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医品龙王〕〔海上升明帝〕〔偏执陆少宠妻如命〕〔武者长生道〕〔重回1991〕〔合道〕〔重生之奶爸的幸福〕〔万界卡牌亡灵法师〕〔被动之王〕〔舰娘:从深蓝到星〕〔出笼记〕〔西风瘦马〕〔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奇门仙道〕〔重生零四:从离婚〕〔斗罗之醉红尘〕〔执掌风云〕〔封侯〕〔仙道方程式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三百二十章 反杀
    www..,最快更新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

    君悦兮和苏言,与图丼他们这些蛊师的谈判,还在僵持着。

    对他们二人来说,没有蛊师的配合,他们就不能对无相门开战。

    几次沟通无效之后,君悦兮和苏言只能相望无语。

    “唉,总不能一直这样等下去。”君悦兮抬起手,按压着太阳穴。

    苏言的脸上,早已不复以往的轻松,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着的姿态也没了。“我现在很担心那上千的尸傀大军。”

    君悦兮心中一凛,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关于尸傀大军,他们的消息都是来自于无极阁。

    真正见过尸傀的人,也只有辰王和他的亲卫们。所以,他也不知道尸傀的战斗力到底如何。

    “还有就是,无相门到底在等什么?”苏言凝眉,苦思不得其解。

    君悦兮脸色更难看了。

    之前,无极阁送来的情报中,就有提到,他们出现在这里,或许都是无相门的阴谋。

    只是,这是无极阁的猜测,并未有实质性的证据。

    所以,君悦兮也好,苏言也好,他们虽然重视了,却也没有将其放在第一位。

    对他们来说,歼灭无相门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围而不打,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在等援兵。另一方面,则是想要将他们困在无相门中。但是,无相门内如此平静,的确相当反常。”君悦兮说完这句话后,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苏言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就算图丼他们不愿配合,我们也必须采取行动。”

    君悦兮抬眸看向他。

    没有蛊师的配合,他们贸然出手,风险会提高很多。

    苏言此刻却不再纠结这一点,他说服君悦兮:“我们与他们的偏重或许不同,但说起来目的都是一样的。图丼大师说过,他们能闻到蛊师身上的气味,既如此,他们能解决掉无相门中培养出来的蛊师,对我们来说也算是有利的。”

    “尸傀呢?”君悦兮反问一句。

    苏言默了默,“你我都还不曾见到尸傀,如今也只能留出一部分人……”

    “少庄主,苏先生不好了!”

    苏言的话,被匆匆而来的风泊山庄弟子打断。

    君悦兮本在注意着苏言的话,此时与他一起看向了来人。

    “发生了何事?”君悦兮问。

    风泊山庄的弟子在江湖上行走,大多都比较稳重,极少出现这么慌乱的情况。

    “无相门开始反扑,大批尸傀朝我们这边涌来。”报信的弟子急道。

    “什么!”

    这则消息,让君悦兮和苏言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甚至,苏言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此刻,夜幕降下,星月朦胧。

    谁会想到,平静了多日的无相门,竟然选择在此时此刻发起攻击?而且,刚才还在他们口中讨论的尸傀大军,也居然出动了。

    无相门这一手,简直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如今他们行至何处?”君悦兮沉声问。

    他们是打着围困无相门的目的,所以距离自然不远。

    哪怕现在问无相门反扑的距离,恐怕对方也是顷刻就到。

    果然,报信弟子脸色煞白的回复,“约莫只需要半柱香便到!”

    半柱香!

    君悦兮和苏言的脸色愈发难看。

    倏地,君悦兮抓起君子剑,对报信弟子道:“通知所有人,随我应敌!”

    “是!”报信弟子又匆匆离去。

    君悦兮神色凝重的看向苏言,“苏先生,无相门已经抢先一步出手,再多的计谋已无用,只能正面迎敌。你……”

    他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你不擅武力,留在此地空有危险。我立即安排人护送你还有百草谷的诸位神医,蓝姑娘,月狐姑娘,还有一些伤患后撤,先去安全的地方。”

    苏言眸中浮现出挣扎之色,最后咬牙道:“其他人先撤,我留下。”

    君悦兮眉头紧皱起来。

    苏言只是一介书生,没有半点武功,混战之中,难免会照顾不到。

    何况,还有那来势汹汹的尸傀大军!

    “苏先生……”

    “少庄主,并非我不顾大局。我出发时,王爷派有王府中两个武艺高超的侍卫贴身保护我,所以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全。其他人可以撤,但我必须留下,最好毒医和医仙子的人也留下。无相门既然选择这个时候反击,那就代表他们有着绝对把握,我不参战,躲在暗处,一时半会他们也注意不到我,或许我能看出点什么。”

    “你若不走,那前来支援的军队如何对接?”君悦兮道。

    “请少庄主选出一可靠之人,将令符带出去!”苏言身上有着辰王给的调度令符,军队认符不认人。

    说着,他毫不犹豫的从衣服里掏出一枚黑色令牌,递给君悦兮。

    “传递令符,对接前来支援的军队这件事,无需要我亲自出面,只需一个谨慎胆大心细,轻功绝佳的人即可。我留下来!”苏言又道。

    君悦兮见他决心已定,当下不再劝说,只是接过令符后,立即照他所说的做。

    “我立即通知冥狱那边行动!”苏言道。

    冥狱那边的接洽,基本都是苏言在做。

    君悦兮不由得问,“冥狱?还来得及吗?”

