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宠妻入骨陆晚〕〔大秦之罗网之言〕〔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桃源仙村〕〔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澳洲风云1876〕〔重回70年从放牧开〕〔无限幻界之每次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唯一练气士〕〔恐怖复苏开局壁咚〕〔柯学捡尸人〕〔末世强者培养系统〕〔知否从袁家庶子开〕〔重开做房东〕〔盖世人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亿亿神豪从被劈腿〕〔灵气复苏:开局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可会后悔?
    ..,最快更新!

    夜幕下,向落枫庄行驶的马车,摇摇晃晃的前行。

    风青暝独自坐在封闭的车厢里,闭着双眸,双手微握着拳,放在自己的双膝上。

    ‘阿姐这么晚,把我叫出来,是想要说什么?’

    风青暝在心中问自己。

    来到珂里之后,沈未白似乎就变得神神秘秘的,这两日甚至连人影都看不到。

    他虽也忙,但去向都是向沈未白交代清楚了的。

    而且,有些没说明白的话,也是因为他想要给沈未白惊喜。

    思及此,风青暝抬起右手,放在自己衣襟上。

    被他的手碰到的地方,有些硬,触摸到怀中之物,风青暝紧绷的脸色放松了许多。

    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风青暝在心中轻叹一声。

    他不知道沈未白在瞒着他什么,但只希望,她不是后悔了,反悔不要他了!

    正是因为这一层害怕,风青暝才会私下让玄清去查这几日,沈未白在珂里城中遇见了谁。

    只不过,他还未来得及听玄清调查的结果,就因为沈未白的一声‘召唤’而离开了。

    甚至,上车之前,都毫不关心自己会被带去哪。

    风青暝缓缓睁开眼睛,感受着车厢外越来越安静的环境,不用看窗外,他都能猜出他们已经出城,而且离珂里城越来越远。

    可是,风青暝却一点也不担心,仿佛只要是沈未白让他去的地方,哪怕是刀山火海,他都甘之如饴。

    至始至终,风青暝都未掀开车厢窗户的帘子,看看外面的情况,直到马车到达落枫庄,停在了大门之外。

    “公子,到了。”车夫将马车停稳后,对车厢里的人恭敬的道。

    风青暝神情一凛,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好在,他快速的将这股莫名的紧张压下,淡定自若的下了马车。

    然,等他下了马车之后,才发现本应该守在一旁的车夫,此时却不知踪迹。

    而自己,则站在了一处庄子的门口。

    庄子大门紧闭,屋檐下挂着红色的灯笼。

    昏黄的光,驱散了四周的黑暗,映出了周边树上的那抹火红。

    忽地,一阵风在这时吹过,几片树叶飘飘荡荡的从枝头落下,风青暝下意识的抬起手,接住了其中一片。

    火红色的枫叶,安静的落在他掌中,鲜红似火!

    风青暝眼中划过一丝惊诧。

    倒不是惊诧这枫叶,而是惊诧阿姐把他带到了这里。

    虽是夜晚,但以风青暝的修为,依然能够感觉到这山中不同于外的温度变化,很显然这里是一个温泉庄子。

    这个温泉庄子,阿姐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风青暝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知所踪的车夫,远离珂里的温泉庄子,风青暝再次望向那大红灯笼下的大门。

    仿佛似有所感般,原本紧闭的大门,就在这时打开了。

    入眼的是梦幻般的绚丽,如同浩瀚星河!

    风青暝不由得睁大双眼,一步一步拾阶而上,买入了大门之中。

    大门内,宽敞的院子里,挂了数不清的夜明珠,忽高忽低,蜿蜒而入,就像是夜空上的银河,他在银河这头,也不知谁在银河的另一头。

    这个念头在风青暝心中一冒出来,就让他亟不可待的想要去一探究竟。

    咔嚓!

    风青暝刚迈出的脚下,发出了一声脆响,让他下意识的低头望去。

    “……”刚才风青暝的眸光,被眼前悬浮于空的银河所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的这条路,竟然是用各色宝石铺就而成的。

    这些宝石,每一颗单独拿出来,恐怕都是外面千金难求之物。如今却被人丢在地上铺路,不知为何风青暝只觉得一股土豪之气朝自己扑面而来。

    饶是他贵为齐国皇子,拥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也不知把脚放在宝石路上的哪个位置。

