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复活帝国〕〔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帝神通鉴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三百十八章 并非万全之策!
    ..,最快更新!

    “不能再拖了!必须要立即采取行动!”

    被风泊山庄暂时征用的庄园内,君悦兮手中拿着无极阁刚刚送来的最新情报,面色凝重的对苏言道。

    苏言此刻文雅的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从容,连带着眉宇间都变得冷厉阴沉起来。

    “你看看,若一切真如上面所言,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君悦兮将手中的信纸塞给苏言。

    实际上,这上面的内容,苏言已经看过。

    所以,此刻他才保持沉默,无法开口。

    原本,他是想着,等巫疆的蛊师到了,最好能让焚野宫的支援尽快赶到,这样再加上他们重金请冥狱出手,多方围剿无相门,才能有最大的胜算。

    可是,如今焚野宫的人还未迟迟未到,送信去催,也只是说还在路上,还需要些时日。

    巫疆的蛊师倒是到了,但因为巫疆和中原已经多年没有互通,所以在沟通上,一直没有达到一个和谐。

    图丼表示,他们会出手对付无相门,这本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但是,却不能服从苏言他们的计划。

    哪怕,苏言费尽口舌,说明双方目标一致,但也说服不了这些蛊师的桀骜。

    至于冥狱那边,倒是一直按兵不动,说是在等他们的计划,好从中协助,这让苏言原本的盘算落空。

    他想借冥狱来消磨无相门的实力,却偏偏忘了,冥狱不是他那点小心机就能操控的。

    钱照收,一切按照道上规矩来,这让苏言上哪说理去?

    原先所有的盘算,都因为各方配合的不积极,导致被动,如今一旦行动,胜算恐怕大大降低。

    苏言抬眸,眸底有些猩红的看向君悦兮。

    君悦兮心中一凛,他自然也知道,在此刻出击,恐怕伤亡会增加。最重要的事,他们不想带来的这些人,最后都变成了无相门炼制尸傀的材料。

    可继续拖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越来越被动。

    “只要计划得当,或许我们还有一搏之力!”君悦兮沉声道。

    苏言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少庄主不妨说说看。”

    君悦兮沉了沉,才道:“为今之计,我们也只能顺势而为了。”

    如何顺势而为?

    那就要先看看,手上能拿得出来的筹码有哪些。

    除了跟着他们过来的三千人之外,就是巫疆的蛊师,还有他们私底下重金聘请的冥狱杀手。

    “巫疆的蛊师,不受我们支配,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双方战起来的时候,他们遇到那些会蛊术的无相门弟子,总不会不出手吧。所以此事,还需要请图丼大师前来商议一下,只要说通了他,其他蛊师就不用担心了。还有就是冥狱那边,我们只要定下了确定的时间,让他们出手,他们也不会撕毁约定。至于百草谷,还有毒医,月狐姑娘,也需要请他们设法配置一些防毒,解毒的药,有了他们,也能让在前面拼杀的兄弟们,心里多些底气。”

    苏言手中的羽扇轻扇,“所以,我们还是要正面出击,吸引无相门的注意。”

    君悦兮颔首。

    苏言道:“先请图丼大师来商议吧。”

    ……

    图丼很快就来了。

    同来的人,还有一位大约四十多岁的妇人,同样也是巫疆蚩民打扮。

    初次见面的时候,图丼就向君悦兮和苏言介绍过,这位妇人,是青氏的蛊师。

    “图丼大师,青埜大师,快快请坐。”君悦兮起身相迎。

    图丼与他们已经比较熟悉了,更何况他私下是奉了沈未白的命令前来,所以在面对君悦兮,苏言这些中原人士的时候,情绪也比较温和。

    但是,青埜就不同了。

    她身形干瘦,皮肤有些暗沉,五官是蚩民特有的明晰,却因为眼神过于阴沉,显得有些凌厉,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的对象,更何况,她是青氏赫赫有名的蛊师。

    还有一点,众人不知道的内情就是,青埜的姑姑,就是那位青氏巫王!

