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三百三十一章 喝酒
    ..,最快更新!

    倒不是说,这女纨绔会‘爱’上自己,沈未白知道,世上有一种眼睛,哪怕是初次认识,也满是深情,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而眼前的妍丽女子,就恰好拥有这么一双眼睛!

    “!!!”柳茹震惊的看向那突然冒出来的女子,表情有一丝龟裂。

    如果,她没有看错,没有听错的话,是自家主公被人调戏了?

    而且,还是被一个女子调戏!!!

    不说柳茹,就连沈未白也有些意外。

    她挑了挑眉梢,迎向了挡在面前的女子。

    两人身高相当,沈未白的容貌清绝中带有一种冷艳,自身的气度又让她的美多了几分脱俗之感。

    眼前的女子呢?

    五官带着异域的深邃感,妍丽的五官是张扬美艳的,衣着不俗,浑身充满了贵气。

    “不要拒绝我。”沈未白的无动于衷,没有让她知难而退,反而将手中的酒杯更递得近了些。

    柳茹正打算上前阻止,却不想沈未白在她的意外之中,伸手接过了酒杯,在女子笑盈盈的表情下,喝下了杯中酒。

    “……”柳茹张了张嘴,最终把到嘴边的劝说又咽了回去。

    好吧。

    就算是这个女人不怀好意,杯子里的酒不干净,也瞒不过他们主子的眼睛。

    主子愿意喝,那就说明酒是干净的。

    只是,让柳茹有些好奇的是,她原以为遇到这种‘搭讪’,哪怕对方同为女子,主子也不会搭理的。

    酒是果酒,清甜味甘,回味无穷,一杯下肚,口齿间还残留着淡淡果香。

    饶是沈未白这位喝惯了烈酒的主,都觉得这酒不错,有几分前世昂贵的红酒味道。

    “多谢姑娘的酒。”沈未白将空了的酒杯还给女子。

    女子眼中笑意不减,她接过酒杯在手中把玩,“美人,这酒好喝吗?”

    “还不错。”沈未白如实回答。

    此举,似乎大大的愉悦了女子。

    她豪迈的大笑几声,拿着酒壶的手一揽,十分自然的搭在了沈未白的肩头。

    沈未白眉头微微一簇,还不等震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带着酒香的呼吸,就靠近她耳边,女子带着磁性的声音在轻声说:“我带你一起玩好不好?”

    柳茹瞠目结舌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蓟国的姑娘十分开放,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却不想,这珂里的姑娘不仅开放,还大胆。

    现在,她担心的不是自家主子被占了便宜,反而担心这女纨绔的性命。

    柳茹是真怕沈未白怒气杀人啊!

    毕竟,这一次他们来蓟国是来‘度假’的不是吗?

    好在,令她担心的事并未发生。

    “你想带我玩什么?”沈未白眸光促狭的看向女纨绔。

    虽说,这女纨绔性子轻挑,大胆。但是,沈未白向来对颜值符合她自己口味的人,都十分宽容。

    更何况,女纨绔虽然语气轻挑,但她眸光清正,并没有那种猥琐下流之感,所以并未让沈未白厌恶排斥。

    若非如此,沈未白根本不会喝那杯酒,更不会任由她靠近自己。

    “当然是……”女纨绔语气暧昧的说了半句,眼神扫向了街边的一座酒楼。

    沈未白顺着她的眸光望去,那酒楼外挂着形态各异的灯笼,里面十分热闹,还伴有歌舞声传来。

    “今晚月色正浓,正是享乐之时,恰巧我独自一人,又恰巧看你十分顺眼,那就成全了这一晚的缘分吧。”女纨绔好似没骨头般,靠向沈未白,虽有肢体轻碰,却也规规矩矩,没有乱来。

    “那就却之不恭了。”沈未白含笑点头。

    女纨绔眼中顿时一亮,大手一挥,拥着沈未白走进酒楼,“走!”

    “……”柳茹无言以对的苦笑。

    这都什么事啊?

    再看向四周欢乐的气氛,柳茹只好无奈的跟进去。

    好吧,既然来到了蓟国,那就好好体验一下蓟国的风土人情,也算是入乡随俗了。

    沈未白意外的没有抵触女纨绔的靠近,任由她带着自己进了酒楼,又上了二楼的一间雅座。

    雅座里前后两扇窗,一面临街,一面则对准了酒楼中间搭高的圆形舞台。

    沈未白在进来之后,就发现这酒楼里的客人男女大致各占一半,不像卫国的酒楼里,绝大多数都是男客,就算偶有女客,要么就是在封闭的雅间中,又或是作为男子的依附者出现。

    不像是在这里,无论是男客还是女客,都是自发而来,所以酒楼中的气氛十分好,让进来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放松精神,融入这里。

