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到底是谁?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厅堂上,泽阿奇和齐澄的脸色都同样难看。

    可见,他们都想到了同一个问题。

    “少族长……”外出打探消息的阿耀回来,打破了厅堂上的诡异沉默。但,他看到齐澄也在时,欲张的嘴,又闭上了。

    泽阿奇抬眸看向他,直接问:“是有关于扬家的事?”

    阿耀点了点头。

    泽阿奇看了齐澄一眼,对阿耀道:“说吧。”

    阿耀这才把自己打探出来的消息说出来。“扬家不仅派人在街上搜寻,还在查最近来沧江镇的外地人。”

    扬家所为,并未遮掩,齐澄来时就已经看到了,所以并不惊讶。

    但同时,他又在想,阿耀为何会特意禀报此事?

    接着,阿耀在短暂的停顿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道:“之前,沈姑娘她们住的那家客栈,昨天恰好入住了一批人。”

    泽阿奇眸底精光一闪。

    沈未白被他邀请入府时,他是亲眼看到她们还继续包了客栈的。

    当时,他以为是她们在府中住得不舒服,才会继续包着客栈,免得从他府上离开后,再重新找合适的客栈。又或是,因为扬金宝的事,变相的给客栈补偿。

    现在看来,似乎并非他所想那般?

    “现在,扬家的人已经朝那客栈去了。”阿耀把话说完后,就低下了头。

    泽阿奇面无表情。

    齐澄听完之后,侧目看他:“沈姑娘?莫非,就是之日前被少族长亲自接入府中的那几位女子?听说,在此之前,她们与扬金宝似乎有些摩擦。”

    “摩擦?”泽阿奇冷笑一声,站起身来,眸光冷冽的道:“那可不是什么摩擦,是扬金宝作死。”

    “少族长打算去哪?”齐澄也同样起身。

    泽阿奇眸光闪烁了一下,“这沧江镇还不是扬家的天下,齐公子,该管的,咱们还是要管。”

    “少族长就不担心扬家那毒师暗中下手了吗?”齐澄眸色晦暗难明。

    泽阿奇冷嗤一声,“若非他一身是毒,难以靠近,齐公子以为他还能活?”

    齐澄无声笑了起来,他虚弹了一下自己长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如此,那我便与少族长走一趟吧,也看看这扬家准备把沧江镇翻成什么样子。”

    泽阿奇眸光落在他身上,最终没有拒绝。

    ……

    今日的沧江镇,显得格外萧条。

    有一种风声鹤唳之感,连摆在街边的小摊贩都少了许多。有些小铺子,更是关门保平安。

    稀稀落落的街面上,只有扬家的家奴手中举着木杖和长刀,显得格外嚣张。

    当这些扬家之人闯入泽家的地盘时,迎面走来了一队穿着迦南服饰的精壮汉子,他们毫不惧怕扬家之人,站在街口挡住了他们的行动。

    “这里是泽家管辖之地,容不得你们扬家嚣张。”为首的迦南青年,神色冷峻,脸上有一道横疤,显得格外的凶悍。

    扬家为首的人,眸光阴邪,被阻拦在外,只是冷笑道:“我们扬家遭了贼,现在正在抓贼呢,你们泽家挡在这里不让我们搜,是不是想要包庇这些贼子?还是说,背地里指使他们的人,就是你们泽家?”

    迦南青年听到他颠倒是非黑白,眼中光芒又凶狠了几分,“少给我来这套!你们扬家脸自己的地盘都被人砸了,还有脸来我们这里嚣张?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

    两家矛盾,一触即发。

    而类似的情况,在沧江镇中,不仅仅只发生在扬家和泽家。在齐家管辖之地上,扬家和齐家也发生了相同的对峙。

    其实,扬家出了事,要搜查全镇,也不是不行。

    但首先,要先上门送礼,给泽家和齐家打个招呼,这沧江镇毕竟不是扬家独占,有了泽家和齐家的支持,就会变成三家一起搜寻全镇,也久避免了冲突。

    可偏偏,扬家嚣张惯了,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还记得住这些?

