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医品龙王〕〔海上升明帝〕〔偏执陆少宠妻如命〕〔武者长生道〕〔重回1991〕〔合道〕〔重生之奶爸的幸福〕〔万界卡牌亡灵法师〕〔被动之王〕〔舰娘:从深蓝到星〕〔出笼记〕〔西风瘦马〕〔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奇门仙道〕〔重生零四:从离婚〕〔斗罗之醉红尘〕〔执掌风云〕〔封侯〕〔仙道方程式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死之身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风青暝一出现,就感到被一道可怕的杀机锁定。

    “咳咳。”

    沈未白握拳在唇边轻咳一声,那道杀机才烟消云散,好像从未出现一般。

    风青暝眉峰微微挑了挑,在老鬼和天耳的注视中,朝沈未白走过来。

    “进来说。”沈未白侧身让开,方便三人进来。

    老鬼在与她擦身而过时,用内劲传音,‘丫头,他是谁?’

    沈未白眸光闪了闪,没有回答。

    几人进来后,天耳关上了门。

    老鬼紧跟在沈未白身边,一副不死心的样子,引来风青暝的注意。

    他阿姐身边的人,这个老头,他也是第一次见。

    沈未白暗示老鬼坐下后,才指着风青暝介绍,“齐国的齐王,我的……咳……”一时之间,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向老鬼介绍风青暝的身份。

    她可以坦然的在泽阿奇面前,说风青暝是自己的心上人。

    但,对于几乎是看着她长大,亦师亦友的老鬼,沈未白莫名觉得这三个字有些羞耻。

    “嗯?”老鬼狐疑的看着她,等待她后续的话。

    风青暝反倒淡定如常的等着沈未白介绍自己,嘴角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天耳则自愿成为背景板,不参合眼前的事。

    “是……我看中的人。”沈未白找了一个比较中性的形容。

    风青暝挑眉。

    老鬼恍然大悟的道:“你新的属下?丫头厉害啊!连齐国的亲王都收服了!”

    “……”沈未白嘴角微微一抽。

    显然,老鬼误会了她的意思。

    就在她纠结着,要不要向老鬼解释清楚的时候,风青暝却突然站起来,微笑承认,“能被阿姐看中,是我三生有幸。”

    “你叫她阿姐?”老鬼一怔,突然注意到风青暝的眸色,他反应了过来,眯着眼睛道:“不对!我好像见过你!”

    老鬼眼缝中的光芒一闪,倏地睁大双眼,“你是当初安亭伯府里的那小子!”

    风青暝唇角上的笑容微敛。

    能说出他曾在安亭伯府上借住的事,这说明那个时候眼前的老人就已经出现在安亭伯府了,甚至已经和他阿姐相识,但他却从未见过。

    突然间,风青暝察觉到自己不仅缺失了与沈未白在一起的十年,甚至连两人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对阿姐都不是完全了解。

    “前辈认识我?”风青暝看着老鬼问。

    老鬼并未回答,而是先看了看沈未白,见她没有阻拦的意思,才点头道:“曾经,在安亭伯府里见过几面。据我所知,这些年来,唯一一个叫这丫头‘阿姐’的人,也只有你。”

    ‘!’

    老鬼的话,对风青暝来说,犹如意外之喜。

    那一个‘唯一’让他心口泛甜,忍不住向沈未白看去,眼神里有说不尽的温柔缱绻。

    直白的眸光,看得沈未白有些招架不住。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终于让老鬼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你们……”老鬼反应了过来,惊诧的眸光在沈未白和风青暝身上看来看去。

    在一旁沉默的天耳也震惊了!

    他可没想到,这位突然出现在他们主公身边的公子,与主公竟然是这种关系!

    他们,这是要有男主子了吗?!

    震惊!!!

    “咳,行了,谈谈正事。”沈未白清了清嗓子。

    这事就此揭过,沈未白虽未名言,但无论是老鬼还是天耳,也都猜出了风青暝在沈未白心中的地位。

    于是,天耳再看向风青暝的眼神也微微发生了改变。

    老鬼亦然。

    只不过,与天耳不同,天耳是带着沈未白滤镜的认可,而老鬼更多的是审视。

    风青暝不惧老鬼的打量,神情坦然极了,嘴角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

    直到沈未白给他甩了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后,他才微微收敛。

    ……

    老鬼和天耳都是来找蓝翼的,如今也是刚刚进了巫疆王城后,就发现了沈未白留下的记号,于是便来此地会和。

    沈未白先让天耳传信到迦南,告诉星鸾、柳茹他们,自己如今身在巫疆,让他们离开迦南,道赤江以北等候。

    等天耳回来后,几人才聚在一起分析蓝翼的下落。

    “蓝翼向来独来独往,这次离开,也只是留言说来巫疆找药。”

    “原本,按照规定,她会按时发回信息,确保平安。但最后却无音讯传回了,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再加上巫疆多险,一开始星主认为,她是因某些原因无法及时传回讯息,但时间长了之后,我们便怀疑她可能是遭遇了某种危险。”

    天耳说的这番话,沈未白之前从天水口中就已经得知。

    如今看来,这些天过去,蓝翼的消息依旧没有更新,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线索。

    老鬼是在刚刚进入巫疆的时候,与天耳会和的,然后他们就一路直奔王城。他们和沈未白想的一样,或许蓝翼会先来王城,他们可以从王城里探知一些消息。

    却不想,还没找到蓝翼,远在迦南的沈未白却出现了!

    “丫头,你不是在迦南吗?为何会比我们还先到这里?”老鬼忍不住问。

    老鬼的话,也问出了天耳的疑惑。

    甚至,他比老鬼更加疑惑。

    因为,他在出发前往巫疆的时候,沈未白可是好端端的在迦南的!