    只不过,当年青氏巫王死的时候,她还未出生。

    所以,在她出生之后,就从父母口中得知这位姑姑的存在,只是一直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所知的就是她的姑姑触怒了蛊神,被蛊神惩罚而亡,也为青氏带来了耻辱。

    她的童年,是在青氏族地自封的时候度过的,六岁时,青氏族地才重新敞开了大门,也让她第一次见到了青氏族地以外的世界。

    而为什么会这样,她后来也知道,是因为她的姑姑。

    直到她在十岁的时候,成为了蛊师,越来越优秀,甚至成为了青氏这一代中蛊师的佼佼者,她才模模糊糊的知晓了一些当年的事。

    最为清晰的版本,是这一次无相门的事情曝光,相娅亲自上门盘问时,她才从活着的族老口中得知。

    青埜自请而来,不仅是为了替自己的姑姑报仇,更是为了洗刷掉嬴槐带给青氏的耻辱!

    只有青氏的蛊师,亲自解决了嬴槐,才能让青氏重新在巫疆抬起头来做人。

    否则,明明同样都是九大巫姓,青氏却低人一头。

    君悦兮的眸光从青埜身上扫过,不敢无礼。

    他知道这位蛊师,来自巫疆九大巫姓中的青氏,不能轻易得罪。但,她向来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终日阴沉沉的,也让他们敬而远之。

    所以,他们更愿意和图丼交流。

    “图丼大师,我们决定要对无相门出手,不知诸位有何打算?”苏言开口问。

    听到终于要对无相门出手,图丼还未出声,青埜眸中就射出了骇人的精芒。

    那种强烈的杀意,就连君悦兮和苏言都感受得一清二楚,而青埜也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

    图丼轻咳了一声,看了青埜一眼。

    事实上,在巫疆蛊师的地位中,青埜的地位在他之上。

    可现在,在中原,双方合作之下,他却代表了巫疆的蛊师。青埜情绪的波动,他知道是因为什么,此时也不便言明,只能隐晦的提醒。

    然,青埜却不领情,在图丼咳嗽后,声音沙哑冷漠的道:“你们说你们的,不用在意老婆子。”

    君悦兮和苏言立即收回眸光,没有去挑衅一位蛊师的威严。

    图丼倒是有些尴尬,但青埜的表态,也让他松了口气。起码,不用担心话说到一半,被青埜大师所否定了。

    “我们不会卷入你们中原的争斗中,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偷学了我巫疆蛊术的中原人。”图丼表态。

    君悦兮和苏言同时皱眉。

    苏言忍不住问,“图丼大师,双方一旦战起来,场面定然十分混乱,您和诸位大师,又如何判断谁学了蛊术,谁没有学?”

    图丼眼皮一跳,神情不变,“我们闻得到蛊的气味。”

    苏言缓缓摇头,“或许在别的场合中,此举还有效。但是在混乱的场合里,到处都是血腥气,你们如何判断?更何况,无相门的人可不会在乎你们的目的。”

    “那你想如何?”图丼抬眸问。

    苏言与君悦兮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后者几不可查的点头后才道:“我是这样想的,其实无相门最让人忌惮的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毒,如今又加上了蛊术。若撇开这些,他们在拳脚上的功夫,根本不是我们带来这三千人的对手。”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我们希望图丼大师还有诸位大师,能够化整为零,分别跟在不同的小队里,一起行动。刀剑拳脚上,我们来。若对方下毒或下蛊,就有劳诸位大师出手。”

    “当然,我们也会自备一些解毒的药物戴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在苏言和君悦兮看来,这个计划不含任何算计,是两相配合下的最大优化,不仅可以增强战力,还可以避免伤亡。

    “哼!你们这些中原人,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卑鄙。说来说去,不过还是想利用我们达成你们的目的。”图丼还未说话,青埜就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若不是巫王说了,此次要与中原人一起行动,她才不会坐在这里。

    早在踏足中原的第一天,就直接杀入无相门中,把那个欺骗了她姑姑,害得青氏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嬴槐撕成碎片!