    “不要客气,随意坐。”女纨绔把沈未白带入雅间后,就松开了手,大大咧咧的靠在罗汉床上,一双笔直修长的腿,毫无形象的搭在桌子上晃着。

    跟着上来的柳茹见此呼吸一窒,忍了又忍才将刻入骨子里的礼仪、规矩给压下去。

    ‘这里是蓟国!’柳茹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

    女纨绔似有所感般,朝柳茹看过来。

    柳茹猝不及防的就对上了她促狭的笑容。“……”

    见她没有开口的意思,女纨绔那双好似深情的眼中,笑容加深了些许。

    “这里视野不错。”沈未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站在面朝舞台的窗户前看了看,才转身对女纨绔说。

    当她看到女纨绔‘豪迈’的坐姿,却没有一点异样,反而像是见怪不怪一般。

    这反应,让女纨绔的兴致又多了些。

    “喝酒,今晚保证你会不虚此行!”女纨绔神神秘秘的道。

    沈未白这才注意到,雅间里的方桌上,早已经布满了美味佳肴,都是珂里的特色菜。就连酒壶,也放了好几壶。

    “那就多谢了。”沈未白坐下后,随意的拿起一个酒壶,对女纨绔遥遥一敬,也懒得用酒杯,直接将弯曲的长壶口对准自己的口中倒下。

    她虽坐姿端正,却行着不羁之事,让女纨绔的眸中再度一亮,嘴角噙着的笑容更深。

    直到此时,女纨绔没有主动介绍自己,也没有询问沈未白的名字。

    沈未白也同样如此。

    柳茹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也懒得管这二人,安安静静的守在一旁。

    “这位美人也不必客气,想吃什么,喝什么随意便是。若是这里没有的,尽管开口,我让这酒楼的小厮去办便是了。”却不想,女纨绔会主动开口。

    柳茹一怔,旋即微笑感谢。“姑娘不必客气,我不需要什么。”她就想安安静静的做一块背景板。

    或许是对沈未白的兴致更高,女纨绔笑了笑没有再和柳茹说话,而是凑到沈未白面前,手中的酒壶轻碰了一下沈未白面前的酒壶,“一起喝一口?”

    沈未白轻轻一笑,拿起酒壶,与她共饮。

    这时,下方舞台上来了新的舞姬,惹来不少人吹哨拍手。

    “这些舞姬都是男子!”柳茹惊呼了一声。

    沈未白也望了过去,果然都是精挑细选的美男子。

    各个都是清瘦,高挑,皮肤白皙,容貌精致秀美,若非他们身上的衣衫轻薄微透,衣襟未敞,将胸线露了出来,说他们是女子恐怕都有人相信。

    这些墨发飘飘,身若拂柳的男子,真是演绎了一种病娇的美感……恰好,不是沈未白能欣赏的那一类。

    所以,她眸光只是淡淡一扫,兴致不高。

    “既然都有女舞姬,为何男子不能跳舞?”女纨绔戏谑的声音传来。

    柳茹本就只是惊讶了一下,所以不与她争辩,只是从容的点了点头说:“受教了。”

    “……”这反倒是让女纨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幸,也无需她说什么。

    舞台上的丝乐声一起,就把众人的眸光给吸引住了。

    哪怕这群花样美男不是沈未白欣赏的类型,但他们起舞之后却让她眼中流露出惊艳。

    “我没说错吧!你今晚会不虚此行的。”女纨绔的声音,适时响起。

    “他们的师父是来自火罗诸国有名的舞姬,在他们小的时候就收养了这群孤儿。从小就训练他们舞姿,所以他们身体的柔软度连一般女子都比不上,却又因为是男子,所以保留了男子的阳刚一面,别看他们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是在这珂里城中,唯一能将刚柔之舞跳到极致的人。”

    女纨绔如此了解,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这些人跳舞了。

    沈未白刚这么想,就听到女纨绔说,“这是我第九次见他们跳舞,也不知道还能再看多少次。”

    沈未白听出了话中另有隐情,她回眸看向女纨绔,她很专注的在欣赏舞蹈,眸光依旧清正,没有半点邪念。

    最终,沈未白什么都没问,女纨绔也没有深说下去。

    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就像是女纨绔所说那般,她不想一个人喝酒,需要一个伴,恰巧沈未白入了她的眼,所以两人就一起喝酒赏舞。

    曲散人终之时,她们也就各归各路,有缘再见了。

    所以,又何必深聊?

    果不其然,等三人带着微醺,走出酒楼的时候,女纨绔只是潇洒的挥了挥手,就走了。

    沈未白目送她离开,柳茹在旁笑道:“倒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