    根本就没有和齐家和泽家打招呼,甚至扬家都在怀疑,是不是这两家暗中联手来对付扬家,所以又岂会登门?

    以至于,城中三家的冲突,同时爆发,可疑之人还未搜到,三家的下人就打了起来。

    消息还未传到各家时,泽阿奇带着齐澄直奔了之前沈未白住的客栈。

    只是,在他们到达的时候,并未看到想象中的画面。

    说好要来找麻烦的扬家人,一个也不见踪影,而客栈里新来的客人,都十分安静,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

    泽阿奇和齐澄都愣住,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后面,还是泽阿奇叫来暗中盯梢的人询问,他们才知道,在他们来之前扬家的人确实来过了,但是却被打发走了。

    “扬家的人会轻易离开?”泽阿奇一点也不相信。

    齐澄也表示不信。

    能讲道理的话,那就不是扬家了。

    可是,盯梢的人却指天发誓,扬家的人真的就是问了几句,就离开了。

    这样的反常,让泽阿奇和齐澄都好奇起来,抬脚进了客栈。

    客栈老板出来迎接,泽阿奇便问了他新到客人的情况。

    然而,客栈老板也说不明白什么,只说新来的客人似乎与沈姑娘有关系。

    泽阿奇疑惑之下,便进了客栈,在竹楼里,看到了三个一身黑衣的人。

    其中两名男子,浑身透着一股冷气,眼神冰冷漠然,好似毫无情感。他和齐澄上来时,两名男子各自靠着柱子,怀中抱剑,让人不寒而栗。

    而剩下那名女子,看上去似乎要容易亲近些,她生得妖娆动人,眼中媚意横生,肤白胜雪,曼妙身姿被黑衣包裹,那唇上的一点朱红,仿佛在诱人采摘,举手投足之间都荡漾着一种迷人心智的魅惑。

    尤其是她一笑,更是让人迷失在其中,任凭差遣。

    泽阿奇和齐澄眼中都出现沉迷之色,就在他们几乎要陷入女子魅惑,成为傀儡之时,女子突然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那笑声,让两人如大梦初醒般恢复过来,震惊之余,脊梁骨上也窜出一股寒意。

    ‘好可怕的女人!’

    泽阿奇和齐澄在心中不约而同的道。

    若刚才,这女子令他们自相残杀,恐怕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媚术!”齐澄恢复之后,低声说了两个字,再看向女子时,眼中充满了忌惮。

    媚术?

    泽阿奇也听说过,但却从未见过。

    但,更令他奇怪的是,这些人为何而来?

    天水娇笑着,慵懒的依着桌沿,玉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两位不必紧张,我若是真要做些什么,你们紧张也晚了。”

    “……”泽阿奇,齐澄。

    他们似乎明白过来,那些来搜寻的扬家人,为何会轻易离开了。

    “姑娘……”

    泽阿奇刚准备说话,楼下就有人匆匆跑来告知扬家和泽家人打起来的事。

    随后,齐澄也接到了自家的传信。

    两人眉头一皱,只觉得今日的沧江镇十分混乱,也来不及追问这几人的来历,又快速离开,先去阻止各种混乱。

    他们一走,客栈便恢复了情景。

    天水也收起了妖媚之色,对那木头似的两人道:“唉,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主公。”

    提及‘主公’二字,两人好似死水的眼中,才出现了几不可查,名曰‘激动’的波澜。

    ……

    泽阿奇和齐澄离开客栈之后,各自分开,匆匆忙忙的去处理各家纠纷。

    扬家那边,是憋了一肚子火,找不到罪魁祸首,就发在了齐家和泽家身上。

    而泽家与扬家本就有旧怨,齐家和扬家平日里利益争夺也不少,在遇到找事的扬家后,他们更不会妥协退让,大战爆发那是无可避免的。

    一时间,沧江镇中,藏于三家平静表面下的暗涌,几乎全部爆发,矛盾都被激化了出来,反倒让作业扬家受的事变淡了几分。

    天色将晚十分,泽阿奇一身疲惫的返回泽府,后面跟着的阿耀嘴角还有一块淤青。

    之前的场面太混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受的伤。

    沧江镇里,在他记忆中,似乎已经十多年没有发生过这么混乱的事了。

    “少族长,这次扬家也太过分了,分明就是故意找茬。我们的人伤了二十多个,还死了两个。”阿耀揉着发青的嘴角,忿忿不平的对泽阿奇道。

    泽阿奇眸底划过阴冷之色,“扬家那边呢?”