    青埜这一插嘴,让屋中其他人都静了静。

    最后,还是图丼打破沉默,委婉的道:“我说过,我们的任务是要杀掉所有见过,学过我们巫疆蛊术的人,若是按照你们的计划行事,恐怕会有漏网之鱼。”

    他不得不承认,苏言的计划,能最大程度的避免伤亡。

    但是,他的担忧也是存在的。

    一旦接受计划,就要按照计划行事,谁知道会不会有无相门的弟子趁乱逃生?

    不参与他们的计划,只是一同攻入无相门,他们循着蛊的气味找过去,见到一个杀一个,简单多了。

    “这一点图丼大师无需担心,我们会留下一部分的人,还会从周边军营调出部分军队,围住无相门,绝对不会放走一人。”君悦兮忙道。

    图丼沉默了,似乎在思考。

    苏言趁机道:“图丼大师,青埜大师,无论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但目标都是一致的,都希望世上再无无相门。我们这样计划,也是为了避免双方伤亡,绝对没有利用之心。”

    “不行。”图丼还是摇头拒绝了苏言的提议。

    苏言皱眉,君悦兮眸中也多了愁绪。

    图丼对二人道:“我们还要去找无相门的门主,抽不出那么多人去守在你们身边。”

    “我们也要找到嬴槐,这一点并不冲突。”君悦兮道。

    图丼却不放心,“但如果我们都守在你们身边,其他人或许逃不掉,嬴槐却有把握逃走吧?别忘了,他手中还有尸傀大军。”

    ‘尸傀大军’四个字一出,苏言和君悦兮都沉默了。

    之前,与无相门的多次交锋中,一直都没有见到尸傀,所以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在怀疑尸傀大军的存在。

    就连君悦兮和苏言,他们只是从无极阁的情报里,知晓尸傀的一切,但却没有见过,下意识的忽略了它们的可怕。

    但同时,他们也是警惕的,所以才要尽可能的避免他们这方的伤亡。

    因为,根据无极阁的情报分析,这一次的围剿,本就在无相门的计划之中,他们是想要把送上门的三千人都变成尸傀。

    谁也不知道尸傀是怎么炼制出来的。

    万一,在战场上,他们这方的人被杀死后就直接变成了尸傀,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所以,你们更加不能擅自行动!”君悦兮语气忍不住变得强硬起来。

    这个态度,让图丼和青埜的脸色都是一沉。

    苏言赶忙起身缓和气氛,“不知二位对尸傀大军,可有什么解决之法?”

    “只要找到母蛊,尸傀大军不足为惧。”

    青埜冷着脸不愿回答,倒是图丼为苏言解释了一句。

    苏言眸中一亮,“那母蛊在哪?”

    图丼倒是没有隐瞒,“极大可能就在嬴槐身上。”

    所以,又绕回来了。

    苏言和君悦兮身边,可没有一个相禹,把蛊术的秘密都说出来,让他们知晓其中的关系。

    他们现在所想到的就是,在杀掉嬴槐之前,他还能操控尸傀大军,这是一场极为难打的硬仗。

    “我们会另派人去暗杀嬴槐。”苏言沉声道。

    原本,他们是希望冥狱的杀手,在他们行动之前执行无相门的斩首行动,把无相门的首脑能杀一个是一个。

    但现在看来,只要冥狱的杀手能够提前杀掉嬴槐,解决了尸傀大军的危机,无相门剩下的人也就不足为惧了。

    “不行!嬴槐的命,是我的!”青埜强烈反对。

    苏言皱眉,这些巫疆蛊师实在是难搞!

    四人谈论了一番,最终也没有谈妥。

    最后,君悦兮有些疲惫的送走了图丼和青埜,回来之后继续和苏言商讨对策,他们却不知,在图丼回来之后,就立即用蛊术中的秘术,将四人谈话的内容传回了沈未白他们所在的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