    犹豫了一瞬,风青暝无奈而笑。

    将内力运至脚底,再迈出步子时,鞋底与宝石路之间,虚虚的隔开了一些,稳稳当当的走完了这条宝石路。

    等他过了宝石路,才发现‘银河’还在延伸,穿过了这第一进的前院。

    屋子里,除了‘银河’上的夜明珠外,并未其他照明之物。

    而屋子也并非是风青暝的目标。

    所以,他直接穿过了屋子,顺着引路的‘银河’在庄子里绕了许久,几乎让他都已经弄清楚整个庄子的布置后,才来到了一处花园中。

    如今已是深秋时节,蓟国昼夜温差较大,已经过了花季。

    然而,因为这里是温泉庄子,有着温泉改善着此地的气温,使得这里的鲜花,依旧鲜艳盛放。

    而在这里,风青暝也找到了自己想见的人。

    只不过,在她左右两边的地面上,依次放着的十八个打开的大箱子,让风青暝驻足不前,嘴角狠狠一抽。

    这十八个打开的大箱子里,金银玉器都堆满了,花园中灯笼里的光,落在这些箱子上,实实在在的让人体会到什么叫‘珠光宝气’!

    一时间,风青暝也摸不准沈未白是什么意思,只能眼神无辜的朝她看过去。

    沈未白今日也仔细打扮了一番。

    她就这样双手负在身后,站在这堆金银玉器之中,与风青暝遥遥相望。

    很快,风青暝眼中就看不见那些金灿灿的东西了,只是凝着一身白衣的沈未白,舍不得移开眼。

    今晚的阿姐……好美啊!

    沈未白本就长得极美,她的美是天然去雕琢的芙蓉面,清绝无双!

    平日里,她的容貌就极为引人注意了,更何况今夜她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身上穿着的虽然还是白色的裙裳,但仔细看去,却能发现素色的裙裳上,用银线绣出了繁琐的花纹,这些银线在夜色朦胧的烛光之下,升出一种氤氲之美,好似让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云雾银光之中,似仙非仙,宛如月宫仙子。

    一不留神,风青暝就看痴了,哪里还会记得这一地的滔天富贵?

    “咳!”沈未白并未因为风青暝炙热的眼神,而尴尬,只是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隐隐有些忐忑。

    不管她在外人面前,如何云淡风轻,运筹帷幄,但接下来她要做的事,算起来两辈子也是头一次,难免会紧张。

    更何况,她现在还不确定,自己今晚的安排,风青暝会不会喜欢。

    “阿炎,再过半柱香,就到了你的生辰。”不管怎么样,沈未白是见过大场面的,哪怕心中慌成一匹,面上依旧淡定无波。

    风青暝心中一紧,藏在胸腔里的心脏,突然因为沈未白的这句话而快速的跳动起来。

    “那么晚,把你叫到这里,是因为我想为你过生辰,不希望被人打扰。”

    “同时,有些话,我也想在这个时候对你说。”

    咚咚——!咚咚——!

    风青暝的心跳越发快了。

    他张了张嘴。

    “你先听我说完。”沈未白看到后,及时抬手阻止。

    “……”风青暝默默的闭上了嘴。

    眼前的女子,如此郑重的样子,让风青暝挺拔的脊背也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那个……”沈未白的眸光扫过了左右两边的金银玉器,有些尴尬的道:“或许你会觉得俗,但我这样做,只是想告诉你,只要我拿得出的,都可以给你。”

    “!!!”风青暝倏地睁大双眼,凭住了呼吸。

    沈未白禁止了他说话的权利,此时此刻,他只能任由她这句话引起的各种猜测,在他脑海里疯狂的厮杀。

    “阿炎,其实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更是与一般女子的喜好不同。”

    “在未明白你心意之前,我甚至从未考虑过成亲的事。”

    “但现在,我想试着考虑了。”

    哪怕是沈未白的厚脸皮,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觉得脸颊发烫,有些不敢去看风青暝的眼睛。

    她不留痕迹的侧身,避开了那几乎要将她皮肤灼伤的眼神,继续道:“之前,我对你说过,我并不想被卷入天下格局的争夺之中,母仪天下,一品王妃也不是我所求。我要的,只是无人拘束,自我掌控的人生。所以,我的一切规划里,有很多都与这世上的人不同,哪怕是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也没有打算改。”

    “我甚至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心中看重的始终是自己。你若是要和我在一起,不会得到一个温柔体贴,如解语花般的妻子。”

    “阿姐!”风青暝忍不住打断了沈未白的话。

    他期待了许久,才等来了沈未白的这番话,可是却不是他想要的那样。

    “阿姐,你是怕我会后悔吗?”风青暝直接戳穿了沈未白的心思。

    沈未白抬眸对上他的眸光,心中叹息了一声。“我是个商人,向来习惯了,无论做出什么决定之前,都要权衡利弊,评估风险。同时,我也是个冒险者,我可以无视风险,大胆挑战,但……阿炎,你要知道,世上什么事都可以赌,唯独那颗心,赌不得。”

    “所以……我想最后问你一次……”沈未白的眸光变得幽深,如海渊一般,探不到底,却牢牢的吸引住了风青暝的双眼。“要与我在一起,你会后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