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宠妻入骨陆晚〕〔大秦之罗网之言〕〔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桃源仙村〕〔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澳洲风云1876〕〔重回70年从放牧开〕〔无限幻界之每次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唯一练气士〕〔恐怖复苏开局壁咚〕〔柯学捡尸人〕〔末世强者培养系统〕〔知否从袁家庶子开〕〔重开做房东〕〔盖世人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亿亿神豪从被劈腿〕〔灵气复苏:开局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七十一章 心上人 (二合一更)
    ..,最快更新!

    “少族长不必客气。”沈未白说得随意,实际上她也确实不在意这件事。

    但,泽阿奇却不会如此。

    毕竟,被救的人,是他的亲妹妹。

    所有人都知道,自从泽音中毒昏迷之后,他就陷入了无限的内疚和后悔中,但这也仅仅是知道,却无法身同感受。

    可以说,泽音的中毒昏迷,都已经成为了泽阿奇的心结。

    而沈未白,救了泽音,就相当于解开了他的心结,所以泽阿奇对沈未白的感激,是真实的。

    “这些礼物,只是聊表敬意。沈姑娘,我曾许诺,只要你能救我阿妹,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泽阿奇郑重的道。

    泽阿奇心中十分清醒,在扬家之事上,泽家做出的一切,根本算不上什么。

    更何况,泽家和齐家答应不介入扬家的事,也是与沈未白的另一笔交易。

    根本算不上什么报酬。

    若他以此来作为感谢,别说沈未白,就连他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且,通过这几日,泽阿奇也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他之前所谓的给沈未白提供庇护,其实……沈未白根本就不需要。

    扬家,在沈未白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思及此,泽阿奇心中划过一抹苦笑,但很快又振作起来。

    这一次,扬家灭了,而他又和沈未白达成了新的合作,如果一切顺利,他又能抓住这个机会的话,一定能在十年内,将泽家发展得更加强大。

    那个时候,或许他就能保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代价到不必了,只不过,我有些事想要向少族长打听。”沈未白道。

    泽阿奇立即坐正,“何事?若我知晓,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未白露出淡淡笑容。

    她一笑,原本就十分清绝的容貌,越发的美丽,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泽阿奇也不由得看呆了。

    直到,身边出现一股冰冷而凌厉的气息,充满警告的锁定在他身上时,泽阿奇才猛然回过神来,忙道:“失礼了。”

    沈未白并不在意。

    泽阿奇视线才落在风青暝身上。

    如果刚才他没有判断错,那股充满警告的眼神,就是从这人身上传来的。

    之前一进来,泽阿奇就注意到了这个坐在沈未白身边的男子,如此出众非凡的人物,即便是想要忽略也很难。

    只不过,沈未白并未主动介绍,他也就没有多问。

    何况,他又不是女子,不会被这男人的容貌所迷惑。

    但刚才,他却从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压迫性的气息,还有……泽阿奇对上风青暝那双茶色的眸子,里面有着毫不遮掩的占有欲。

    当然,这占有欲并不是对他。

    这么想着,泽阿奇视线轻移,回到沈未白身上,试探的问:“沈姑娘,这位是……”

    风青暝都毫不遮掩了,沈未白又怎么会感觉不出?

    泽阿奇话音一落,她的手便落在了风青暝手上,如同安抚般的握紧。

    风青暝眼中的冷意,瞬间就消散许多。

    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沈未白对泽阿奇道:“心上人。”

    心上人!!!

    砰!

    风青暝心中宛若炸开了朵朵烟花,璀璨而绚丽。

    他从不敢奢望,有一天会从沈未白口中说出这三个字。他以为,沈未白愿意纵容他的奢望,愿意不排斥他的靠近,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了。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野心不止于此!

    而‘心上人’这三个字,这样的回答,瞬间让风青暝的野心得到了填满。

    不再是弟弟,而是……心上人。

    风青暝身上的气息一瞬间就和善了许多,如同变脸一般。

    泽阿奇在震惊过后,也快速的收敛了心中那一丝隐晦的难过,真心实意的祝福:“原来如此,那我就先在此恭贺沈姑娘和这位少侠永结同心了。”

    “多谢。”风青暝十分真诚的道。

    这还是泽阿奇来了之后,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接着,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互道姓名。

    等他们寒暄完了,沈未白才接着之前的话题道:“我曾听闻,迦南各族中,关于一些重要之事,还有一些古老的神话传说,都是由每一代的阿嗲口口相传?”

    “的确如此。”泽阿奇点了点头。

    沈未白沉吟了一下,又问,“不知少族长关于这些传说,可否知晓?”她是想着,若是能从泽阿奇口中得知想知道的事,也就不必再去见迦南人的阿嗲了。

    “我虽然是少族长,但因为这方面的事,族中一向都有专人去传承,我对此也只知道一些大致的,详细的并不知晓。”

    泽阿奇的回答,让沈未白多少有些失望。

    “不知沈姑娘想要知道什么?”泽阿奇主动问。

    沈未白自然是想要打听青帝衣冠冢的事,但此事也不便向泽阿奇多言,免得节外生枝。

    好在,她之前也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虽然失望,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我向来喜欢游历各地,来到迦南,也是因为想要领略一番风土人情。扬家之事,实属意外,若非他来招惹我,也不会有后续诸多事了。但,如今扬家事了,我自然要继续游历,了解当地的一些传说,故事,也是游历的一种。毕竟,眼所见的,只是当今,也只有那些代代流传的故事,传说,才能真正看到此地的过去,了解得更全面。”

    沈未白向来不喜欢解释,如今对泽阿奇说上这番话,就是为了彻底打消他心底的疑虑。

    毕竟,她也不知道,这些传承下来的故事传说,在迦南各族中算不算是一种不能打探的禁忌。

    有了这么一番解释,泽阿奇就不会去想其他,她真正的目的也就不容易被暴露出来。

    果然,泽阿奇在听完这一番解释后,并未起疑,“原来如此!沈姑娘所言甚是,每到一处,若不了解此地风情,也不算得走了一遭。”

    沈未白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泽阿奇沉吟了一下,才道:“若只是一般的风土人情,习俗节庆,迦南任何一个当地人都能回答得出。但若是想要知道我们迦南的故事,那还真的需要问阿嗲了。”

    说着,他颇为自豪的道:“没有人会比各族的阿嗲更清楚那些故事,记得我们迦南人每一代的英雄!”

