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镇鬼师〕〔李川〕〔虎警〕〔大唐:救了你的命〕〔一代天师〕〔我在真新镇种田〕〔大道智慧〕〔天天撒币〕〔三国:败家从忽悠〕〔神霄之上〕〔人在四合院我在诸〕〔玄清卫〕〔摄政王家的农医宠〕〔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大唐第一逆子〕〔电影救世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别瞎说,我〕〔人道大圣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三百零二章 阿姐你醉了
    ..,最快更新!

    濯神医面露难色,摇头叹息。

    君悦兮顿时心中一沉,眉头也紧皱起来。

    那位辰王派来的军师苏言,闻言之后,也缓缓收敛了嘴角的浅笑,眉宇间变得有些凝重。

    “无相门本来就是以毒功为主,他们门下弟子擅长各种毒药,这其中千奇百怪的毒药数不胜数。而我们要解毒,就得先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毒,还有制毒的顺序。有的时候,哪怕是一样的毒药配方,顺序不同,产生的效果也就不同,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胡乱解毒的话,不仅有可能加重毒性,还有可能会让他们身体里的毒,形成另一种新的毒,这旧毒不去,新毒又来,再强的体魄都扛不住。”

    濯神医叹息又叹息,语气中是满满的无奈。

    下毒容易解毒难!

    他们这些神医,也不是万能的,更不是神仙。

    “濯神医,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君悦兮心中有些焦急。

    濯神医叹息摇头,“目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用温和的药,控制他们体内的毒素不蔓延,暂且保住性命。”

    “此乃治标不治本之法。”苏言捏紧羽扇沉吟。

    濯神医没有否认,“要想治本,要么就是知道他们身体里所中之毒的配方,要么就是找齐天下可以克百毒的药材。”

    君悦兮和苏言面面相窥,濯神医提出的两个办法,每一个都极难达到。

    常规的毒,百草谷的神医们,自然不需要什么毒药配方。但偏偏,无相门的毒五花八门,恐怕连无相门自己都说不清楚,门下弟子所研制出来的毒有多少种。

    而这些中了毒的人,都是在混战中被无相门的弟子下了黑手。

    且不说,如今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身上的毒是被谁下的,恐怕就连下毒的人,都搞不清楚在混乱的时候,自己下了什么毒。

    所以,想要拿到毒药配方,还是不止一个毒药配方,简直就是妄想。

    至于集齐天下克制百毒的药材……先不要说集齐了,这些能够解百毒的药材,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之物?

    这些东西,要么就是被收在皇家宝库里,要么就是被藏在某位大人,或是世家之中,各个都是传世之宝。

    如今,面对这些中了毒的武林人士,谁愿意慷慨的拿出来?

    濯神医也看出了两人的为难,只能在心中叹息,“我已经令人回百草谷,取一些解毒的药来,希望能解燃眉之急。”

    苏言和君悦兮异口同声的道:“濯神医大义!”

    濯神医摆了摆手,“医治天下本就是我百草谷该做的事,只不过百草谷内的药田,虽然也有种植解毒的良药,但大多都是年份尚浅,效用一般的药,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我也不知。”

    “如此,晚辈已经很感激了。”君悦兮又是深深一拜。

    濯神医看了他们一眼,不再多言,转身继续去研究解毒之法。

    两人也不敢多做打扰,告辞之后就走出了小院。

    原本,他们是打算顺带看一下伤员,却因为这个消息,而打消了念头。

    免得,等见了那些中毒的人,被他们充满期盼的眼神盯着的时候,他们难以招架。

    走出院子,君悦兮抬头看天,重重的出了口浊气,握紧自己的佩剑道:“这一次,我原以为准备充分,却不料还是出师未捷。”

    苏言缓缓摇着羽扇,沉默不语。

    对付无相门,他们并非没有准备,否则君悦兮不会请来百草谷的神医,他也更不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即便他们准备充分,但是在面对现实情况的时候,还是不够。

    放任那些中毒的人死去吗?