    苏言极有把握的点头,“他们虽未行动,但早已派出杀手潜伏在附近,就等着我们的计划。”

    “好!有劳苏先生。”君悦兮点了点头,深深看了苏言一眼便转身离去。

    ……

    沈未白和风青暝一身黑衣的在夜色里潜行。

    两人都是轻功极高的人,在黑夜中犹如魅影一般,让人抓不到半点痕迹。

    在接近无相门时,沈未白突然拉住风青暝。

    “怎么了?”风青暝不由得看向她。

    沈未白的五感比一般人强,就连风青暝也比不上。她拉住风青暝后,深如海渊的双眸突然有些凝重。“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很浓的腐尸味,正在移动?”

    腐尸味?

    若沈未白没有提醒,风青暝或许还察觉不到。

    偏偏,在她话落之际,一阵夜风拂过,风青暝凝神之下,也闻到了夹杂在空气中的腐尸味。

    “是尸傀的味道。”风青暝很肯定的说。

    之前,他们来过无相门,这种阴祟的门派里,味道自然不好闻。但是,绝对没有那么浓的腐尸味。

    属于尸傀独有的腐尸味,几乎是要进入藏尸洞的时候,才会闻到。

    而现在,他们距离无相门还有差不多一里的距离,却清楚的闻到了腐尸的气味。

    “看样子,今夜不止我们行动了,无相门也行动了。”沈未白眸光沉了沉。

    她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一声轻微的炸响,一道瑰紫色的火焰冲入空中炸开,幻化成为一朵紫色的莲花,但几个呼吸间就消散于无形了。

    这是冥狱的明烟!

    是一种信号。

    沈未白抬头看向紫色莲花消失的地方,对风青暝道:“无相门出手了,苏言那边联系了冥狱的联络人,通知冥狱杀手行动。”

    事实上,冥狱接了这一单,来的只是一个联络人,根本没有派杀手。

    毕竟,沈未白亲自坐镇在此,而且还有天水带着的几个冥狱杀手在。

    所以,冥狱的指挥权自然就落在了沈未白手中,娄天狱根本就连面都没漏。

    但这一切,苏言是不知道的。

    他只知道,冥狱的杀手已经来到附近,伺机而动。

    今夜,沈未白和风青暝也是以冥狱杀手的身份行动,只不过没想到,还没有到无相门,就接到了行动的信号。

    “天水他们自然会带人赶过来,我们按照原计划行动。”沈未白收回眸光,语气淡然。

    风青暝点了点头。

    对于沈未白的这个决定,他是赞成的。

    无相门选择今晚反击,的确出乎他们的意料。

    可与其他们放弃原计划赶过去支援,还不如继续原计划行动,只要杀掉嬴槐,解决掉运尸蛊的母蛊,就等于是消灭了尸傀大军的威胁。

    风青暝突然闭上眼。

    沈未白注意到时,并未打扰他。

    片刻后,风青暝睁开眼。

    “是那尸傀?”沈未白沉声问。

    之前,风青暝用摄魂术在偷来的黑甲尸傀身上留下了印记,达到了单向的共感。

    所以,风青暝刚才的异样,才引来沈未白的询问。

    风青暝点了点头,“母蛊似乎向子蛊下达了命令。”

    “什么命令?”沈未白问。

    风青暝皱了皱眉,才道:“不是很明确。但应该与杀戮有关。”

    沈未白眸光闪了闪,“能感应到母蛊的方位吗?”

    杀嬴槐,更多的原因是杀运尸蛊的母蛊。

    风青暝摇头,“感应不到。或许是因为子蛊与母蛊离得很远。”

    “那就继续按照计划行动。”沈未白当即决定。

    ……

    以嬴槐的身份,就算整个无相门都要去反击,他作为门主,也不会轻易的去冲锋陷阵。

    不仅是这次来的武林正道中,没有与他身份份量相同的人,也是因为这样级别的战斗,不用他出手。

    所以,哪怕是已经知道前面打起来了,沈未白和风青暝还是依然朝着无相门的方向而去。

    嬴槐突然发动反击,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在两人潜入无相门,感觉到四周空空荡荡的时候,沈未白突然停住了脚步。

    “阿姐?”风青暝不解的看向她。

    沈未白沉吟道:“我在想,我们知道蛊虫的弱点,嬴槐不可能不知道。”

    蛊虫最大的弱点,就是母蛊。

    母蛊不死,蛊术就很难解除,想要废掉尸傀大军,也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嬴槐不可能不做准备。

    经她一提醒,风青暝也反应过来了,“而且,巫疆的蛊师来支援,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是君悦兮他们把无相门围困在此,也改不了这里是无相门地盘的事实。

    中原武林对蛊术不了解,但来自巫疆的蛊师却不会不了解!

    “所以,我想嬴槐这段时间的等待,并非是有什么阴谋。在绝对实力的情况下,任何阴谋诡计都会飞灰湮灭。以尸傀大军的力量,对风泊山庄带来的三千人来说,就是绝对力量,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无相门的弟子。”

    “而且,以他今晚突然发动反击的作风,似乎也不屑于布置什么陷阱。是想要用绝对实力来碾杀。”

    “对,那么他等那么久的原因,就应该是要找到解决隐患的方法。”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就好似拨开了眼前的重重迷雾,让真相逐渐清晰起来。

    “转移母蛊!”

    “转移母蛊!”

    沈未白和风青暝眸光相对时,异口同声的道。

    然,就在此时,一股阴冷凌厉的气势,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二人所在的方向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