    他向沈未白解释了几句,沈未白才知晓,原来这些阿嗲在族中的身份,类似于专门记事的祭司。

    这些祭司不需要祈雨集福,扶乩问神,沟通天地,也不需要采药作法,为族人驱散病邪,他们身为祭司,受族人供奉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从七岁开始,被选中成为祭司的继承人后,开始日复一日的听故事,背故事……若是有新的英雄,新的故事出现,他们还要负责记录,撰写,美化这些故事后,背下来,然后又将新增的这些故事,与之前的故事一起,传给自己的传人。

    按照泽阿奇的话来说,阿嗲知道的故事传说,多如天上的繁星,数不胜数。

    如此强大的记忆能力,更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所以,每一代负责记事的祭司,被挑选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拥有强大的记忆力,其次才是传颂故事的言语能力。

    “每个族的阿嗲,所记下的故事都一样吗?”沈未白了解之后问。

    泽阿奇摇摇头,“那不一定。若是事关整个迦南各族的传说和故事,那每个寨子里,每个族里的阿嗲肯定是知道的。但有些故事传说,只是本族的事,与其他族寨无关,也就不会流传到别的族寨里。”

    甚至,沈未白还知道了一件事。

    那就是每隔五年,迦南大地上各族寨的阿嗲,都会齐聚迦南王城,进行十天十夜的传颂。

    这也是一种各族寨之间的交流,也是在王城表现自己族寨强大的表现。到时候,不仅王族的人会来听,所有百姓,外来的人,都可以去听。

    而今年,正好就是一个五年。

    再过不了一个月,各族寨的阿嗲就会收拾行李,出发前往王城。

    泽阿奇族寨中的阿嗲也同样会如此。

    若真只是游历,听闻这样的大集会,沈未白自然不会错过。但如今,她来迦南的目的,是为了青帝衣冠冢,前往前朝皇室所指的那个地方之前,她只是想要在迦南当地打探一下有关这方面的传说,让此行的准备更充分些,所以她大抵是不太乐意又绕道前往迦南王城的。

    “不知,我可否去族寨中,拜访阿嗲?”沈未白这么问,意思其实很明显了。

    泽阿奇不是说要报答她么?

    她不需要黄金白银,也不需要泽阿奇帮她杀人越货,只是想要去听故事而已。

    泽阿奇也的确听懂了。

    这样的要求,对他一个少族长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就算他现在拒绝,沈未白若去了王城,也能听到这些故事。

    而且,若是有些不能对外说的故事,阿嗲心中有数,自然也不会乱传。

    尤其是,泽阿奇并不认为那些不能对外说的传说故事,会是沈未白所想要知道的。

    所以,泽阿奇没有犹豫,大方颔首。“这有何难?再过几日,我阿妹好得差不多后,我也要送她回族寨的。到时候,沈姑娘随我同去便是。阿嗲那里,我也会亲自带沈姑娘过去。”

    说着,他叹了口气,神情复杂的道:“自从阿妹出事,就一直在泽府中昏迷不醒。我阿爹阿妈来看过她,却一次比一次伤心难过,我怕他们出事,便不让他们再来了。如今,我阿妹醒了,他们见到之后,肯定会开心的,也会感激沈姑娘救了我阿妹。”

    沈未白不在乎什么救命之恩。

    她救人,一向都是有报酬的。有钱人给金银,没钱的就承诺一件事,或者任她挑选某件物品作为诊金。

    而泽阿奇,他虽有钱,但沈未白不在乎金银,只要他牵线搭桥,接近阿嗲,打探她想要的情报。

    所以,这件事,在沈未白心里,依然只是一笔交易而已。

    至于泽阿奇和泽音兄妹的父母感不感激她,她完全不在乎。

    与沈未白商量好了回族寨的日子后,泽阿奇便带着人离开了客栈。

    等他走了,沈未白才看向风青暝笑道:“想问什么便问吧。”

    风青暝没有随她一起去百崖岛,也没有见到宝船,自然也就不知道那前朝留下的玉石碑,以及上面记载的事。

    更谈不上,知晓她来迦南的真实目的。

    今日,她与泽阿奇的谈话,以风青暝的聪明,肯定是猜出什么了,所以也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沈未白愿意说,风青暝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但,他却没有着急去问沈未白来迦南的目的,想要向族寨里的阿嗲打探什么消息。

    他反握住沈未白的手,眼底的欣喜如同细碎星河,“阿姐,你刚才说我是你的……心上人?”

    “……”原本能够淡定说出的话,如今被小孩说出,沈未白莫名的感到一种羞耻。

    “嗯,有问题吗?”她维持着神情的淡定,被发丝遮掩的耳根却红了个透底。

    风青暝笑得灿烂,有一种得逞的感觉。“没有,阿姐也是我的心上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