    苏言和君悦兮都知道,这是一条自毁之路。

    与无相门之战才刚刚开始,就出现这种情况的话,只会让军心动摇,跟着来的三千人心生退意。

    他们本就是江湖各势力的弟子门人,还有游侠。

    来参与此次行动,一起对付无相门,除了心中那点正义感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通过历练,给自己的履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江湖人,也同样需要事迹来传扬,提高自己的名声。

    没有事迹,什么都不参与,那只是籍籍无名之辈,谁会认识?

    在这样的背景下,要想要求这三千武林正道同盟,如同军士一般令行禁止,严守军令,本就是不容易的事,一旦动摇军心后,恐怕不用无相门反扑了,他们这盘散沙都会自行崩溃。

    所以,人,必须要救!

    只有救了人,才会将这些人的心凝聚在一起,也才能对付无相门!

    苏言在心中思索了一番,主动开口道:“我向王爷送一份信,请他在宫中求取一些解毒良药送过来,看看是否能有帮助。”

    这件事,无论成败与否,只要运作得当,起码能让这三千武林人士,记住辰王的好。

    苏言垂下双眸,收敛了眼中的算计。

    君悦兮并未注意这些细节,只是听了他的话后,感动不已的替三千武林同盟,深深拜谢。

    苏言忙扶起他,“少庄主不必如此,这些都是苏某应该做的。”

    君悦兮深知苏言是辰王信任的人,所以对他也很是信任。

    两人还要设法稳定军心,所以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便匆匆而去。

    ……

    赤江边上,无相门和武林正道同盟的大军,陷入了胶着状态。

    看似平静的休战之下,却有无数暗涌袭来。

    危霖来了之后,便索性留了下来。

    等到一切结束,沈未白他们去了蓟国,他再带人前往巫疆,开设无极阁的分阁。

    外面的风霜雪雨,都吹不进这一方小院。

    天气开始转凉,即便这里靠近巫疆和迦南,到了夜晚,也是凉风习习,不披上外衣或斗篷,都会觉得双臂发冷。

    所以,沈未白在日落的时候,感受着外面的凉意,直接拍板说,‘今晚吃火锅!’

    火锅,在这个时空,又叫做锅子。

    在沈未白穿越之前,就已经有的吃法。

    只不过,锅子一般都是普通人家吃的吃食,大户人家都是吃着精致的盘子菜,觉得锅子很是粗俗,不能登上大雅之堂。

    但沈未白没那么多讲究,前世火锅可是最受欢迎的美食之一!

    不是有句话说,‘没什么事是吃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吃一顿吗?’

    “吃火锅,不就是一个气氛嘛。大家开开心心围一桌,热热闹闹的多好?”沈未白十分惬意的道。

    只是,小院里的人,一桌可坐不下。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沈未白来时,就看到四四方方的小院里,摆上了六张圆桌,每桌可坐八个人。

    而在桌子中间的空地上,也不知谁弄来了一头小羊,被剥了皮,架在炭火上烤全羊呢。

    呵!

    沈未白一瞧就乐了,这是什么小型联欢晚会的节奏?

    她可只是说了句,吃火锅!

    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要不要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再来个载歌载舞啊?

    不过,沈未白对此并不抗拒,她也乐意让大家开怀,敞开肚子吃吃喝喝,唱唱跳跳,这多热闹啊!

    所以,沈未白并未在众人的忐忑中发火,反而双眼一弯,抬手一挥,大声道:“今晚大家不要拘束,开怀畅饮。”

    话音一落,最先捧场的是沈未白的人。

    毕竟,每到年底,沈未白手中各个势力,都会有一个犒赏会,狂欢个三天三夜。

    二十八宿也会从各地回到水月山庄,像一家人一样吃团圆饭,一起过大年。

    风青暝身边的五人,先是一愣,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主子。

    见自己主子居然面带微笑的坐在沈未白身边,完全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反而在问身边的女子,想吃什么时,他们就放松了下来。