    阿耀冷哼一声,“他们也没讨到什么好,伤了几人尚未知晓,但我们也打死了他们四五人。”

    四五人?

    泽阿奇眉宇间满是阴戾。

    扬家的人即便是死绝了,都难解他心头只恨。

    “你不必跟着我了,去擦擦药。”泽阿奇阻止了阿耀的跟随。

    阿耀问,“少族长要去哪?”

    泽阿奇眸光微动,“我去看看阿妹。”

    阿耀没有多想,目送他离开。嘴里却嘀咕,“小姐不是要明天才醒吗?”

    ……

    来到阿妹的院落,看着紧闭的房门,还有从里面飘来的药草味道,泽阿奇止步不前。

    突然,房门打开,一袭白衣的沈未白出现在他面前。

    依然是清绝出尘,圣洁如莲的模样,让泽阿奇愣神。即便没有受到媚术的蛊惑,眼前的女子,还是有着迷惑人心的本事。

    “少族长此刻来此,是来看令妹,还是找我?”沈未白看到出现在此的泽阿奇,一点也没有意外。

    泽阿奇没有说话。

    沈未白勾唇浅笑,“看来,是来找我的了。”

    她走出门外,还不忘顺手关了门。

    泽阿奇眸光微动,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我确实有事想要找沈姑娘。”

    沈未白但笑不语,等待他下文。

    泽阿奇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心中斟酌了片刻后,才试探的问,“沈姑娘,扬家的事与你有关吗?”

    沈未白笑:“少族长这样问我,可是查到了什么?”

    泽阿奇欲言又止。

    他不傻,何况沈未白并未遮掩,仿佛就等着他们怀疑之后,自动上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泽阿奇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

    沈未白笑出声,“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少族长这样问,莫非以为我是什么妖魔鬼怪所变?”

    “……”泽阿奇语塞。

    他之前只是怀疑,见到沈未白后又觉得肯定,现在又变得不确定起来。

    “少族长不必担忧,我说了,现如今发生的事,对沧江镇,对泽家来说,未必是坏事。”沈未白意有所指的笑道。

    泽阿奇纠结的问,“那客栈里的人,是来找沈姑娘的吧?他们一来,扬府就出了事,这是沈姑娘对扬府的报复吗?”

    沈未白笑着反问,“少族长觉得呢?”

    她没有否认与客栈中人的关系,更没有否认扬府的事与她有关,当然她也没有承认。

    问题反被推到自己身上,泽阿奇觉得他根本看不懂沈未白在想什么。

    但是,如果沈未白意在报复扬家,或许他和齐澄的担心都不会发生。

    只是,她要把扬家报复到什么程度呢?

    若扬家被打压下去,他是不是要做好准备,和齐家去抢占扬家的资源?

    一旦如此,泽家和齐家也会被卷入这场风波之中,闹到最后,恐怕都会元气大伤。

    泽阿奇想了很多,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沈未白见他那副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她大发善心的道:“既然此事令少族长坐立难安,那不如就请少族长替我约见齐家的主事人,把一切都摊开说?”

    泽阿奇没想过沈未白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当下就毫不犹豫的道:“好!我立即派人去齐家!”

    沈未白玩味的问,“少族长就如此信我?”

    泽阿奇反应过来后,不在意的笑了。“我把阿妹的命都交给你了,沈姑娘如今才来和我谈信任的问题吗?”

    沈未白眸如星辰,嘴角噙着的笑容加深,“既然少族长如此信任我,我必然不会让少族长失望。”

    泽阿奇被眼前的笑容所吸引,冷静下来后,又迅速平复心情。

    他真诚的对沈未白说:“沈姑娘,我很希望有朝一日知道你到底是谁。”

    “你会知道的。”沈未白笑容不变。

    这句话,仿佛如承诺一般。

    泽阿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