    可现在——

    “此事,说来话长。我们也是误打误撞出现在这,这件事就之后再提。”沈未白并不打算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

    如今,当务之急是找到蓝翼。

    至于青帝衣冠冢的事,她之后会找个时间告诉老鬼。

    她这么一说,老鬼也不再追问。

    “我来之后,曾向客栈老板打听,是否见过蓝翼。”沈未白缓缓要有,结果不言而喻了。

    天耳也派出了人,在王城中四处打听,暂时还未有消息传回,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好消息。

    “巫疆此地,若无要事,我可是真不愿再来。”老鬼‘啧啧’了两声。

    沈未白认识老鬼这么久,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忌惮的神色,而且还是毫不掩饰的。

    这让她猜想,或许老鬼曾在巫疆有过什么不好的经历。

    “巫疆的蚩民,几乎多少都会一些巫蛊之术。而那巫蛊之术,又让人防不胜防,哪怕你是绝世高手,栽了也就栽了,武功再高也没用。甚至,临到死前,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谁下的手!”

    老鬼冷笑了一声,“所以,其实不仅是巫疆的蚩民,不愿接触外人,外面的人也都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

    “蓝翼来巫疆,是为了寻找毒物。如今,下落不明,恐怕是陷入了一些使蛊毒的村寨之中,或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老鬼眉头紧皱,眸光变得锋利。

    他是个没多少感情的人,杀的人比见的人还要多。

    但遇到沈未白后,他却变了。甚至说,沈未白救他,不仅是救了他的命,也把他的情感救回来了。

    所以,不仅是对沈未白,对那二十八个他亲自培养出来的少年,他也是投入了些感情的。

    原以为会孤家寡人一辈子,临到老了,都退出江湖了,却有如此多的后辈侍奉着,老鬼嘴上虽未说,却把沈未白和二十八宿看得极重。

    也是因为这样,蓝翼出了事,他才会亲自赶过来。

    因为,巫疆的水太深了,稍不注意就会命丧此地,其他人来他不放心。

    怕就不回来人,也怕赔上了更多人!

    “蛊……”沈未白口中沉吟。

    她对蛊的了解其实并不多,前世今生都不曾见过,只是听过寥寥数语。

    “而巫疆,最为可怕的是巫王!你们在巫疆行走,都要格外小心,尤其是不要惊动了巫王。”老鬼神色凝重的叮嘱了一句。

    “是因为她有传说中的蛊神护身?”沈未白挑眉。

    老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竖起了耳朵,静待下文。

    老鬼也没有卖关子,他在沈未白小时候,就经常向她说一些江湖上的故事,传说。

    可以说,沈未白对这些的了解,大部分都是来源于老鬼。

    “蛊神,是真实存在的!”老鬼眸光沉了沉。

    第一句话,就勾起了好奇。

    这句话之后,老鬼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很多人都以为,蛊神只不过是巫疆的神话,是巫疆的蚩民编造出来的。但实际上,蛊神是真的,就活在世世代代的巫王体内。”

    “我之所以说巫王可怕,是因为只要蛊神在巫王身上,巫王就是杀不死的存在!”

    听到此,老鬼的话成功的让沈未白三人脸色一变。

    杀不死!!!

    老鬼神色紧绷,“严格来说,历代巫王只会有一种结局,那就是被蛊神吸干精血而死。在此之前,巫王简直就是不死之身。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为可怕的是,因为蛊神的原因,巫王能解百毒,放百毒,驱动天下所有毒物。”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不死之身,驱动毒物,在巫疆这里来说,巫王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存在!

    “将其斩首呢?”寡言的天耳突然道。

    他并不相信,有人能真的不死。

    老鬼冷笑一声,“曾经也有人和你同样好奇,你猜结果如何?”

    天耳不说话。

    老鬼阴测测的笑了笑,“还未等靠近巫王,他就死了,身体眨眼睛化为白骨,成为万千毒虫的口粮。”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降了几分。

    老鬼又笑,“若是在巫疆之外,面对巫王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若是在巫疆,那无论你武功再高,也无计可施。”

    说完,他感叹了句,“蛊神,当得起‘神’这个字。”

    “你话未尽。”沈未白没有错过老鬼眼底流过的晦暗。

    十几年的相处,她早就能看透老鬼每一个表情代表的意思。

    老鬼也不诧异她能发现,只是戏谑的道:“剩下的一点隐秘,知道了对你们没有好处。”

    “那可有坏处?”沈未白反问。

    老鬼一噎,沉默了片刻,才沙哑着声音道:“倒也没有。”

    “那便说来听听。”沈未白好似随意的道。

    老鬼看了她一眼,犹豫了片刻,才缓缓说出关于蛊神的最后一点秘密。“传说中,若是有人能炼化蛊神,就能增加百年功力。”

    这……

    “呵,要知道人活百年不易。百年功力,怕是从娘胎里开始练功,至死都到不了百年。”老鬼将三人的惊讶看在眼里,继续道。

    “这可是天大的诱惑,几十年前,就因为这个秘密,导致无数武林高手,无论正邪,纷纷进入巫疆,想要从巫王身上夺走蛊神,却把命丢在了这。”

    老鬼手指敲了敲桌面,叹道:“后来,又有人不死心,想要把巫王引出巫疆,甚至还有妄图以情感欺骗巫王的,总之前仆后继那么多人,也无人得逞。那个时候的江湖,真的是因为一个巫王,一个蛊神而腥风血雨啊!”

    “活该。”沈未白听完这段,浅笑着说出一个评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