杯,没有他的份儿。

    愁容老者笑道:“认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许应惊讶的看着他,努力回想自己小时候的情形,道:“我怎么不记得老丈?我家住在许家坪,许家坪都姓许,我爹排行第三,叫许三郎,我娘是隔壁村的,叫骆英华。我在家里排行第二,我还有个姐姐……不对!”

    他双目渐渐赤红,脑海中浮现出望乡台的情形,记起那个撞了一下自己腿的小男孩,还有那对看不清面目的夫妻。

    蚖七和大钟各自紧张起来:“糟了,阿应又要犯病了!”

    愁容老者示意他喝茶,道:“你小时候便有头疼的毛病,到现在还没好。真是可怜见的。”

    许应头疼欲裂,端起茶杯又放下,笑道:“老丈既然抱过我,那么一定知道很多我小时候的事吧?”

    愁容老者见他没有饮茶,脸上的愁容便更多了。突然天空中电闪雷鸣,有一座大庙飞在天上,只听白衣傩仙的声音叫道:“那个养弄大蛇的小鬼,你藏在哪里?不用躲了,出来!你再来耍两剑让我看看!”

    许应、蚖七脸色顿变,大钟也当了一声,唯独那几个牛魔淡定自若,站在阴风中打了几个响鼻。

    许应当即便要起身告辞,愁容老者道:“你大可以放心,他寻不到我这里。很快永州鬼府判官凌有道就会经过这里,会将他引走。”

    许应目光闪动,悄悄催动天眼观察他,笑道:“老丈怎么称呼?”

    他眉心神识运镜,天眼洞开,映照愁容老者。

    许应心头微震,只见那愁容老者身后坐着一尊无边广大的神人,神人坐于虚空中,霞光万道,不可直视!

    “炼气士!”

    许应心中凛然,急忙散去天眼,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有任何异状。

    这愁容老者,竟然与棺中少女一样,都是炼气士!

    可是,棺中少女不是说炼气士已经绝迹了吗?这个满脸忧愁的老者来自哪里?

    那愁容老者察觉到一丝异状,似乎被人看了一眼,但随即这种异样感消失,心中诧异,四下看了一眼。附近只有破庙鬼神在游荡,还有白衣傩仙驾着大庙盘旋,搜寻许应等人下落,并无其他高人在场。

    “难道有高手隐藏在附近?”

    他没有寻到窥探他的那人,心中暗提一丝防备,道:“水口庙的傩仙姓陈,名眠竹,曾经是南滇国的皇帝。他仰慕神州文化,来神州求学。此人确实天分惊人,福源也深厚得很,学得傩师传承后,开玉京秘藏,又得到神秘传承。回国后他修为实力日进千里,短短百年,便修至傩仙境界。”

    许应听他说起白衣傩仙的来历,不由仔细聆听。

    愁容老者道:“陈眠竹寿三百六十七岁,他修成傩仙时,便感念自身寿元有限,于是为自己身后事准备。他集南滇国的国力,让国人崇拜神灵,打造一尊尊神像。到他寿终时,他终于打造出水口庙,一端连接阳间,一端连接阴间。他将自己的隐景潜化之地藏于阴间,想做一个不死不灭的傩仙,阴阳两世共存。他奴役诸神为他炼制灵丹,伺候他的饮食起居,让他依旧过着皇帝般的日子。所谓仙人般的日子,不过如此。直到有一天……”

    许应接口道:“直到有一天,一剑袭来,切开他的隐景潜化地!有绝世强者进入他的潜化之地,将他斩杀!”

    愁容老者面色古怪,道:“那人剑闯他的隐景潜化地,并没有杀他,而是吃了他。”

    许应心底一股凉意涌出,从尾椎骨一直爬到后脑勺,声音沙哑道:“吃了他?”

    他不自觉的饮了口茶,润一润咽喉。

    蚖七和大钟听故事上瘾,也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愁容老者道:“吃得很干净,只剩下一张皮,连魂魄都吃干抹净。吃他的那个存在,吃得很是仔细,仿佛在品尝自己烹饪的珍馐佳肴,当真是一丁点都不舍得浪费。”

    说到这里,他的咽喉也忍不住上下滚动一下,仿佛在吞咽口水,似乎傩仙是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

    愁容老者拎起茶壶,为许应斟茶,继续道:“倘若是普通的死法,陈眠竹不止有如此深的怨气,就是因为活着的时候被一口一口吃掉,吃得只剩下了皮,所以才怨气滔天。他其实只剩下一点残存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明克街13号〕〔宇宙职业选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空姐美娇妻有〕〔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蛊真人之行天下〕〔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曾经,我想做个好〕〔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