    这一放松,就被沈未白这边的人拉着入了桌,开始了美食狂欢。

    ……

    外面的风声鹤唳,剑拔弩张,完全影响不到小院里的祥和热闹。

    有了沈未白的那句话,众人都放开了自己,就连冥狱的那些杀手,一张张冷漠的脸上都有了温度。

    这些人,都是沈未白和老鬼联手调教出来的。

    平时,他们安静得如同街边的一块石头,墙角下的一株杂草,尽可能的收敛自己的气势,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这是一个杀手必备的能力,不引人瞩目,才能寻到可趁之机,一击必杀,遁之千里。

    但今夜,主公开了口,他们也就从冷冰冰的石头,无不起眼的杂草,重新成为了‘人’。

    酒过半巡,危霖带着几分醉意,说起这几日外面的风雨。

    他是掌管无极阁的首脑,即便人在远离无极阁总部千里之外的小院,也依然能收到外面的消息。

    更何况,沈未白决定留下来,就是为了一线吃瓜。

    “百草谷送来了不少解毒良药,瑶城那边,辰王在上朝的时候,直接跪地求药,鸿明帝不仅恩准了他的请求,甚至还派了一名擅长解毒的御医,从瑶城出发往这边赶过来。”

    沈未白嗤笑一声,“瑶城离这里何止千里?等御医赶到,恐怕大局已定。不过,他们这一手倒是玩得漂亮,不管来不来得及,也不管能不能救人,起码辰王这好名声是打出去了。”

    危霖笑着点头,“没错,所以太子一党因为此事气得半死。东宫里传来消息,当日下了朝后,太子回到东宫,就砸掉了不少好东西,幸好太子妃赶到,劝了他几句。之后,敢在辰王府送药之前,东宫也派人送来了一批解毒的名贵药材。”

    “哦?”沈未白听着有趣,却也诧异的道:“尹千暇有这样的脑子?”

    危霖笑得眯眼,“这位太子妃恐怕没有如此远见,就算有这般脑子,也没有这样的心胸,应该是太子身边的谋士出的主意。”

    沈未白听乐了。

    没错,没错。尹千暇哪里会舍得用这么名贵的药材,去救一些不相干的人?

    两人说到开心的地方,又碰了碰杯子。

    只是,还未等沈未白把酒杯送到唇边,一直大手就从旁边横插而入,将她的酒杯夺了去。

    沈未白疑惑的看向身边的男子,她醉是不可能醉的。但,向来深邃如渊,平静如夜的眼眸,却多了层朦胧雾气,让她绝美精致的五官中,多了一分往日没有的娇媚。

    “嗯?”沈未白慵懒的眯起眼,眼角微微泛着淡淡的红色,饶有兴致的看着风青暝。

    风青暝深深看了她一眼,才将眸光移到危霖身上,“阿姐有些醉了,这杯酒我替她喝。”

    说完,他头一仰,酒杯里的酒,就顺着倒入了他口中。

    危霖此时也酒醒了几分,眼神不由得在他和沈未白的脸上晃来晃去。

    他原以为主公会生气,却不想,主公只是眯着眼睛,噙着笑容,万分纵容的看着这位齐国的一等亲王!

    出于一个情报工作者,哪怕危霖向来注意避讳主公的私事,此时此刻也不得不说,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来这里几日,可没有人会在他面前说沈未白的事,他也就不知道,这位被主公亲自盖了章的‘阿弟’,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主公的‘心上人’。

    风青暝可不理会危霖在想什么,把酒杯放在桌上后,他低声对沈未白道:“阿姐,我时间不早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可好?”

    沈未白笑得意味深长,点了点头,甚至还把自己的手,搭在了他的掌中。

    一直在他们走了之后,危霖才反应过来——

    ‘等等!就算要回去休息,不是应该让星鸾她们来吗?’

    危霖眼神扫过去,却只看到星鸾几女,正吃喝得开心,鬼老也被冥狱的几个家伙围着敬酒,丝毫没有人发现他们的主子被一个男人给带走了!

    嘶!

    危霖顿时酒醒,浑身打了个激灵。

    且不说,现在主公和那位齐王之间如何暧昧,就这孤男寡女,又喝了酒,为了主公清誉怎能放他们离去?

    倏地,危霖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